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九玄魔主在线阅读争辩

2022/6/24 8:40:40 作者:少年沉浮 来源:纵横中文网
九玄魔主
九玄魔主
作者:少年沉浮来源:纵横中文网
少年出自九玄,落崖入异世,望尽世间;天生神脉被封,凤凰落人间,苦修成王。少年自承天城出,立于大千之巅,指点世间万物。

兑泽吞月!“乾坤八剑”之中借力剑招,借力用力、反守为攻!

“乾坤八剑”与其说注重招式更不如说这是一套更加注重技巧的剑招,这从八式剑招之中就有六式技巧型剑招就能看出。

遆偅却是一惊,他没想到西门孤流竟然如此不留情面!

无奈之下,远远拍出一掌,随即身形腾空而起,他知道这仓促间拍出的一掌只能稍微阻挡一下。

剑尖已经刺破了黄吟的皮肤,西门孤流感觉到后方袭来的一掌,随即顾不得眼前的黄吟,剑锋微微一带,黄吟被剑气所伤,吐出一大口鲜血后跌出丈余之外。

西门孤流转身一剑劈出,抵消了这一掌后,看向了飞腾而来的自上方翻腾而过的遆偅。

“乾坤八剑——逆风顺闪!”一瞬间,龙渊化为无数流光飞向上方的人影,一时间掌影与剑光交映。一阵金铁交击声过后,遆偅立在重伤昏迷的黄吟身边背起双手微微一笑说道:“孤剑魂果然名不虚传,果然不愧十大高手排名第一!”

西门孤流并未回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不远处束手而立的遆偅,手中龙渊斜指地面。

遆偅背在身后的双手不着痕迹地搓了搓,接着说道:“尽管如此,但无缘无故对我天籁城弟子出手总要给我一个说法吧。”

“哈哈哈,遆偅兄不是说小孩子打架不用理会吗?怎么不遵守我们大家的约定,先行出手了?”未等西门孤流回话,西门雄风的声音就从后方传来。

遆偅微笑不减,回道:“西门兄说笑了,如果仅仅只是打闹自然无妨,但是如果伤及性命那在下可是不得不出手了。”

场中不少人都翻起了白眼。回想起之前遆偅一副儒雅的模样,再看看现在的表现,众人果断给他上了一个“伪君子”的标签。

西门雄风听到遆偅的狡辩也不恼怒,哈哈一笑道:“这些都是小事,遆偅兄还是先将黄吟师侄送去疗伤吧。”

吴山看遆偅似乎想要耗费时间追究剑峰的责任,心里不由怒骂起遆偅不识相——这么多人都等着探查万古塔呢,为你这点事还要平白耽误大家时间。要知道,三日之后就是入塔之日,在这之前肯定要将这万古塔的结构搞清楚的,这也是为自己宗门拿到塔内秘宝增加一丝胜算。

想到这里,看场中众人还没人劝解,只能稍稍犹豫后,自己走了出来,对着遆偅劝道:“是啊,遆偅兄,疗伤要紧,万一留下什么后遗症可就不好了,而且待会大家还要瞻仰万古塔呢。”

吴山的话也是稍稍提醒一下遆偅,你天籁城离此地最近,早来些时候也就罢了,但是别耽误我们时间啊。

云裳仙子妩媚的眼睛微微一转,看向一脸憨直的吴山,心中想道:看不出来这老小子真的毒,三言两语不仅道出了此行的目的,还隐隐点出黄吟重伤的后患。今日之后如果黄吟真的留下什么后遗症之类的,想必剑峰难辞其咎。

沉吟片刻,遆偅微微一笑,对着西门雄风说道:“黄吟没事便好,如若有什么三长两短,后果剑峰可以自己掂量。”

西门雄风毫不在意的大笑一声:“遆偅兄说的哪里话?这件事只是孩子打闹而已,这动不动就往宗门大事上扯的,容易引起两宗的误会。我看这样吧,不如黄吟师侄的一切疗伤费用我西门家族出了,这样遆偅兄可满意了?”

