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妖娆召唤师错误的相见

2022/6/24 8:53:50 作者:無心 来源:3G小说网
妖娆召唤师
妖娆召唤师
作者:無心来源:3G小说网
她是废物三小姐,又是绝色雇佣兵。斩妖魔,遇美男,解封印,弒仙神。修习之路尚不难,炼情之路有些难。“无论前路怎样,谁敢阻我,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别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毁我一粟,我夺人三斗!”“我偏要逆天而行!若是天不容我,我便破了他的天!我看谁敢阻我!”“你的意思是....我是魔?”惊天背景给她带来的是福是祸?王者之路,绝非简易。坎坷众多,王者不俱。

找到最关键的东西,其他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昨晚的电梯停电是因为犯人要回来打开这个保险柜取走一张纸币,第二天不留身份地花出去误导警方视线,好让他们坚定“钱已经被偷走了”。

不得不说,犯人真的是有头脑。第一个案子误导为通过暴力犯罪,第二个案子误导为设计复杂计谋的脑力犯罪。而真正的大头,却是在机关上动了手脚。

“他知道保险柜必须要四把钥匙,所以灯灭的那一瞬间他先开了窗,再跟着其他三人一同跑来保险柜附近,混乱中转动保险柜把钱藏在底层,转动的同时柜子里面的电磁铁接通,每个人身上的钥匙都会动,在他们发现钱不见的震惊之下一定会以为当时的异动是有人在拿钥匙。案发后警察到场他们一定会打开保险柜亮出空空的箱底,并且由警方保管钥匙,那他只要找个没人的时机过来打开下层底板,就能拿走那些钱了。”

萦萦沉默地看着柯南那个小朋友说出这些推理。真不是个简单的孩子啊。

……

两秒钟之后,柯南挠头,干笑:“都、都是安室哥哥和折三井小姐刚刚提醒我的……”

萦萦轻笑了一声,没理会他的此地无银三百两,也装逼地手插裤袋、脚步轻松地走向门口,“所以,要做到这种事的,只有可能是那个接受社长命令、订做这个保险柜的人了。社长大概也想不到,他最信任的人,捅了他一刀吧。”

*

逮捕犯人的过程十分顺利,但给中森警部解释清楚前因后果确实很花费了一段时间。他至今都认为犯人一定是从窗户逃跑的,可怜的警察还被吊在窗户外进行检查。

难怪他抓不住怪盗基德。

“所以,只用抓定做保险柜的那位高层、以及保险柜底端留下过指纹且在现场持有钥匙的那位经理么?只有这一个共犯?”小野在本上刷刷记录着,对自己教官的敬佩更上一层。

“不,应该还有一个人。”安室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在萦萦之前回答了这个问题,他看了她一眼,确认没有拦他的意思之后把话说完,“还有一个保安——就是昨晚我们上去的时候值班的那个保安。”

“欸?”小野有些不敢相信,看向萦萦,“是真的吗,警部?”

萦萦嗯了一声:“电梯的总闸在外面,当时那位主谋高层和神木社长在一起,经理在六层案发现场拿纸币……所以一定还有一个同伙。而且那个时候保安说过‘因为案件发生所以电梯才停电’这种类似的话,只可能是他了。”

“……原来如此!”小野眼冒星星,“警部你好厉害!安室先生也是!”

“……”

真想把他打包送给中森警部啊。

看着小野蹦蹦跳跳地发号施令,安室笑:“你这个部下跟你当年还真是有点像。”

萦萦皱眉:“不会吧?我当年没这么蠢。”

安室:“你夸我的时候,也是那个样子。”

“……”萦萦没有接话,看向另一边,被赶来的毛利兰教训的柯南,她不由自主地压低声音感慨,“那个孩子,还真是可怕。”

“是吧,我也这么认为。”安室的笑意也压低了,“这次我算是唯一跟警方一起解开这件案子的侦探,可以跟神木社长单独见面了,如果得到有利的消息……那还真是感谢你。”

萦萦忽然感觉凉风吹过,自己一个哆嗦。她系上了西装外套的扣子,转身朝巡逻车走去:

“我早就不是你的部下了,我对你的事情没兴趣,你也少和我提。”

她心里想的是,想要保持人和人的关系在一个清晰的界线上怎么那么难呢?

