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合欢花开正浓家人?

2022/6/23 23:26:48 作者:寻艾 来源:17K小说网
合欢花开正浓
合欢花开正浓
作者:寻艾来源:17K小说网
初见,孙月觉得陆风清冽孤寂,默默无语,像腊月里的梅花,孙月想成为绿叶,给他的生命里带来一片绿意盎然;然后,她出现在他生命里,发现他外表冷清,内心温暖,他好得像天边的万里星辰,遥不可及;再以后,她发现她大错特错,他他么就是披着天使外衣的大灰狼,还是变态的大灰狼,大灰狼说:“宝宝,你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吗?”小白兔孙月说“您别客气,请说。”大灰狼笑嘻嘻的说“喜欢你晚上骑马的样子。”小白兔欲哭无泪“……”谁要骑,都是你逼的!那年他猝不及防的出现,惊艳了她的时光;那年他无故缺席,暗淡了她的生活;那年合欢花开

恍惚现在是在天上吧,周围一闪而过的白色雾体好像是云........云?!

女孩张着小嘴,瞪大眼睛看向下方。无数的小小的方型逐渐地粘在一起,从一天“蛇”变化为一条细线。若不是亲眼所见,还认为她是不可能飞达天空——至少她相信有神的存在,也相信神能上天。

男子看了一眼坐在他前臂上的女孩。

挺像的。男子将记忆中那张模糊不清的身影和女孩重叠在一起。

在一座座高山之间;在一片片阔海之后;在众多荆棘和蔷薇的环绕下,矗立着一座古老的城堡,古堡似乎年代已经很久远了,高高的灰色城墙上爬满了暗绿色的蔓藤,如此之多,都快把窗子全包围了,有的甚至钻进了窗子里,透出几分阴森。但是城堡仿佛自生了另一种性格。古朴,庄严,静谧,安宁。就像是本来就是如此,却用一层外衣包裹住自己的内涵。

......

“回来了?”

男子站在城堡外面,古堡内的声音自语了一下。大门便缓缓打开了。

不是机关,也不是人为推开。在门打开的一霎那。一位黑发黑瞳黑衣的邪魅的男子便恭着笑脸欢迎到道:“主上,您这一出去就快有十年不见了,属下...???....!!?!!!”

邪魅男子突然打量起被白衣男子包着的女孩,头点得像鸡啄米。

“主上!你这十年跑去和谁造孩子了!!!难怪你不回来,小孩都有这么大了,这,这,如果......”

“别瞎说了。这是我收养的孩子......你那什么表情,像笑不笑,似哭不哭。”

“没那回事。”邪魅男子笑嘻嘻回答到。

“这孩子现在就由你管了。”“我!?”“嗯,带她熟悉一下这里,顺便让他们也认识认识,让他们安分一点。”

“清楚了,主上,属下......”

(我可不是保姆!!)

“你这客套话是从哪里学的,给我正常点说话。”“哦,知道-来小妹妹,跟哥来,哥.....”

“果然还是让他正经点才对......”

古堡外部和内部相差甚远。明明看上去,这座城堡的规模不算很大。但从房间的数量和大小上看。如果每一个房间都有会厅那么大的话,那这个古堡的内部空间远比外表上看要大得多了。如果说这是建立在古堡之下的话,那就很好解释。但从刚才到现在为止,自己一直处于一楼。二楼和一楼之间也隔了很大的高度。

“人类么?真是没想到......”邪魅男子自言自语道。他没有对女孩施以什么笑容。在白衣男子离开后,他就对女孩保持着一种半抵触的态度。

说得好像自己不是人类——也对,和神在一起的,肯定不是什么凡人。

“需要什么,小妹妹可以说出来。既然主上把你拜托给我,我便会对你负责的,包括你的伤...”

伤?!女孩并不清楚他是怎么知道的,自己的瘀伤明明都掩盖了才对......

邪魅男子指尖轻点在女孩头上。

清风般的凉意让女孩不由的激灵了一下,但不得不说与此同时身上不少的疼痛也缓和了不少。

“我不是那女人,处理的就这样。”

邪魅男子眼中露出一丝怜悯,但很快就恢复到之前的冷淡态度“饿了吗?我带你去吃一些东西。 ”

......