虽然西门雄风看出来众人的想法,想借此给遆偅个台阶下,从而让这事大事化小,但这些话落在遆偅耳中,无异于说“你也太小家子气了,两小孩打架动不动就宗门决斗,羞不羞?”自认为明白了西门雄风言外之意的遆偅慢慢收敛了笑容,脸色渐渐阴沉起来。

场中众人也是一脸古怪地看着脸色渐渐变得不好的遆偅,心中暗忖道,这家伙不会这样糊涂的选在这个时间生事端吧。

旁边看了半天闹剧的绝情岭带头长老林安早就不耐烦了,见众人吵嚷不休也就罢了眼下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打算不依不饶了?于是插嘴说道:“这样吧,我说句公道话,既然是两个小辈决斗,并且我们有言在先不插手,我看不如就等黄吟伤好之后自己决定吧,你们在这争有什么劲?”

药师谷的童老也在不住点头。

眼看众人之中辈分最高资历最老的两位老人都开口了,西门雄风看向林安,说道:“既然林长老说了句公道话,剑峰没有意见。”

而遆偅思考了一会,终究是顾忌待会的万古塔之行徒生变故,于是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见剑峰和天籁城都没有意见,吴山再次站出来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接下来就参观万古塔吧。”

众人纷纷同意后,各自带着自己宗内之人围着万古塔各自分开。

看见众人已经各自分散了,慕容烟连忙跑过来担心地问道:“西门哥哥,你没大碍吧?真是担心死我了!还有那个黄吟真是太过分了,西门哥哥都已经放过他好几次了还是不知好歹,真是活该!”

慕容烟已经自来到这边开始就一直注意着西门孤流,只是西门孤流一直关心心底那道神秘的呼唤声所以没有注意。与黄吟打起来后,慕容烟本来想出手,但是想到西门孤流极其骄傲的性格还是忍住了。

一旦她出手了,西门孤流恐怕不仅不会感谢她反而会更加疏远她,本来师傅就对她的决定有意见,如果西门哥哥疏远了她之后恐怕更是希望渺茫了。

因此她思考良久还是忍住了出手的冲动。虽然想是这样想,但要是最后西门哥哥真的受伤了,哪怕是西门哥哥恨她一辈子她也是要出手的。

在这种心情下,眼看黄吟被西门孤流一剑击败直至重伤不起,慕容烟在十分高兴的同时也更加深了几分对西门孤流的崇拜。师傅和长老们尽在骗我,这么优秀的西门哥哥世界上哪里还会有第二个?

(求鲜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赤玉蝉在线阅读第1节

    正值九月,校园里的桂花开了,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甜味。在一周同学都懒散的趴在课桌上补眠时,阮溪的腰背挺得直直的,露出白皙的脖颈,正专注地看着英语资料书。“溪啊,你看到学校论坛上的帖子了吗?”陈兰清凑了过来,弯腰用手肘撑着课桌,“上面评选校花,你以多余第二名三十票的绝对优势得了第一,校花诶!”阮溪温柔一

  • 总裁别薅我尾巴在线阅读第8节

    离魂曲拖着一堆仙女,再使用霸空流星弹技能,又一次迅速地杀掉缠人的仙女。其实,仙女的等级不高,以秋意迷心的级数,对付仙女肯定是绰绰有余。不过,她没有离魂曲的敏捷高,作为只是魔法攻击高,防御血量低的修灵来说,会自动攻击的仙女攻击有点猛,总要浪费一点药水,浪费一点时间。秋意迷心没有刻意拖怪,已经有几只仙女