*

案子完结,打完各种报告,传来消息说神木社长的老父亲之前因为自己的钱全都被偷走而怒火攻心住进了医院,于事件发生后的第四天离开了人世。也不知道在这之前,安室透有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

萦萦看了看日历,才猛然发觉有一段时间没回家了。弟弟还在外留学,马上要毕业,大阪家里只有爸妈两个人,想想也挺可怜的。

她准备休个周末,回趟家。

如果妈妈能再给她安排两个相亲对象就太完美了。

知道她回来,老太太准备了糯米粉和红枣红豆,准备蒸她最喜欢的年糕。

“孝宏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萦萦和妈妈坐在一起搓着糯米粉。家里是传统的日式大宅,每次回来穿着和服、静坐在和室里看妈妈插花都有一种时间慢下来的感觉。

“得明年二月吧,他说毕业后在那边多待一些日子。反正回来后也不走了,就随他了。”妈妈很开明,她不太管束子女,对萦萦对弟弟孝宏都是。一切全看个人的意愿。

“欸……那我尽力在那之前抓到假.币制造案的漏网之鱼,也就是完成手上所有案件,然后调回大阪府陪你和爸爸。”萦萦手上动作不停,“我拜托了一个侦探帮我查,说不定走一些其他途径反而能抓到犯人。”

就是不知道毛利小五郎有没有传闻中那么能干了。

“调回来吗?”妈妈第一次听她提这件事,有些意外,“怎么忽然有这个想法?你在警视厅干的不是不错吗?”

萦萦垂着目光开口:“我年纪不小了,没什么必须呆在东京的理由,还不如回来,踏踏实实相亲好找个结婚对象。这样两头跑效率太低了……你看你这周都没有人选给我。”

“真是的,你总让我给你介绍,可你又不要警察,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干脆找你爸?还是说其实你心里是想找警察的,那只是个借口?”妈妈毕竟是在警察厅混过太多年的老前辈,说话不给人留一点面子。

萦萦扔下红枣,侧过身子,躲避着妈妈的目光,一点点抠着手上已经发硬的糯米粉:“……我其实是觉得,警察没什么不好,但是工作挺危险的。”

大熊前辈,不就那么走了吗?

“那你们警视厅刑事部的小田切部长,他是我带过的学生,他儿子倒不是警察,但不学正道浑身邪气,别说你了,我也看不上。”妈妈叹了口气站起身准备去上锅蒸,无奈道:“总之,最近是没有人选了,过一段时间如果有留学回国或者任务结束的适龄人,再说吧。”

……

洗过手之手,忽然接到了小兰的电话。

之前拜托毛利调查的东京特大假.币制造案现在已经改名为关东特大假.币制造案。三年前以幸村收债发现了大量□□为引,萦萦带领着手下奋力追捕了两个月,也只发现了几个小窝点和主要成员,真正的幕后首脑一直在逃,不知姓名,不知身份。

利用警方的渠道已经查不出任何东西了,她干脆拜托给毛利小五郎,看看他是不是有办法。

这桩案子解决,也算是为警视厅的工作画上一个句号。

兰说,她爸爸居然查到线索了。

毛利小五郎,名不虚传啊!

草草地听完小兰说的大概,萦萦恨不得立刻飞回东京。然而好不容易回家一次她也干不出这事,按捺住急切的心情,第二天一早搭了新干线回去。

*

她没有回家,打了车直接去了毛利侦探事务所。

站在楼下的时候,她看了一眼那个咖啡厅。波洛咖啡厅。

萦萦记得,柯南提到过,那是安室透打工的地方。

安室透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呢?她也说不清。再遇之后,她不止一次地感受到他的吸引力。那种力量的来源很神秘,也许是来自身体,也许是来自灵魂。就连和他面对面说话,她都不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理性告诉她,别靠近他,别面对他,他不适合你,再见都是个失误;可是经常控制自己的还是感性,她会忍不住想靠近他,想听他说话,想和他有更多的接触。

你真的也觉得,我们不该再见吗,安室先生?

停顿了比正常人多一倍的时间,萦萦还是选择直接上楼了。

敲门之后,只有兰一个人。她说毛利还没起床,柯南昨晚去阿笠博士家睡了,只有她在等她。

“这是资料。”兰递给她一个文件袋,“我也没看过是什么,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

萦萦打开后一页页翻着。

基本都是一些近几年暴富的人,并且或多或少都和犯罪组织有些接触。里面的文字详细记录了这些人的生平,以及近期在做的事情。

的确,如果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搜查都没有犯人的线索的话,很可能他已经脱胎换骨,进入了上层社会也说不定,跟犯罪组织有联系的话,警察自然是不好查。

“这些都是当年和我们抓到的几个犯人有过关系的人……很有用,非常感谢,小兰。”萦萦站起身,“报酬我会按照开始说好的价钱,打到毛利先生的账户上。”

“啊不不不……”小兰笑着摆手,“其实也不是我爸爸查的,所以钱还是算了吧……”

萦萦疑惑。

“虽然安室先生拜托我不要说出去,但我还是觉得,这样对他的努力不太公平。……折三井小姐,如果真的想感谢的话,还是感谢安室先生吧,这些都是他查到的,委托我爸爸交给你。”

萦萦蓦然睁大了双眼。

脑子如同爆炸了一般,停止了运转。

安室透?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到底……想干什么?

