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柯南之不是马提尼第2章在线阅读

2022/6/24 13:53:59 作者:绯色矢车菊 来源:晋江文学城
柯南之不是马提尼
柯南之不是马提尼
作者:绯色矢车菊来源:晋江文学城
姓名:藤原瑾职业:编剧业内评价:才华不封顶,人品没下限狗仔队:妈蛋今天编剧又变装,认不粗来惹QAQ敦贺莲:谁来收了这叫人蛋疼的蛇精病啊!愚蠢的平民:咦,编剧大人今天肿么是猫女,伐开心(;′⌒`)Gin:别闹了,乖乖跟我回家。藤原瑾:阿阵么么哒(* ̄3)(ε ̄*)

“我们去赏景吗?还可以晒太阳。”张尘镜用指尖隔着空气抚摸桃安的发丝,低声询问。虽是商议,但在数次争辩后,桃安终于明白自己是没有反对权利的。

天知道她一个魂魄为什么要晒太阳,这人纯粹胡说八道可恶至极!

随他在熟悉的地界走了数回,桃安不禁低叹,当真是物是人非事事休。

身为器灵,她无法闻见怒开的花香,感受不到吹过的微风,美食近在面前却无法享用,更不能触碰他人。她没有自由和权利,甚至连自己去哪里做什么都不能决定。

“你为何不悦,桃安?”张尘镜听见了她的叹息,想牵住她的手却只碰到空气。他脸色微变,用力地将手捏紧成半拳,白皙的手背鼓起青筋。不过片刻,张尘镜缓慢的松开手,细细端详她的脸庞。

很奇怪,她离他那么近,可在他眼中,她们却似乎隔着比千山万水还要远。

张尘镜犹疑着注视她许久后,仿佛得不到答案的顽童不解道:“得到了我又抛弃,你是不是很得意?明明是你先来招惹我,为何却能说走就走呢。”

当年是桃安死缠烂打执意追求张尘镜,但最后疲惫执意逃离的也是她。就连桃安自己也想不通她为何这般矫情做作。

“你最后离开的那次,我望着你的背影,告诉自己你是爱我的,你只是太过任性与年轻。但我又想,如果你爱我,你为什么不回头看我呢,你难道不会留恋吗。”

他加重语气,情绪逐渐崩溃:“我一直都在等你回头,我一直都在等你回头!”

桃安垂下眼眸低头思虑,她有吗?

“可是你没有。”

“后来我说,等你玩够了就会回头。可是开始是几日,后来便是数月,最后竟是十年!我受够了等待,我发誓自己再也不那般软弱的等待!”

他眼中的悲伤快要凝成实质落下泪来,缓慢而执着地问道:“虽然我碰不到你,但至少你不会再离开我了。可是你现在为什么不开心,我们这样待在一起不好吗?”

“我当然不高兴,谁会乐意做受人控制的魂魄。”虽然听到这些话,桃安心中愧疚排山倒海般要将自己淹没,但生性中的自私却压倒这情绪。

她忍不住冷笑反对道:“而且随着时间流逝,我会渐渐与桃花伞融为一体,失去记忆彻彻底底成为没有感情的傀儡玩偶。你就乐意吗?”

“疯子。”想到那诡异场景,桃安气得怒骂张尘镜作妖,早放她去投胎再重新来过不就完事了吗,现在剪不断理还乱事情一团糟。

听桃安斥他,张尘镜却似乎很欢喜得意。轻笑着再次尝试轻抚她的发丝,慢悠悠说:“如果你听话,我便带你去找神魂木,然后让你再次成仙。毕竟我也不想让你忘记她们的过去,原本就是我更爱你啊。”

桃安惊诧地瞥了他一眼,这言下之意便是她不听话就真让她变成傀儡?而且要让她成仙,必须先壮大她的魂魄,然后汲取世间痴男怨女的情情爱爱。

桃花本就代表桃色,自古桃花就跟风流挂钩。有言:“桃花不宜与七杀同位,否则酒色猖狂将有色劫。故而柱内见七杀,为桃花带煞。”

桃安要再次成仙,这是最快的法子。

她心有怨气,便故意反驳:“神魂木虽是安魂圣物可保亡魂稳固。可在千万年前诸神大战中早就被毁于一旦。你去哪找?”

