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未*******爱在线阅读名字

2022/6/23 23:51:09 作者:萧*******柒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未*******爱
未*******爱
作者:萧*******柒来源:晋江文学城

好在靳寒晟并没有做什么。

他只是帮池琴整理好了小裙子,然后像盖被子一样将白布重新盖在了池琴身上,低声道:“这套衣服一定是王姨给你换的,不过也对,你总是穿着那么繁琐的衣服,对你的身体不好,我应该去找人帮你做一批纯棉的白色睡衣了。”

听得池琴呆呆的,她只是一个娃娃啊,为什么被养得这么精细。

有种被深深宠着的错觉。

靳寒晟没再继续说这件事情,而是动手整理之前被池琴仓促撞歪的桌椅板凳。

池琴发现靳寒晟好像有很严重的强迫症,不管什么东西都一定要摆放地整整齐齐。

当看到有东西歪了的时候,他都会轻轻皱一下眉,动手将东西拜正后,他的眉头又会舒展开,唇角露出连自己都不知道的轻松笑意。

收拾琴琴的房间,对于靳寒晟来说,是难得的放松。

在外面,他是叱咤风云的商界领导者,冷漠果断,是他必有的品质。

在自己妈妈面前,他是孝子,即使对她的某些看法不赞同,也只能赔着笑,说着赞同的话。

“谁让我欠她两条命呢。”靳寒晟想着,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他摸了摸躺在床上的池琴,低声道:“大概只有在这里,我才是我自己吧。”

躺在床上的池琴假想着自己眨巴了眨巴眼睛,她发现自己的主人似乎跟他的母亲有什么嫌隙,他经常为此事烦恼,却因为尊重母亲,而不得已总是委屈自己。

可是为什么是两条命呢?

靳寒晟却没有多说,给池琴整理好房间之后,他便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谁知一转身,目光正好落在旁边的榻榻米上。

那里赫然躺着一个展开的领带,颜色跟池琴身上穿的水手服一模一样。

靳寒晟一下就想起了这个领结的来源,他皱了一下眉,将榻榻米上的领结捡了起来,转身回到了池琴的小房子旁边,掀开池琴身上的白布,果然发现她领口的领结不见了。

难怪他刚才觉得很不对劲儿。

靳寒晟小心翼翼地将池琴从床上扶了起来,将领结系了上去,一边皱眉道:“王姨怎么这么不小心。”

池琴这会儿才想起来,这领结是自己解下来给自己遮眼睛的。

走的时候太匆忙,居然忘了拿,还好还好,王姨背锅。

给池琴系好了领结,靳寒晟将她放回床上,发现小裙子又褶皱了,于是伸手帮她拉了拉,确认她浑身上下完美无瑕之后,靳寒晟这才露出一个笑容,道:“好了,我要走了,你好好休息。”

他长得原本就好看,只是五官有些过于冷冽,看着总像是高山上的冰雪,遥不可及,但他这一笑,就像是冰融雪化万物复苏那般,春暖花开。

池琴看得有点着迷,沉溺不可自拔的时候,靳寒晟却已经转身走了。

可惜她连自家主人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他欠自己的母亲两条命,而且还很烦恼母子关系,有严重的强迫中,整理东西时模样格外可爱。

这么算算她知道的事情好像也不少了,池琴掰着手指算了算,觉得心里的失落又消散了。

她这才来第一天呢,以后肯定会知道更多事情的。

靳寒晟走到地柜旁边,从抽屉中取出一摞便签条,在上面写下自己的要求。

因为他不喜欢别人进入自己的房子,但房间又必须打扫,所以请来的清洁阿姨每天只会在他出门的时候到家中打扫,他回来之前对方就会离开。

两人从不碰面,所有联系都靠着家中各个房间里的便签条。

每天回家之后,他的第一个件事情就是去看便签条,每每都让他有一种寻找宝藏的感觉。

仿佛这空荡荡的房间内,再也不只是他一个人了。

这种交流方式虽然不太方便,却让靳寒晟觉得舒服,所以这么多年来,清洁阿姨没换过,交流方式也没换过。

写好了自己的要求后,靳寒晟就离开了。

这个房间是他专门给池琴准备的,因为买娃娃的时候,店家告诉他BJD娃娃的材质比较脆弱,需要精心养护。

为了不让那些杂七杂八的元素干扰到他的娃娃,他索性就专门准备了一个房间,反正家里这么大,只住着他一个人,还有好几个房间都是空的。

靳寒晟走后,池琴的身体果然又可以动了,她从床上爬起来,打开自己的房门向外看了一眼,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她自然而然地伸了个懒腰,转身回头看自己的房子。