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房间。高度和宽度皆达近十数米的房门便说明了一切。让人不知道这门是要怎么推开的,在人世间,她还没见过这么厚实的两扇木门。如果有的话,那就是村子里常常提到的城镇。他们明明没出过村子,也没听说过谁以前有出过村。就算有也只是邻近的小山庄。每一次他们提到城池,战争......就十分激动,好像他们参加过一般。

应该是没见过吧......邪魅男子看了愣神的女孩一眼。

他轻轻一推,那两扇木门发出了一声巨响,就这样“轻松”推开了。

房间内没有灯光,如同冷窖一般,仿佛深渊一样不可探测。好像一起都要被这黑暗所吞没。

“嗯?”女孩看见黑暗之中有两盏黄色的火团在熊熊燃烧这,却散发不出一丝温度,好像是在吸引自己。

“咚,咚,咚.....”女孩摒着呼吸注视着。有点想过去看看的冲动。

黄色的火团逐渐凝聚变成了两片巨大化的凸面镜子,越来越近,越来越冷,在那个瞬间,她感受到了呼吸,不是来至自己和邪魅男子的呼吸。突然黄镜之间多处了一条椭型的黑线,黄色的薄膜向上卷起,发着金黄色光芒的镜子代替了原来那两片镜子。

这是眼睛!!!!!!!!

“这是给我的晚餐么?”

这是怪物!?女孩战粟在那,身体像是被定身在那。比起之前见过的白色怪物。眼前这个大到只能看见眼睛的庞然大物才是真正的怪物!

逃!身体完全不能够服从于内心,明明知道自己要死了,那生存欲明明告诉自己危险!!!可是如同虫子被螳螂盯上了一样,屈服于恐惧,畏惧于恐惧,不敢反抗恐惧,任恐惧宰割。

“喂,吃货。别吓着这小妹妹,这可是个弱小的人类。”邪魅男子低喝道。他的存在倒是给女孩一丝解放。

“无聊。”

轻快的女子声音代替了那怪物的声音。餐厅的灯火一瞬间亮了起来。

一位面容姣好,年轻活力的红衣少女便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条宽长的桌子上。一只手撑在桌子,另一只手举着与她形象不协调的大鸡腿?!

红衣少女头顶长着两颗类似生姜的东西,两只低垂在两旁扁宽的长耳朵一动一动的。黛眉雪肤,明眸玉唇。金黄色的俏秀瞳孔之间便是那所见的椭尖的瞳仁。她那有些胡乱搭配将大片裸露在外的巨大胸部烘托出来。

她便是刚刚那个怪物!?被邪魅男子骂作吃货的少女?!

长得感觉分明是个不凡沉尘的仙女,但却有点像是个......女流氓。

不是因为她穿戴不整,而是她的气质,就真的是个女流氓......

“吃货,你怎么又在这?”“饿了自然在这啊。”

红衣少女挺着她那对十分高傲丰满的胸,说道:“你来这才奇怪吧,话说这孩子是谁家的?”

“这是主上的女儿。”

“噗——”红衣少女差点将鸡腿喷了。“你开玩笑吧!?主上有女儿,主上只不过出去十年...出去......”

饕餮不由郑重地凝视着女孩,这孩子和主上相似的地方未免太多了吧......说是白衣男子的女儿一点也不为过。

“太可笑了吧?!主上在外面真有一个孩子。”“事实不也正如你所见吗?”

“闭嘴!”红衣少女从旁夹起一个白色盘子便甩了过去,但邪魅男子却稳稳接住。

“梼杌!!!!”“怎么了,吃货?”邪魅男子随口骂道。

“你懂的。”红衣少女微笑着扑向邪魅男子。邪魅男子一时间脸色大便。“别这样子,小孩子可在这里!!会给小孩子留下阴影的。”

“关我什么事。”红衣少女朝男子咧牙,并死死抱住邪魅男子手臂

“等等,喂--”红衣少女突然地,很是自然地朝邪魅男子的手臂咬了下去,用力一扯。在邪魅男子发出惨叫的同时,鲜血便溅在红衣少女脸上。

还真是惨不忍睹啊......

