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鳳篁于飛之第四章(4)

2021/5/4 19:21:32 作者:闲庭客 来源:晋江文学城
鳳篁于飛
鳳篁于飛
作者:闲庭客来源:晋江文学城
若能散卿悲尤,何必叹惋——记聂小凤只愿一人,护她,爱她,知她,怜她,不会因可笑的礼法,乃至正邪之分,而疏远她,伤她颇深,只会万事以她为先,并肩齐驱,最终袖手江湖,神仙眷侣。(另:芳笙原型,私心可可爱爱的袁男神芬妮,不上升真人也是必须的必)

事实证明真的是殷铮想太多。

楚云声送完袁蒙回来,对殷铮搬床睡客厅的举动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反应十分平静。

为了庆祝楚云声和殷铮的加入,晚上张非凡张导演狠心咬牙拿出一千块,请剧组的人下了顿馆子,拉近了下大家的关系。

剧组的人员大多都是张非凡的老班底,口风严,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况且楚云声和殷铮不管怎么落魄,也比这小剧组档次高得多,所以也没人不识相地说些有的没的,都是亲亲热热地喝酒聊天,饭桌上一派和谐。

剧组第二天早上要开剧本研讨会,所以晚上也没有别的安排。

楚云声没喝多少,回了房间洗完澡,就早早躺下睡了。

他不是铁人,这些天的忙碌已经把他榨干了,脑袋一挨床,意识就立刻昏沉了。

与楚博士完全相反的,是在小客厅里辗转反侧,以被裹屁股的殷铮。

他最近本来就失眠,再加上楚云声就睡在一门之隔的卧室里,殷铮提心吊胆的,在腰臀上压了两层被子,背靠着墙壁,还犹觉得不安全。一晚上惊醒了三四次,都是梦见楚云声掀开他的被子在捏他。

殷铮觉得以前的自己绝对受不了这个委屈,但现在,他不得不受。

第二天早上,剧本研讨会在导演的房间开。

神采奕奕的楚云声和仿佛被掏空的殷铮占据着两张单人沙发,互不干扰地翻看着修改过的二稿剧本。

对面的长沙发上,导演、编剧、制片人都快拧成一团,大打出手了。

三方就修改后的剧本意见不同,且各持己见,软硬不吃。

王编剧自然是对自己的剧本最满意,不想再进行第三遍修改,费时费力不说,还可能推翻原本的人设和逻辑。

电影比起电视剧,更注重一环扣一环的逻辑性和剧情性,节奏一旦出了问题,就会让整部电影的水平大打折扣。

导演张非凡则是典型的艺术家想法,很看好这个剧本,但又总觉得它缺了点什么,所以苦思冥想地改动着。

而制片人当然是更希望剧本可以抛弃一些晦涩敏感的部分,增强点赚钱能力。

最近严打,张非凡又不是什么有后台有靠山的大导,别最后辛辛苦苦花着钱拍完了,却因为敏感性的东西连审都过不了,无法上映。

三方撕扯不断,脸红脖子粗地争论着。

最开始楚云声还打算听听,后来发现吵得越来越没营养,才两耳不闻窗外事,低头开始看剧本。

凭心而论,《天青杀》这个剧本确实还不错。

它不是商业类型片,也算不上文艺片,甚至于它的主角也称不上一个讨人喜欢的正面角色。

但这个剧本想要讲的东西,和市场上大部分民国片或抗日片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天青杀》的主角,也就是楚云声要演的角色,是个民国时期的人贩子,叫原青。

