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一年生]我不是他第七章

2022/6/23 23:36:25 作者:苏别绪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年生]我不是他
[一年生]我不是他
作者:苏别绪来源:晋江文学城
“喜欢粉红奶冻的,不是我。”“喜欢粉红奶冻的,本来就是你啊……”Wap请点击:巨星打造计划by风华如故[综英美]人人都爱上帝by风纪樱落爷,听说您弯了?[重生]by沙舟踏翠主角他吃枣要弯[快穿]by安知归网页版请点击:巨星打造计划by风华如故[综英美]人人都爱上帝by风纪樱落爷,听说您弯了?[重生]by沙舟踏翠主角他吃枣要弯[快穿]by安知归

第七章漠北

三皇子发动兵变,九皇子带城外的军队护驾来迟,皇帝驾崩,太子死于征战途中。朝堂上,丞相临时倒戈支持九皇子继位。

三日后九皇子朝王楚宸翼继位。

皇后因私盗兵符,赐三尺白绫吊死在未央宫。

太子遗孀,丞相府嫡女穆怜芝随夫殉情。传遍大街小巷,为人传颂。

楚宸翼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皇帝无法评价,日子便是这般平稳的度过了三年。

【天堑】

江南有块腹地传闻是上古时分神农氏所孕育,因了这天然的屏障,人迹罕至孕育出了许多奇珍异宝。汇集天地之灵力又有神农氏眷顾,即使是黑夜都亮若白昼。同样因了这腹地孕育出许多猛兽守护这些药草,因而被称为天堑。

唱月半坐在一块石头上,前些日子欧阳急招她回来,交了一卷轴给她,要她去天堑寻一块千年血竭。沧凌阁近段时间一切平稳,不知为何要收这千年血竭。大抵是欧阳算出了些许渊源,她便没再多问。

她在这块石头上坐到天黑,天堑谷底同周围昏暗的天空相比越来越亮。在光亮的正中隐约有丝丝红光显露出来。并不刺眼却妖异异常。这上千年的东西,自是在这段天堑正中最为险恶最为人迹罕至的地方。她手指关节扣住腰间的长剑,手指顺着剑鞘精巧刻画的纹路上划过 。缓步向着山谷行去。

周围守护药材的不过是些寻常野兽,出于动物趋利避害的本能,遇见唱月这等天生杀气极重的人若非威胁自身绝不会贸然上前打扰,因此一路还算平稳度过。行至红光周围便听到周遭猛兽怒吼,石块迸溅,一只巨兽正站在悬崖上俯视着唱月,眼中带着蔑视。唱月回头,同巨兽对视眼底杀意尽显。却并不恋战,驱步向着正中红芒奔去。巨兽四蹄飞踏,向着唱月狠狠踩来。溅起石块擦破唱月的黒衫,即使如此面前这个小小的人依旧唯有丝毫迟疑,飞身闪过后头也没回的离开。接近红光的时候,谷中发出一阵呜鸣,身后紧紧各随的巨兽猛然停住,带起的风吹的周遭树叶沙沙作响。

山谷中神兽仰天长鸣,树林里百鸟振翅惊飞。巨兽四散而逃,唱月停住脚步专注地听着山谷中传来的声音。天空投下阴影,身侧山谷距离颤动,竟是睁开一直眼,凝视唱月。

这便是天堑的镇守神兽吗?