半晌,萦萦艰难地开口:“安室先生……是在楼下的咖啡厅吧?我想去,跟他说声谢谢。”

小兰有些懵:“嗯。不过,他好像这两天都没有上班……”

“我回来了!”门忽然被打开,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响起。

“柯南,这么早就回来了啊,昨天在博士家睡得还好吗?”小兰走过去,“真是的,是不是又熬夜打游戏了?没有看到新一的爸爸拿奥斯卡奖了耶。”

“啊哈哈哈,我在阿笠博士家看到了啦……”柯南习惯性的挠头傻笑,忽然看到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人,“咦?折三井警部,你怎么在这里?”

萦萦长舒了口气,站起身,“如果安室先生不在的话,那下次再说吧。不管怎么样,我也十分感谢你——”

“安室哥哥的话,已经回来了哦。”柯南忽然说,“刚刚我过来的时候看到他进咖啡厅了。”

不知道为什么,萦萦总感觉柯南这次叫“安室哥哥”语气不太一样,似乎是叫得更加坦然了一些。

柯南拉着萦萦的手:“我带你去吧,折三井警部!”

*

走在楼梯上,柯南开口了,没有用那种刻意的童声,而是她曾经听到过的、无比沉稳的语气:“安室哥哥昨晚遇到了一些不高兴的事,可能现在心情不会太好。”

“不高兴的事?”这个说法大概委婉了些吧,以这个孩子的程度,指的恐怕是让安室吃了一大亏之类的了。她停下脚步,盯着柯南看。

柯南有些心虚地哈哈笑:“……总之,一会你可以好好安慰一下安室哥哥,让他别放在心上。毕竟……都不是敌人。”

萦萦面色沉了沉。

她开口:“我说,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都说了我是个侦探嘛。”他又恢复了童真的表情,拉起她的手,“快,我们下去找安室哥哥吧!”

推开门,铃声响起。

“欢迎光临——”

穿着围裙的男服务生露出完美的微笑面向他们,然后顿住,也不知道是对谁。

萦萦走上前两步,静静开口:“我们聊聊吧,安室先生。”

再遇之后的第一次,想跟他聊一聊。

安室停顿了两秒,看到了她拿在手上还未放进包里的文件袋,立刻明白了原因。他把手上的抹布换了个叠法,低头擦桌子,略带歉意:“不好意思,我现在在工作时间,今天梓小姐没有来,只有我一个人……”

一张卡按在他视线之中的桌子上,抬头,她还是那个表情:“我包场一个小时。”

安室透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上次在温泉你听到了,假.钞案结束,我会申请回大阪。既然已经出手帮忙加快我回去的脚步,你也应当不用逃避这一次谈话,对吗?”

柯南左看看又看看,忽然尴尬开口:“那个……我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

……

“那就麻烦了。”

“不用。”

两人同时开口。

萦萦笑:“怕什么?又不说什么少儿不宜的话,柯南听听也没什么关系。”

她随便选了一张桌子坐下,看着另外两人动作缓慢的也坐过来。

咖啡厅内只有这一桌有人,格外安静。

沉默了几秒,萦萦斟酌着开口:“首先,还是得表达一下我的感谢。假.钞案一直是我的心头结,您给我的资料非常有用,安室先生。”

安室眸光一闪,没有回应。他骨节分明的手放在桌子上,指腹轻轻摩挲着桌面。

他用那双手捂住她的嘴之时,慌张的应该不只有她自己。他也同样吧。

“之前我的确一直想,解决了这个案子,就回大阪。但就在刚刚,我改主意了。”萦萦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对于安室的诧异她意料之中,缓缓说出了下句,“就算这个案子解决不了,我也会在明年年初递交调任申请。”

他的手指一顿,微微收拢了片刻便松开。

对面的她声音很轻:“这也是……你的愿望吧。”

安室闭了闭眼,缓缓开口:“我只是认为,这是你希望的事,所以才想帮你一把。没有其他意思。”