贩卖人口这件事古来有之,在晚清和民国时期因时代的混乱,而达到顶峰。

原青出生在穷山沟里,五六岁的时候因为相貌出众,被人贩子盯上,骗走了。人贩子将原青卖给了一对城里的年轻夫妻。

年轻夫妻受过高等教育,没有孩子,对原青很好。

但可惜好景不长,原青的年轻养父在一次抗议□□中被当街开枪的宪兵射杀,养母受了伤,要吃好多药。

这时候原青只有十岁出头,被教得很好,细皮嫩肉,码头上铺子里做工都不会要这样干不了活儿的孩子,他无法,只好挨家去讨饭。

在那个饿殍遍地的年代,没有谁家有多余的剩饭愿意给原青,只有一些大户人家不在乎,会偶尔大发善心,施舍他一点。

原青仗着长相漂亮,会说讨喜的话,就经常去城里的几个富人家。但也正是因为相貌精致,原青被一户人家的老太爷看上了。

老太爷收了原青做小厮,给原青养母治病,原青一度把老太爷当成自己的大恩人。

但在几年后一个寻常的晚上,老太爷对原青下手了。原青反抗逃跑,失手打死了老太爷。

电影的故事也正是从这里开始。

原青手上第一次沾了人命。

人命在人的心中是完全不一样的存在。人可以杀鸡杀鹅,杀牛杀羊,没有太大心理负担,但杀人是不同的。

原青那段日子是压抑而又癫狂的,眼前时不时会出现老太爷的幻觉。

他逃到了一个小镇,却意外遇到之前拐卖他的人贩子。

像疯了一样,他将那个人贩子咬死了,并且继承了人贩子的财产——几个几岁大的孩子。

他坐在四处漏风的破房子里,呆呆看着那几个饿得皮包骨的孩子,就那样看了一夜。

这样的世道下,他放他们走,就等于是在让他们送死。但原青本身也就只是个十几岁的半大孩子,没有能力养活这么多张嘴。这些孩子的年龄也太小,完全不记得自己的家在哪里,有家也无法回。

原青最后决定,还是把他们卖掉。

他带着他们历经艰险,到了大城市,又耗费很长时间,跌跌撞撞地选择着那些善心的父母。

这个过程太难了,其中有孩子饿死了,有孩子受不了自己走了,也有孩子被其他人贩子抢走,原青拼得头破血流,也没夺回来,反而被狠狠教训了一顿,瘸了腿。

当他把孩子全都卖完时,他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十八岁了,但十八岁的他却没有任何谋生手段。

他这些年接触了很多人贩子,各型各色的都有。有快要饿死,被迫走上这条路的,有为了钱财舍弃良知的。

都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但原青却认为这句话十分流氓。他不可怜,也不原谅任何一个人贩子,包括他自己。

但他认为自己和其他人贩子还是不同的。

他不像其他人贩子那么没良心,只要给钱,什么都干,不拿孩子当人看,完全当成赚钱的商品。

他开始萌生一个想法,他认为自己可以救那些孩子。

于是,原青开始从其他人贩子手底下买孩子。

这是个在所有人看来极其愚蠢的行为。

好点的孩子没人会卖给同行,愿意脱手卖给原青的,不是痴傻儿,就是身有残疾的。

原青也不嫌弃。

他教这些孩子认字儿,能卖的卖给好人家,不能卖的就带回到小村子里,一块下地种田。吃不饱穿不暖,有上顿没下顿,原青的日子过得一团糟。但他很心满意足。

直到他看到自己卖出的一个孩子的尸体。

这个世道,好人都少,又哪有什么真正的好人家呢?

