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我的旧爱在线阅读第9节

2022/6/24 8:44:12 作者:彼方萌妹子 来源:17K小说网
我的旧爱
我的旧爱
作者:彼方萌妹子来源:17K小说网
不再,不再悲伤。还在,还在回想。再次相见,再次相遇。你低头,我抬头,你眼底的一丝伤痛,我读不懂。在沉默中静立在祥和中隐去这能冻住意识的温度,或许,能终止我的时间。…………鸣人与佐助,放声大笑过的,失声痛哭过的,有快乐、有悲伤……由不同的故事组成的,关于我所想所闻的画面与话语,当幻想变成了实际,当不在意变成了关怀,一切假象将被破除,爱与不爱,在他与他的相遇分离转身之际。

“不说甄答应一直病着,怎么一般来延禧宫就巴巴去给皇后娘娘请安,难不成以前有人拦着她不成?”早上请安出门前,余莺儿看着满脸病弱扶着流朱的甄嬛酸话满嘴。她和安陵容有一点倒是颇为投缘,就是看不惯这些娇生惯养、顺遂了一辈子的大小姐,若有机会更恨不得一脚把她们踩在泥里,狠狠踏上几脚。

“刚说过,在外头少说话。你好好留在宫里打听打听,甄答应现在身边跟了几个人,都有谁?这回搬宫,拿了多少的东西来?一定要小点声息,悄悄去探。”安陵容锐这般嘱咐着,但她深知余莺儿的性子,多半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此举不过是给她寻些事做罢了。等到过些日子,等甄嬛等不及了,收拾齐备要着意勾引皇上的时候,她再上去踩上一脚,把余莺儿放出去,浇灭她的气焰。

“小主放心,奴婢一定细细查明白了。”余莺儿自诩跟了新宠,身份也不同以往,因此自信满满,斗志昂扬。

安陵容见此一笑,又主动上前去与甄嬛说话。此时甄嬛正扶着流朱,病病殃殃地站在台阶上,见安陵容前来,又假惺惺地要与安陵容见礼。

安陵容连忙扶住她们,觑着甄嬛的面色关心了一句,“姐姐还在病中,与皇后娘娘告罪不去也无不可。这般折腾,病怕是要更重了一些。”

“谢安常在关心。只是为了我这病,皇后娘娘特意下旨去太医院换了个太医前来诊治,我必要去谢恩的。”甄嬛看着安陵容的眼睛真心实意,仿佛事实真如她所说,只是为了谢皇后关怀才特意如此。但安陵容心里知道,甄嬛可不是个省油的灯,现在虽被降了位份,但她这张脸还在,周身的气质还在,只要见了皇上狡辩一番,立时就能得宠复位。因此心中暗恨,面上再也不多说一句,笑着点了下头,先走一步。

“你与她多什么话?”一同住在延禧宫的富察贵人早站在门口看了半天,等安陵容与甄嬛叙完话,走到自己身边,不由冲着安陵容说了一句,“你我这样的人还是少与她往来,省得叫旁人看见,以为你近墨者黑。”

“敢问姐姐,甄答应到底做了什么事惹得皇上大怒?我那宫女说话不清不楚,着实叫人疑惑。”安陵容与富察贵人一宫住着,虽平日没什么往来,但到底身份相近,安陵容又得宠寻了靠山,因此叫富察贵人多了几分另眼相看,说话之间也有亲近之意。

“到底如何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她贿赂诊治的太医,装病避宠,叫华妃娘娘例行检查太医院脉案的时候发现了,差点就被打入冷宫。还是皇后娘娘进言,将其褫夺封号,降为答应,留了条活路。”富察贵人走得飞快,连带着安陵容也要迈大了步子方才跟上。

“她们竟然这般胆大,这是欺君之罪呀。”安陵容假作惊讶之状,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甄嬛,在对上她目光的一瞬又匆忙移开,做足了胆小怕事的模样,匆匆追上富察贵人。

“倒也不至于。不过那与她勾结的温太医倒因此被驱逐出宫,全家活罪,流放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甄家说不得也要挨些训斥。”富察贵人颇有些幸灾乐祸,她虽不得宠,但见别人倒霉心里更好受一些。

“早知如此,我今早就不该与她说话来着。当时光想着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闹僵了面上都不好看,谁知道……唉。”安陵容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心里生了些隐忧来。皇后向来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惊人,她如此帮着甄嬛说话,日后必要将人收入麾下。她们两个联起手来,有华妃在前面挡着还好,若是华妃不在,那日子就难了。

安陵容暗暗算着时日,准备等下回宫中有人有孕,便仿照皇后当年杀纯元腹中子的旧事,废了皇后。

“安常在。”请安过后,安陵容正准备随着妃嫔一齐退出去,就见听皇后忽然叫了她,“你留下,本宫有话要与你说。”