但张尘镜说出此话,便是他确定神魂木所在某地了,痛快回答:“所幸还有零星散落在各处。”

“我把天天交给羲和,然后我们就去取神魂木,等你成仙。”见桃安眼神犹疑,张尘镜声音更加轻柔,不细细听根本不可闻。

桃安皱眉,困惑他经历了什么才有这般作态。当初她恢复意识后,就发现张尘镜性格大变,以前是什么事情都摆在脸上,时常跟她大喊大叫吵得不可开交,现在却心机深沉神色莫辩的让人害怕。

她暗中叹息,怎么总是喜欢走极端呢?

虽是不赞同张尘镜话中意蕴,但她却不想余生都当个傀儡,这种情况下也只能顺着他意。况且张天天跟着羲和她也放心,那是位很温和的女神,有她教导天天定会更加优秀。

反正不能跟着他现在的神经病爹,听听他说的什么话“我们永远不会分开了”,她又狠狠在心中呸了一声变态。

张尘镜专注地望着桃安的侧脸,诚恳膜拜般仔细轻嗅弥漫的桃花清香,神色不明的笑了。

不久后他们便去往人界扬州,据说这有通往混沌地界的古阵,世间最后一株神魂木便在传送阵的另一头。

因为桃安在凡界能汲取世间痴男怨女的情愁,得以更快成仙。张尘镜便最终决定从凡界通道走,而不是直接撕裂空间到达目的。毕竟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走在繁华的扬州街上,桃安像幼童般好奇地左顾右盼。说起来她生前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可看着心爱的食物却心痛万分,因为魂魄没法吃东西啊!

美食近在眼前却无法品用,这项折磨可不是谁都能忍耐的。

嘴不能吃,但能说话。桃安本准备路途全程都不理睬张尘镜,可独自一人处于热闹非凡的街道中也格外无趣,她终于忍不住跟张尘镜探讨着这里开放的民风。

女人们着款式艳丽齐胸襦裙,裙带系在胸下,显示出她们傲人的资本。

桃安本来正激动,讲到此处却不免有些尴尬。停下猥琐的笑她终于察觉到什么,随着张尘镜的目光看向自己平坦的胸部。再看看那些挺直身躯自信万分的女人,她心里直冒酸水。

桃安克制不住用愤恨的眼神盯着周围的女人,不就是胸大吗,下辈子自己一定要记得多喝牛奶!张尘镜见她嫉妒的眼神,身为老夫老妻的他立马领悟桃安心中所想,噗嗤一声轻笑出来。

这可难得,要知道从桃安死后,他不是露出变态满足的笑,便是硬挤出的微笑,从未有今天这样发自内心般真诚。

“你笑什么!”桃安找到出气口,“你有本事笑有本事别摸啊!”毕竟生前张尘镜可是特别喜爱自己的小笼包呢,呵男人。

“那,我错了。”他识趣道歉,弯腰贴近她的耳边传来暧昧的气息。这么近的距离,激得桃安浑身一颤。

“我只喜欢你这样的,刚刚好。”说罢张尘镜便不出声了。

桃安脸色红晕,不由自主伸手去捂自己的脸庞,但随后便暗道糟了,魂魄没有实体她又怎么会脸红。立刻放下双手东张西望,企图掩盖自己被美色迷惑的事实。

“安安为何捂脸?”可凶手却不放过她,非要问这么一句。

桃安抬头看见张尘镜眼中笑意,翻个白眼也懒得理他了。明知答案却还故意撩拨她。自己身为亡魂会不会脸红,他心里没有数吗。

张尘镜见她发脾气也不计较,缓缓摇头低笑欲伸手牵她却握个空。桃安本以为他会再次发脾气,谁知张尘镜沉思片刻后道:“取到神魂木后,我便花自身功德替你重塑身躯。更方便你获取凡人的感情和信仰,早日成仙。”

桃安心中激动狂跳,心生想法却仍是故意刺他:“消耗许多功德,你舍得?”

