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腹黑影帝的暗恋总裁和摩托车

2021/5/4 5:47:28 作者:月夜欢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腹黑影帝的暗恋
腹黑影帝的暗恋
作者:月夜欢歌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已完结,新文《醒来后,多了个老公[星际]》打滚求收藏。本文文案:金鹿是个过气女星,就在她想着再糊下去就回家卖红薯的时候,忽然接到了男神经纪人的电话。某影帝:炒CP吗?金鹿:???和谁?某影帝:和我。金鹿:!!!......这不科学,她听说影帝是gay,怎么忽然找自己炒CP?是想找人打掩护吗?她高高兴兴的答应了,本以为就是逢场做做戏,谁知道这炒CP之路却越走越不对劲。金鹿:大哥,请尊重一下自己的性取向。手不要乱摸行不行?某影帝:......金鹿怎么都没想到,一直以为是gay的某影帝不仅是个钢铁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这是S市最为繁华的地段,寸土寸金。此刻是下班高峰期,刹车灯此起彼伏,一直亮到天边去。

一辆黑色迈巴赫里。

女人穿着裁剪贴身的西装,一尘不染的领口上,是修长纤细的脖颈,她下颌瘦削,鼻骨微微凸起,肤色雪白,侧脸沉静。此刻端端正正坐在车里,脸上神色漠然,整个人散发出大写的“生人勿近”的气场。

司机从后视镜里偷偷瞄了一眼后座的女人,打了个寒战。

江总这个模样,这个表情,都在说:今天心情很不好。

他微微缩起脖颈,小小声道:“江总,对不起,已经6:00了。您的晚宴,可能来不及了……”

女人轻声道:“前面已经堵死了?”

她的声音很轻很轻,不是严厉、嘶哑的嗓音,而是宛若少女,带着点不染风尘的空灵。

“交通事故,没办法。现在整条路都瘫痪了。”

“离香格里拉还有多远?”

“起码有3000米吧。”

女人皱眉想了想:“那我自己走过去。”

“不不不,您的鞋……”

话音刚落,司机就瞪大了眼睛。

她将那跟细的像针一样的高跟鞋脱了下来,拎在手中,从车底拿出一双运动鞋。

她推开车门,正准备下车,忽然听到一个俏皮的声音。

“美女,去哪里?我送你一程吧。”

听声音,是个年轻女孩子。

她抬头,看见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女生,绑着高马尾,骑着一辆摩托车,侧过脸看她。

女生眼睛很大,乌溜溜的,眼尾总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原本精巧的一张脸于是显得温和又多情。

“你是?”

“洛舒。”

“这里禁摩的,你不怕罚款么?”

……竟然把我当成摩的司机了???

洛舒满脑黑线,问系统:“喂,帮我看一下她对我的好感度多少。”

系统:“9。宿主大大还要继续努力呀。”

洛舒:“哦?那还不错嘛。”

系统面无表情:“满分100。”

洛舒:“…………”

一定是我的出场方式还不够帅气。

小姬崽洛舒穿到了一本女强文里,女主正是眼前这位冷若冰霜的美人——

福布斯榜首,S国的大财团,华夏集团董事,江书寒。

洛舒想起这个惊人逆天的设定,觉得腿都有点发软。

乔布斯爷爷辞世还没多久呢,这位就抢了他的宝座?她很好奇这个世界里有扎克伯格吗?有马云吗?想一想那个画面: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美人,和一群大叔在一起商讨赚钱的话题,哪块地开发什么什么,哪里又可以投个几个亿,哪个项目又翻倍赚了几个亿……简直太帅了。

这女主,早在她第一次刷那篇文时,就深深地爱上了。

能力、手腕、颜值每一样都逆天,这样的女人,开个后宫也不要紧!渣也不要紧!洛舒简直想把自己打包捆好,寄到江书寒门口,主动给她渣,怎么渣都行。

眼下,就是怎么讨好对方,然后……成功成为对方后宫里唯一一只妹子。

能和女神在一起,就算只是后宫里的一只小小成员也不要紧!