唱月抬头看着面前如山般伫立的神兽,波澜不惊的眼底不经意划过一丝震惊,转瞬便被深深扼制。

巨眼犹如深沉的湖泊倒映着她的脸庞,她纵身跃到红光正中,光芒正中是一个泉眼岩浆吞吐之间一枚火红的宝石若隐若现。神兽见她向着千年血竭奔去,一声呜鸣震得她耳膜生疼,缓慢站起间地动山摇,双翼舒展如狂风大作天地巨变。

唱月才刚刚看清那血竭模样便被神兽扇飞排在山岩上,后背满是粘稠的血。挥剑借着风里腾身而起,踏着山岩跳到神兽身后,对着神兽狠狠刺去,神兽吃痛身躯一阵颤抖,惊起周围石块尽数砸在唱月身上。

唱月躲闪未及,摔在地上只觉得眼底血红一片。手中长剑脱手飞出,正正刺在神兽眼上。巨眼渗出血宛若溪流,唱月再度飞身,眼疾手快长剑在岩浆中快速一挑,火红的宝石从岩浆中飞出。她探手企图将宝石抓在手里,偏偏在那一瞬,一只手抢先抓住宝石,向后飞掠而出。唱月长剑寒芒闪烁,眼底杀气尽显。来者佩剑同长剑碰撞,清脆之声回想。

神兽间宝石被盗发了疯似地扑向二人,那人身影一晃,佩剑一横竟是将唱月推出,借力挡的更远。唱月狠狠咬牙,眼眶欲裂恨不得立刻抓住那人将其碎尸万段。奈何神兽扑来,只得驱剑迎上。

剑锋扫过之处,落叶皆斩成碎片。

拓跋诺靠在树上气喘吁吁地蹲下,身后神兽怒吼之声清晰如在耳边。他摊开手,火红的宝石安静地躺在手掌,其中血色内核缓缓流动。

他隐约想起刚刚那人,仿佛是名女子。当即冷笑一声,一人孤身来天堑......山谷另一边的神兽的嘶鸣仿佛已经回归平寂。他收回目光,似乎感受到遥远飘来的血腥味,皱了皱鼻子打了个喷嚏。

他闭眼刚刚跑的太急现在松懈下来显得疲惫不堪,只等得侍卫前来便可。

风吹过树叶一阵稀疏,几片树叶飘落坠进身侧的溪流,涟漪层层荡开。一滴血滴进水里,染红一片血色。溪流的另一端,唱月浑身是血提着长剑向着拓跋诺缓步走进,面纱因这刚刚的一战略有破烂,裸出白皙的脸颊。漆黑的眼眸扫过靠树小憩的拓跋诺,拓跋诺毕竟也是习武之人,感受到有人靠近,睁眼随即拔剑后退。看清来者后满目震惊,唱月不等他反应手中长剑挽出利落的剑花,腕间血滴在地上如血色的梅花绽放。

唱月长剑击落拓跋诺的剑,他后退两步,唱月在他腕间又是一剑,宝石落地,似火般点亮了灰暗的泥土。唱月将宝石捡起,指尖的血滴在宝石上越发的耀眼。拓跋诺连连后退,惊恐地看着唱月。她长发披散,血顺着她的手臂留下。眸色无常,步步走进。长剑落下,银铃轻颤。鲜血溅满了他的衣衫。

【皇宫】

那日楚宸翼照例下朝,龙袍褪去换上银线绣花的白衣。苏琉月斜靠在椅子上翻动着书籍,“老阁主可是回来了?”

自三年前,沧凌阁阁主云游四海,沧凌阁就暂有欧阳代管,有唱月坐镇日子也算是过得风平浪静。三年里,楚宸翼第一次提起沧凌阁。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苏琉月放下手中书,担忧地看着他。

他揉揉额头,不以为然的笑笑。“无事,想起来随便问问。”

之后大概进一个月没有看见过楚宸翼,偶然听宫中的下人嚼舌根子,漠北边境守卫军叛乱,楚宸翼带军平反,漠北异族趁机谋反,大肆掠夺边境财产。三年前兵变,至今朝廷仍在修养生息,平定叛军已然有些吃力,如今加之漠北异族,形态危急。

那日苏琉月偷偷出宫回了沧凌阁,在宫中呆久了没有了在沧凌阁时的敏锐。欧阳出现都未曾发觉。

“此次漠北叛乱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唱月前些阵子负伤现在阁中修养,漠北路途遥远......”

