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风与你之第十章(10)

2022/6/23 22:47:02 作者:卖便当的少年 来源:黑岩网
风与你
风与你
作者:卖便当的少年来源:黑岩网
黑夜渐渐来临,存在于城市黑暗中的生物又开始蠢蠢欲动了。都市传说中的生物以及各种秘闻异事。儿时捡到的面具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很喜欢一句话,不要因为别人的一句不喜欢就放弃掉自己满意的东西。其实很多的东西都是因为坚持才显得那么难得。

二十六年前秋日的一个午后,B市某家医院内诞生了一对异卵双胞胎,先出生的姐姐取名叫做谢子卿,而妹妹取名叫做谢子俞,妹妹因为生她的时候谢母力竭,一出生便体弱多病,医院的病危通知书下了不下三次,当时谢奶奶尚且在世,因为信佛便拿着妹妹的生辰八字去了庙里,庙里的主持说因为谢老爷子前半生驰骋沙场带了太多的煞气,而妹妹的八字过轻如果养在谢家必定活不过三岁,需要将其养到一户性子温润家事清白的人家中,且需到十五岁方能接回。

谢奶奶的老家在C市,有一房顾姓远亲夫妻两人都是大学教授,膝下只有一个六岁的儿子,虽然当时谢中书夫妇极力反对将刚出生的女儿送走但终究还是拗不过老太太,孩子刚出院便送离了身边,直到谢子俞十五岁才被接回了谢家。

而当时收养了谢子俞的那对顾姓夫妇便就是顾城的父母。顾爸爸和顾妈妈虽然对谢子俞视如己出,可终究不是亲生父母,顾城比谢子俞年长六岁,谢子俞被接走的时候他已经去英国留学,因为从小便就知道谢子俞并非自己的亲妹妹所以对于谢子俞被接走一事并没有什么惊讶的情绪,只是在听到消息时内心深处忽地就空了一块,怅然若失的情绪徘徊在胸腔内,怎么都散不去。

那个跟在自己身边软软糯糯地喊着自己哥哥的少女终于远远地离开了自己的人生,顾城当时以为大约以后再见面会是在他或者是她的婚礼上了。而世间事终究是难以预料的,谁又能想到谢子俞被接回谢家的第三年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以至于最后天平倾斜连带着他原本的人生都偏离了固有的轨迹。

吃过晚饭后,谢子俞陪着顾妈妈去楼下买水果,而顾城却留在家中陪顾爸爸下棋,因为心思有些恍惚的原因一盘棋没下几分钟顾城便被顾爸爸杀得丢盔卸甲狼狈不堪,俩车只剩下了独车,双炮更是全被顾爸爸吃了去,等到回过神来再去挽救却已经是来不及了,终盘已定,尘埃落定。

顾爸爸似乎是看出了顾城的心不在焉,一边收拾棋盘一边同儿子谈心:“最近遇到什么不顺的事了吗?怎么心不在焉的,跟女朋友吵架了?”

“爸,没事。”虽然嘴上这么答着可顾城的眉毛却依然紧锁着,望着棋盘上被将死了的将沉思。

“你个混小子,还想糊弄老爸?从进门开始就觉得你不对劲,你说你,小时候跟你妹妹那么要好,怎么长大了生疏成这样?”

提到谢子俞,顾城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得,状似不经意地问道:“爸,子俞她常来看你们吗?”

“那倒也不是,子俞现在也忙得很不过偶尔回来看看我们,这次到真是巧了,你俩赶一块儿来了。”

顾爸爸的话让顾城愈发地皱紧了眉头,因为盛夏的原因亦或者说是因为谢子俞的原因,八年前谢家发生的那场事情他是知道实情的,也知道谢子俞在这件事中扮演着怎么的角色,他对盛夏存着的内疚情绪也是由此而来。如今盛夏归国,谢子俞却忽然跟他重遇,一些巧合的未免太过刻意了些。

八年前他当时正在英国一家心理医疗机构内实习,收到谢家的消息是在盛夏刚被送到英国的时候。当时的盛夏情绪极不稳定,谁都不认识,谁都认不得,只要是靠近的人都会被以敌视的态度对待,当时谢老打了一通越洋电话给他,语气恳切,而他只记住了一句话——

“请你一定要保住卿卿。”

那是一个老人对孙辈最后的疼爱,他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谢老在电话中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大致地阐述了一遍,大致同新闻报纸上报道的相似,唯一不同的只是结局,新闻中说死在了一场爆炸中的谢子卿并没有死,而是被谢家秘密地送出了国。

谢老并没有告诉他将盛夏送走的原因,只是在询问过他的意见后将他的关系调到了盛夏当时所在的那家疗养院中,而他亦是在之后的治疗过程中知道了导致盛夏发病的原因,那场绑架案的起始与终结。

而谢子俞,他却不知该用怎样沉痛的心情去喊她一声帮凶亦或者是元凶。

如今盛夏的归来必然意味着与谢子俞两人间的争锋相对,一边是相伴八年满怀歉意的人,一边是自小便被自己捧在手心的人,手心手背皆是肉,要怎样才能两全?