......

“主上,看来你养了只可爱的宠物啊。”

“你怎么不说她是我女儿。”

“她?她可没有半点和主上相同的气息啊。说是你和人类生的,完全属于无稽之谈。”

“嗯。”“虽然我也挺希望你有个......”

“......再不帮梼杌,他又要被吃掉。”“唉,遵命。”

......

“吃货,再咬我啊!”“呦,还能动弹,再咬!”“别,刚才说着玩的。”邪魅男子连忙摇手。早没了之前的处事不惊。他现在只剩下半截手臂了,但那外凸的白皑皑的骨头就像是在继续挑衅少女一般。

形象的确相较之前狼狈了些许。

“你们两个闹够了吗?”先前和白衣男子漫聊的幼嫩的声音出现于此。一位看上去有八九岁的戎装女孩走了将来,而那女孩也一同被带回餐厅“这个(女上男下的)姿势有够暧昧的。”

“老大,谁和她(他)暧昧了!?”邪魅男子和红衣少女的气势陡然大减。

“嗯,小姐姐,刚才他们关门是在...”

“不,他们那是在打情骂俏,那是大人的事,你还小。等等,你管我叫什么!?”戎装女孩的脸顿时变得有些阴沉下来。“我就那么像女的么?”

“老大,这孩子不懂事,她什么都不知道。”“就是,老大,她还只是个孩子,,要罚的话就罚他(她)。”

“......”“吃货,你说谁呢?”“你好意思说我,弱渣。”

“不服再来打一架啊!”“不服就来互相伤害啊。”

“不打你,只不过是看在你是个女人的份上......”

随着一声巨响,邪魅男子和红衣女子一同被摁陷到地砖下面。血浆瞬间便飞溅满地。触目心惊的场面让女孩讶然,彳亍在原地。

“别装死,你们是想被合葬么?”“谁要和她(他)合葬。”两人将头猛然抬起,立马骂骂咧咧起来。然后规规矩矩的站在戎装男孩面前。

“嗤-”被称为老大的戎装男孩蔑视一笑。这种情况他见过了不知多少次了。

“座椅好多啊。”女孩注意到这个房间,之前因为他们在死磕,所以无暇关心这个餐厅,这时候才发现这至少有八九十张椅子......

......

“所以,你大半夜就来这找吃的。”“我每次都会来这里好嘛,只不过你们晚上都不饿,所以平时这里都只有我一个人...”“吃独食。”“别说得这么直接。”“对了,这孩子就交给你负责了。”“唉?我。”

“相比较我和老大两个大老爷们,我感觉这孩子还是让你个吃货带着比较好。是吧,老大。”“嗯。”“小妹妹,这位就是我说的会疗伤的那家伙,以后有什么事都找她。”“喂!!”

“晚上,你告诉穷奇他们,主上收养了一个人类女孩,让他们见到了,别把她弄死喽。”“......遵命。”

......

“主上,你是怎么想的居然会收一个人类孩子当宠物。你不知道他们一向对人类不抱有什么好感吗?”红衣少女靠坐在书桌上,有点紧挨着白衣男子。

“为什么你不说她是我女儿呢?饕餮。”白衣男子笑骂道。

“哈,我还不知道你么?而且这是你的决定,我们四凶是绝对服从,有我们支持,他们想来也不会为难那个孩子。”

“嗯。”白衣男子抿了一口茶“那就好。”

“照顾那孩子真是累人啊,要哄一个弱小的人类小孩睡觉,真是麻烦。”红衣少女从白衣男子的书桌上直立起来,伸着懒腰从他的面前离开…….

*****

这一切都是骗人的。怎么可能会有遮风挡雨的房子和暖人的阳光;怎么可能会感觉不到疼痛;怎么可能会有人真的爱惜她……直到她看见昨晚很强势的红衣少女显露如同传说中的仙女,优雅的躺在羽被侧睡在她旁边…….