唱月竟然也会受伤?苏琉月挑眉,倾城之色上带着不解。

见到唱月是她确实倒在床榻上,双眸紧闭,额头上一层细汗,面纱贴在她的脸上,勾勒出她清秀的轮廓。似是略有察觉,她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金丝碧履的苏琉月。

亦如往常她没有说话。大雾弥漫的眼底不带丝毫情绪,面前的人陌生之极,早已不再是记忆中苏琉月的模样。

苏琉月再次提起要唱月去漠北是亲眼见楚宸翼喝的酩酊大醉之后,她做了些栗子糕想着他可能许久都没吃东西便送到了养心殿。门口小太监正急的团团转,说在皇上在屋子里呆了半日了任何人都不见,她小心翼翼的推开门,铺面而来的酒气充斥,弄得她一阵头晕。脚边的酒瓶滚落发出一阵声响,瘫坐在榻前的人抬头,迷离的眼神打量着面前的人。“谁叫你进来的?没有朕的允许谁都不许进来,滚出去。”

来者未动,宫里繁琐的服饰牵绊了她的脚步,她缓步走到他面前蹲下打量这他的眉眼。他瞪大眼睛看清楚来者,咧嘴笑着“琉月,等我杀了他们我就去沧凌阁娶你。”

“不对,你不是琉月,你是穆雪芝。我的琉月呢?她到哪里去了?”

苏琉月呆呆的望着他,那是她第二次见他喝醉。第一次是在他们大婚之日,第二次便是今朝。她捧着楚宸翼的脸,温柔的说道“我就是琉月啊,今天我们大婚,你怎么可以忘记,快起来吧,不要喝了。”

楚宸翼推开她,脚边酒瓶叮铃作响。“我怎么能娶你啊,现在到处都是难民,我怎么娶你啊。”

“我是皇帝,对,皇帝。”他摇晃着起身,似是要推开大门“等我杀了他们,我就来娶你,用这皇城里所有的东西作为聘礼,娶你过门。”

那日夜晚下了场大雨,苏琉月冒着雨跑到沧凌阁。在那扇朱砂大门前,看见了等候多时的唱月,亦如楚宸翼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样。黑衣似雾,黑纱拂面,剑柄银铃轻摇。

她将剑柄银铃拽下一只,破碎的银环散落一地。自年幼遇见她时,她便带着这串铃铛。此刻的她脸色苍白,眼角泪痣发亮,像是在哭。她将那颗小小的铃铛抵在她面前,沙哑这开口“此去漠北万里,无法护你周全,若遇紧急你便摇这个铃铛,我在世必会感知。”

剑柄上仅存的两只铃铛支离破碎的摇晃,她苍白的脸隐匿在面纱之下,另一句话被生生咽回喉咙,“请你千千万万不要弄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晓青你别跑在线阅读第六节

    一心想出国留学读研究生的洪诗霜被吓的赶忙称是,购物车里的东西越来越多,什么莱卡单反相机,宋吏说留学拍照用,又花了100万买了一块欧米茄女士手表,说是送给洪诗霜的出国礼物。零零总总购物车里的东西总价达到了200多万,洪诗霜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宋吏当即表示理解,毕竟自己突然有钱的时候也想大哭一场,不过稳住

  • 娱乐:从观众到巨星在线阅读第四节

    小白狐跟那两个修行者斗了一场法。她成功用幻术将他们困住,而自己也受了点伤。虽然很疼,但她还想继续战斗,只是在小伙伴糖揪儿的劝说下,她最终还是逃了出来。后腿被打中,流了很多血,那个修行者的武器上似乎涂了药,小白狐自逃出来后,就感觉脑袋越来越晕,眼前天旋地转的。中途她还差点掉进山沟沟里,如果不是有糖揪儿

  • 血色黎明二战篇之第一章(1)

