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网王+SD 幸村同人 暖暖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2/6/24 8:20:13 作者:泪缀藤 来源:晋江文学城
网王+SD 幸村同人 暖暖
网王+SD 幸村同人 暖暖
作者:泪缀藤来源:晋江文学城
幸村BG

“事情办得如何了?”御史吴士存面色严肃,眉头深深皱着。

“若不出意外,再过两三月便可举办……”面前男子答道。

吴文在庭院里练剑练了好一会儿,旁边下人手里端着茶,已经几次劝他停下来歇一会儿。

接过茶喝了一口,吴文收了剑打算回房看一看书。恰好见到一个高鼻深目的男子从父亲的书房出来,这人的打扮、气质看上去并不像什么官场人士,倒像是个江湖人。这人来找父亲做什么?他心里有些奇怪。

那人刚走不远,吴士存便从书房出来,吴文见状连忙收回视线。

吴士存看到他,面色不再如刚才般严肃,变得如平时一般。他并没有注意到吴文刚刚视线的方向,只以为吴文是刚走到这边。

他刚要往吴文那走,下人却带着丞相府的管家过来了,那管家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他欣然点点头,便走到吴文跟前。

“文儿,你现下可有什么事情?”吴士存问道。

父亲每次这样问,后面跟着的准是跟那丞相千金齐羽霏有关的事。这个齐羽霏刁蛮、任性又幼稚,真不知为什么,从小丞相和父亲就老爱把他们两人凑在一起。

可他却又不会撒谎,于是干巴巴道:“无事。”

吴士存笑了开来,“既然无事,那便随我一同去丞相府吧。”

一到丞相府,吴士存便去找丞相齐白鹿商议事情去了,又不准他跟着,于是就落下了他一个人。

下人上来,有些为难地对他说:“吴少爷,我们家小姐,她,她又不肯读书了。正在花园里玩闹呢,我们谁人都说不听,若是老爷见了,又要生气了。还请您,帮帮忙呀。”

吴文想说,你们家小姐不读书,跟我有何关系,可又不想伸手打了人家的笑脸,于是皱眉道:“带路吧。”

跟着下人来到花园,果然看到齐羽霏眼睛上蒙着一块布条,正在那里嬉闹玩乐,要抓住她的丫鬟呢。

吴文走到她面前,齐羽霏不知是他,一下子抓住他,旁边的下人捂着嘴偷偷笑起来。

齐羽霏心道摸索了这么长时间总算捉到一个,兴奋地叫道:“抓住了!”

拿下布条一看,是吴文正沉着脸站在她跟前,她当即有些蔫儿了。

“怎么是你啊?”

“怎么不能是我?丞相让你好好读书,你却在这里玩乐,真是不像话。”吴文还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他总是这副样子。齐羽霏“哼”了一声,“要我读书啊,也不是不行,若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呀,就听你的,好好读书去。”

她一副矜贵、使唤人的样子,吴文看了她一眼,语气平静,“是什么?”

齐羽霏见他似乎有答应的意思,站起身来,饶有兴致地说道:“我听闻这珍宝斋里,新来了一件极好看的首饰。只是啊,这首饰似乎轻易不卖给他人,若是你能把这首饰交到我手上,那我就听你的,好好读书。”说着,她扬起一个笑容。

吴文听完却是一个字都没说,转身就走。

齐羽霏“哎”了几声,他也没有什么反应,转眼间已经走到转角。齐羽霏撅起嘴,跺了跺脚,这个吴文,对她还没有战凌哥哥对她一半好。

下人见她生气,上来问道:“小姐,要不要去追吴少爷回来?”

齐羽霏生气道:“追什么追,让那个讨厌鬼去就是了。”

“那小姐是要接着玩?”

“玩什么玩呀,读书去了!”齐羽霏气冲冲地转身,往丞相府里单独辟出的一间小学堂走。

下人跟在后面,眉开眼笑,果然还是吴少爷说话比较管用。

****

齐白鹿跟吴士存商议完政事,有心去看看他们家那任性的闺女,没成想居然看到齐羽霏正安静在学堂里读书。

这可真是破天荒,头一遭啊!他这个闺女从小便让他头疼得很。起先他让人教她些女儿家寻常做的事情,她却把东西全扔了,还大闹了一通,说那些事甚是无趣,要跟男子一样,读书习武。他这个做爹的实在拿她没办法,索性也就由了她,还真的照她的意思请人来教她读书写字和拳脚功夫。可她倒好,安生了一段日子,又闹腾上了。

那时吴御史见他如此烦恼,于是说,吴文倒与她年纪相仿,我夫人去得早,我平日政务也多,很少有时间去过问他的学问和功夫。若是两个孩子能一起,我想,大略也能起到些劝勉彼此的作用。再者,文儿个性稳重但有些沉闷,我也希望他能在羽霏的影响之下,变得开朗些。

齐白鹿左右是拿齐羽霏没有半点办法,吴文那孩子他是见过的,绝对是个好苗子。当下,便也就答应了。于是自吴文十岁开始,便不再跟着原先的先生读书,而是在吴士存的安排下,按时到丞相府单独辟出的那间学堂,跟小他两岁的齐羽霏一起,学习学问和武艺。

齐白鹿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里十分满意,对吴士存道:“近朱者赤,此话果然不假啊。”

吴士存笑笑,“羽霏性子天真,我看,倒也没有什么不好。”

齐白鹿摇摇头,往前走,“羽霏心性浮躁,跟吴文实在是不能相比。吴文现下已经成人了,御史大人不打算替他在圣上面前举荐一二吗?”