他垂着眼躲避她的目光,她也清楚是为什么。再遇之后失控的从来就不只她一个,即使理性再怎么约束自己,某些下意识的思考也会暴露一切。

“安室先生。”萦萦觉得嘴唇很干,一大早从大阪跑过来的疲惫全都涌上心头,“我们四年没有见过面了,你在哪,认识了什么人,在进行什么样的工作……我一概都不知道。甚至连你的名字,我都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

“我应该早就告诉过你,我叫安室透……”他想解释,却又停住了。他用手附上额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算了,不重要。是我选择了这条路,只是……辛苦你了。”

他没错,她也没错。只是选择的路不同,自然人生就要通往不同的方向。

萦萦心头五味陈杂,这样不行啊。恋爱是两个人的事,人生可不是。当年两个人同时选择把对方变成前男友和前女友,尽管谁都没有草率做决定,没有争吵与矛盾,却也都清楚最好不再相见。

因为藏在骨子里的爱是没办法剔除的。理性可以一瞬间压过感性,可经过时间的推移,那份感情越发牢固,再相见只需一眼就可以让心底的情绪决堤。

杯户中央医院的那一瞥,两人都是怎样艰难。

……

柯南果然不是个普通的孩子,他一直安静地坐在一旁,一言未发。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奋力把注意力从安室透哪里移开,看向柯南,故作好奇:“说起来,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我和他之前就认识的?我认为我的演技应该无可挑剔。”

不管是在杯户中央医院也好,还是在温泉酒店也好。

柯南看了半天戏插不上话内心分外尴尬,好不容易转移话题,他立刻接起:“啊那个啊,各种小细节啦,我也是看了很久才发现了一些端倪,差点也被你们骗过去了。”

“小细节?”

“嗯,举一个小例子吧,上次神木先生保险柜那个案子,咱们一起经历的电梯停电,安室哥哥说了一句话你还记得吧?‘不要慌张,保持冷静’……黑暗中能感觉到他是对着我和茱蒂老师的方向说的。也就是说,他潜意识里是十分相信你的,用不着他这样提醒。”

是那种模模糊糊的熟悉感暴露了吗。

萦萦无声地笑了笑。

“不过其实我也一直没有百分之百确定啦,所以才会试探地问你。”柯南嘿嘿笑,“老实说我还怀疑过你的身份,毕竟你隐藏了你们的关系,安室哥哥他又是……嘛,后来我知道了安室哥哥是公安派出去的卧底,又想起折三井小姐你是后来才调到搜查二课去的,才联想到你会不会之前也是公安。”

“嗯,没错。”这倒不是什么秘密,萦萦痛快地点头,“我之前一直在警视厅的公安部,是那家伙……身为零的直属部队。”

柯南疑惑:“那为什么离开了呢?”

萦萦的笑容顿了顿,渐渐淡了下去。仿佛回忆起了很久远的事,她隔了很久才轻飘飘地说:“……因为公安部一个重要的前辈在卧底任务中牺牲了,我才发现那是一份多么危险的工作……我呢,是个求稳又自私的人,不想置身于危险之中,也算是逃避吧,仗着自己家有关系,就离开了。”

她是真的,不喜欢太不稳定的生活。

……

安室透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似乎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萦萦觉得话也就说到这了,起身:“结账吧,安室先生。”

“啊?啊……”他似乎也从遥远的回忆中回过神来,看着举到自己面前的卡,摆摆手,“算了吧,就当是我请你了。”

“那怎么行呢,我是来感谢你的,怎么反倒让你请我?”萦萦笑着拒绝,坚持刷卡。

知道拧不过她,安室机械地收完费。反应过来她要走了,抬起脚步还走出柜台,就被制止了。

她说:“别送了。”

柯南跟在萦萦身后。

随着铃声的响起,她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说出最后一句话:

“希望这次之后,都能如我们彼此所愿的那样,不要再见面了。”

……

柯南怔怔地看着她:“折三井小姐,你和安室先生是曾经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愿意再见面了吗?”