“是。”安陵容低头应是,眼睛往华妃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对上她的眼。安陵容慌忙垂下眼去,华妃扶着松芝,走到她身边,嘱咐道,“皇后娘娘难得有兴致,你可要好好陪着。”

“是。谨遵娘娘教诲。”安陵容上辈子与皇后打的交道多了,更知道她的手段,心里其实很没有底,见华妃甩手不管,也抗拒不得,只能点头答应,心内暗暗警醒。这辈子她可从没做过一件能叫人捉到把柄的事儿,就是甄嬛装病败露,她也不过是推波助澜而已,定不得她的罪过。

“你也不必害怕,剪秋,你们且都下去,我和安常在,单独说说话。”妃嫔们前脚刚出来,后脚剪秋就带着伺候的宫女内监也都退了出来,偌大的宫室里立时就只剩了安陵容与皇后宜修两个人,一时落针可闻。

若皇后要问她甄嬛的事儿,自己咬死不认也就是了。皇后自诩贤德,绝不会太过刁难自己。安陵容心中下定决定,等着皇后试探训斥,谁知她一开口,竟满不是那么回事儿。

“听说安常在与华妃走得很近,可曾想过要搬入到翊坤宫中居住?”皇后一开口就将安陵容逼到进退两难之处。

华妃的翊坤宫中到处都是要命的欢宜香,若居住得久了,她安陵容就是再得宠也生不下孩子来,自然是去不得的。但若是说不去,这话传到华妃耳朵里,更加要命。

“这些事情不该臣妾想,臣妾也从未想过。挪不挪宫,挪到何处,自然都是听从皇上、皇后娘娘和华妃娘娘的安排。”安陵容心里忐忑不安,脑子里飞快地计算着,翊坤宫里的娘娘小主不少,应该没地方再多一个她来,皇后要硬塞人进去,就算是明面上站了华妃的自己,华妃也未必会愿意吧。

“嗯。那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呢?现在想想,觉得如何?”皇后依旧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落在安陵容眼里愈加可恶。

“臣妾自是不敢与华妃娘娘争辉。”安陵容知道自己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左右也是躲不过去了,便直说道,“况且臣妾在延禧宫住惯了,也很好。”

“嗯。本宫知道了,你去吧。”皇后挥挥手就放过了安陵容。安陵容立时跪安,出门之后扶着宝雀急急往外走,可刚出了景仁宫的门,就看见华妃身边的周宁海站在一旁的宫墙下,似乎正在等着她。

“安常在,华妃娘娘请您过去一趟。”周宁海话音未落,安陵容便从手上推下了只碧青水润的镯子来,推到他手里。

“等会儿,怕还是要麻烦公公,在娘娘近前帮着美言。”安陵容心里乱得很,皇后这一招太过高明。华妃听说自己不愿入她宫中,必然对自己心生疑窦,况且这话本也不值得避着人说,皇后此举,不过是相令自己与华妃离心离德,二人相斗,好叫她渔翁得利。可这事儿自己想明白了,华妃不一定能想明白,就算想得明白,皇后也可继续叫自己去景仁宫中说话。一来二去,华妃必然会猜忌自己。

“小主多心了。”周宁海这一回看都不看安陵容的贿赂,后退一步,垂了双手,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请吧。”

“劳累公公了。”安陵容心头烦闷,但无计可施。只能一路走到翊坤宫中,而后跪在地上,把刚才在皇后宫中所言,一字一句,原原本本地复述给华妃听。

“皇后就和你说了这些?”华妃拨弄着指尖新萃上去的丹蔻,皮笑肉不笑地勾了下唇角,“这也不值得把所有人都遣出来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皇后娘娘在背后密谋什么呢,这般见不得人。这种挑拨之语,本该在大庭广众之下问你。皇后遣了人去,也是贴心。”

“皇后娘娘也许是故意如此,好叫娘娘疑心我。”安陵容知道依着华妃的性子,今天这一份苦头是吃定了,心里暗恨皇后,连带着对华妃也生了几分厌恶。且都等着,等她翻过身来,非要把这些看不起她、欺负过她的人一个个都收拾了。

“是吗?那你就跪在这儿好好想想,为什么皇后偏偏叫我疑心你呢?甄答应那件事儿,你前前后后在碎玉轩和我这翊坤宫跑了几趟,难道果真半点风声不闻?还是故意借着本宫的手,除自己的眼中钉呢?”华妃一声冷哼,安陵容立时匍匐在地,“陵容不敢。”

