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兄战]情绪调解师在线阅读第10节

2021/5/4 20:25:51 作者:画船渡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兄战]情绪调解师
[兄战]情绪调解师
作者:画船渡来源:晋江文学城
all三古原创受超级苏文笔辣鸡不喜误入三古童鞋作为一名情绪调解师,每天忙死忙活。某日得知他老父亲再婚了,还说要去度蜜月,说不放心他一个人住,就让他去日本和他再婚对象的十·三个儿子一起住。三古::)真开心。黑心公司还给他派了一个大任务,地点就在日本。:)这下不去也得去了。穿越绘麻不黑原绘麻谢谢开学了要读书了可能会周更了啦啦啦啦啦啦

小底军步营被打得惨不忍睹,军旗已倒,众兵不知该去往何处,前后左右都是敌骑,逃跑亦难如登天。更灾难性的,又迎上了第二波推进的汉军步军,短兵相接混战厮杀苦不堪言。

郭绍这边,王指挥以下整营五百多人早就七零八落,将士们纷纷向两翼溃逃。郭绍和杨彪前后配合,边战边走,也想随波逐流逃离失败的区域。

只见杨彪蹬着马步大开大阖,霸气地舞着沉重的铁刀横扫,不断有“叮叮哐哐”和人的惨叫声,猛不可当。而郭绍并不善于用长兵器,手里也只有一把障刀,专门就近护卫杨彪的空档和背后死角。二人此前从未一起并肩杀敌,如今在战阵上倒远近配合攻守兼备,非常有默契。

就在这时,忽闻“钉”地一声,郭绍觉得腿上好像被撞了一下,初时有瞬间麻木,很快一阵剧痛就从腿上袭来。他低头一看,一支重箭直接射穿了抱肚,刺进了大腿。一个踉跄,他险些摔倒,重重地把障刀刺入土地,这才支撑着身体单膝跪倒在地上。

“郭十将!”杨彪立刻察觉了身后空荡荡的,转身扶住郭绍的膀子。

郭绍吐出一口闷气骂道:“这么多人不|射,偏偏射中老子!”杨彪道:“还能走么?”郭绍道:“恐怕走不了。”

杨彪把长刀插在旁边,从怀里掏出短刀咬在嘴里,然后撩开郭绍的抱肚甲,二话不说,取了短刀直接把箭矢劈断,扔掉后面的一截。郭绍被折腾得一阵剧痛,咬着牙才没叫出来,额头上汗珠子都冒起来了,他吐掉嘴里的血水。嘴里腥甜腥甜的,应该不是自己的血,是刚才杀人溅到嘴边的血。

“我背你走。”杨彪用肯定的口气说了一句,并未有询问的语气。直接抓住郭绍的手臂搭在肩上,提起长刀就走。

此时已是敌我交织,刚走没两步就撞见了追兵。杨彪背着个人施展不开,急忙将郭绍从背上丢下来,提刀与敌兵厮杀。过得一会儿,等他过来时,郭绍便道:“杨兄先走,不必管我了。”

天地良心这真的只是一句客套话,受伤的郭绍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当然不想杨彪丢下他就跑;但他那句话脱口而出,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兴许就像抢着买单的人,其实有时候是言不由衷并不想买吧。

不料杨彪听罢也不回应,真的就走了。郭绍坐在那里,心下很不是滋味,但他不怪杨彪……眼下乱兵凶凶,小底军将士都在逃散,周围的周军越来越少,杨彪留下来对抗成建制的敌军?俩人都得死!但凡明智的人,此时都应该做出果断的决定。

郭绍挣扎着想站起来,腿上稍微用劲,大腿肌肉就拉动伤口和肉|里的箭镞,一阵钻心的疼痛。一个敌兵发现了活着的郭绍,冲上来就拿樱枪捅,但力度不够,立刻被郭绍抓住了枪头往后一拉。敌兵吃了一惊险些被郭绍直接夺了兵器,忙死死抓住枪杆朝怀里用力;不料郭绍马上改变力道方向,顺势向前面一送,把那敌兵掀翻,直接把樱枪给夺了。

那敌兵见状便不上前,而是对着后面大呼小叫,很快引起了更多的敌军注意。

郭绍预感到马上就要被更多的人围攻,心下一片惨然,这状况恐怕真的要被剁死在战场上。当初一门心思要到战场上来建功立业,是为谁而战,又是为何不顾死活想出人头地?

就在这时,忽然见杨彪又反身转来,他骂骂咧咧了一阵,上来扶起郭绍:“我看见周军开始反攻了,再挺一阵,说不定还有指望!”

“杨兄今日之恩,我没齿难忘。”郭绍顿时又生起一点希望。

杨彪道:“你我现在谁也不欠谁!”