“等等,”系统叮咚一下:“宿主小姐姐,您好像搞错了……我们的目标是:把任务对象的好感度刷到100,并且干掉所有情敌以及潜在情敌,后宫什么的,当然是要解散啦,女主只能专宠你一个人。”

洛舒:“……”

原来比直掰弯还难——这是要把处处留情的“渣女”调/教成忠犬啊!

此刻,“渣女”江书寒正一手拎着她那镶钻细高跟,一手撩发,露出沉静优雅的侧脸,毫不知情地对洛舒放电:“我去香格里拉酒店,送么?”

洛舒心头一跳,有点晃神,点头如捣蒜:“嗯嗯嗯。”

江书寒嫌弃地看了一眼她的摩的:“待会,快到了就放我下来。”

说完这句话,她就从包里掏出一个巨大无比的墨镜,架在了鼻梁上,而后淡定地坐上了洛舒的小破摩托。

洛舒技术高超,在逼仄的车流间穿梭,而后感觉身后的人似乎有些没坐稳,轻轻搂住了她的腰。

动作有些小心翼翼的,好像不太习惯于肢体接触。

洛舒心头一软,立马放慢速度。

江书寒修长的眉毛已经不耐地皱起——她被无处不在的汽车尾气扑了一脸,飞尘垢扬的,很是不舒服。

从她的视角,可以看见前面的女孩白皙的脖颈,微微绷紧的精巧下颌。

这么年轻,却要通过这种风吹日晒的工作赚钱,挺不容易。

她目光同情地打量她,熟不知洛舒已经沉浸在“带美人乘车兜风”的爽感里不可自拔了。

洛舒脑洞大开,想象N年以后……

她也摇身一变,成了首富。

洛首富挑起江穷光蛋书寒的下巴:“姐带你兜风。”

而后她开着敞篷跑车,美人在怀,一路奔驰,收获无数羡艳的目光。

……好吧,和眼前的场景还是区别稍大了一点。

洛舒正沉浸在自己的脑洞里不可自拔,忽然听到一声惊叫。

“哎哎哎!那是江书寒吗?!”

一辆SUV的车窗摇下,里面的人伸出一只手,激动地拼命招手。

她这一嗓子,石破惊天一般,很快前前后后堵的车都摇下车窗,往洛舒那边看。

“好像真的是啊,那么漂亮,我不会认错的。”

“她怎么搭这种车!堵车了不应该直接叫个直升机来接么?”

“哎,人家很低调啦,开直升机太夸张啦。”

“那个司机怎么是个女的?”

“太幸福了吧,能送我江女神……”

“她这一趟估计得赚不少钱吧,人家有钱人,出手应该想当阔绰。”

洛舒头一次这么万众瞩目,颇为不自在,她冲人群辩解:“不是啦,这是我表姐!”

被摩的司机攀上亲戚的江书寒:“…………”

那边人群还是不大相信,疯狂的更是直接打开车门,冲上马路:“就是江爸爸!我眼光绝对准!”

洛舒立马加大马力,一路狂飙,突破重重围困。

好不容易到了十字路口,一抬眼,便能看见“香格里拉酒店”几个字。

“可以了,放我下来。”

洛舒知道她正在为自己的形象担忧——此刻她那精致的、挽好的发髻,已经被大风吹得宛若鸟巢。不过美人就是美人,洛舒觉得这样子的她,也别有一种天然去雕饰的感觉。

江书寒下了车,仓促地扫了一眼手表——

只剩六分钟了。

她忙掏出钱包,一边低头翻找,一边问:“多少钱?”

洛舒想了想:“十块吧。”

要给对方留下一个清廉朴实的形象,嗯。

谁知江书寒立马抬起头:“这么贵?这才几步路。”

洛舒:“……”

然而紧接着,江书寒掏出一张粉色毛爷爷:“我赶时间,不用找了。”

而后匆匆忙忙,一手提着高跟,一手挎着包,背影狼狈中透着窈窕地远去了。

洛舒忽然想不起来,她当时看文的时候,留在脑海里的女神,究竟是什么样的形象了。

好歹平白无故赚了一张百元大钞,洛舒觉得心满意足。

她骑着车,准备回到自己和人合租的小屋里,忽然被交警拦了。

交警是个小哥哥,目光里有点钦佩:“女孩子啊,骑车这么猛,我追了你一条街呢。”

洛舒:“……”

然后他继续道:“这车我没收了啊,这里禁摩的几百年了,你怎么溜达过来的?”

