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局中人在线阅读第2章

2021/5/4 6:07:25 作者:衰神 来源:晋江文学城
局中人
局中人
作者:衰神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场战争,没有什么。大家都已经习惯了。可是最可怕的是,有人在你习惯了独自承受的时候,突然间施舍给你温暖。你没办法不贪恋。我们都是局中人,处事看不透。阅读指南:①短篇,不长。②一共有三个主人公,一个配角。③这大概就是个,女一一号爱女一二号,女一二号爱男一号,男一号爱男配角的狗血关系吧。

“你说什么?谁是花瓶!”陈梦气不过,转身就往门外走,可是高跟鞋却忽然勾住了门框,下一刻就要倒下。

“老婆,等等我,先送我去医院,我要··”

“小心!”叶长安猛地跑过去,一把从后面深处双手环住了陈梦。

“没事吧?”

“放开我!”陈梦推开叶长安,一瘸一拐地走到一边,揉自己有些红肿的脚踝。

年男子忽然开口,浓眉紧皱,“你到底是不是死者的结拜兄弟,你老婆说她不知道,请你接受我们的调查!”

叶长安脑袋飞快转动,转身点头,“我真的是刘飞羽结拜兄弟,不过这件事情是我和陈梦认识之前的事情。”

“还有,这两年我一直处在植物人状态,才醒来不久,不信你们可以去康复中心掉监控。”

“那你为什么一开始没认出来你老婆?”中年男人显然还是在怀疑叶长安。

“我和她生气呢,我出车祸变成植物人就是因为要救岳父岳母,但是··”叶长安想起这具身体在家里面的地位,深深叹了口气,目光也闪过一丝同情。

中年男子却是满脸疑惑,“怎么?说清楚。”

“我是倒插门,岳父岳母,对我很不好。”叶长安说这话的时候,转头对上陈梦的目光,见她眼睛里闪过一丝愧疚,暗暗叹了口气。

“陈梦女士对吧,你老公说的话,可是真的?”

陈梦站起身来,面色复杂地点点头,“这是我的家事。”

中年男子有些同情地看了叶长安一眼,“我是刑警队大队长李天正,你留个电话,如果案件需要,我会联系你。”

叶长安点点头,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裤兜。

“老婆,我手机呢?”

陈梦忍着脚腕的疼痛,走上前来从手提包里取出一张名片递给李天正,“他的号码停了两年了,有事请打我的电话也可以。”

李天正看了看名片,眉头一皱,“陈氏集团销售经理,你是陈家的人?”

陈梦点点头,“我们可以走了吗?”

“可以。”

叶长安却缓缓摇头,回忆起陈梦在陈家的地位,想来这两年,也过得不好。

“还有,”李天正指了指陈梦的高跟鞋,“穿高跟鞋不许开车。”

“好的,刘飞羽的事情,就麻烦李警官了,”叶长安沉声说了一句,上前搀扶住了陈梦,她本来要推开叶长安,却被叶长安强硬地抱了起来,任凭她挣扎,一直走到汽车边上,打开副驾驶车门将她放进去,不等她说话就关上了车门。

“你还敢开车?”陈梦冷哼一声,看着系上安全带的叶长安,“别逞强,我不想再来一场车祸。”

“陈梦!”叶长安忽然低吼一声,“我倒插门,你父母瞧不上我,你也不待见我,但是我告诉你,我刘··我叶长安,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现在很厉害的!”

“你吼我?”陈梦像是见了鬼似的,“昏迷了两年,你总算拿出了一点男子气概,希望你见了我爸妈,也能这么硬气!”

“让我安静一下。”叶长安语气忽然沉闷起来,发动车子,一个甩尾直接开出了殡仪馆大门。

良久,叶长安终于叹了口气,“你要是不愿意做我老婆,我同意离婚,虽然你很漂亮,虽然我很喜欢你,虽然我不想离婚。”

尽管有个老婆是好事,但是这具身体的主人现在是刘飞羽,让他像从前一样,当个天天挨骂,谁都瞧不起的上门女婿,他做不到。

“你明知道我不可能离婚!”陈梦忽然红了眼圈,“你就仗着我爷爷的遗言威胁我!”

“别哭,”叶长安有些心慌,自己最见不得女人掉眼泪,心一软,“哭什么,搞得我像渣男一样。”

“叶长安,我知道你心里一直不舒服,”陈梦别过头看着车窗外,“但是你凭什么要求我对你好?”