门口右边的箱子她之前已经查看过了,里面放着的都是她的衣服,从头翻到尾,大多数的都是华丽却不实用的款式。

但说来也是,她只是一个娃娃,要什么实用呢。

只是颜色都是粉色的,款式审美令人忧心。

池琴将这点记下,心中自有计较。

左边墙壁靠里的位置有一个梳妆台,池琴走到梳妆台旁坐下,发现梳妆台上还有一面镜子。

她低头看向镜子,却见镜子中倒映出一个十五六岁少女的影子,唇红齿白,眼睛扑闪扑闪的,十分灵动。

她的肌肤也很白很细腻,池琴试探性地伸出手戳了戳自己的脸,一抹红晕迅速从指间处弥散开,不多会儿,整张脸就变得粉扑扑的了。

看上去除了过分甜美之外,跟正常人好像也没有什么不一样,触感啊体温啊,都是一样的。

而且也并没有因为昨天晒了太阳而变黑。

“好吧,我就当自己是个身份有点特殊的小人好了。”池琴将镜子放下,打开了梳妆台上的抽屉,发现抽屉里竟然还放着整整齐齐的化妆品,口红唇彩眼影遮瑕什么都有。

只是这些化妆品没有LOGO,表面也比较粗糙,一看就是假的。

但她伸手将化妆品拿起来的瞬间,那些化妆品却忽然变了样子。

它们变得又细致又真实,看得池琴微微一顿,心怀疑惑地拧开了手中口红的盖子。

天呐,里面真的有口红。

她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面洁如玉,唇色似乎是淡了点儿。

于是试探性地将口红往自己的唇上轻轻一涂,竟然真的上色了。

是甜美的裸粉。

池琴抿了一下唇,又低头去翻了翻其他的化妆品,发现只要是她碰过的,全部都现实化了,拧开之后也都可以用。

颜色香味儿都很熟悉,仿佛她以前也用过一样。

但她脸上本身就是带着妆的,而且好像还不能卸掉,于是池琴对化妆品也便失去了兴趣,粗粗翻过之后,就将梳妆台的抽屉合上了。

然后起身去了床旁边的架子。

架子是木制的,上半部分放着书,瓶子,和一些其他的杂物,下半部分也是两个柜子,打开之后,池琴居然在里面看到了好几篮水果。

苹果香蕉葡萄,她甚至还看到了一盒刚洗完,甚至还沾着晶莹的水珠的车厘子。

红透发紫的颜色,似乎是在邀她品尝。

池琴没忍住,从里面拿了一个出来,放到嘴里咬了一口,味道真好!

跟以前吃过的车厘子一模一样,甚至还要更甜些。

等等,她以前吃过车厘子吗?

不记得了。

但可惜,一个车厘子实在是太小了,她一不小心就把车厘子吃完了,将果核吐到手心之后,池琴顿住了。

她想起来一件事情……

娃娃会吃东西吗?她把这个车厘子吃掉,会不会被发现啊?

望着自己手心已经变成果核的车厘子,池琴沉默了很久,然后一脸若无其事地将果核往床底下一扔,清咳两声,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去翻别的了。

反正那一盒车厘子那么多,其他人应该也分辨不出来是少了还是没少……恩,大概吧。

一个房间就这么大,池琴很快就都翻完了,但时间还早,她有些无聊,就推开自己的小门,爬到了榻榻米上的窗台上。

往下看才发现她的家住在一栋大厦上,距离地面很远很远很远,街道上的车都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一道或黄或红的灯光略过。

往远处望去,更是有无数灯光亮着,池琴看着看着,觉得亮着的灯光越来越少,整个世界也安静了许多。

大家大概都睡了吧,也不知道她那位姓靳的主人现在在干什么。

池琴懒洋洋地不想动,就趴在窗台边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她是被楼下的车辆喇叭声给惊醒的。

睁开眼睛,窗外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太阳一点点冒出来。

而楼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即使隔着老远,还可以看到好几辆车急匆匆往这边开过来。

别是车祸了吧。

池琴迷迷糊糊想着,转头目光落在墙壁的钟表上。

六点零五分。

她顿了一下,才意识到这已经是第二天了,按照她那主人的习惯,出门之前肯定会来看她的。

不行,她得赶紧回去。

池琴忙不迭往回跑,就在她刚刚回到自己的小床上躺好,盖好白布之后,房间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池琴瞬间就不能动了,只有一颗心脏还因为紧张和剧烈运动而砰砰跳着。

靳寒晟径直走到池琴身边,看到池琴还躺在昨天的地方后,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早上好,琴琴。”

“早上好。”虽然不能说话,但池琴还是在心底跟她这位不知道名字的主人打了一声招呼。

今天的靳寒晟似乎有些事情,并没有继续跟池琴说话,简单地帮她整理了一下头发后,他就打算起来了。

谁知起身的时候,一张名片却从他的上衣口袋中掉了出来,直直地往池琴脸上砸去。

靳寒晟被吓了一跳,脸色都变了,忙不迭伸手,好在及时接住了名片。

他快速将名片放到稳妥的地方,伸出手指蹭了蹭池琴的脸颊,低声道:“对不起,是我疏忽了,你没有被吓着吧。”

“没有没有。”池琴在心底回答了靳寒晟的问题,还挺高兴的。

因为刚才名片掉下来的一瞬间,她看到了名片上的名字。

她的这位主人,叫靳寒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家教]复仇者日记之1 号(4)

