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杀向九天在线阅读第3节

2021/5/4 7:02:42 作者:六指和尚 来源:飞卢小说网
杀向九天
杀向九天
作者:六指和尚来源:飞卢小说网
修我战技,杀向九天,洒我热血,一往无前。(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黄老汉的骡车一路吱吱呀呀往杨柳胡同赶。骡车简易的车厢隔绝了大部分寒风,肖氏把三郎紧紧抱在怀里,丽娘和李姝仍旧挨在一起,李穆川和李承业一左一右坐在门口。

雪越下越大,骡车走不快,黄老汉心中发急,狠狠抽了骡子一鞭子,骡子吃痛,跑得快了一些。黄老汉不敢大意,拿出看家本领,稳稳架着骡车。

李穆川紧紧皱着眉头,“雪这样大,京郊的百姓又要受苦了。”肖氏听见官人的忧国忧民之言,心中也发紧,想了想,宽慰丈夫两句,“官人不必忧心,雪下的虽急,倒不一定就能久。”

李穆川点点头,未回答肖氏。

李姝问李穆川,“阿爹,京郊百姓日子也那么苦吗?”

李穆川愣了愣,抬起双手向皇城方向拱了拱,“吾皇圣明,百姓日子比前朝好多了。”

李姝不太懂朝廷大事,只知道这是个新建立的朝廷,国号景,才经历两代帝王。先帝结束了前朝军阀混战局面,当今继位以来,励精图治,国朝吏治较清明,民生也得到大力发展。

紧赶慢赶,在路上积雪还不至于不能行车之前,骡车到了杨柳胡同。

众人下车后,肖氏使李承业去付车资,又嘱咐他多给几文钱,给黄老汉打碗酒喝,暖暖身子,大雪天的,别冻坏了。

黄老汉连连道谢,“多谢老爷太太并哥儿姐儿,贵府仁慈,老汉沾光了!”肖氏请黄老汉进屋喝口茶,黄老汉连连推辞,赶着骡车就走了。

进门后,一家人先去给李泗新和张氏请安。李泗新夫妇简单问了两句,就打发二儿子一家歇息去了。

李姝随丽娘一起回到西屋,简单洗漱一下,姐妹两就一起歇息了。李姝躺在床上,听着外面怒号的北风,心里思绪翻腾。

她知道,在生产力极度落后的古代,暴雪,意味着无数人要丧失生命。王孙公子煮酒赏雪的时候,千千万万的普通老百姓家里房屋倒塌、老幼冻死。李家勉强有坚固的砖墙瓦房,食物充足,她不用担心温饱问题。

然而,李穆川的事业没有起色,为人又忠厚,一家人全靠着他微薄的俸禄和年节例行发赏过活,外加大娘、阿娘和丽娘做些针线补贴家用。

李家五个孩子逐渐大了,开销会越来越大。李承祖读书不成,家里早早给他定了亲,翻年就要成亲了。目前正闲在家里,帮着打理家事,就等成亲后,再想办法谋个差事。说的妻室是郑氏娘家未出五服的姑娘,家里还不如李家呢。李承业还在读书,且于读书一道颇有灵性,李家定是要花大力气培养的。丽娘很快也要出阁……

李家已经庇护她整整七年了,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连下场暴雪都要思考物价的家庭,让她无忧无虑过了七年。

想到李家人的宽厚仁慈,李姝更加烦恼。她是不是该为李家做些什么?不说有多大成就,改善一下生活也是好的。

可她又能做什么呢,自她上辈子上了大学后,再也没干过粗活重活,连做饭都是丈夫一力承担,女工什么的,她只会缝个扣子。李姝就在这样焦虑的心情中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姝起床后发现,大雪已经将整个京城都盖起来了。

大门外的雪,近一尺厚。院子里,李穆川带着李承祖、李承业在铲雪,打通正房到大门口以及东西厢房之间的路,两条路交界的十字路口除,李承志正在玩雪。

李泗新和张氏已经不出正房门了,老两口年纪大了,这么冷的冬天里,真不好过。

肖氏从厨房里出来,见大家都起来了,叮嘱李姝,“姝娘多穿些”。又跟李穆川说话,“早饭已妥当,官人带着孩子们一起用早饭吧。剩下的,晌午我和二郎一起铲了。”

李穆川看了看剩下不多的雪,遂停了手道:“辛苦娘子。”

一家人很快又聚集到早餐桌上。

张氏叮嘱全家人,“天冷,都吃快些罢,凉了就要用胃暖,伤身子的很。”