真不是梦?!女孩捂住自己差点发声的嘴——幸好没有吵到。如果是村里人,他们如果在休息时刻被别人吵醒的话一定会用拳头回敬那个吵闹者。打扰他人休息可是大罪!

红衣少女突然半睁着那发光的金色瞳矇,有些有气无力地说“醒了?……”

“嗯……”女孩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少女不像是在问她,更像是在呓语

“我不吃,我再睡一会儿。”说完,少女便将纯白色的羽被拉到头上——这绝对不是在问女孩,更不是在回答女孩。

而另一边。昨晚女孩见到的房间里坐这稀散的四五十个“人”。他们有的看上去倦意未消,而其他的“人”虽然看上去并不显困。但也十分颓然。

“近十年没换来,你们怎么还是这幅模样。”

“无聊呗。杀又不让杀,打又不让打。想去人类,兽种那里装强者,大哥也不让。说是奉行主上您的要求。除了找那只秃毛狮子打之外…….”

“贝斯蒂!你这只奶猫说什么呢?!”

金发棕身的年轻男子一把把长着银色头发的白皙少女的长马尾揪了过来。“谁秃毛了,小爷我的头发可旺着呢!”

“嗯,上次被我抓了一下。鬃毛就没了快一半了。”银发少女讥笑蔑视着男子,但她的轻纱面罩使她看起来是在微笑。“依照你们族的岁数,你不是一个年近半百的中晚年老头么?怎么自称小爷了?”

“依照你们奶猫的岁数,你不也是再没几年就入土了?”

“我可是守护尼罗的至尊者,我统治的国度富丽繁华,文明昌盛。怎么可能和你这个偏远的只穿一条兽皮的南方蛮獅作比较呢?”

“我就听你吹。”年轻男子没好气的把她马尾松开,身为一个有素养的男士,为了和一个头发长见识短的丫头争吵而丢失身份呢。

“你们夫妻从早吵到晚啊!真是的,俗话说……”在两人之间,一双手从桌子下伸了出来,伸向他们的盘子。

“巫妖,你拿我的鱼(肉)干嘛?”两人一起把躲在桌子底下的穿着怪服,戴着怪帽的萝莉揪了起来。

“奇怪,猫该吃肉能理解,狮子也该吃鱼了?”巫妖睁着那双大眼,用一副似笑非笑的脸无辜地看着他们。“要你管。”

“巫妖,不是说过了吗?别人的家事。最好别掺和。”一个长着巨大蝠翼的男孩摆着一副大人模样说教。

“你也住嘴吧,库勐克。天下就你最不嫌事大。”脸色看上去有些病态白,穿着黑色礼服的男人骂道。“你忘了上次差点真的被打死了吗?”

“哇,还是德古拉关心我。”“……当我没说。”“喂,就这么嫌弃我?!”

“你们就不能有一天不吵么?”

“白泽呢?”

“鬼知道他跑哪里去了?”

“我哪知道!?”......

白衣男子一脸平淡地看着他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称为主人的他不说话,不少“人”终于安分下来。

“主上,听说昨天你收养一个人类小孩?真是奇迹啊,主人,我记得你以前不是养一个死一个吗?除了饕餮……等等,那孩子呢!?”

“让饕餮她负责照顾了。”

“你确定饕餮不会吃人?!”“交给饕餮还是可以放心的。”“上次也是这么想的,然后我养的宠物就在她梦游是吃了……”

众人不由说起自己心爱之被某个残暴的红衣少女蹂躏的惨绝人寰的种种罪孽。“主上,我看那孩子八成是要没了。”

“饕餮,还没贪食到这程度吧?”

“有的!主上,我们要不要赌一下。”说话的正是昨天的邪魅男子。他的断手不知何时复原了“如果饕餮能忍住饥饿。不吃那孩子的话。我就切腹自宫(不是自尽)。”

话刚说完,只见众人一脸惋惜,戏虐似地看着邪魅男子。他回头一瞄身后一个红衣少女正牵着一个怯生的女孩。非常友善地看着他。

“我刚才睡晚了,你们在讨论什么呢?”