重塑身躯的法子早有记载,哪吒当年也是因此才能莲藕重生。不过对张尘镜这种圣人而言,每一分功德都极为珍贵,说是比修为法力都重要许多的身家性命也不为过。

虽然造就的身体较常人脆弱许多,但较现在飘来飘去而言,桃安还是很满足了。她面上假装呆滞,其实心中十分满意,就知道他会先忍不住。

“你就憋着笑吧,也是我自作自受。”张尘镜一眼看穿她的装模作样,挑挑眉心情不错的继续向前。

听见他最后半句,桃安猛地一震,他知错了?还是想借此让自己原谅他?见桃安格外诧异,张尘镜抿嘴也不解释,继续带她悠闲逛街。

桃安不禁纠结地揪手指,虽然她生气张尘镜自作主张将她困于此境,但也并不算严重。现在自己还时常摆着架子不搭理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耍些小脾气而已。

桃安被张尘镜杀了还不能投入轮回,可她却并不恨他,她只是有些愧疚与难过。这段时间张尘镜的绝望和崩溃她都见过,她知道他有多爱自己。

是桃安弄遭了一切。张尘镜本来就缺失安全感,是她一次次选择逃避还许久未归,让他在漫长的等待下越发崩溃绝望,最后做错了事情。

桃安难过,因为他难过,更因为她们的爱情。当初人人称羡的眷侣,不应该落得这般结局。

她还记得张尘镜当初的样子,身为洪荒古神天地间少有敌手,猖狂至极谁都不放在眼里。她生长在幽谷,他路过并停歇在她的桃树旁。柔风吹拂他的青丝,意气风发的他微微闭上眼,细闻空气中弥漫的花香。

桃安便义无反顾的喜欢上他了。

可能是幽谷山水如画的景色吸引了张尘镜,使他时常来此静心休息。世人皆谓他个性古怪,又凶又坏,可桃安却见过他最脆弱美好的样子,所以无论后来张尘镜对桃她做了什么恶劣之事,桃安气急交加却依然痴心不改爱慕他。

当年桃安化形成功修成小仙,第一件事便是待在原地等张尘镜来,然后告白。他地位尊贵住在九重天,她却只是新生小仙,当然上不去,只得守株待兔。

桃安记不清自己等了多久,反正她最后等到了。不过她第一次少女心正式表白,却只得到了一声嗤笑。

“长得倒还行,天太热我正好缺把伞遮阳,既然你说喜欢我,那愿不愿意舍身?”张尘镜用半调笑半认真的语气问她。

“……!!!”万万没想到,她的心上人竟然想要弄死她。噼里啪啦,那是自己心碎的声音。

桃安如此惜命当然没有同意,为此还得到张尘镜一枚鄙视的眼神。但她却不放弃,收拾收拾东西便尾随张尘镜去了九重天,她将本体移到他宫殿附近在哪里重新扎根。

桃安想,以后这里就是她的家,她要日夜看着张尘镜。虽然自己法力微弱不能保护意中人,但可以开出最耀眼的花,满树桃花被风吹过,他看了一定会开心些吧。

是的,桃安一直都想让张尘镜快乐啊,可是她们后来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将相本起澜第八章

    次日,张启去了族长家。然后,张氏族里召开了一个大会,各家的主事男子皆到了张族长家中,议一回事情。“启,在此向各位族爷、叔伯、兄弟问一声安好。”张启在张族长有一个开场白后,发了言,道:“启一家将迁往京师,非启不念乡土,实是差事要紧,皇恩浩荡……”话到这里时,张启还是向京师方向拱手一礼。表示了,他对皇家

  • 人猎予神第6章在线阅读

    沈世伦过来时,李政刚指挥人将牌匾挂上,上面书写“墨兰斋”。颇有书香气息。看到沈世伦,李政颇为高兴,“沈兄。”看来李政对他的印象很好,沈世伦暗自点头。沈世伦含笑,恰当地露出一丝尴尬,道:“李兄应知在下字迹不佳,特来请李兄帮忙。”李政俊朗的面容上扬起笑意,“沈兄不必客气,小事而已。”李政请沈世伦进屋,将