嘴角凝固了一下,吴士存不动声色道:“世间有人适合去往官场,有人则不适合。人各有志,文儿性情耿直,不一定懂得官场之道,我看,他还是保持现状为好。”

齐白鹿却不赞同,“御史大人此言差矣,圣上对贤能之人向来渴求,吴文明明如此优秀,怎么能不举荐他,让他为我升国、为朝廷效命呢?御史大人应当举贤不避亲才是啊。”

吴士存拱手笑道:“丞相大人说的是。大人不必再远送,我这便回府了。”一转身,笑容便隐去。

为朝廷效命?真是笑话。自小他就不让吴文接触政事,文儿也很听话,对政事所知无几,更在他的影响下几乎从不与祺王一脉来往。他为了保全吴文如此煞费苦心,若真按齐白鹿所言,一切岂不功亏一篑?吴士存禁不住冷笑一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多情绝命剑第3章在线阅读

    当长谷部端着药和晚餐回来的时候,歌仙正背靠着墙,两眼涣散,似乎在发呆。按理来说,作为近侍的他在爱花生病之时应该寸步不离地待在她的身边,可时之政府突然下发了重要文件,不得不交由他来处理,所以对于房间里发生的事情,长谷部并不知情。但看到歌仙忧心忡忡的模样,长谷部又不免有种不祥的预感。对面的歌仙早在长谷部

  • 古剑奇谭之屠苏重生之血战山海关(9)

    三月二十七日,李自成因军饷和对金钱的渴望默许了好哥们刘宗敏、军师牛金星、侄子李过对在京百官拷打掠银。宋献策和李岩极力反对无果。云集在北京的二十几万大军瞬间军纪彻底败坏也开始掠夺起来。还好有宋献策和李岩等人的极力约束才没血洗了京师,但刘宗敏的部下他们也管不了。当天,刘宗敏带人闯入吴襄府带走了吴三桂的美

  • 真武世界回归之第三章(中篇):你?真正的强者吗?(4)

    “喂,小清,过来!叫你呢,过来啊!”旁边的一位魁梧的大汉大声喝道:这个人呢,就是在我们战队被称为“地狱教练”的前任队长-----轩木队长,此人身材魁梧,眼睛炯炯有神,能看出有一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霸道气势,他还有非常帅的蓬松头发,穿着一件蓝色运动服,正从我走过来!“当初你为什么离开我们战队!你可

  • 九世说帝仙之第九章

    领月钱的时候到了,李知新有些激动,跟着李贵几个来到账房院子的时候,早就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了。李知新刚准备老老实实的排队,可是李贵几个垫着脚抬头张望着,突然看见了什么,赶紧拉着拉李知新,招呼他跟上来。不用猜也知道他们找到捷径了,要是刚来他可能还不好意思呢,这么多人排队你一来就到人家前头去了。经过这些天,

  • 凡炼证神在线阅读第8节

    新房内的大火整整燃烧了一天,在欲海里翻腾的两个人在第二天中午才完全清醒。出了房门第一件事就是找芙蓉帮的帮主算账。万天成带来的人已经将芙蓉帮控制起来了,帮主石峰废去了武功关在地牢里,等候发落。罗玄去了地牢,凉秋走到芙蓉山庄的后山,这里有种类繁多的毒草毒花,特别是一大片娇艳欲滴的罂粟花在阳光下摇曳生辉。

  • 神奇宝贝:起源在线阅读第9节

    “你们这销售别墅吗?”林动问道。“先生说笑了,我们这是H市最大的售楼处怎么会没有别墅,您需要什么样的别墅,对环境设计有什么要求。”售楼小姐故意埋低身子胸前的风景更加明显。对于售楼小姐心中小九九林动倒是了解几分了,不过他毫无所动,巨乳邪道贫乳才是王道啊!“哼,狐媚子骚狐狸不要脸!大笨蛋真是大色狼!”系

  • 仙剑之吾生为魔在线阅读第4章

    要知道村里有几户几家,姓什么叫什么又做的什么,大家都很熟悉的,真出什么小偷强盗不可能不被抓到,所以基本不锁门,这样走进走出也比较方便。还没回神的小盐巴有点呆呆的:“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锁门啊?”大盛的神色有点慌张,准确的来说还带了几分害怕和惊恐,他锁完门像心口的重石落了地似的,大口大口地喘气,不停念叨

  • 穿越之许仙[白蛇传]在线阅读烧了结婚证

    G城最好的私人医院高级病房中。黎晚庄坐在chuang沿握住父亲的手。病*******的黎承耀嘴巴张张合合的叫着晚晚,晚晚。因为中风有很严重的大舌头,只能沙哑含糊不清的喊着女儿的名字。若不是知道他在叫黎晚庄几乎都听不出他叫的是什么。“爸爸,你别说话了,我嫁,我答应嫁。”黎晚庄的声音有些哽咽,一双凤眸里

  • 最强仙帝我不同意

    “话虽如此,可你当年拒婚也让他颜面扫地,这笔账又如何去算?”听楚心颜这么说,楚丞相沉静下来,对她的提议深以为然,“在这一点上,的确是爹欠缺考虑,你一向足智多谋,你说应该如何去处理?”“负荆请罪。”“什么?”楚丞相震惊的看着她。“负荆请罪是现在唯一能够得到他信任的办法。因为你负荆请罪的目的,不仅是为了

  • 我靠儿子制霸玄幻身份极其恐怖

    吴缺没想到一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实力竟如此强悍,好几个人一个照面就被干翻了。忍着胸口的剧痛,他赶紧拨通了老爸的电话,把这边的情况说了一边。也就那么二十来分钟的时间,吴啸天就带着人来了。眼瞅着儿子卷缩在角落,几个保镖也都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他阴沉着脸道:“很好,在杭市这一亩三分地上,你们胆敢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