洛舒这天赚了一百块和女神的背后拥抱一个,赔了一辆车。

她仍然春风满面,笑的合不拢嘴。

室友见了她就惊叫起来:“哎,你谈恋爱了吧,怎么一脸春色呢。”

室友叫何曼,和她一样是书中的路人甲,一起在帝都北漂。模样很漂亮,奈何出身不好——毕业于某三流电影院校,家里人打工打了几辈子还没翻身。

洛舒稍微好一点,父母都是公务员,虽然收入不高,好歹是铁饭碗,不至于吃了这顿没下顿。她毕业的电影学院也很有名,然而实在是在校期间表现太平庸了,刚在几个舞台剧里崭露头角,立马就被那些家里有钱有背景的刷下去了。

她没有别人有背景,也没有别人有钱。

更致命的,她还没有别人努力。

洛舒拿到这个剧本的时候,简直感叹系统太贴心了,这跟她原身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她一直觉得自己应该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做成一件大事,而后被万众瞩目,成为整条街最靓的仔,但是那种预感,也在时间的流逝中,渐渐消失了。

她也许潜意识知道自己就是个普通人,不是特别努力,也不是特别聪明。可能一辈子就在刷手机、刷微博,上班下班里过完了。等到死去的那一天,除了亲人,大概不会有人知道。

但是她还是不知天高地厚地想要不凡。

就像江书寒那样。

难过只是一瞬,尽管有太多的憋屈、不甘,她都可以用嬉皮笑脸粗暴地掀过去。

她哈哈哈道:“你不知道,我的桃花已经纷纷扬扬落在我身上了。”

何曼抛了个媚眼:“哟,哪家的小帅哥啊。”

洛舒神秘一笑:“她腰缠万贯,你姐妹我马上就要嫁入豪门了。”

“霍,霸道总裁?”

“不止不止。”

“呵,一首梦醒时分送给你。你还是先解决一下厕所漏水的问题吧,楼下那两口子快把我们的门都踹翻了。”

洛舒脸黑了:“……你应该对未来的富婆表示一下起码的尊重!”

这么说着,她还是检查起厕所来。

不经意抬头,她看见窗外的桃花真的开了。

此时是初春时节,乍暖还寒,薄薄的花瓣静静对着阳光,淡粉色的,开的很好。

风吹过,一片花瓣穿过窗户,落在洛舒的头发上。

洛舒微笑起来,不真怎的,就想起了江书寒。

如果有一天,她能成为她那样耀眼的人——自律、强大,想要什么都有本事得到,那她大概做梦都能笑醒了。

有时候,她觉得人最大的幸福,就是自己的路,永远都掌握在自己手里。没有什么命运论,也没有所谓的“冥冥中自有天意”。

可是这个世界毕竟复杂,环境、出身、机遇,每一样,都是命运线上微小的扰动,却可以让一个人的命运完完全全地扭转。

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多少人一夜暴富,多少人一夜赤贫,多少人好逸恶劳却腰缠万贯,多少人勤劳老实却两手空空。

然而洛舒只是唏嘘了一下,就拍拍手站起来,和往常一样,开始切菜煮饭,打开电视听无聊的新闻联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恐怖考试在线阅读第一节

    清晨六点,天色是朦胧的,深蓝色的天空透着一丝忧郁,几朵乌云静静散漫地铺在天空,像在等待着什么。在村子至高处的屋子,是青瓦绿岩的一处古朴建筑。它是整个村子所尊敬的村长的住处。一个穿着灰色衬衣的短发中年人焦急地在这里的一间房间前徘徊。充满霸气的剑眉和深邃的双眼显示着他的身份。房间里不断传出女人痛苦的喊叫

  • 未来编年之敲诈勒索

    自从暴打一顿刘文清,庄皓回到家中,一直在思索。除了获得不凡的力量之外,他实在有点闹不懂自己这所谓的窥世神瞳,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了。就算自己能看穿别人前世身份,那有什么用?能算命换钱?还是看出来会影响到别人今生?说不定人人都有上辈子,但跟人家这辈子有啥关系?这显然不可能有嘛。还评价别人战力多少多少,还