“敢不敢的,你自己知道。”华妃一甩手进了内殿,只留安陵容一个跪在地上,也不敢起,更无人敢与她说话。

直到下午的时候,敬事房的人来了旨意,说皇上翻了安常在的牌子,要带她去收拾洗漱准备侍寝。这才把跪的虚脱了的安陵容抬出了翊坤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界星河在线阅读第6节

    宋元的异能很特殊、很强大但是,其实,他的万象异能树有一个致命的、重大缺陷……每三天诞生一种新异能,但是,一到两天之后,异能便会莫名消失!然后,继续诞生新异能。继续消失。宋元一年觉醒的异能,的确,足足有121种之多!然而,最终,所有异能全部都消失的干干净净、一无所有!宋元很无奈。欲哭无泪。没有异能,那

  • [综主fgo]今天开始做普通人在线阅读第4节

    冼灼菲目光哀怨瞪了孟宝宝一眼,像是在埋怨她帮倒忙。接着将目光转移到宋炳光身上,瞥见他怀里的教材,微微抬起下巴,质问道:“所以说,你就是那个来给我们授课的教授?”“是的。”宋炳光礼貌性笑笑。冼灼菲啧了一声,显然不服气。“你不是说你穷光蛋一个,还指望我包养你吗?怎么几天不见,摇身一变就成了海龟教授了。还

  • 容其第四章在线阅读

    〔哟!还是传说中突破到化神境界的一些天骄才会面对的太虚金雷呢!居然能被宿主提前碰上,恭喜宿主,你要凉了。〕系统一脸戏虐地对着云轩说道。“能不能对我有点自信心啊!我还是很强的好吧!”云轩语气中带着一丝兴奋,“而且我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刺激的挑战了,之前的渡劫虽然麻烦,但完全没这次有意!”他眉头一皱,那双星

  • 一人一江山之蛇精

    这么想着,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就在这时,在我的身边突然发出了一道绿光,随后便有一个绿衣女子出现在了我的身边。“喂,傻小子,你真的好执着啊。”一个及其动听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我缓缓的睁开眼睛,随后便看到了一个女子,这女子一身淡绿色长裙,长裙的外面是一层淡白色的纱衣,她的秀发披散

  • 都市玄幻之天下第一楼之匪乱和亲朕一下

    “小渊在看什么?”陶涣道,“眉头一直没松过。”陶渊回头一笑:“刚刚听见有人说流匪之事。”两人现在正在下朝回府的马车上,之前马车经过糕点铺的时候,一个女人正拿流匪吓唬怀里闹腾的孩子,那孩子一听,立马就不哭了。“流匪?”陶涣点头,“确有此事,市井之中最近有传言,流匪之名可止小儿夜啼。”“皇上可知晓此事?

  • [综漫]月的人生画风不对少女与他(一)

    银白色的现代SUV停在一幢独栋的小楼前,权俊赫和侑莉从后车门下车。权妈妈从副驾驶下来,解除了门禁的验证。权爸爸驾驶着车辆驶进自家的车库。权俊赫迈进庭院,院子里的光景和两年前离开时一般无二,似乎只有花草多了一些。天气炎热,阳光毒辣。没有在庭院外多停留,权俊赫和家人顺着背阳修建地楼梯上去二楼。二楼的大厅

  • 无间之囹圄第八章

    早饭是在一家比较高档的中式铺子吃的。包子,烧麦,还有颇具特色的水晶糕,让金闪闪难得没有用红酒佐餐,而是很接地气的吃了一碗稀饭。吃过早饭,金闪闪便带着沢田纲吉往东京的方向出发。他们没有选择乘坐地铁,而是坐着环境相对要舒适一点儿的特快新干线。“早知道吉尔的目的地是东京,就叫上绿谷一起了。”坐在对面的沢田

  • 陌上花开佼人可归王家的棋子

    察觉到秦玄的神色,鹰厉冷冷的看着秦玄,低声道:“你不用自作多情,以为我是在帮你,今天我给你的东西,未来,我会从你身上一点一点的拿走!”秦玄笑了笑,拱手道:“多谢鹰厉前辈的知遇之恩,今日之恩,未来必将涌泉相报!”鹰厉没说话,只是冷厉的看了秦玄一眼,环顾四周,看到周围近乎已成平地的后山,鹰厉震袖一挥,原

  • 酚酞遇上碱在线阅读第9节

    一号领袖罗斯拉尔不知道是因为听得自己都有些脸皮上挂不住了,还是怕这些莫须有的事情伤到同僚感情,亦或是怕这些虚幻的事情最终会扯到他的头上?总之,这个有些温文尔雅的老人再也顾不上许多,有些微微激动地大声喝止住所有人,而后对卫天道:“卫天,不管怎么样,我是相信你及你过往所有为我们做出的牺牲,但是,你与我们

  • 全世界都暗恋勇者!在线阅读第9章

    近期有事停更两天,各位亲们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