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并蒂之说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2/6/24 8:50:46 作者:冷墨菲 来源:17K小说网
并蒂之说
并蒂之说
作者:冷墨菲来源:17K小说网
一道血红色的光芒划过天际,损落在大陆的新生儿身上。皇冠的血与泪,王室的荣耀。风沙之国兄弟二人的纠葛,时空帝国姐妹两的恩怨,岚珊国的公主与骑士的红线牵......命运,是否能真的自己改变?

“妈,你这脖子上怎么会有着一块血玉?”沈悦皱着眉头,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刚才我不是说了吗?这是振东给我的。”张兰珠出言说道。

“妈,你怎么能够随便接人家的礼物?而且是这么贵重的?”沈悦脸色铁青,更是准备将那血玉给摘下来,张兰珠却时时的保护着。

“小悦,你这是干什么呢?这可是振东送我的,怎么能够还回去?就算是真要还回去,振东也一定不会要的。”张兰珠连忙说道,他可是爱财如命之人,这等宝玉又怎么可能还回去。

沈家虽然财大气粗,但终究是一个家族,能够落入他口袋的,恐怕是少之又少。

“阿姨说的没错,这血石是送给阿姨的,自然不能够要回来。”林振东连忙点头。

“对了,你们两个说会话,就不用管我了。”

张兰珠忽然起身,坐到了偏旁处,林正东此时倒是颇为主动,坐在了沈悦的近前。

此时在百星酒楼外面,楚天和沈伟龙走了进来,在3楼走廊的时候,楚天却是撞见了一个人。

“是你?”刘婉诧异,今天在医院的时候,就是楚天把他公公的病给治好的,他自然不会忘记。

“真是巧了!”楚天点了点头,不过并未多言,在刘婉不是什么好人,楚天自然也不想与他有交集。

见到楚天走进的一间包厢,刘婉倒也没有停留。

今天他公公病情治愈,李家几个儿子特意在百姓酒楼订了一桌酒席,自然是想要庆祝一番。

而此时在包厢之内,见到沈伟龙和楚天的身形,张兰珠眼神瞬间变得气愤:“老不不死的,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要让他来,你怎么把他给带过来了?”

“我也没想来的。”楚天淡淡的说了一句。

一旁的林振东心中冷笑,本来还以为楚天有一些血腥,没想到却是如此的窝囊,说出这一番之话。

“既然不想来,那你还来干嘛?简直就是扫兴!”张兰珠冷冷说道,他可是一心想要让沈悦嫁给眼前这个男子,所以对楚天的态度倒是苛刻的很。

“他是沈悦的丈夫,更是我们沈家的女婿,为什么就不能来了?难道这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沈伟龙冷冷说道。

“想必这位就是沈叔叔吧?其实多来一个人也无所谓,也就多一张筷子而已,可千万别因为这件事情伤了自家人的和气。”林振东微微一笑。

“哼!”沈伟龙冷哼了一句,倒是摆起了架子。

“初次见面,未曾被厚礼,希望沈叔叔不要介意,不过我这里有一副山水名画,倒是有些价值,就是不知道沈叔叔喜不喜欢。”

林振东拿出一幅画,动作看起来清雅的很,将画放在了沈伟龙的面前,他来之前他就已经打听过了,沈伟龙对古画方面颇有研究,而且对各种名画更是了如指掌。

“这是金鱼垂钓?”沈伟龙定睛看去,倒是略有诧异,这种画可不是一般的画,更加不是一般人能够画得出来的,乃是古代时候的一位文人所画。

“沈叔叔果然厉害,没想到竟然能够有着如此慧眼,的确没错,这就是金鱼垂钓的真迹,在古玩市场,至少能够拍卖到300万,倒也不算是便宜。”林振东点头笑道。

想要将沈悦拿下,自然像拿出一点真材实料,要不然岂不是太不过真诚,而且天下没有白费的午餐,想要得到安康药业,他自然要付出一些东西,不过林振东的算盘响的很,等彻底的占有了安康药业,所有的东西自然又回到他的手中。

