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我是佩姨之食血妖(2)

2022/6/23 22:01:43 作者:聖母皇太后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是佩姨
我是佩姨
作者:聖母皇太后来源:晋江文学城
以佩妮的角度旁观**的世界,不只一个穿越者,但所有穿越者都是聪明隐忍的,没有白目穿,没有小白穿(全都是心机穿)。目前暂定CP为:西弗勒斯VS莉莉,佩妮VS洛哈特。欢迎提意见,恭迎各种抽打,接受任何分数,但请不要人身攻击,碰到不喜欢的地方就文章本身讨论,本作者会深刻反思,但不一定会改过。严正声明:谢绝任何转载、抄袭。本书只发于晋江,其他网站不欢迎转贴推荐一位最近勾搭到的人才,文笔很好而且思路极有条理→推荐:《[綜]云歌行》跟《**我是佩妮》穿到无限恐怖的同人......

1912年,溥仪退位,大清朝近三百年的历史,终于被瓦解。

民国三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式响起,随之而来的是更可怕的硝烟,百姓们生活在枪林弹雨之间,而这个被鲜血浇灌的时代,各种的怪力乱神之说,在民间传开。

……

周一茹第一次见到方言的时候,她是被人当做妖怪捆绑着带到方言的面前的,而那时候,她已经开始吸食人血。

至于她为什么要以人血为食,这又要从她来到北平的那一日开始说起。

那一天,时节正值寒冬,四处草木枯黄,白雪飘零。

脱离了流民大队伍的周一茹,心情极美,早在她的爹妈还没死在战乱中,她还住在乡下喂猪的时候,就早已听说过大北平有多么繁华,紫禁城有多美好,而这一切的向往,如今都成了现实。

周一茹嘴里哈着暖气,一边搓着双手驱寒,一只手伸进怀里从这件已经不成样子的破棉袄里掏出了半个窝窝头,揣在手心里弯着眼傻笑。

在这饥荒动荡的年代,即便是一个窝窝头,那也是会让人幸福得满足好半天,在她正考虑要不要一口吞了这半个窝窝头时,不知怎地,竟是一脚踏空,滚落山坡。

再次睁眼,天色已黑。

四周一片漆黑,手心里传来的刺痛,是一根荆棘插入掌心,她并没有立刻拔掉那根荆棘,而是忍着剧痛,摸着黑,一步步走过这乱石横生之地。

月光从她走出乱石堆后,慢慢显现。

顺着月光,她才注意到,身后刚才走过的那一片,竟是一大片坟岗堆,那一块块被她摸黑而过的大石块,正是此时屹立在她身后的一块块的墓碑。

墓碑的倒影。

被月光拉得老长且阴暗。

……

周一茹向来胆大,这一路枪林弹雨饥荒中走来,也看过各种人的生生死死,而此刻,她望着那密密麻麻的墓群,也觉背脊处冷风嗖嗖一阵发凉。

四周的山壁上,荆棘满布,身体各处的疼痛,让她倒抽口寒气,原来,在滚落下来时,她已经被荆棘刺,倒插满变成了一只刺猬。

北平的冬日,气温极低,远处的河畔上刮来的风,吹在脸上像是被刮刀似的疼,周一茹一张脸被吹的赤红。

她一边搓着脸,恍然间,好像见着远处的荆棘墓碑丛中,一道暗影微微挪了挪,再定眼一看,却是什么也没有。

周一茹摇了摇头,感叹着兴许自己是看花了眼。

正月里的寒夜。

飘起了断断续续的雪。

地面上枯黄的草,已是渐渐刷上了一层薄薄的霜面。

周一茹被雪花落了满满一头,寒风吹在她被血迹浸湿的裤管上,冻得双腿冻已然麻木,然而血液的逐渐流失,让她觉得浑身的气力,都仿佛被人一点一点的慢慢在抽离。

她已经不记得她咬着牙坚持着走了多远,只知道一身的剧痛,每一个被荆棘扎着的伤口,都如火在灼。

明明是寒冬的天气,一身的火热程度,却没有让她舒坦半分。只觉得每踏出一步,身体的每一寸都如万虫在噬一般,再也坚持不住的周一茹,倒在了一片泥洼之中。

朦朦胧中。

她竟然看到,很远处的墓群丛下,有什么东西就这样爬出来了。

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到第无数个她数也数不清的东西,就这样地朝着她一步一步地走来,动作缓慢且僵硬。

……

这是什么东西?

她盯着那些,目不转睛。

然而,在视线不清的暗夜里,远远地瞧着,也只能看到一大群暗黑色的阴影,从远处的墓碑群处,渐渐靠近。

‘咚咚咚咚’

这静悄悄的寒夜里,周一茹似乎能听见自己的每一下的心跳声,而伴随的她心跳同步前行的,还有那一群乌黑的正在逼近的黑影。

……

她紧咬牙关,忍着全身的剧痛,一只手撑着泥洼旁的泥地,抽着冷气,硬生生地站了起来。

顺着月光,那些乌压压的一步步朝她逼近的黑影,越来越近,也让她渐渐看了个清楚,却顿时让她倒抽了一口寒气。

……

原来。

那一个挨着一个走过来的。

是一群人。

一群刚刚从地底下爬上来的,死人。

……

一股恶心的恶臭味蔓延过来。

腐烂的味道。

令人作呕的味道。

近在眼前。

“啊!”手腕上传来的剧痛,让她忍不住狂叫,紧接着,肩膀上撕皮裂骨的痛,几乎都要让她晕了过去。

朦胧的睁眼间。

她看到自己手腕上已经少了块肉,鲜血淋漓的模糊的手腕上,还在不停地滴着血,接着,另一张血盆大口立刻撕咬了下来,又一块肉,被硬生生从手臂上撕扯了下来。

……

‘嚯嚯嚯嚯’