郑氏向张氏请示,“阿娘,雪这样大,马上又要过年了,咱们要不要多备些米粮。”

张氏点点头,“是这个理,迟了就要涨价了。昨儿听说学里先生也病了,二郎既放假了,老二媳妇,吃罢早饭,你带着大郎二郎去添置些米粮。不拘什么,细粮粗粮都要。”

郑氏忙说,“我与二弟妹一起去吧。”

张氏想了想,不好说你寡妇家家的少出门的好,改口道:“你腿疼的毛病还没好,外面风大,就别去了。”

郑氏肖氏均应了。

张氏看到低头慢吞吞吃饭的李姝,又开了口,“姝娘也不小了,该学的也要开始学了。这几天冷,正好在家跟你姐姐一起学织布,后街你穆林叔父家的苗丫头,一个月织布少说能挣一吊钱呢。”

肖氏也点头,“很是,姝娘你不能再疯玩了。晌午我要出去,你在家把三郎的袜子补补,上回我才教过你。”

李姝心里想,来了来了,她的闺训生涯开始了。好在只是补袜子,她有不懂的只管问丽娘,家计艰难,她不好再吃闲饭。

饭后,肖氏带着李家兄弟准备出门。李姝羡慕地看着李家兄弟,再次问肖氏,“阿娘,我可以一起去吗?”

肖氏摇头,“风大雪大,深一脚浅一脚,你老实在家跟你阿姐学做活,回来我要检查你补的袜子。”又叮嘱李承志不要淘气,遂带着两兄弟出门去。

肖氏推开大门,一阵寒风肆虐而过。她紧了紧衣领,又搓搓双手。回头检查了一下李家兄弟的衣着,见他们从头到脚都裹得紧,也就放心了。

胡同里人少得很,杨柳胡同地处内城边缘,没有什么达官贵人,都是些小户人家,书吏衙役较多,还有权贵人家的豪奴在外偷偷置办的宅子。

出了胡同口,到了街上,三三两两开始有人走动,大多脚步匆匆。路上雪未化,果真应了肖氏的话,深一脚浅一脚。

肖氏想到丈夫的皮靴还是旧年做的,这么大的雪水,旧靴子可能根本防不住。

一双好的皮靴可得好几吊钱,家里再艰难,也不能让官人一双脚整日泡在雪水里。肖氏打定主意,要想办法在年前给丈夫添置一双新皮靴。

穿过两条街,三人到了常去的粮店里。

掌柜孙胖子忙起身迎接,“李太太来了,家里可好?这雪可真大哟,看把人冻得。哎哟,太太家的两位公子可是越长越好了,个个玉树临风,以后定是有出息的!”

肖氏似乎习惯了孙胖子的作风,也回道:“家里都好,孙老板一向可好,年关了,定是生意兴隆!”

孙胖子又笑,“借太太吉言,某也想多挣几文钱,过个好年呢!”

肖氏在店里看了看,问了问价格,发现常买的几样米粮价格均有上涨。白米一担涨了近两百文,黄面每斤也涨了半文钱,剩下各类粗细粮涨幅不一。

肖氏没想到粮食涨价这么快,试探性地问孙胖子,“孙老板,我才几日没来,粮价变化这么快啊!”

“哎哟,李太太,您不晓得。就昨儿那场大雪,路都堵了,外地的粮都运不进来!可不就得涨嘛!”

怕肖氏不信,又劝诫道:“不是我哄骗太太,您是多年的老主顾了,我跟您说实话,年前,这价格是下不来了。咱们城里还好一些,城外的、京郊的,房屋都倒塌了很多,一些家里贫寒的,冻死饿死的都有。咱们这还是京城呢,再往外去,更不好说了。”

肖氏听到这话,判断粮价还会继续上涨,想到自己正好多带了些钱,预备多买一些。

她回身与李家兄弟商量,李承祖道:“婶娘所虑甚是,有备无患。后面大雪封路,年关又近了,东西都紧俏的很,咱们趁着刚刚下雪,多买些,省得到后面,还得花更多的钱!”李承业也赞同母亲和堂兄的话。