“我肚子有点不好,我回去休息一下。”邪魅男子心虚要跑,突然两个男子将他左右手拽住……“我警告你们啊,今天我尚将你们两当作兄弟,如果死命拦我,我梼杌必将于死不休,我将用至少一千种方法整死你们两个……”

“别闹。你刚才骂了饕餮没有百句,也有千句。赶紧履行你的缪言,给饕餮二姐赔礼道歉。”“我哪有骂她那么多句啊?明明是……”

“嘘,求生之心,人皆有之。这一切都是为你好。反正你自愈能力强。”“为兄弟两肋插刀。这笔大恩我们会记得的。”

“记得个屁,鬼和你们是兄弟?!”“我?!”

“阴鬼缭,没说你这个弱智。”“是吗?本打算帮你一把的……”

“哥!小弟刚才只是开玩笑!!!喂!回来救我啊!”

……

当梼杌真的被拖出去时,众人笑得岔不开气。红衣少女只是用衣袖稍稍掩盖她的笑容,对女孩说“他们只是闹着玩而已。你很快也会习惯的。”这是闹着玩?!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打闹而已,但,对女孩来说,那种血腥的事不是只有发生在村子里,数年灾难,被迫祭祀时才干的事吗?!还有习惯是指她也可能会因为他们的一时玩乐而死么?她只是个人类!

在众人的中心,白衣,男子朝女孩她招了招手,示意让她过来。红衣少女轻轻将女孩朝白衣男子推去。在一群极度可能是神和神的仆人的他们走去。内心如同一根即将被割断的细丝一般,说不上沉重,却十分紧迫。稍有差池便可能万劫不复。

女孩小心翼翼地走到白衣男子,男子将女孩揽在怀中轻轻抚摸。如果不知情的人会把他们当成是父女或着是兄妹吧。毕竟白衣男子的外表就差不多在这中间“你们认为这孩子如何?”

“主人养的宠物确实挺可爱的。”戎装男孩率先回答道

“嗯,是挺乖巧的。舍不得吃啊。”

众人见他们两人这么说了,也都附和道,毕竟在他们的生活中,多一个可爱的人类和少一个可爱的人类没什么差别。硬说有的话就是生活可能会添加一点点乐趣罢了。

“那你们就把这孩子当作家人对待吧。”

“当成家人?很好啊。”

白衣男子见众人并没反对,不知为什么笑了一笑。

“主上,这孩子叫什么名字啊。可别光记得收养就不知道叫什么。”红衣少女冷不提防地问了一句,“这孩子可没名字哦。”对此众人也都瞄着白衣男子,笑着等待男子的回答。

“嗯~,”男子深思了一会儿“我也不知道该给她取什么名字……”

“要不就叫晚儿吧?”“你咋不说是晚餐。”

“我决定了,这孩子和这字挺有缘的,就给她起名”白衣男子轻抚着女孩的头发。不知道为什么被他摸头确实有种令人安心的实质感。因为他是自己的父亲?

“这孩子就叫冰。你们认为呢?”

这名字有点熟悉,女孩感觉气氛变得有些古怪,看了他们一眼,只见所有人,不管是他们,还是那位红衣少女,戎装男孩……他们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是惊鄂。一时间场面变得很是安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我靠喝可乐升级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在全身都很疲惫连睁眼都没有力气的时候,秋荀浑浑噩噩地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场景是他重生之前经历过的一些往事……——上辈子的秋荀与庄景澄有过一些接触,当时的他什么都没干,也不在发情期中,只是多喝了几杯酒,就犯下了无法弥补的错误。再次醒来时,身边躺着个陌生的Alpha,两人赤身裸|体坦诚相见,身下更是

  • 梦魇世纪之魔灭之微学院(6)

    微<路虽远,行则必至;事虽难,做则必成!>在地球上,有一所特殊的学院,“微”学院。用现代的话来说呢,它是一所贵族学院,这个学院一向都是自主招生,只要你年龄到了,便会收到一张“录取通知书”!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收到“录取通知书”的。这个学院的每个学生家族在社会上都是有头有脸,叫得出名的

