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灵邺记第4章在线阅读

2021/5/4 19:54:54 作者:夜季微醺 来源:17K小说网
灵邺记
灵邺记
作者:夜季微醺来源:17K小说网
只是去看个电影而已,就能穿越到这么个地方?顾倾雪也真是服了。公主、太子、王子、皇后娘娘、太后这些宫斗剧专有人物居然出现在了她身上。在大邺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所有宫斗剧与古装探险片全都黯淡无光!!!

送上门的强战力,怎么也没有放过的道理。

德川理看了看手里的太刀,毫不犹豫地拜托刀剑师友人帮忙置办刀拵:「太刀拵或打刀拵都可以,我有急用,立刻就要。」

江户时代流行使用打刀,刀拵相对好配,效果也更实用,很多镰仓时代流传下来的名刀这一时期都被配上了打刀拵,适应新战场的需求。

以她本丸的太刀来说,除了刀姿过于古老,换上打刀拵也上不了新战场的平安刀,黄金期锻造出的名刀如一期一振、江雪左文字、烛台切光忠,清一色都是实战用的打刀拵,应付起战国、江户时代的战场,性能甚至远在江户名工锻造的新刀之上。

「太刀拵的事情我要好好想想,不能唐突,打刀拵倒是有现成的,我写个条子,你让飞脚去刀屋取来就是了。」

对江户刀屋存货了如指掌的光常爽快答应,从怀里摸出一张怀纸,就着凭几刷刷写上店名物品,签上花押,交给宅邸里的管家。这之后,他看向德川理,脸上流露出有些高兴的神情:「你终于想通,愿意把那柄木刀换成真剑了吗?」

什么情况?

难道说原主人平时佩戴的不是真剑,而是木刀吗?

德川理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应该是想多了。但和以前的每一次一样,她的坏预感总是很快变为现实。

「被要求把木鞘伪装成真剑鞘的时候,真的被你吓了一跳呢。因为嫌佩刀太重就把锋利的真剑换成无刃的木刀什么的,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也只有你才能做得出来。」

光常边说边摇头,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不仅那位水蓝色头发的太刀的付丧神,就连代代侍奉德川家的物吉也震惊地看着她,素来温暖的金眸里第一次写满不赞同:「主上大人太任性了,万一遇到需要拔刀御敌的场景怎么办?」

看来他也没发现德川理平时佩戴的太刀并非真剑,而是木刀。

从另一个角度想,这招偷梁换柱竟然能连刀的付丧神也蒙骗过去,可见策略实施得非常成功。

不对,现在不是夸奖原主人策术的时候。

德川理轻咳一声,将手里的太刀纳回刀鞘。

大概也对她的任性深有了解,光常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恋恋不舍地从太刀身上收回视线,郑重其事地叮嘱她:

「粟田口派的名工很少作太刀,保存至今的屈指可数,品相像这把刀一样好的更是世所罕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把刀应该是粟田口吉光所做的太刀,一期一振。顾名思义,是一生只作此一柄太刀,也即是一生仅出一柄的杰作。早在室町时代,这把刀就被誉为『天下一振』,是当时的天下名物。要好好照顾他哦。」

什么啊。

一副父亲嫁女儿的口气。他是这把刀的娘家人吗?

德川理揉了揉额角,努力压下吐槽的欲望:「我家的刀,我自然会照顾好。太刀拵的事情麻烦你多费心,回来的时候或许会需要。」

「那就这么说定了。下次来的时候要带上他一起,我也想看看挑选的刀拵合不合适呢。」

所以只是嫁完女儿不够,还要求女婿和女儿一起回门吗?

德川理愈发无语,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在她对面的光常一点也没感受到她的心情,见她没有反对,便当她是默认了,十分高兴地开口:「时间不早了,我先告辞,不耽误你出门。啊,对了。」

又想起一事,他兴致勃勃道:「下个月的入札鉴定你要不要也一起来?」

「入札鉴定?」

「嗯。」知道德川理不了解,他详细解释:「是私人举办的刀剑鉴别活动。一般内容是准备五把左右的真剑,装上刀柄进行出示,参与鉴定的人不得拆卸刀柄,查看刀茎,但可以用手拿起自由观察,最后将刀工名记在纸上,交给判定人。简单一点的话是拿出一把真品作为参考,去鉴别其余几把是否为这名刀工的真品。」

「那要对刀剑很精通的人参加才有意思,我没有那种知识,去了也是乱猜。」

「在我面前就不要这么谦虚了吧?我记得很清楚哦,刚才拔完刀之后,你开始一眼就认出是粟田口的太刀,握刀鉴赏的姿势也很专业。」

「那只是因为粟田口的作风太好认了。」

德川理皱了皱眉,试图撇清自己对刀剑的了解——她没有在原主人的书房卧房看到刀架,估计原主人对刀的兴趣并不大,而她因为有在时间政府担任审神者的经历,即使不去特意了解,也自然而然会知道很多刀剑的事,万一引起对方的怀疑未免麻烦:「越是古来知名的刀剑,刀姿、样式、风格就越好,刀工的特征也越明显。这把刀的地肌如此细美,只有粟田口派的名工才能锻的出来。」

「听,这不是很了解吗。」

说话间两人已走到大门前,准备分别。光常笑眯眯地看着她,一脸你不用多说了,我什么都明白的表情:「知道你做什么事都讨厌输,会拿你熟悉的『古来知名的刀剑』作为鉴定物,让你鉴别的。」