    仲一伯仁身边的特警问道:“老大,这小子是谁啊?太狠了,敢拿飞机撞基地!真不是一般炮啊!”仲一伯仁看了他一眼说道:“别贫了,他是未来的1号!”旁边的特警瞪着眼睛说道:“我擦!”说完对着身后的特警继续说道:“快点,把小1号抬走。注意点,他身上有多处骨折!”当尚哲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间病房里。这里说是病

  • 无边大地在线阅读第5节

    吃完饭后,萧靖在宦官们见鬼的眼神中,要了针线,还想要几条穷人才穿的“裈”。当然,宦官们可不敢把穷鬼穿过的二手货给大王。御府令(掌管皇帝服饰织造与保管的官员)带着四五个心思灵巧的绣娘跪在阶下,盘算着现场给大王缝衣服。裈,即套在两条腿上的东西,类似于套裤,没有裤.裆。说它是开裆裤还不如,大概就是把今天的

  • 我妹做直播养我黑暗世界

    豪华的别墅犹如被人刷了一层新漆,漆的颜色是地狱一般的鲜红!阿海不叫阿海,他的本名叫做原不同,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名字,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本名,就连与他相处近十多年;非常信任他的华太北也不知道。当他将华太北送到安全的地方之后,重新踏入别墅之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让冷玉早已经杀完人从容

  • 洪荒之一拳蚂蚁第二章在线阅读

    飞机头等舱内,酥酥刚坐下,就眼见的看到影帝坐在她的斜对面,嘴角还带着笑容,她实在是看不懂究竟是什么能够让一个人笑那么久。美丽的空姐声音响起,提醒乘客关掉通讯设备,她刚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就接到沙冰的电话,“喂你……”“酥饼,你出名了!”“啥?”酥酥下意识是想到她的明星道路,可是她不过就拍个小广告怎么就

  • 娇妻太甜:叶少追妻套路深!在线阅读第四节

    缪祺兰以推说身体不舒服为由,退席回房间了,出客厅门的时候还隐隐听到里面的对话。“你又来了。祺兰这孩子喜欢钻牛角尖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还这么说她。”这是来自母亲大人的责备。“我也是想提醒她么,转移一下注意力嘛。”只不过没成功。这是父亲大人的叫屈声。“而且这也是事实啊,祺兰是靠着祺风进麦伦的,如果因为成

  • 超能管理局第四章

    洛诗和小玫悄悄地进去,爹娘已经回来了!他们今天去拜访一位好友,据说是刚从边塞回来的!所以洛诗才想今天穿越回去。不然自己还真有点舍不得。“洛诗!”还是被发现了,爹的声音听起来很生气。“爹,娘!你们回来啦!”洛诗有点心虚。“诗诗,你怎么穿着男子的衣服,你干嘛去了?”娘在旁边说。“娘,我就出去玩了一下。”

  • 重生之沸腾在线阅读第10章

    第二天一早,陈爸陈妈就出去挖马路了,地里的活已经在之前抢着干的差不多了。葵葵起床和美心一起出去打了猪草回来煮上,又煮好了饭给陈爸陈妈送去,回来的时候茂学已经睡醒了,呆愣的坐在门槛上。葵葵招呼孩子吃了早饭,就拿出数学辅导书开始教美心,美心学得很快,茂学也在旁边听着,一上午下来,美心已经基本掌握了一些简

  • 小狼狗饲养手册(重生)在线阅读第二章

    “我可没你那么有钱,所以还是坐在角落里比较舒坦。”叶玄靠在沙发上,露出慵懒的笑容。这林超峰还是那么心机,不过这小心机终究上不了台面,在坐的同学谁人看不出?不过是枉做小人罢了。“哈哈哈,叶玄你怎么说也是我们的班长啊,怎么能坐这角落里?走走走,我们去中心位置坐……”林超峰走了过来,热情无比地邀请。叶玄讥

  • 超控[星际]第三章在线阅读

    苏千璃吓得一哆嗦,转身去看。一个黑色的人影在她那些破碎的药坛上挣扎着。“哎……哎呦,疼死我了”,呸!姚非择吐出嘴巴里的药草,挣扎着站起来。这是什么东西!疼死了,嘶~“嗯?”姚非择眨眨眼,扶腰的动作停止了。看着现在不远处神情有些呆愣的小女尼。唉~为什么这种事情还要被人撞见。姚非择耳根一下子红了起来。抹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们是真的[签证]之第六章(6)

    东方彧卿慢慢的朝花千骨走来。东方彧卿一直走可是走了几步却发现花千骨一直看着他而且是连眼睛都不在眨的那种看法。直到东方彧卿来到了花千骨的面前,并且把手放这了花千骨的脸前,后再轻轻地摇了摇手。花千骨才像如梦初醒的那般回过神来。花千骨缓过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东方你干嘛啊!东方你刚才干嘛那你的手来放在我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