  • [香蜜沉沉烬如霜/润玉同人] 此情可待(润玉×赤绫)在线阅读第五章

    “你有把握能赢他?”“赢不了也要赢。”燕朗神色凛然,“父皇交给你我的任务,无论如何必须要完成。”燕琛点点头,这件事无论如何都要成功。近些年,幽极宫日益壮大,实在是朝廷的一大隐患,父皇将剿灭幽极宫的重任交与他和十七哥,可以说是委以重任,此事必然不能失败。燕朗回到王府已近亥时。先前那一剂蒙汗药虽然对他并

  • [柯南]纸片人破案手记在线阅读第八节

    箫贵还未落地,几只追来的钢翼鸟,出现在上空。疑惑地瞄了他几眼,径直朝火红雀儿追去。箫贵被吓得不轻,落地后赶紧将头、手藏在龟壳中,并屏蔽掉所有气息。接下来很长时间里,头顶时不时就有凶禽和凶兽掠过……胆战心惊地等了半日,周围再也没任何生物出现。箫贵缓缓站起来,嘀咕道:“水潭肯定回不去了,以后该去哪里呢?

  • 绯色日记之意外之喜

    翌日清晨沈飞从床上醒来洗漱完毕后,从冰箱里拿了些面包,便开始了新的一天训练。江河路,天天健身房只见一少年,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趴在健身垫上进行着锻炼。在健身房的某一小角落里一个带着黑色鸭舌帽的肌肉大哥,看着沈飞的动作忍不住,对着身旁穿卫衣的精瘦伙伴说了一句:“罗洪你看这小子在干嘛,这动作咋这奇怪呢。”

  • 最强战兵在线阅读第8节

    第八章我帮它签“别逗它了,怪丢人的。”吴坤有些尴尬的制止了核心奇点的行动,他也不知道奇点玩的这么欢。但是当着别人面逗别人的主子,怎么说呢,又不是逗猫。换个脾气不好的都已经干上了。见核心奇点停止了逗弄“傻狍子”的行为,古一长舒了一口气。怎么说呢?有些悲伤,有些愤怒,有些不甘,最后还有一点想笑?古一心中

  • 小甜雀在线阅读第三节

    “欢迎来到由@#¥%冠名播出的爸爸去哪儿。”这一次节目组一共邀请了五对嘉宾,而在宝贝中咿呀居然是唯一的女孩子。五个爸爸基本上都是各自圈子里大名鼎鼎的人物,互相之间可能都只是大概认识,并没有深交。不过好在咿呀活了两世,想到十几年以后的娱乐圈,真的不得不称赞节目组的高瞻远瞩。这几乎都是圈子里好老公和模范

  • [综]第一夫人在线阅读第七章

    因为,没有人知道,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会不会突然变成大boss,所以他们态度谦和。也正是因为这样,所有人都沉浸在提升实力中,武道进境颇快,在不到万年的时间内,创造出完整的今古武道修炼体系。尽管地球天地灵气稀薄,导致修行环境恶劣,就连上古武道传承都残缺不堪。可这不是他们闭关锁门、自鸣得意的理由,难道没

  • [综英美]没有黎明之测灵力

    第七章:测灵力第二天水云烟一大早就被温仙拉了起来。“嫂嫂,这么早你不该跟我哥哥缠绵床榻的吗?”水云烟迷迷瞪瞪在屏风后,换上今早温仙给她拿的内门弟子的衣裳。“瞎说什么呢!”温仙伸手拍了下她的翘臀。水云烟笑嘻嘻地摸了摸屁股,披散着头发坐在梳镜前,温仙在她身后给她梳发。温仙帮她梳着内门弟子统一的发髻,心里

  • 现世狐狸精在线阅读第一章 鹦鹉隔笼笑语喧

    是不是眼前的天气能代表生命里的暮霭沉沉?是不是心中的悲伤已化作无尽的江水日夜东流?“不知道,但愿我什么也不知道!只愿生命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什么还象一年前那样,不,哪怕只象三个月以前也行,可惜……”从嗡嗡的螺旋桨声可以听出,大客轮已经进入深水区,长江的巨浪滔天,号叫地拍打着船身,大客轮随之摇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