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甄?传同人)玄凌?第7章在线阅读

2021/5/4 19:23:51 作者:午夜聆雨人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甄?传同人)玄凌?
(甄?传同人)玄凌?
作者:午夜聆雨人来源:晋江文学城
宅女宣凌莫名其妙地穿成了小说《后宫甄?传》里的渣男?玄凌。尼玛啊!玄凌这个人渣也就罢了,重要的是他最后的下场很惨啊!先是被戴绿帽子,然后遇刺受伤,接着被下药失去生育能力,最后还被女主搞死了啊!为毛你种下的孽因要我去背苦果哇!更要命的是,现在甄?已经被接回后宫了啊!镇静,镇静,反正现在是最大的boss,废个妃子什么的不成问题吧。什么?还有赫赫,就是那个几年后打过来逼着玄小凌把甄?送过去的蛮族?太没面子了!拼了!为了以后不被悲剧的命运,宣凌走上了奋斗之路。......注意:本文主角不会专门去虐某个人

荀琰和蔺敬轩一疯起来就彻底忘了自己还有妹妹这回事儿。蔺玉婵不敢上马,就在旁边坐着眼巴巴地看着他们绕着马场跑了一圈又一圈,她又不能回去,万一一会儿他们下来找不到她肯定会大吼大叫。

于是她就在旁边等啊等啊,等到好久,等到自己都睡着了。

荀纪牵着马走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枣红色的小马旁,穿着红色披风的少女坐在那里睡得香甜,一张有些胖乎乎的小脸鼓鼓着,让人忍不住去掐一下。侍卫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仿佛根本看不到这边有人睡着了一样。

大太阳在上空照着,她的鼻尖已经泛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他知道宫里的人向来拜高踩低,连侍卫也是这样,但是以蔺贵妃在宫中的权势,若是有交代过底下人,蔺玉婵在烈日下睡着定不会没有人来叫醒她。

瞥了一眼身旁的侍卫,他低声喝道:“安乐郡主睡着了,唯恐中暑,你去派人抬顶轿子来。”

一边说着,他挪了几步挡在日头下,让阳光不能直射在她脸上。

睡梦中的人似乎也是感觉到了一丝凉爽,努了努嘴,歪了一下又睡过去了。

侍卫看了眼睡着的蔺玉婵,又看了一眼六皇子,犹豫了一下,俯身道:“殿下,这……不合规矩呀。郡主本就不是宫里的主子,这轿撵,若不是上面下命令,嫔位以下的主子都不能用的呀。”

“哦?”荀纪挑眉,望着他似笑非笑地道:“上面下命令?这般说来,非要郡主的姑姑贵妃娘娘亲自来,你才肯抬轿子了?”

那侍卫犹豫挣扎了一下,看了看睡着的人,想着,虽然娘娘没开口让照料,但人左右是蔺贵妃娘娘带进宫的,若是他真的怠慢了,少不了要受责罚的。想到这里,便不再废话,领命下去了。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一顶装饰华丽的软轿便被抬来了,荀纪俯身抱起睡得很熟的小人,直接一步跨进了轿子里。将她平稳地放在了软榻上,让她枕在他的膝上。她皱了皱眉,自己寻着一个舒服的姿势,便继续睡过去了。

荀纪无奈地笑了,这丫头睡觉这么沉,若是今日带她走的不是他可怎么好?

“起轿吧,去华清宫。”

于是几人抬着软轿浩浩荡荡地往华清宫去了。

路上不明情况的宫女窃窃私语:“贵妃娘娘不是在皇后宫里议事吗?怎么这会儿乘着轿撵从马场回来呀?”

“你知道什么,据说呀,是六皇子让人去抬得轿子,里面是蔺国公的长孙女安乐郡主。”

“六皇子对蔺家的人这么好?皇后娘娘怕是要不高兴了。”

“皮子紧了是不是?什么话都敢说,皇后娘娘也是咱们能议论的么?”