她也停下了脚步,望着天空,许久才吐出一口气。

“你懂吗?不合适的两个人,如果见了面之后都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感情的话,那还是不见了比较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她是校草掌心娇芋圆

    岩融来的时候,正看到了门口朝里面张望的审神者。小女孩穿着连衣裙,银发上别着个发卡。紫水晶一样的眼睛眨巴着看着他,然后弯了弯眼角,露出了笑容,脸颊上的梨涡看起来乖巧。“你好,这位先生你是新来的付丧神么?”她走进房间里,岩融低着头看到了她手中的食物,蹲下身和小女孩平视,想露出笑容但又怕自己的吓到对方,想

  • 位面之抽卡无敌天上一个,地下一个

    “没关系,我不在意。”贾琼苦笑,内心却是万般无语,心中只觉得这个女人无比肤浅。张惠进了包厢后,就对着屋内各种拍照、自拍,图一P好,就马上发到朋友圈去炫耀。“这菜单好贵啊……”孙哲拿起桌角的菜单,直接皱起了眉头。先前他带张惠也来过一次星河,就说道道菜都贵的出奇,可至少还有千来块的凉菜呢,怎么这VIP包

  • 网游:我玩遍所有职业彻底火了

    正被系统改造的萧邪,躺在床上。忽然,萧邪身体猛烈地颤抖起来,抖动越来越大……过了一会儿,萧邪睁开了眼睛,吐槽了一句:“我靠,这系统也太无赖了吧,改造身体不管同没同意,直接就上了……”这时,萧邪忽然有些尿急,去完厕所,习惯性的在镜子面前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萧邪这时被镜子里的自己惊呆了:浓密的眉毛叛逆

  • 流放改造[种田]在线阅读充满活力的小镇!

    查理走后,谢菲尔德来到苏林的身边。“主人,庄园里的食物已经快要吃完了。”“哈?你昨天不还说至少能支撑三天来着?”“主人,不论是种植队还是治安队每天都有一大笔的食物消耗,而且现在镇子里的各种建设工作也是以食物做酬劳,所以……”苏林头疼的揉了揉脑袋。的确,仅仅这两天就发放了大量的食物。庄园里的库存能支撑

  • 旧境收徒 求鲜花

    却说那源圣游历那洪荒大地,一路行去,却是没有再收那法宝,材料等,只是一路游山玩水,好不快哉,时间也很快便过去了数千万年。而这段时间里,洪荒也开始出现了生灵,各路大神开始慢慢现身于洪荒之中,此时最为出名的便是那龙,凤,麒麟三族。龙族得天独厚,生来便有强横的肉体,资质也是不差,善施云布雨之术,族长龙敖一

  • 花臣之教授的梦(4)

    艾苏萨·潘德拉贡手中的外卖系统有两种分类,一种是普通的跑腿外卖,接到外卖订单之后抵达店铺,取得商家打包好的外卖按照地址送过去就好,就像是艾苏萨送到贝克街221B的那份饺子;还有一种则是系统所提供的特殊料理,这类料理中还分为普通款和特殊款,所谓的普通款特殊料理价格较为昂贵,优点则是无论是什么货币都可以

  • 来自八年前的妻子之旧梦(4)

    死寂。车内陷入一片死寂。棠宁话音一落,简薇感觉整个人都凉了。她颤巍巍地拿着手机,屏住呼吸不敢出声,隔着电磁波,好像都能感受到蒋总滔天的怒气。半晌,蒋林野沉声:“简薇。”“蒋总我在!”“不用转接电话给棠宁了。”蒋林野站在窗前,玻璃外松涛碧翠,阳光向暖,他的眼神一点一点暗下去,“你替我问问她。”简薇:“

  • 好一朵奶哭的霸王花第六章在线阅读

    掉到火山中的杨弃,随着杨弃距离岩浆的距离越来越近,杨弃身上的衣服,毛发一点一点变为飞灰,已经感觉到死亡的杨弃看着眼前的天空,想着在荒村中的姐姐还在等着自己,想着…“噗”杨弃和赤火蛟一起坠落到岩浆内,杨弃眼前一片漆黑,但并没有感觉到炎热的感觉,我这是死了吗?好舒服的感觉,杨弃感到有什么东西包裹着自己,

  • 债在线阅读第一章

    薛灵睁开眼,发现自己跪在地上,下巴被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捏的生疼,耳边就听见了这样的话。“你想要郑田导演新电影女主这个角色是吗,那就取悦我。”当薛灵抬起眼皮看清眼前男人的长相,脑海里突然爆炸式的拥挤进了很多信息。她是薛灵,他是顾天航,两人都出身贫寒,他们从高中开始恋爱,凭借出色的外表和文化课成绩一同考

  • 偷天指在线阅读第七章

    年初二晚上吃完饭,南煜就开车到陶慈家接她来了。“去吧,跟南煜玩得开心点。”陶慈妈妈自从跟南煜妈妈确认了亲家关系,看着南煜,那真的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陶慈在妈妈阴阳怪气的模样下跟南煜上了车。“你有没有觉得我妈怪怪的?”说不上来,就是感觉很奇怪。“怎么个怪法。”南煜手握着方向盘,目光注视着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