原青裹个草席,葬了那个孩子。

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他在小村子被日军屠戮了。

那些人贩子趁虚而入,合起伙儿来弄哑了原青,看他长得不错,将他卖给了供人消遣的大烟馆。

原青逃离无望,备受折磨。

他在大烟馆待到二十岁,遇到了殷铮饰演的男二号,军阀杜明耀。

杜明耀看中了他,将他带出大烟馆,宠他,爱他,对他好到了极致。

但却也将他引向了更深的深渊——他教他吸食鸦片。

杜明耀用宠爱和大烟控制原青,让他成为了一名情报人员,或者说,间谍。

原青的过往全部被粉碎,他在杜明耀的身边开始畸形地成长。他窃取无数的情报,杀过无数的人,直到有一天,杜明耀派人来杀他。

他在绝望中潜逃,被一户普通的农户救了。

农户的女儿帮助他戒掉了大烟,原青开始慢慢说服自己放下过去,爱上这个少女。然而,就在婚礼当日,一伙日本宪兵冲了进来。

所有人都死了,火光冲天。

原青却醒了。

他头一次觉得这么清醒。

他活着离开了村子,一走就是三年。

再出现时,他成了别人口中的“汉奸”,帮着日本人做丧尽天良的事。

他周旋在这个烽烟并起的乱世,游走在冰冷的刀刃上,出卖了可以出卖的一切,最后,在一场战役里设计炸毁了日本总司令员的火车,扭转了这场对华夏至为关键的战争。

战后,他没有死去,而是上了军事法庭。

而他的对面,痛骂他卖国,为他执行枪决的,是跟了他时间最长的孩子。

那个孩子开了枪,原青没有任何辩解。

枪响。

他荒唐的一生,终于结束了。

这部戏题材有些敏感,剧情有洗白汉奸的嫌疑,还掺杂了同性恋剧情,是真正的剑走偏锋。各大投资方都不敢下注,整个剧组东拼西凑,穷得要死。

制片人还是看在监制的面子上,才愿意接下来这部剧。敏感话题太多,一个不慎,这片子就可能赔得当裤子。

但楚云声却挺看好这个电影。

剧本研讨会撕逼撕了整整两天,第三天的时候监制大人驾到,脚踢导演,拳打制片人,舌战编剧,把三方都收拾老实了。

剧本最终定稿,和第一版差别不大。

张非凡不太担心楚云声的演技是否能胜任十几岁到三四十这个年龄跨度的原青,所以这几天他都一心一意地给花瓶殷铮开着小灶,深入分析杜明耀这个人物。

楚云声跟着听了几次,对张非凡教人的能力感到很佩服。楚博士本人就是一个自己能干,却教不了别人的人。

所以他很欣赏能做老师的人。

时间过得飞快。

剧组人员很快到齐,开机之后,断网断联,就差上交手机。

不少配角一进组,看到楚云声和殷铮都亢奋不已,直以为自己在做梦。后来确认了消息,才不由感叹剧组真是消息严,关于楚云声和殷铮进组的消息根本没人知道。

楚云声在小城里全封闭拍着戏,不理世事,都差点要忘了这本傻叉原著小说的主角是陶安。

而陶安,一直在盯着殷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觉醒来我成了哒宰的绷带梦姻缘

    又是烟雨夜,一湾桥,一抹西江,一潭水,一束薄衣,一把琵琶一缕殇。如淡墨卷轴,缓缓绽放。幽幽清风,翠山流水,花红纸上。绿竹幽径,楼阁轩窗,谁在梦里,只影烛光。---夜如处子,寂静微凉。聆听,清风吹柳,流水汪汪。湖波涟漪,雨打屋檐,玉露白霜。轻推半扉,微微的寒偷偷潜入闺房。入了的门,也入了心上。夜是色,

  • 主播穿越变红娘之原地摆摊!【1更求收藏】

    “哥,我要连接组队频道去刷Boss了,等我刷完Boss,咱们新手村外见!”知道了唐风没有只抽了个白银技能,松了一口气的唐灵跟唐风解释了一下后准备切换语音频道。“等等!”突然,唐风开口叫住了她。“打Boss?”“你们要去打要妖风峡谷的Boss吗?”唐灵嗯了一声:“没错,就是妖风峡谷的Boss!我们队伍