肖氏征求了李承祖的意见,算是两房人都同意了,公婆即使有微词,也要顾及李承祖的颜面。

三人买了三百多斤粮食,有白米、白面、玉米面,还有一些豆类。孙胖子见他们买的多,特地派了两名伙计帮忙送到家里。

这边厢,李姝拿出三郎的破袜子,仔细研究了一翻。袜子上有几个连着的破洞,若一个一个地补吧,太费事,一起补吧,好大一块补丁巴在上面,太丑了。

李姝想了半天,决定把袜子上破破烂烂的一大块全部剪掉,找一块同色的布,从边缘用小针细细缝好,不仔细看,还发现不了。

说干就干,李姝问张氏要了块同色的布,按照肖氏教的针法,仔细缝好了。再把边缘接头处从内里缝一圈,省得里面喇肉。

待肖氏一行归来,张氏听说外面大雪封路、粮价上涨,双手合十念了几句佛,对三人多买粮食的事情,未置一词。

李姝听了肖氏的描述,暗自惊心。肖氏忽然话锋一转,问起袜子来。李姝老心老肺,也不像丽娘一样脸皮薄,把自己歪歪扭扭的作品拿给肖氏看。

肖氏仔细看了看,觉得李姝脑子活,第一次做活计,并没有按部就班,“第一次,这样很不错了,以后得多学多干,保不齐以后也跟你悦姐姐似的是个巧手。”

李姝心说我才不要当绣娘,年纪轻轻就把眼睛熬瞎了。

肖氏作为家庭主妇,忙碌的很,说两句话后,就去把院子里剩下的雪铲了。

李承祖看婶娘铲雪,忙从东厢房里出来,拿起铲子一起干活,中途还劝肖氏进屋歇息。

李承业跟着张氏,把各类粮食分类装好,并做好防潮防水措施。

晌午饭时刻,因李穆川不在家,饭食较简单。单给李泗新和张氏蒸了两个蛋,其他并无荤菜。

张氏心疼孩子们,往五个孩子一人碗里挖一勺蒸蛋,剩下的她与老头子分了。三郎吃的快,吃完了又盯着张氏,张氏笑眯眯地把自己碗里剩下的蒸蛋又喂给他吃。

郑氏在一边看了一眼三郎,又看一眼李承祖,并未说话,继续低头吃饭。

夜间,李穆川回来时表情凝重。听说了买粮的事情后,他叮嘱肖氏,日常家用的茶、盐、布匹,甚至柴薪,都要多备些。

李姝是个包打听,趁肖氏洗碗的功夫,大致了解了李穆川表情凝重的原因。

北边几个省都出现了连月暴雪现象,已有成批的灾民流向各州府生事。圣上发怒,已革了几个地方官员的官位。

朝廷里太子和四皇子之争日渐激烈,已到了图穷匕见的地步。此次大范围雪灾,成了两党相互指摘的利器,全然不顾百姓死活。圣上更加不喜,奈何都是自己的儿子,不能打死,只能剪除他们的爪牙。

高层的震动影响不到李穆川,但京兆衙门的大牢里,却忽然多了很多犯人。

李穆川是管理刑狱的文书,忽然间多了一堆人神神秘秘地来打点他,甚至听说还有倒换死囚之类的事情。

李穆川不懂变通,少了很多捞银子的机会。但身在局中,怎能独善其身。日常里,有些事情上官发了话,他只得照做,装作不知内里的猫腻。

事后,上官会以旁的明目给他发些钱物,他也并未拒绝。否则,以他的俸禄,如何养得起这一大家子。

这京城,看起来繁花似锦,内里却波涛汹涌。似他这样的蝇头小吏,如同大海里的一扁小舟,一个浪头打来,就粉身碎骨。

李姝看得见李穆川眼里的无奈,想她也是在办公室混了几十年的人,理解李穆川这种一根筋的苦恼。

李姝忽然觉得自己有了不一样的心境,以前,她只把李家人当朋友,现在却逐渐把自己放在李家人的角度解决问题。

她不知道这种现象是好还是坏,不过,在看到丽娘给她倒好了洗脸水,又温柔地给她解开头上的绑发带之后,她的内心蓦然一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好玉成双之拼死也要追完大坑!