「……随你。」

终于意识到说什么都没用,德川理放弃抵抗,给出不负责任的答案。这以后,总算送走了过于热心的好友,她长长出一口气,感觉自己当初连续三周刷大阪城都没这么累过。

回到会客的客厅,刚刚嫁过来……不,本来就是她家的太刀与刀的付丧神一起映入视线。

和昨天物吉的情况一样。

水蓝色头发的付丧神在她面前正式行礼,扎成马尾的长发顺着动作滑过肩头,模样既熟悉又陌生:

「初来拜见。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承蒙您拭去尘污,不胜感激。请允许我侍奉左右,略尽绵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数码宝贝]梦中秋雨黑袍老者

    京都的救护车风驰电掣,短短十分钟不到已经到达案发现场。“虽然尸体的僵硬程度和尸斑尸绿都能证明是死亡时间超过12个小时,但是鲜血怎么解释?”姜元疑惑道,“而且,我们离开早餐店也只有短短几分钟时间,大妈七窍流血,鲜血都是新鲜的,此前还和我们说过话,完全无法解释!”姜皓琢磨这诡异的事情,百思不得其解。姜元

  • 大唐之最强御弟在圣域,我学的是狩猎

    下午四点钟。一辆豪华加长轿车行驶在环城高速公路上。“哥哥我跟你说,你真的错过太多事情了!市里新开了两家料理店,分别是西班牙料理店‘泷·Amarillo’和西餐厅‘春果园’,都是十杰的前辈开设的餐厅哟,味道超级棒的,你不在真是太可惜了……”开车的是绯沙子。绘里奈坐在后座喋喋不休地讲着,而旁边的刹那则无

  • 天月盟在线阅读第7章

    王慕木和白杨逃出生天以后,琢磨了一会儿,“不行,我们这会儿是跑了,可那青虫儿子一直在等着认爹啊。”白杨说。“那怎么办?现在回去撞见他们吃饭不就被逮个正着了?”王慕木喘着粗气。“我有主意了。”“嗯?”白杨脸上扬起一抹奸诈的笑,看得王慕木直发毛。“看见那只鸡了吗?”白杨一指前面不远处的灌木丛,只见一只通

  • 聆雪若只初见在线阅读第六章

    袁阅看见了,这样跟大人说话的女子还是头一个,大人可是这开封里不知多少女子朝思暮想之人,万里挑一之良配,岂是她一个青楼女子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的?虽然他很想说顾婷依一翻,只是看见大人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他自是不应该说什么了,毕竟跟了大人这么久了,心里多多少少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应该说什么,不

  • 我的少年在线阅读及时出现

    浸在冷水里的元樱屏息听着院子传来的声音,元袅此趟是专门过来看元樱笑话的,她步伐缓慢,慢悠悠走到院中,无端生出欣赏景致的心情来。无人打理的怀壁院大有荒凉之意,今日拔除了枯草,黑釉的泥土里连粒野草的种子都没瞧见。十六年前,怀壁院是元府景致最别致的一处院子,常日里簇拥着五六个穿着不凡的丫鬟,院子也是最亮堂

  • 模范土地公[美食]在线阅读霸王?

    出了3年2班的教室,乘坐全玻璃制的电梯,下到一楼。离开主教学大楼后,向校园后的庞大圆顶建筑走去,凝杰一直双手抱着后脑,打着哈欠,一副懒洋洋的模样。而在他的身边,米勒骄傲得如同即将走上战场的骑士。校园中的高人气并非是装出来的,只要他走过的操场,哪怕正在上体育课的女生也会冲到路边来发疯似的尖叫。难以理解

  • [综英美]What if第7章在线阅读

    “多谢,太玄祖师的一番好意,只是我怕再认你为师傅,我师傅会打死我的吧!”我向太玄谢道,心想,“前几日我刚答应向狂**修仙、炼丹之术,如今又让我答应向你学习,你可拉倒吧,无论修仙还是炼丹你定赶不上狂老这个祖宗吧!”“哎,不用在乎你师傅的感受,我只要你一句话。”太玄摆着手对我说。“你啥意思啊?太玄,啥叫

  • 极品小老板第一桶金

    乔伊伊并没有想到凭空变出钢琴的好办法,她只是突然想到一个赚钱的笨办法而已,有了钱,所有问题不就都迎刃而解了?为避免被熟人看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她直接乘坐公交车,去了一间离学校和舅舅家都比较远的网吧。乔伊伊想了又想,她重生后一没空间二没异能三没本钱,一时间实在很难赚到钱。而足够的钱,也是她能改变一些事

  • 德道长生第一章在线阅读

    你走了许久,刚进入一片森林,就被不速之客拦住了,“嘻嘻,我真是好运呀,竟然遇到了落单的人类,这下可以饱餐一顿了”头上长着怪异尖角,面容畸形的恶鬼此时正面带贪婪,嘴角流着腥臭的涎水,死死的盯着你,你的神力本就快要消散,你又刻意隐藏了你身上神明的气息,为的就是不沾染不必要的麻烦,没想到,居然被小鬼盯上了

  • 撩错人后,我成了总裁夫人 [参赛作品]第1章在线阅读

    “生日快乐。”快下班了,林沛沛的手机突然弹出这条微信,简洁得要命,好像对方跟她已经无别的话可说一样。再看看落款处的“庄睿”。林沛沛只觉得有些疲惫和不耐,它们就像一股清风般羸弱,但不容忽视。但她并没有在意这点不舒服的心情,果断地打开微信,回了:“谢谢。”距离庄睿上次给他发消息,已经有一个多月了。现在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