话音刚落,一群敌兵从附近靠了上来,其中一个首当其冲端着长枪冲。杨彪不再打话,迎上去,一个侧身,哐!重刀拍在那人的头盔上,疼得那敌兵捂头大叫,杨彪趁势摆开架势迎战随后而来的敌兵。郭绍咬牙紧跟其后,按住那倒地敌兵的脸就补刀,挥起障刀就对着他的眉心猛刺下去,“不!”恐惧的叫喊几乎带着哭腔。

杨彪挥动长刀左刺右突,无人能接一招;郭绍护住他的后翼和近处,敌兵虽多不能靠近。

但很快就见两把弓搭上箭矢举了起来。“嗖嗖”两声,郭杨二人各中一箭,幸得有甲胄护身伤口似乎并不深。

别的步军士卒见他们勇不可当,一时间不敢上前,只在四面围住。因为郭绍腿脚不便,杨彪也不单独主动进攻,顿时有短暂的对峙;便听得杨彪的喘气像拉风箱似的,他手上的长柄铁刀可能有点重,这么连续不断地拼杀体力已有所不支。

这时一员北汉军将领跳将上来。杨彪顺手就端起长刀猛攻过去,汉将急忙持剑应敌,来来去去打了几个回合,看样子身手不错。汉将拿的剑,离得太远很被动,不过杨彪已是樯橹之末明显没之前那么生猛;终于叫那厮逮住了一个机会,在杨彪刺击用老时,他成功闪开,立刻冲了上来;这下子情势急转而下,长兵器在太近处非常不好用。

就在最需要对方的时候,郭绍拼了老命扑将起来,拿障刀截住。“当!”刀剑相碰震的刀锋急剧乱|颤。郭绍拿的障刀是护身短兵,重量轻,对撞非常吃亏;果然汉将趁势就将长剑欺上来,剑锋一侧,直刺郭绍的左膀。不料郭绍不退反进,硬生生借甲胄接了一剑,跨出一大步,同时右手挥起,一柄半尺短匕在空中闪起寒光。

短匕刀柄在手里松紧自如,灵活找准方向,在刺下去的一瞬间,手腕顿时握紧。电光火石之间,外人连动作都没看清楚,尖锐的刀尖已猛刺下去。瞬息之内,郭绍简直动如突兔、身如利箭,似乎不像一个受过伤的人。

突如其来,汉将的脸被一瞬间漂白了,惊惧地张开嘴、脖颈的肌肉收缩。郭绍挥舞短刀的手臂速度太快,平地扫起一股劲风,让汉将脖子上的肩巾都飘了起来……血喷了郭绍一脸。

短暂的死寂,短到几乎无法让人察觉。“呀呀……”顿时从四周冲过来一大群士卒,大呼小叫挥起刀枪疯狂地围过来。

“喝!”杨彪怒目瞪圆,作势拿长兵一扫,凭借仅存的体力作最后的挣扎。

这时便听得叮叮当当一阵响,一波箭雨覆盖下来,带着羽毛的箭矢插在地面上,好像一下子长出来了一片苇草。后面有人大喊道:“国家安危,在此一举!”

郭绍等转头一看,只见一员周军黑脸大将高举棍棒兵器,跃马大呼,身后一大群铁甲骑兵正在驱马加速。“援兵来了!”杨彪见状一阵兴奋。

老天,周军来得真是太及时了!

围住郭绍等人的敌兵见周军骑兵成集团反扑,赶紧掉头就跑,再也顾不得其他。没一会儿,无数的周军骑兵便策马而上,纷纷从郭绍等人身边越过。

奔腾的战马、矫健的儿郎、漂亮的樱枪,周军骑士呐喊着一个接一个勇猛前奔。郭绍敢发誓,这辈子从来没见过如此威武的铁马战兵!

郭绍一时间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扶着杨彪,对马队振臂高呼道:“灭了北汉,周军必胜!我皇万岁……”

众军没空理会两个一身血污的残兵,只是偶尔有人转头看一眼,兴许觉得俩人已经疯了吧。

……

此役,周军反败为胜。

郭绍等因受伤退出战场,但战役还在继续,厮杀一直持续到下午。北汉军大败,契丹兵引军退走;周军继续向前追歼北汉残兵。

一众伤兵在决战结束后,等到了被征发来运送粮草干杂活的民夫的帮助,他们被送到后军营地安置。

艰难的一天终于结束,夜幕降临时,空气中弥漫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风都吹不散。只一天,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山西盆地走廊从来就是一条群雄争霸的血路,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究竟发生过多少战争?恐怕谁也不知道。现在无数活生生的人再次把血和灵魂埋在了这里,又多了一个故事罢了。

郭绍的精神已是十分疲惫,又微微有些庆幸,庆幸自己还活着。不然也许自己会变成这无数的尸首中的一具,然后被匆匆推进某个乱葬坑里被草草掩埋……

二人躯干上的箭伤、瘀伤并不严重,比较深的伤口是郭绍左腿上的箭伤。小半截箭没拔出来,要拔出来才行。郭绍脱下盔甲之后,急忙检查“抱肚”那一块被射穿的破损处,确认没有碎片杂质在自己的伤口里。如果处理不当,伤口化脓感染,这个时代根本没药品,九死一生捡回来的小命照样会玩完。

柴火堆旁,郭绍说道:“杨兄,今日是你把我从死人堆里救出去的。”