小宫女被训斥地一愣一愣的,只得眼巴巴地看着那华丽的轿撵远去,心里头羡慕着里面的人。

侍卫们抬得小心,轿撵在宫里铺了鹅卵石的路上走得平稳,可饶是如此,蔺玉婵还是悠悠地醒了过来。实在是因为即使在睡梦中,她也能察觉到身边一道莫名其妙的视线一直跟着她。

一睁开眼,倒是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攒金的褐色袍子在她脸下被压得有了些褶皱,她手里还攥着袍子的一角。她怎么会睡在轿子里?

蓦地抬头,一张清冷中透着些笑意的脸庞进入了她的视线。

“啊……唔……”

她刚要叫出声,就被身旁的人捂住了嘴。

“殿下,没事吧。”

外面传来侍卫的问候声。

荀纪冷着一张脸答:“无事,继续走吧。”

蔺玉婵瞪圆了眼睛,这人要带自己去哪?难道就因为她刚才把蔺敬轩拉走了,他就准备把她带到没人的地方教训一顿?

越想心头越慌,她努力地想要挣脱他的手呼救,却被他越拉越紧。她一个八岁大的女娃娃,手无缚鸡之力,哪里能挣得过他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认命地松开了手,眸中露出乞求的神色。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觉得,此时还是保住这条小命要紧,毕竟蔺敬轩不争气,蔺家满门兴衰都靠她了。

荀纪只是不想让她叫出声来引得外面的侍卫误会,怕明日又有不利的谣言传出来。此时见她乖乖地一脸无辜的样子,便准备放手了。

“你保证不喊,我便放开你。”

蔺玉婵赶紧眨着大眼睛点头,快放开她,她要保命!

荀纪便依言松开了捂着她的手。

可是……

“救命……唔……”

蔺玉婵一得自由,立刻大声呼喊了起来。荀纪一急,下意识地凑近了她。

蔺玉婵只觉得一张脸一下贴近了她,她整个人靠在软轿壁上,退无可退,他的鼻尖几乎要贴上她的鼻尖时,他才堪堪停住了。

她未出口的呼声就这么卡在了喉咙里。

两人静默了一两秒,接着……

“救命……”

蔺玉婵转身想要掀帘子,这个六皇子是变态,他刚刚离她那么近!

荀纪也没想到自己怎么会那么鲁莽,但是此刻错误已经驻下,他也无法,只得拉过了她,耐心地解释道:“郡主,你在马场上睡着了,我只是派人抬了软轿来送你回华清宫。”

蔺玉婵自然不能信,这个六皇子是变态,他肯定打了什么坏主意。于是她用自己想到的最好的方法威胁道:“你……你你要是敢伤我,我就告诉哥哥,让他再也不跟你玩了!”

荀纪一头雾水,好端端地提什么蔺敬轩?

蔺玉婵却以为他这表情是害怕了,赶紧再加一把料:“哥哥对我最好了,你要是伤了我,就再也别想和他说话了!”

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荀纪不懂她的脑回路,想了想,自己也确实不该懂一个八岁孩子的脑回路。

于是劝解道:“我没有伤你的意思,你不必告诉你哥哥。”

哼,蔺玉婵得意地一挑眉,就知道他怕她告诉蔺敬轩。

不过他怕蔺敬轩,她也是有些怕他的,此刻感觉自己脱了险境,也不敢再乱说话,攥着裙角一步步地挪到马车的另一侧坐好,不时地偷瞄他一眼。还是远点比较安全。

荀琰见她恢复正常了,便也不再吓她,唇角微微带着一丝笑意,敛目倚在马车壁上任她端详。

到了华清宫时,蔺贵妃还没回来,两人下了软轿,荀纪吩咐了人将轿子抬走。转身想要对她说些什么。

这时一个宫女急匆匆地跑来:“六殿下,六殿下,叶姑娘找不到了,您快些去看看吧。”

荀纪脸色一变:“母后宫里那么多侍卫,还找不到一个人么?做什么非要我去?”

那宫女急切地说:“殿下,叶姑娘是跟您出去时不见了的,若是……若是找不到,娘娘问罪下来,奴婢不好交代啊……”

“怎么了?”