耳畔传来的,都是这些死人发出的‘嚯嚯’声,以及皮肉被撕裂的声音,她已经被啃咬得渐渐感觉不到疼痛。

周身四周传来的,都是腐肉的恶臭。

‘嚯嚯嚯嚯’

……

月光下。

一群死尸们,在不停撕裂啃咬着。

……

那一日她并未死去,这一切仿佛像做了个噩梦一般。

第二日醒来,阳光依旧,而她正躺在北平城城郊的荒地里晒着冬日里的暖日,然而唯一不同的变化,却是她再也不吃食物,成为只饮用鲜血的怪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豪:开局爆亿万盲盒在线阅读第六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烟山云海(一)短腿鹤不笑了,他的面上竟已不再是刚才那一副可怜的样子,而是阴沉至极,他道:“夜相公果然不愧是武林新秀中的骁楚,我们二人确实是会闭穴封穴!”通臂猴道:“不知是怎么被夜相公发现的?要知道,我们哥俩二人可是配合的十分高明的。”夜渐离道:“这并不难想到,不知道两位是否知道我是怎么

  • 末日手机系统之第四章(4)

    陆恒坐在餐厅,边看贾维斯给他整理的现代社会纪录片,边听着斯塔克和佩珀·波茨讨论斯塔克工业的事情。当然,两人每三句话中有两句是斯塔克在调情,一句才是正事。陆恒听得有趣,现代社会真是民风开放,他昨天刚问过斯塔克波茨小姐是不是他的夫人,他否认了。当班纳博士擦着眼镜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的场面。陆恒见有人

  • 痞子萌妃玩转江湖改革

    不知不觉中,众人已经来到皇宫面前,只见面前的宫殿真的像电影里描述的那样,气宇轩昂的耸立在那里,虽然没有现实世界中那些高楼大厦的高度,但是占地面积也是十分的吓人,一个最弱小的宋国就会有如此宏伟的皇宫,真难想象强大的秦国的皇宫是什么样子。眼前的士兵排列一行,三步一道岗,五步一队巡逻兵,戒备十分森严。看到

  • 将相本起澜第八章

    次日,张启去了族长家。然后,张氏族里召开了一个大会,各家的主事男子皆到了张族长家中,议一回事情。“启,在此向各位族爷、叔伯、兄弟问一声安好。”张启在张族长有一个开场白后,发了言,道:“启一家将迁往京师,非启不念乡土,实是差事要紧,皇恩浩荡……”话到这里时,张启还是向京师方向拱手一礼。表示了,他对皇家

  • 人猎予神第6章在线阅读

    沈世伦过来时,李政刚指挥人将牌匾挂上,上面书写“墨兰斋”。颇有书香气息。看到沈世伦,李政颇为高兴,“沈兄。”看来李政对他的印象很好,沈世伦暗自点头。沈世伦含笑,恰当地露出一丝尴尬,道:“李兄应知在下字迹不佳,特来请李兄帮忙。”李政俊朗的面容上扬起笑意,“沈兄不必客气,小事而已。”李政请沈世伦进屋,将

  • 穿越路人修仙记在线阅读独腿老人的诉求

    “你别过来,”独腿老人警惕的往后退。李吏停住了!他的手刚刚已经恢复正常,这老人为何害怕他。双手举在头顶,李吏露出友善的笑容:“老人家,我没恶意,听说你遇到困难了,就想着过来帮帮你,没别的意思。”老人心中一惊。想想,他都死了快二十年了,连路过的衙差都不愿意帮他,怎么就突然冒出个人来说愿意帮他,且还是个

  • 网游之修真神话第十章

    纪凌坤站在一方青石砖墙的背光阴影处,斜对面不远的地方就是将军府,俩头身材雄壮的石狮子守着大门,大张的嘴里各衔着一颗巴掌大的珠子,鬃毛纵竖,眼如铜铃,全身上下无一不透着凶狠威严的气息。可它表情再威严,也遮盖不住脖子上挂的白色纸花,炙热的眸子如今看起来却是满目悲凉。沉重的大门紧闭,依稀还能听见里头痛苦的

  • 武道之王第6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苗头微信提示音响了几声,正在工作的林初远没来得及看,吃饭的间隙才把手机拿出来,“这几天死哪里去了?”几天不联系的陈瑛,毫不客气。“在上班么?我给阿姨买了点东西,给你送医院来吧”“你几点下班啊!”林初远青梅竹马的陈瑛旅游回来了,“你还没把我和我妈忘记,真是不容易啊!”林初远只在熟悉亲密的人面前打

  • 洪荒 开局提炼三千神魔第一章在线阅读

    “韦安生,我早就跟你说过,你的判断不靠谱。我说对了,不是?”“郑队,您的意思是——案子破了?”“这个么,安生,你也不看看是谁在破案?”江南市刑警大队大队长郑兴笑得有点神秘。“谁?”“省厅痕迹专家皇甫一眼。”“您把他请来了。皇甫专家怎么说?”“自杀。”郑兴说话越来越精辟。“自杀?”韦安生陷入了沉思,好

  • 特种兵之国术宗师之第三章(3)

    这一年,夏洛克9岁,欧洛斯8岁,而麦考夫已经16岁了,年龄上的断层差距,让麦考夫时常和他的弟弟妹妹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但这并不是说他就“嫌弃”他的弟弟妹妹们,相反,他很爱他们!这也许跟福尔摩斯夫人“爱的教育”有关,但更多的是麦考夫在上学以后接触的人多了,发现除了他家的弟弟妹妹,外面的世界就像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