杨彪看了他一眼:“扯平了。”

郭绍苦笑一下:“今后你我以兄弟相待,这世道,没兄弟,很难活下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千古逍遥人物之以前

    前田贺定睛看着花园和弥,没有说话。花园和弥被他看得十分不自在,下意识地发问:“怎么了?”前田贺沉默片刻后,松开了花园和弥,“算了,没什么。”“无论如何,都很谢谢你帮我约秋月桑。嗯……还有,对不起。”“对不起什么?”“我之前不应该用你喜欢秋月桑的事情来刺激你的,我很抱歉。”前田贺没有说话。花园和弥立刻

  • (圣斗士)草萱色の风张鑫

    第十章张鑫“恭喜大家在这次的比赛中取得前十的成绩,接下来根据抽签来决定剩下的名次,大家稍做休息,五分钟以后开始接下来的比赛。”主席台上面朱星的声音响起王毅回到王家所在的地方,对着父母说道:“爹,娘,孩儿没丢你们的脸,孩儿做到了。”王永夫妇难奈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对着王毅说道:“孩儿,这次你和昌福都进

  • 魔法学园第七章在线阅读

    9月既是相遇的憧憬,也是分别的惆怅。而今年,2014年的9月,注定是不平凡的,在这里,将开启每个人不一样的未来,也可以说是一个分岔路口,向左还是向右,都会让不确定的明天截然不同,生活没有彩排,上帝往往会为你铺满异样的精彩。“请大一各系的同学在报完名之后,在公告栏找到各个系对应的阶梯教室,准备开会”熟

  • 大学千层塔在线阅读第八章

    既然神经病已经离开了,容砚也没打算回去,继续跑步,一边跑一边想着刚刚那个人。刚刚那个人应该也是这个小区的住户吧?昨天在超市遇到一次,今天在公园又遇到一次,总共就两次,还说他跟踪,自恋也得有个度吧?出现在同一场合就是跟踪,这什么奇葩脑回路?容砚左思右想也想不明白,后来也不纠结了,其实就是个神经病吧,这

  • 我觉得我大哥喜欢我在线阅读楔子(三)

    玲珑洗三的那天,因着才下过大雪天气不好,路不好走,喻家便没请太多亲友,只是至亲聚一聚。喻老太太头疼症好了些,见陆陆续续有亲友到来,便勉强下了床,出来待客。本来这种场合乔氏的娘家人是贵客,不过乔氏生母早逝,兄嫂和大姐又远在京城,乔家就没有正经女眷可以出席,说来倒也是件撼事。看过孩子,添了盆,吃了喜面,

  • 从超神学院开始的无限之旅在线阅读第九节

    进了村子,家家户户都贴了春联,光景好的人家挂起了红灯笼。飞雪弥漫了整个村庄,一片祥和的景象。有时在路上碰见熟人,打了招呼,把柳惠当做我的女朋友,弄的我们都很尴尬,娘只得说她是我们的亲戚。我想,女朋友也是亲戚啊!“叔,婶!”一进院子,我就大声嚷嚷着,这里就是我的第二个家。王叔一家热情的将我们迎进屋。进

  • 谎言的味道第7章在线阅读

    “什么?一个小小杂役,竟敢如此放肆!”器阁一间宽敞房中,刘元正狠拍桌沿,猛然站起身,略显黝黑的面庞,可以看到一丝铁青,显然被气得不轻。立于对面的正是卞全,带着怨恨而离开的他,一路径直来到器阁,烫红的脸让他恨极了良人,他要把这事告诉表亲刘元正为他出头,见刘元正如此气愤,心底暗喜,嘴上却是另一番言语。“

  • 燃烧的青春之第四章

    “嗯?”祁璟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困惑的声音,我想做什么?当然是救你命啊小弟弟!然而很快,他就意识到晏止澜应该不是这个意思。他顺着晏止澜的目光看过去,发现自己的双手还按在人的大腿上,而之前为图省事,祁璟直接拿匕首把晏止澜的衣服割碎了了,匕首用完之后被他随手扔在了床边。祁璟顿悟,晏止澜不会以为自己是要亲手杀

  • 邪魅校草的泼辣小娇妻在线阅读第1章

    “小雨,如果有来生,我还想遇见你!”一个女孩靠在上官雨的怀里,但是上官雨却早已泪流满面,女孩的样子看上去非常虚弱!“别这样,还没到离别的时候,你一定要挺过去!”上官雨紧紧地抱住女孩,非常不舍的看着女孩。“可惜我等不到了,小雨,对不起!还有......我爱......你!”女孩说完最后一个字以后,慢慢

  • [*******耐在线阅读第五节

    帝景云和李智回到九公子府中,李智呆呆愣愣的看着那柄短剑,仿佛想从其中看出什么名堂,但是一无所获,只是看出它锋利异常。帝景云在一旁品着茶也在思考着什么。“师兄,你知道我父亲是个怎么样的人吗?皇上为什么说亏欠他太多,我应该怎么办?”李智突然问道。但是依然看着短剑不肯离开视线。帝景云停下思索,放下了茶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