几人正在这边僵持着,那边一顶软轿慢慢地在华清宫门前落下了,绣工繁琐的绸帘拉开,里面端坐着一个红唇白齿美艳动人的女子。

她淡笑着望向他们几人,那宫女赶忙俯身请安:“奴婢参见宁妃娘娘,娘娘金安。”

荀纪也微微福身道:“宁娘娘金安。”

蔺玉婵见状也问了一礼。

宁妃挥手道:“平身吧。”

含波的杏眼看了他们几人一眼,笑道:“六皇子何时与安乐郡主这般熟稔了?本宫刚从皇后娘娘宫里出来,听说叶姑娘不见了,六殿下赶紧去寻她吧,免得找的久了惹得皇后娘娘不痛快。”

荀纪沉声应道:“宁娘娘所言极是。”

“嗯,”宁妃又状似无意般地瞟了蔺玉婵一眼,挥挥手示意侍卫起轿:“既如此便快去吧,想必贵妃娘娘也快回来了,六皇子在这里终归不妥。”

软轿在一片恭送声中离开,荀纪望了一眼华清宫的牌匾,吐了口气,道:“走吧。”

蔺玉婵立刻松了口气,微微福身送他离开。

眼见着那抹玄色身影走远了,她才顺势往刚跑来的萱儿身上靠了一下,皱着眉纠结着说:“萱儿,你说,这六皇子怎么这么坏呀,叶采薇都丢了他都不去找,唉,怪不得……”

说到这里她赶紧住了嘴,心虚地看了一眼萱儿,还好,差点说漏了。

又看了一眼那人离开的方向,犹自叹息着:帝王无情呀。

直到看不见那抹玄色身影了,蔺玉婵才转身进了华清宫的大门。

华清宫门口不远处,蔺贵妃的轿撵正缓缓驶来。依云跟着软轿一步步地走着,与蔺贵妃说着话。

“娘娘,依奴婢看来,这六皇子似乎对郡主很是上心。郡主没进宫时,六皇子何曾踏足过华清宫的门?这郡主刚一进宫,六皇子已经来回地跑了几趟了。”

蔺贵妃在软轿中闭目养神,秀丽的峨眉蜿蜒至眼角,更衬得一张脸蛋娇艳若滴。她轻笑了声:“不过是小孩子,婵儿还不到九岁,现在说这个为时过早了。”

依云在轿撵外仍是说道:“皇后娘娘一心想让那叶采薇嫁给六皇子,若是六皇子对婵儿有了什么,皇后的念头也就算是落空了。”

“本宫已经说了,此事现在谈论为时过早,以后不可再提。”

蔺贵妃忽然厉了语气,依云诺诺地应了声:是。

软轿眼看着便到了华清宫门前,蔺贵妃吐了口气:“皇后的什么算盘不要紧,要紧的是陛下,这些日子陛下越发宠六皇子了,甚至还提起,今年的国祭想让六皇子代圣驾去。若是此事定了,叶家恐怕就又要风光一把了。”

依云知晓此事轻重,低声道:“陛下那里,奴婢会派人留心的。”

“留心没有用,最关键的是让琰儿得到陛下的宠幸。三年大选快开始了,你记得给按本宫说的给父亲去封信。信里说明白,是本宫的意思。”

“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觉得我大哥喜欢我在线阅读楔子(三)

    玲珑洗三的那天,因着才下过大雪天气不好,路不好走,喻家便没请太多亲友,只是至亲聚一聚。喻老太太头疼症好了些,见陆陆续续有亲友到来,便勉强下了床,出来待客。本来这种场合乔氏的娘家人是贵客,不过乔氏生母早逝,兄嫂和大姐又远在京城,乔家就没有正经女眷可以出席,说来倒也是件撼事。看过孩子,添了盆,吃了喜面,

  • 从超神学院开始的无限之旅在线阅读第九节

    进了村子,家家户户都贴了春联,光景好的人家挂起了红灯笼。飞雪弥漫了整个村庄,一片祥和的景象。有时在路上碰见熟人,打了招呼,把柳惠当做我的女朋友,弄的我们都很尴尬,娘只得说她是我们的亲戚。我想,女朋友也是亲戚啊!“叔,婶!”一进院子,我就大声嚷嚷着,这里就是我的第二个家。王叔一家热情的将我们迎进屋。进