顾城原本是计划着晚上连夜赶回B市的,将盛夏一个人放在家中多少觉得有些不大放心,特别是在见到谢子俞之后那种不安的情绪愈发明显,可顾妈妈却不肯放他离开,非说一家人好些年没这么团聚过了,怎样都要谢子俞同顾城在家里住下一夜。

谢子俞倒像是很乐意一样笑盈盈地应了下来,她应得这般干脆反倒是让顾城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措辞。

顾妈妈看着顾城呆愣迟疑的模样心下有些不喜,一手拉着谢子俞的手,一手硬扯过傻站着的顾城,颇有些气恼地说道:“今个就算是有天大的事也给我都住下,不然啊以后我也不要你踏进咱家的大门了。”

谢子俞冲着顾城笑得一脸狡黠,半是戏弄地道:“都说儿子的女朋友就是母亲最大的敌人,哥你这样以后等把我嫂子娶进了门可是要产生婆媳矛盾的。”

顾妈妈笑骂了谢子俞两句,拍着谢子俞的手加重一派和乐融融的氛围。

顾城被顾妈妈和谢子俞的一唱一和搞得苦笑不得,但终究不愿拂了老太太的意便在家住了下来。眼前的这幕场景太过温暖也太过熟悉,在很久很久以前,谢子俞还未回到谢家,而他亦未遇见盛夏前便就是如此这般温暖的模样,他从不愿将人心揣测的太过阴暗,更何况对方是自己从小便宠着让着可心疼爱着的人,他姑且便就将这当作是一场温煦的重逢,而非刻意造就。

既然打算要住下了便想着要给盛夏打个电话告知一声,于是便趁着顾妈妈跟谢子俞抱怨自己的时候偷跑到阳台上去打电话,夜晚的风带着丝丝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凉意,依稀还可以听到顾妈妈的抱怨声和谢子俞温柔的劝慰声,大抵是因为氛围使然顾城没来由的觉得一阵心虚。

电话被盛夏接起,声音是她一贯的冷淡,只是不知为何却好像带上了一丝倦意,猜想着心许是已经睡下了又被自己闹醒不免在心虚上又加上了一丝内疚。

“Muriel已经睡了吗?”

“还没,阿城你什么时候回来?”

停顿了两秒,顾城有些抱歉地开口:“我今晚回不来了,家里来了……客人,我走不开。”

电话的另一头像是经历了一阵很漫长的停顿,这样突如其来的停顿让顾城不由得便感到一阵心跳加快,就好像盛夏已经透过电话看到了他这里的场景,心里一紧一紧地抽着,好半天才听到盛夏略带倦意地问出一句他始料未及的话。

“阿城,你愿意……娶我吗?”

这个问题盛夏已经不是第一次问了,而他也不是第一次回答,他始终秉承着一种赎罪的心态对待盛夏,抱着但凡是她所愿便尽力完成,哪怕是要娶她。

如往常一样顾城在停顿了一秒后便做出了肯定的答复,只是没料到盛夏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就此打住而是继续问了下去,就像是刚才跟顾爸爸所下的那盘棋一样,凭着最后的一问将他彻底将死。

她问:“阿城,你爱我吗?”

这是盛夏这八年来第一次,问他爱。他几乎是本能地将视线投向了屋内,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是止不住的心惊。他同盛夏之间从不谈爱,有的从来都是汲取,盛夏从他这里得到她失去了的关怀与宠爱,而他则是从她那里得到一种救赎。

一种无声的,无法被人知晓的救赎。相对来说竟有种说不出的卑劣,就像商左所说的那样,伤害着盛夏的人并不仅仅只有谢家的人,还有怀着目地接近却又隐瞒所有的他。

他总是想着但凡是盛夏所想要的他便会尽全力去满足她,可如果她所想要的是爱呢?如果她想要的是他爱她呢?

……又似乎是真的给不了呢。

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提问顾城手足无措,手心中俱是汗水,只能将心底的残忍化成一句可笑的问句,他问:“Muriel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吗?”

电话那端的盛夏沉默了一会儿只是用一种愈发疲惫的声音回答道:“我没事,只是忽然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心情有些……难过罢了。”

顾城长吁出一口气,未盛夏没再说出什么攻破他防线的话而放了心,连他自己都未察觉到这般的反应若是让盛夏看到了该有多伤人心,温柔的声线终于恢复成了一贯的模样,就像是带上了一张精致的假面,安抚着盛夏道:“别多想,厨房的冰箱里有牛奶睡前喝一杯有助于睡眠,还有记得别喝冷的,我明天就回来了,有什么想要吃的吗?”