  • 惹上大块糖第九章在线阅读

    “因为我长得漂亮,擅长跳舞,头发又比较另类,因此被赵国的重臣看上,想要把我当成金丝雀养起来。父母不愿意看到我沦为大臣的玩物,所以没有答应这件事情,便遭到了迫害。而我则是一路从赵国内部逃亡,想要前去燕国,躲避这个大臣的魔爪。”对于这个救命恩人,雪女没有隐瞒,选择坦白。说起这些悲惨的遭遇,雪女心中悲怆,

  • 永生之不死金身在线阅读葛仙米

    这回逛园子,大家都没有将丫鬟小厮带进来。于是萧昱溶赶忙伸手,在顾簪云彻底把礼行了之前将她扶了起来,又对一旁的左茶道了句“快快请起”。既然遇见了,萧昱溶便顺路同她们一道游着园子。顾簪云也收了思绪,暂且不去思考那些深奥的问题,只和二人闲聊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儿。左茶琴艺不佳,一手丹青却是妙极。几人你来我往,

  • 槐舞千年第二章在线阅读

    儿子仰头直愣愣看着自己的模样,霎时让皇甫斌想起周氏的音容笑貌,想起小夏氏儿子他的冷待,皇甫斌心疼不已,顺势把短手短脚的胖娃娃抱进在膝头。摸了摸儿子绵软的脸颊,皇甫斌道:“害怕么?”皇甫熙赶忙支起身子,口齿清楚的说:“儿子不怕的!只是……”男孩咬住嘴,嫩红的嘴唇肉顿时没了血色,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左右游

  • 七零知青白月光在线阅读第2节

    钱无量满身大汗,这倒不是害怕,而是太热了!这副身躯虽然隐隐察觉到,似乎除了人族血脉仍混杂了些古怪的血脉,但是仍是肉体凡胎,这等烈火焚身之苦,也忍耐不得。不过无妨,钱无量心中一狠,猛然将生机抽取,转化为一团灵气在手中流转。紧接着用精神在脑海中勾勒出几个符文,打入这团灵气,顾不得两手被暴虐的灵气,伤得两

  • 女儿劫在线阅读杨煜

    北山镇,地方不大,景色尚佳。三面环山,山上葱葱郁郁,幽深空寂,仿若择人而噬的深山猛兽,一派原始景象。山脚下零零散散的点缀着一些民居,空山幽谷,碧树艳阳,看着别具一番韵味。杨煜家就在这里!时过正午,天上的太阳火辣辣的照着,院子里的杨树上传来阵阵蝉鸣,让这个午后更加催人欲睡。杨煜,二十多岁,相貌虽说谈不

  • 不死永生劫征兵

    王浩宇心里实在是太清楚不过。放眼在这片大陆上,能站稳脚跟的,除非是本身实力强大。短短的数百年时间里,哪一个国家不是经历了战争,不是你吞并我,就是我吞并你的下场。罗斯王国,一个不过是商业较为发达的王国,动不动周围其它国家只要没钱就以发兵为手段要挟。这种事情,在老罗斯的那儿行得通,在他王浩宇这儿行不通。

  • 小欢喜:神豪学霸在线阅读第6节

    红莲佛域一处恍若仙境的修心道台上,无数宫殿楼宇错落有致的排列在远方的飘渺云海之中,在这些千丈的高大建筑之前,有一个行星级的巨型宇宙舰船停机坪。在那“钢铁躯骨”的廊道上面,数不清有若史前巨兽一般的星空战舰,超级运输船在“佛心Ⅲ型”指挥塔的井然有序的指挥下和谐的起落升降着,那轨迹就像规划好的星空图案一样

  • 超级宿命在线阅读第9章

    11金刚狼沉思自己是怎么落到现在这个局面的,倒推回忆一下——不!不用回忆!一切都他妈是那个该死的死侍搞得破事!他果然不应该相信死侍那家伙的!罗根现在被据说是人生第二次离家出走的芙拉缠住了,缠得死死的——字面意义上的“缠得死死的”,这个小毛团子扒着他的手臂根本不放手,甚至还毫不畏惧他瞪视的目光地拨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