  • 我逃婚到了影帝老攻手里在线阅读第9章

    “恭喜苏宗师喜得徒弟和妹妹!”楚霸天嗷一嗓子,以灵力加持,声音之大,瞬间传遍整个楚家!老爷子这是被吓怕了,生怕再出变故,赶紧一锤定音!苏青自然知晓楚霸天的意思,有些无语,喜得爱徒就算了,喜得妹妹是个什么鬼?不多时,苏家人闻讯全部都跑到了会客堂外,密密麻麻的不下千人。“家主刚才说宗师收徒?宗师来我们楚

  • 异界无敌宝箱系统在线阅读(5)意外事件

    这火箭筒也太牛了,我问辰雨:“你这火箭筒还有多少发子弹?”“只剩六发了。”啥?!好吧,我的M416突击步枪也快没子弹了,只能去旁边的房区补给一下了,其他队发也一致同意我的看法。于是我们四个分头搜寻,我和辰雨分两路,我和巴那那一组,他俩一组。我就近看了看,刚进了一栋楼,我就捡到了一个好东东——火箭筒!

  • 八零年代好妈妈之父子交谈(3)

    第三章“大夫,我儿子应该没事情吧?!他身上的伤势好一些没?!”“恩,李将军安心吧,令公子的情况还好,只要他曾经醒过来一次,就证明他已经脱离险境了,他晕倒过去,可能是醒来之后,随意走动,伤口开裂导致的,现在只需要将身上的刀伤养好就足够了。”“那就感谢了,阿福!!带这位大夫下去领赏!!”“是,老爷。”.

  • 凤歌殊途之无敌兵神系统

    公元前241年,秋,五国伐秦,直逼函谷关。咸阳东郊,一座孤坟前。嬴政矗立许久,摇头一叹:“大秦失君,六国幸之,唯有秦民怜之。”“你孤身一人前来,是在等我?”远方,一白衣少年走来,面色冷峻。嬴政说道:“寡人每年都会来此祭奠武安君。”白衣少年问道:“于秦,祖父何罪之有?”嬴政沉默,于六国而言,白起罪恶滔

  • 暗恋成诗[快穿]在线阅读第十章

    “就是干活的命呢!好歹我前世也是一世之相吧!唉~”萧何嘀咕着蹲下了身子,歪着头,扫了一眼抱着长戟站在洞口的韩信。姓名:韩信等阶:绝代武将朝代:西汉经历:西汉开国功臣,天朝历史上杰出的军事家,与萧何、张良并列为汉初三杰。韩信是天朝军事思想谋战派代表人物,被萧何誉为国士无双。韩信是天朝军事思想谋战派代表

  • 韩剧:从釜山行开始之见到王源

    “铃铃……”闹钟的声音打破了早晨的宁静,我站了起来,走到梳妆台前,梳理一下我凌乱的头发。梳好便走进卫生间,开始洗漱。洗漱好后便回房间把我的睡衣换掉,我是这样搭配的:一件海军服式的校服,头发垂直披在肩上,脚踏一双黑白相间的帆布鞋。我走出房间,刚好有人对我说:“偌琪,过来吃早餐了。”跟我说话的是我妈妈。

  • 女皇不敢当在线阅读偷

    苍眠的境界以寒摩树为根本,只要带着有寒摩树精气的东西,就可以顺利进入。不巧着这东西就镶嵌在苍眠的头冠上。白溪日日夜夜研究,不想得到这个结果的时候很是绝望。不过,她不会放弃的,这样痛苦的感觉太过明显,她莫名的感觉到这应该与她为什么没有能量来源有很大的关系。白溪打算在苍眠洗澡的时候将头冠替换。虽然这样做

  • 拿错种田剧本之后在线阅读第6节

    “你是谁?”江丰站在车上俯身看向他。李森也悄悄从马车里抽出武器来。“呵呵,二位不必紧张,某也是循着声音走了过来,想看看能说出我辈岂是蓬蒿人这句话的是哪位大才?”络腮大汉不紧不慢向两人走去,同时也解释了起来。“不知阁下是谁?”江丰站在车椽边,眼神紧盯着他。“某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今偶听到小兄弟吟诗,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