    人在临死的那短暂的时间里,一般会想些什么?过去的回忆走马观花式地涌上心来?没有完成的梦想在变成遗愿之前可怜兮兮地伸出尔康手哀号着不要抛弃我?纲吉也不例外。觉得自己要死了的那一瞬间,她满脑子可怜得有限的空间里都只剩下了一件事——『不要啊!说好的剧场版呢我还没亲眼看到啊啊啊!死不瞑目啊我说!——拼死也要

  • 讨个妖怪做老婆在线阅读第3节

    显然,小孩子之间的打闹并不会成为永无止境的追逐之战。最后,特丽还是被小孩子娇弱的体质打败了,她决定折中一下。因为刚才出了一身汗,她和另外两个小家伙提议先把衣服换了再讨论今天玩什么。夏尔和伊丽莎白也正好打算休息一下,于是他们都安分地乖乖跟在她身后。特丽为自己顺利解决了一场磨人的追逐颇感骄傲,迈着小短腿

  • 道德经之东风浩荡在线阅读第七节

    “啊!”诸明惨叫一声,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心想:莫不是自己惹师傅生气了?还是......没来得及想完,嘴里就被塞上了东西,随后而来的就是摔落在地上的疼痛感。“咳!咳!”诸明把嘴里的异物吐了出来,却是满口草根。“哎哟喂。”诸明踉跄地爬了起来,却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自己原先站立的地方已经是一片火海,师傅

  • 寻妖启示录在线阅读第10节

    故施不善厨艺,偏偏煲得一手好汤。从楼上房间下楼来,客厅里的人已经离开,那双狗狗拖鞋正规整的摆放在鞋柜外。故忬忬坐在客厅沙发上,抱着玩偶吃着零食刷剧。轻抬眼皮,故忬忬看了眼故施。“姑姑,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你用不着在我同学面前让我难堪吧?”都姓故,偏偏自己永远不及故施血统高贵。也没她幸运,有三个对她宠

  • 关于未婚妻比我强这件事在线阅读第一节

    龙渊省,云州市。国际机场。“各位乘客朋友。”“现进入军事管制,暂时不要乱动!”广播,肃杀的声音传出。踏踏踏!!!声音若雷鸣,整整齐齐间充斥着秩序。一行军装,个个眼神犀利。“恭迎军主!”嘶哑的野性咆哮带着的是血性的不舍。唰!清一色的敬礼,刷动衣袖的整齐。“回去吧。”林夜声音有些低沉,同样的敬礼。一身黑

  • 微博大V追星日常在线阅读第7节

    小院子恢复安静,麦子三人对自家大姐的印象再次刷破记录。甩开麦子的手,豆子朝李长柳飞奔而去,一把抱住她的腿,仰起头小眼睛里仿佛冒着泡,满是崇拜:“姐!”李长柳乍然被他一撞,险些站不稳,轻轻拍了他一下,无奈地低头朝他笑笑。望着这一大一小的人影,苗条妇人感叹:“长柳真是长大了!”李长柳这才回过身招呼她:“

  • 封禁地之福利抽奖系统(3)

    张天乐心情激动无比地点开仓库按钮,瞬时转盘消失,正方形格子陆续翻开显现在荧幕上。一个礼包模样的图案静静停留在第一格里。张天乐想打开礼包,却怎么伸手蹦跳也摸不到礼包的格子。苦恼的思索了一阵想到:“起来这么高科技的东西这么也不应该我自己动手点啊”张天乐抬起头,吸足慢慢一口气,洪亮的吼道:“打开礼包!”“

  • 重生之征战2y在线阅读第2节

    小九界的杂乱纷争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每天都在上演着你争我夺尔虞我诈的场面,尤其是神域被封印失去神帝和神皇的管理,状况更为糟糕。而此刻的异象让一切都平静下来了,相对那些凡人来说只不过是可怕的闪电和惊雷,只有仙,神,妖,魔,鬼怪等对其中蕴含力量的恐惧更为深刻,每一秒都在敲打着他们的灵魂,特别对他们被贬的这

  • 升级星辰变第六章在线阅读

    鲁格洛公国位于苏诺王国西南方向,是一个南边靠海,北边靠山的特殊公国。在整个王国内,鲁格洛公国的地域都算是一个独特的地域,但奇怪的是南北差异虽大,鲁格洛公国内的北方人和南方人生活习性却几乎没有什么差异。念夏所在的格罗镇便处于鲁格洛公国的西南地段,而念夏要去往的公国首都鲁格洛城却是在中东地段。虽然念夏可

  • 美女房东是狐妖之脱虎口,陷怪异!

    阳之初,紫气东升,霞光灿烂。落阳谷,草木丛生,乃伏击之绝地,常有野兽出没,虎豹伤人,悍匪袭杀过往路人。“官爷,这落阳谷前处常有虎山恶匪盘踞,听说有百十号人,皆是杀人不眨眼者,食人肉,喝人血,怎的,挑了这穷凶极恶之地?”挑担队伍中,正是马猴嬉皮笑脸地问着一旁地衙役杜平中,杜平中转过身无奈道:“马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