  • 穿越路人修仙记在线阅读独腿老人的诉求

    “你别过来,”独腿老人警惕的往后退。李吏停住了!他的手刚刚已经恢复正常,这老人为何害怕他。双手举在头顶,李吏露出友善的笑容:“老人家,我没恶意,听说你遇到困难了,就想着过来帮帮你,没别的意思。”老人心中一惊。想想,他都死了快二十年了,连路过的衙差都不愿意帮他,怎么就突然冒出个人来说愿意帮他,且还是个

  • 网游之修真神话第十章

    纪凌坤站在一方青石砖墙的背光阴影处,斜对面不远的地方就是将军府,俩头身材雄壮的石狮子守着大门,大张的嘴里各衔着一颗巴掌大的珠子,鬃毛纵竖,眼如铜铃,全身上下无一不透着凶狠威严的气息。可它表情再威严,也遮盖不住脖子上挂的白色纸花,炙热的眸子如今看起来却是满目悲凉。沉重的大门紧闭,依稀还能听见里头痛苦的

  • 武道之王第6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苗头微信提示音响了几声,正在工作的林初远没来得及看,吃饭的间隙才把手机拿出来,“这几天死哪里去了?”几天不联系的陈瑛,毫不客气。“在上班么?我给阿姨买了点东西,给你送医院来吧”“你几点下班啊!”林初远青梅竹马的陈瑛旅游回来了,“你还没把我和我妈忘记,真是不容易啊!”林初远只在熟悉亲密的人面前打

  • 洪荒 开局提炼三千神魔第一章在线阅读

    “韦安生,我早就跟你说过,你的判断不靠谱。我说对了,不是?”“郑队,您的意思是——案子破了?”“这个么,安生,你也不看看是谁在破案?”江南市刑警大队大队长郑兴笑得有点神秘。“谁?”“省厅痕迹专家皇甫一眼。”“您把他请来了。皇甫专家怎么说?”“自杀。”郑兴说话越来越精辟。“自杀?”韦安生陷入了沉思,好

  • 特种兵之国术宗师之第三章(3)

    这一年,夏洛克9岁,欧洛斯8岁,而麦考夫已经16岁了,年龄上的断层差距,让麦考夫时常和他的弟弟妹妹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但这并不是说他就“嫌弃”他的弟弟妹妹们,相反,他很爱他们!这也许跟福尔摩斯夫人“爱的教育”有关,但更多的是麦考夫在上学以后接触的人多了,发现除了他家的弟弟妹妹,外面的世界就像一个

  • 超级天神在线阅读第四章

    2006年9月24日,晚上21点01分。空旷的居民楼,五层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叶萧警惕地打开房门,用手电照亮来人的脸——是旅行团里那四十多岁的男人,他的名字叫成立,也是黄宛然的老公。他穿着一套昂贵的睡衣,漆黑的楼道里没有其他人了。“那个法国人醒了?”穿睡衣的成立点点头,叶萧和厉书便跟他下了楼梯。来到四

  • 最后一个修真者第一章在线阅读

    无边无际的黑暗,无止无休地奔跑。终于,亮光由远及近、由小到大,黑暗渐渐消去。沐风辰努力动了动沉重的眼皮,缓缓睁开眼睛,他头痛欲裂,本能地就要用手去摸头,可是全身毫无力气。“你终于醒啦!”。声音传来,沐风辰微微转过头,就看见一张俏脸有些欣喜的望着自己。“这是哪里?你是谁?”沐风辰有些吃力的问道。“这是

  • 奇侠剑情录第四章

    陈知行走了进来,好像没看到叶淮景一样,走到白清河面前,“清河,这件衣服真衬你。”他亲热的把头放在白清河肩上,旁若无人的亲密。也对,人家是新婚夫夫,确实不用顾虑什么。叶淮景微微垂眸,整了整衣袖。“学长,那你就先忙吧,我出去看看。”“诶——”白清河还想说什么,却只能看着叶淮景的背影叹口气。“你说你,干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