  • 谎言的味道第7章在线阅读

    “什么?一个小小杂役,竟敢如此放肆!”器阁一间宽敞房中,刘元正狠拍桌沿,猛然站起身,略显黝黑的面庞,可以看到一丝铁青,显然被气得不轻。立于对面的正是卞全,带着怨恨而离开的他,一路径直来到器阁,烫红的脸让他恨极了良人,他要把这事告诉表亲刘元正为他出头,见刘元正如此气愤,心底暗喜,嘴上却是另一番言语。“

  • 燃烧的青春之第四章

    “嗯?”祁璟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困惑的声音,我想做什么?当然是救你命啊小弟弟!然而很快,他就意识到晏止澜应该不是这个意思。他顺着晏止澜的目光看过去,发现自己的双手还按在人的大腿上,而之前为图省事,祁璟直接拿匕首把晏止澜的衣服割碎了了,匕首用完之后被他随手扔在了床边。祁璟顿悟,晏止澜不会以为自己是要亲手杀

  • 邪魅校草的泼辣小娇妻在线阅读第1章

    “小雨,如果有来生,我还想遇见你!”一个女孩靠在上官雨的怀里,但是上官雨却早已泪流满面,女孩的样子看上去非常虚弱!“别这样,还没到离别的时候,你一定要挺过去!”上官雨紧紧地抱住女孩,非常不舍的看着女孩。“可惜我等不到了,小雨,对不起!还有......我爱......你!”女孩说完最后一个字以后,慢慢

  • [*******耐在线阅读第五节

    帝景云和李智回到九公子府中,李智呆呆愣愣的看着那柄短剑,仿佛想从其中看出什么名堂,但是一无所获,只是看出它锋利异常。帝景云在一旁品着茶也在思考着什么。“师兄,你知道我父亲是个怎么样的人吗?皇上为什么说亏欠他太多,我应该怎么办?”李智突然问道。但是依然看着短剑不肯离开视线。帝景云停下思索,放下了茶杯,

  • 超神学院:我也建立了学院!签约女明星

    今天的酒吧显得格外的热闹,因为一个女明星在酒吧里唱歌跳舞。为什么女明星喜欢在这个酒吧唱歌跳舞呢,因为这个酒吧比较安全,消费也比较高。为了防止有人群冲上舞台,酒吧已经安排了三十个保安进行保护,还有女明星随身的保镖,一般人根本没有机会接近女明星。陈晨找到了李建。“现在酒吧已经进入了正常快速发展的状态,这

  • 末世之科学求生在线阅读第三节

    叶家大牢叶离来到大牢外,便看到一个人的尸体挂在大牢的墙上!那个尸体赫然是叶离的母亲!叶离的眼睛逐渐红润,随后整个眼睛中只剩下红红的血丝!叶离在这一瞬间就像是地狱来的魔鬼一般!叶离拿出浩火离剑“啊!”叶离现在就像发狂了得妖兽一样,她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冲进大牢!在这一刻,叶离境界屏障被突破了,天地灵气疯狂

  • 何日翩翩美少年在线阅读狩猎

    三年后凉州军营“回将军,并无消息”“还没有消息吗?继续查,下去吧”叱云南吩咐属下继续打探消息。三年前,刚满十六岁的自己就被父亲叱云老将军带上战场,当时的自己年少轻狂,想尽快立下军功服众,深夜偷袭军营,不想被敌将发现,自己拼死杀出一条血路,身负重伤,只剩半条命,也许自己命不该绝,被人所救。当时的掌柜说

  • [综]我在横滨开物流公司在线阅读第1章

    海城的夜是静谧的,虽说海城是国内最发达的沿海城市之一,但是却保留着一种宁静如世外桃源的感觉。“轰!”而就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强烈的轰鸣声,伴随着冲天而起的大火,打破了整个海城的宁静。第二天早,法制新闻。本台报道,海城市公安局昨晚破获了一起跨国贩毒组织,这个组织以传销的形式为掩饰,强行贩毒八年之久。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