盛夏在电话这端听得几乎要落泪,无法辨明的真心与假意让她觉得恐惧,可这般温柔的声线却又让她留恋,闭了闭眼,将手中摊开着的相册合上而后道:“我还没想好,等你回来再说吧。”

电话被挂断后,屋内重新陷入了一片死静,盛夏站起身将茶几上摆着的相册重新放回了拿出的那个抽屉中,灯光映照下的神情意外地透着些许悲哀与寂寥,脑中不知为何竟显出了商左的模样,模模糊糊的却让她分外想念。

只因为商左对于谢子卿从来都是存着爱意的,只可惜,如今她只是盛夏,也只能是盛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钞能力系统在线阅读第九节

    “阴阳相吸罢了!”嘉乐带着木易来到了仓库,“小木子,等会进去别怕!里面都是我师傅的客人!”“阴阳相吸?阴阳两气也如同磁石一般?”木易也算是明白了,木易刚走进仓库,也顾不得之前嘉乐说的话,扔下手中的僵尸便大喊道,“哎哟,妈呀咋还有有这么多僵尸!”“别怕!这些都是我师傅的客户!”嘉乐将僵尸靠在墙边上,拉

  • [综]她是龙在线阅读第10章

    朱柳氏听到朱卢氏来了,慌张地从发髻上拨凤簪,一时还拨不下来。屋外面,朱卢氏已经上了台阶:“你们奶奶在吧?”“我们奶奶在,就是刚回来,这不正在拾掇呢。”余妈站在门口那挡着。梅妈往里张望,里间的门关着、帘子挂着,隐约能听到里面有动静。这是怎么了,四奶奶不是回来好一会儿了。“我们妯娌这么多年了,以往都不避

  • 倾城之离殇之18~19

    Chapter18“不要——”夏瑜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茫然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孩子,然后有恨意从他的眼底慢慢溢出,他伸出手摸上他的脖颈,那么细那么细,还带着暖暖的体温,跟那个女人一样,温暖得让人欲罢不能,他长吁口气,整个人像被抽掉了所有的生气,颓然的低垂着头,默默的将手伸了回来。明明只是一个玩具....

  • 洪荒东皇:重生西游归来!除非你打死我

    “混账东西,你是要谋杀吗?”温连军冷声质问,接着又是一棍落在了温暖的后背上,“这就是你的教养?”温暖再次闷哼一声,嘴角倔强的往上扬,就是再疼,温暖也没有开口求饶,嘴角挂着的笑容未曾收起,那双眸子里尽是执拗,“教养?温家的哪里来的教养?更何况我有人生,没人教!唯一能教我教养的人早就被你害死了!”听着温

  • 闪婚一百天丑丑的镜中人随从引发的爱情危机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起……看你的紫薯,两万三千。两万三千枚紫薯,是玛丽最宝贵的东西,但是即使如此,为了美智子,也可奉献出。“蝶,你看这些碎片,等会儿去买个镜中人随从,这就是你与我爱情的证明。”镜中人已老,身畔事难全。早知无计留春住,笑拈残红葬落花。红蝶隐隐约约透露出一丝犹豫,为什么呢?“玛丽,你不

  • 锦绣农门在线阅读第二章

    韩天把水晶拿出来举到眼前仔细查看,这个突然出现的水晶从外形上和他之前在网上看到过的那些工艺水晶制品没什么区别,是一个很常见的双尖六棱柱造型。韩天注意到,这颗水晶尽管是透明的,但水晶的正中间好像有一个星系在缓缓的旋转。当韩天的心神沉浸在这个星系中时,中性的声音出现了:“根据初级研究院的记忆,这是研究员

  • 两袖香风之设局

    G国海域运输船上空保卫者的飞机飞往运输船船尾潜伏者阵地后方,这时战局激烈,战场上潜伏者与保卫者打得十分激烈,伴随着枪声不时的有手雷爆炸声,整艘船浓烟滚滚。飞机到达潜伏者后方,一条绳索从飞机上扔了下去,刀锋一手抓住绳索,一手拿出手枪,天空中刀锋身形飞快降落,手中的RB-狼牙发出火光,嘭~嘭~潜伏者阵地

  • 榆光之神医还是骗子?(6)

    省医院的王医生还是一脸无法接受事实的表情,吞了吞口/水就道:“先生,你真的能够治好这么严重的烧伤?要知道这在世界范围都还没有先例,你不仅能够做到,而且只需要三个月,也太不可思议了。”“在医馆里,请叫我医生。”张晓夜强调了一下自己的身份,然后就道:“我既然这么说,那当然就能做到,三个月后你们就清楚是不

  • 我能听懂动物说话在线阅读地狱周开始

    刚说完哈雷和元宝拿着高压喷水器,朝着女兵猛喷水,女兵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雷神手一挥,停止喷水。雷神走到泥潭边蹲下,冷冷的说“你们在搞什么啊?我现在可以用四个字形容你们,惨不忍睹!这里是你们女人能来的地方吗?女人身体有20%的脂肪,这会让你们行动迟缓,在战场上是会死人的!我就不明白上级为什么要组建女子

  • 皇上是否断袖观察日记在线阅读训练

    “一千战士,这么多的人靠打猎是根本养不活的,所以他们很有可能已经进入了农耕时代,如果这样,武器也不可能只是石头武器。”“这样自己骷髅的武器根本占不了任何优势,而且既然武器是金属的话,肯定也会出现金属铠甲。”“如果那样的话,自己想要拿下那个部落,最起码也要5000甚至10000的骷髅,如果只靠现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