  • 二货特工在线阅读第一节

    乌云盖顶,天星斗转,滚滚乌云遮蔽了如梦市上的天空,道道妖异的赤色光柱由下而上注到进乌云之内,其势瞬间翻卷!形成磅礴浩瀚的黑云漩涡!将以如梦市为中心的方圆百里尽数笼罩其下!“周逸寒!你真要彻底与我族势不两立吗?!”天空中,碧蓝之海在一妙龄女子的指尖引导下倾盆而落,乌云密布的天空中仿佛突然出现了万丈洪流

  • 起源之书在线阅读第六章

    每到晚上,彩女都会检查鸣人的身体,不要想歪了!只是检查那只九尾的状况而已,这九条尾巴的家伙,对鸣人身体影响还真不小,不过这也让鸣人的身体变的非常的强壮,怎么说呢,那恢复能力……实在是太惊人了。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谁知道他们会怎么利用鸣人,她一定会好好保护这孩子的。和鸣人住在一起的生活很平淡,却又

  • 向往的生活:最后一间姻缘庙灵殿与灵刃

    清晨,刘青早早的起了床,站在阳台上欣赏缓缓升起的太阳。其实相比日落刘青更喜欢日出,日出的橘红总能激起心底深处的那一点悸动,而日落总有一点年老迟暮,消磨意志的感觉。但日落之后就是日出,日出过后就只剩日落了。所以刘青更愿意多看一点日落美景。虽是如此,此时刘青阴郁的心情根本谈不上欣赏。只因有一座大山沉重的

  • 非典型关系在线阅读第四章

    办公室里乌央乌央围了一堆大高个,挤在一起办公室格外拥挤。陈主任喘着粗气,拿着教鞭一个个点过去,落到最中间停下来:“打架打出新招式,挺能耐啊你俩!”他刚一出校门就听见一阵吵闹,走过去一看,得,又抓到打架的,人还不少,眼睛再一瞥,那边地上还有两个人互相抱在一起,上面那个男生撑着地圈着人,要不是他及时赶到

  • 大秦帝国在线阅读第五节

    黄一天被他吼得一愣一愣的,也是奇怪了,这么理直气壮的鬼,他活这么大都没见过几个!不过细想一下,人家好像的确也没做出啥。教导主任和副校长站在门口牙齿打颤,已经快要被吓晕了。对黄一天来说这是个没啥杀伤力的鬼,但对着俩人来说,这就是名副其实的鬼!这个鬼的目光尤其仇视唐朝,在心里认定了就是唐朝刨了他的坟。唐

  • 机甲纪元第7章在线阅读

    “嘶”的一声,王昭撕开衣服,看着手臂上的伤,伤口不浅,疼痛感一阵又一阵的袭来,王昭微微皱眉。门打开了,姜萤端着东西进来,看着若无其事的王昭,她笑道:“您久等了。”拿起白布,姜萤轻声道:“可能会有点疼,您要忍一下。”说着她将伤口周围的血渍擦拭干净,再将金疮药小心翼翼的倒在伤口上,并对着伤口轻轻地吹气。

  • 异世帝国在线阅读大干一场

    赵昭觉得自己在周围人的眼里绝对是无比幸福,在所有她能接触到的人嘴里,她都是事业,爱情双丰收。事业大概就是赵昭父亲的小书店,现在开得风生水起。既不是顾客寥寥,难以为继。也不是那时候,很多不像顾客的人每人拿着一堆书,看上去就吓人。现在顾客像顾客,买书也像买书,挺是这么回事。事业这东西,全靠比较。对于赵昭

  • 赖上总裁大人在线阅读第5章

    “啊!”我被一声尖叫吵醒,睁眼一看,齐琳抱着脑袋蹲在帐篷里瑟瑟发抖。“小琳?小琳?”我轻声呼唤她,拍拍她的肩膀,她忽然回头,脸色惨白看着我,嘴唇哆哆嗦嗦,“我们…我们怎么还在这里?”“你怎么了?小琳?”我非常担心她,她的情绪变幻不定喜怒无常,或许是温和的语气平淡了她的惶恐,她擦干眼角的泪珠,吸吸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