“就这一幅画能值300万?”张兰珠有些不太相信,如果真是如此,当真是有些恐怖。

“张阿姨有可能不知道,这幅画可不一般,而且是真正的真迹,可以说是重机难求,我也是找朋友才买到的。”林振东笑道。

“无功不受禄,这幅画价值连城,我可是承受不起,你还是拿回去吧。”沈伟龙淡淡说道,要不是怕沈悦出事,今天这趟饭局他可是不会来的。

“你这死老头,也太古板了吧?既然振东有心,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收下就行了,又何必摆那么高的架子?”

张兰珠连忙说道,将那金鱼垂钓图给收了起来,这可是整整300万,他自然不能浪费了,像他这么爱财如命的人,可不会放过这些好东西。

“楚天,你倒是看看人家!不是送这个,就是送那个!而且个个不是凡品,你再看看你自己,在我沈家白吃白喝也就算了,还天天来烦我。”张兰珠狠狠说道。

听到这一番话语,一旁的沈悦心中颇为不爽,但却又无可奈何。

“张阿姨,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岂不是太看不起楚兄弟了?我看这位楚兄弟资质不凡,应该也不是一般的人吧?”林振东举止优雅,说话起来更是一套一套。

“我呸!他就是一个倒插门!而且一点能力都没有,哪里能比得了你,振东你不但有着强大的能力,背后更是有着林家坐镇,这岂是他能够比得了的。”张兰珠连忙说道。

“我吃饱了!”

沈悦将碗放在一旁,心中倒是颇为不爽,尤其是张兰珠这一番话语。

“沈悦,怎么就吃饱了?菜还没上完呢!而且还有这几道大菜。”林振东关心的问道。

“百星酒店的菜可不能吃太多,要是吃太多可是会放屁。”楚天出言说道。

“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张兰珠冷冷说道,就连一旁的沈悦也颇为丢脸,没想到楚天竟然会如此出言。

“楚兄弟倒是颇为搞笑。”林振东轻笑,正当他准备说什么的时候,一道闷闷的响声忽然在包厢内想的起来,而且还夹杂着一股异味。

包厢里面的众人望向林振东,倒是让林振东有些尴尬。

“可能是我肠胃不太好,和百星酒店没什么关系。”林振东赶忙笑道。

彭……

不过这个时候,一道更响的声音响起,林振东旁边的衣袖都被吹了起来,整个包厢更是难闻的很,一股古怪的味道不断的传播。

“那个……阿姨,叔叔,我先失陪一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赤玉蝉在线阅读第1节

    正值九月,校园里的桂花开了,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甜味。在一周同学都懒散的趴在课桌上补眠时,阮溪的腰背挺得直直的,露出白皙的脖颈,正专注地看着英语资料书。“溪啊,你看到学校论坛上的帖子了吗?”陈兰清凑了过来,弯腰用手肘撑着课桌,“上面评选校花,你以多余第二名三十票的绝对优势得了第一,校花诶!”阮溪温柔一

  • 总裁别薅我尾巴在线阅读第8节

    离魂曲拖着一堆仙女,再使用霸空流星弹技能,又一次迅速地杀掉缠人的仙女。其实,仙女的等级不高,以秋意迷心的级数,对付仙女肯定是绰绰有余。不过,她没有离魂曲的敏捷高,作为只是魔法攻击高,防御血量低的修灵来说,会自动攻击的仙女攻击有点猛,总要浪费一点药水,浪费一点时间。秋意迷心没有刻意拖怪,已经有几只仙女