    《二次初恋》文/有厌01鲜花配美人。像姜阮这样的女人,配得上的只有刺手玫瑰。够娇艳、又够狠厉,让人着迷、却不是谁都可以轻易接近。宴会厅中觥筹交错,灯光辉煌,周边花簇装饰全是从巴黎空运来的路易十四玫瑰。玫瑰花娇艳夺人,这是主办方最诚恳的欢迎,只为博美人一笑。韵律绵长的古典乐,衬上人比花娇的美人浅笑,小

  • [左耳]许你一世安好之亲妈来了(5)

    上辈子的今天是个大日子,秦玉镯来学校看舒宁了。坐在教室里的舒宁盯着黑板,手里转着笔,神游天外。班主任敲了敲门,英语老师抬了抬眼镜才看清楚,马上开门询问,班主任跟她说两句,才对着舒宁摆摆手。看老师精神奕奕的样子,肯定很开心。也是,一个无父无母又死了姥姥的无家儿童,忽然有妈找上门,谁会不高兴呢?班主任带

  • 致*******]赤霞

    “没想到时隔千年,你还是没有忘记那些往事啊!”就在楚墨尘回忆往事的时候一道惊若天鸿又非常柔和的声音便在楚墨尘旁边响起!“这些事我怎能忘记?”楚墨尘下意识的回答道!“也是,如果一个人强大的时候忘记了他软弱的时候,那他便不是真正的变强了。一个人只有记住了因为他的软弱而害的人,那个人便是真正的变强了,真正

  • 空军:从鹰隼大队开始签到第六章在线阅读

    当时间回到正轨,26也带着新进人员们进行基础训练,新进人员们也见识到了曾铎宇他们的训练是有多累,训练场上根本见不到人,一晃眼3天过去了,张辉也从禁闭室出来了。这天张辉和夏磊又闲太阳太大,悠哉地偷着懒,一点一点消磨时间“你说,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夏磊突然放下手中的东西跟张辉反思道“怎么了?”“你说

  • 网游之独占鳌头第7章在线阅读

    ***********有种不好的感觉*************欧阳踩在潮湿的泥土上,身后的木屋已经越来越远,虽然他想要极可能的表现出一种无畏的样子,不过那贼头贼脑做派,只能突出猥琐的本质。加上腿依然有些软,走起来也是含胸驼背,撅着个屁股,怎么看怎么像长了痔疮的官兵。四周并不是一望无际,反倒是除了脚下

  • 总裁强爱:小娇妻乖乖受宠克隆银行

    一个穿着考究,梳着短马尾,留着小胡子的男子正在打量密闭容器里的齐涛。男子的左右分别站着一个穿制式服装的助手。男子是合众国克隆银行HY大区第12分区的负责人,名叫王良。克隆银行主要进行对克隆舱体的管理,并为激活克隆的客户提供康复服务。克隆仓的发明和应用是人类成为已知宇宙主导的关键,克隆银行在克隆仓的推

  • (樊振东乒乓)陪你度过漫长岁月在线阅读第五章

    顾淮宁见舒颜装鸵鸟,也没再开口,两人就这么一路沉默着到了大河村。牛车还没进村,车上的村民顿时就扯着嗓子嚷嚷起来:“桂花!你家建业回来啦!快点来看看!”村民们团结,有那在村口忙活着的人一听这话,连忙往田桂花家跑,大嗓门嚷嚷了一路:“桂花婶,建业哥回来啦!”小孩子们同样嚷嚷起来,一时间大半个村子都能听到

  • 神上她只想偏宠反派[快穿]第四章

    周一的午休,浅夏犹豫了许久,终于鼓起勇气向萧泽祁问道:“我有一条水晶手链,有没有掉在你家的车上。”萧泽祁正准备午睡,听到浅夏的话,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浅夏:“没有。”他说的是实话,浅夏的水晶手链确实没有掉在他家的车上,只不过是掉在他的校服口袋中。“这样啊。”浅夏低垂下眼睫,掩饰眼中的失落。未央的期中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