  • 二货特工在线阅读第一节

    乌云盖顶,天星斗转,滚滚乌云遮蔽了如梦市上的天空,道道妖异的赤色光柱由下而上注到进乌云之内,其势瞬间翻卷!形成磅礴浩瀚的黑云漩涡!将以如梦市为中心的方圆百里尽数笼罩其下!“周逸寒!你真要彻底与我族势不两立吗?!”天空中,碧蓝之海在一妙龄女子的指尖引导下倾盆而落,乌云密布的天空中仿佛突然出现了万丈洪流

  • 起源之书在线阅读第六章

    每到晚上,彩女都会检查鸣人的身体,不要想歪了!只是检查那只九尾的状况而已,这九条尾巴的家伙,对鸣人身体影响还真不小,不过这也让鸣人的身体变的非常的强壮,怎么说呢,那恢复能力……实在是太惊人了。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谁知道他们会怎么利用鸣人,她一定会好好保护这孩子的。和鸣人住在一起的生活很平淡,却又

  • 向往的生活:最后一间姻缘庙灵殿与灵刃

    清晨,刘青早早的起了床,站在阳台上欣赏缓缓升起的太阳。其实相比日落刘青更喜欢日出,日出的橘红总能激起心底深处的那一点悸动,而日落总有一点年老迟暮,消磨意志的感觉。但日落之后就是日出,日出过后就只剩日落了。所以刘青更愿意多看一点日落美景。虽是如此,此时刘青阴郁的心情根本谈不上欣赏。只因有一座大山沉重的

  • 非典型关系在线阅读第四章

    办公室里乌央乌央围了一堆大高个,挤在一起办公室格外拥挤。陈主任喘着粗气,拿着教鞭一个个点过去,落到最中间停下来:“打架打出新招式,挺能耐啊你俩!”他刚一出校门就听见一阵吵闹,走过去一看,得,又抓到打架的,人还不少,眼睛再一瞥,那边地上还有两个人互相抱在一起,上面那个男生撑着地圈着人,要不是他及时赶到

  • 大秦帝国在线阅读第五节

    黄一天被他吼得一愣一愣的,也是奇怪了,这么理直气壮的鬼,他活这么大都没见过几个!不过细想一下,人家好像的确也没做出啥。教导主任和副校长站在门口牙齿打颤,已经快要被吓晕了。对黄一天来说这是个没啥杀伤力的鬼,但对着俩人来说,这就是名副其实的鬼!这个鬼的目光尤其仇视唐朝,在心里认定了就是唐朝刨了他的坟。唐

  • 机甲纪元第7章在线阅读

    “嘶”的一声,王昭撕开衣服,看着手臂上的伤,伤口不浅,疼痛感一阵又一阵的袭来,王昭微微皱眉。门打开了,姜萤端着东西进来,看着若无其事的王昭,她笑道:“您久等了。”拿起白布,姜萤轻声道:“可能会有点疼,您要忍一下。”说着她将伤口周围的血渍擦拭干净,再将金疮药小心翼翼的倒在伤口上,并对着伤口轻轻地吹气。

  • 异世帝国在线阅读大干一场

    赵昭觉得自己在周围人的眼里绝对是无比幸福,在所有她能接触到的人嘴里,她都是事业,爱情双丰收。事业大概就是赵昭父亲的小书店,现在开得风生水起。既不是顾客寥寥,难以为继。也不是那时候,很多不像顾客的人每人拿着一堆书,看上去就吓人。现在顾客像顾客,买书也像买书,挺是这么回事。事业这东西,全靠比较。对于赵昭

  • 赖上总裁大人在线阅读第5章

    “啊!”我被一声尖叫吵醒,睁眼一看,齐琳抱着脑袋蹲在帐篷里瑟瑟发抖。“小琳?小琳?”我轻声呼唤她,拍拍她的肩膀,她忽然回头,脸色惨白看着我,嘴唇哆哆嗦嗦,“我们…我们怎么还在这里?”“你怎么了?小琳?”我非常担心她,她的情绪变幻不定喜怒无常,或许是温和的语气平淡了她的惶恐,她擦干眼角的泪珠,吸吸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