“我大学刚毕业,有一个谈了三年的男朋友,就因为你,我和他分手。”

陈梦的声音有些颤抖,“就因为你,我成为了家族的笑柄。”

“你是什么人?什么学历?家里有什么人?这些,你有告诉过我吗?”

陈梦转过头来,满脸泪水,脸上淡淡的妆容被眼泪化开,显得更加憔悴。

“我一点都不了解你,凭什么对你好?结婚的第一年,我就在想,或许你能够得到我的认可。”陈梦将自己怀里的红色小包砸在叶长安怀里。

“但是你呢?”

“整日买醉,回家就睡得像个死猪,也不找工作,安排你在集团当保安,你还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我问你,我爸妈瞧不起你,有错吗?我不喜欢你,有错吗?”

叶长安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无从反驳,“没错,是我对不住你。”

“我不奢望你有什么本事,但是,叶长安,我陈梦,请求你,不要让人瞧不起!”陈梦擦干泪水,从叶长安腿上拿过小包,取出镜子和化妆品,“因为你丢的不是自己的脸。”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玉泉市第一医院。

叶长安下车,站了两秒,温柔开口,“老··老婆。”

这两个字重新叫出口,还真觉得愧疚。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看看干妈,然后送你回家。”

“我要去上班,不然你早就饿死了!”陈梦面无表情,提着小包下车,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离开。

“我替叶长安对你说一声对不起,他有他的苦衷,他很爱你,只是,你不知道。”叶长安看着出租车远去,叹了口气,“狗日的叶长安,你做的那些事情,把老子都给感动了。”

“放心吧,我不白用你的身体,我会替你,继续爱她。”

叶长安深呼吸一口气,朝着住院大楼走去。

病房里。

秦豫已经醒来,打着点滴,一双眸子里满是生无可恋的死灰。

一名殡仪馆的工作人员看见叶长安,对他点点头,“我还有事情,就交给你了。”

叶长安点点头,“留个电话吧,医药费我到时候还给你。”

“不用了,算是我的一点心意。”男子年纪不大,叹了口气直接离去。

“谢谢。”

叶长安喃喃一句,走到秦豫身边,坐在病床上,轻喊了声,“妈。”

和曾经刘飞羽喊她的语气一模一样。

秦豫转过头,眸子里闪过瞬间的喜悦,下一秒重新流出泪来。

“妈,我是飞羽的结拜兄弟,以后,我拿你当亲妈。”

叶长安抹了一把眼泪,“曾经,飞羽经常和我说,恨自己没有好好学习,让您老操心不尽。”

“我相信,他在天上,也不愿意看着您这个样子,他的骨灰,还要您保护,时间久了,会落灰。”

“妈,听话,”叶长安颤抖着抓住秦豫的手,“咱好好的,好好地活下去,飞羽一定希望你长命百岁,好吗?”

“孩子,放心吧,我不会死,”秦豫眼里噙满了泪水,声音虚弱,“飞羽他爸死得早,我要把飞羽带回老家去,骨灰葬在他爸身边。”

“我和您一起回老家,就在老家给您养老。”叶长安轻轻理了理秦豫额头的白发,“您放心,我就是您亲儿子。”

“孩子,你有你自己的生活,飞羽有你这个兄弟,值了,可惜,他再也不能和你做兄弟了。”秦豫轻轻拉起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脸,颤抖着苦出声来。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叶长安也默默流着泪。

“孩子,我自己能回老家,有时间你去平水县,小竹村,村口第一家就是,有时间去陪飞羽说说话。”

叶长安心里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有很多麻烦,和秦豫走得太近,的确会给她带去大麻烦。

“妈,您放心!”

当天下午,秦豫出院,叶长安开车亲自把她送到车站,望着远去的汽车,抹掉了最后一把眼泪。

重新坐进车里,目光透过后视镜看到车里还坐了一名黑衣男子,戴着墨镜,瞬间让叶长安警惕起来。

“来得够快的。”

“少爷,知道您醒了,家主很开心。”黑衣人说话,像是机器人,没有一点情绪。

“高兴?所以派你来,再让我躺回医院,是吗?”叶长安说话的时候,已经发动了车子,自己可不是曾经的叶长安,脑海里那些传承不是没用的东西。

“少主,您误会了。”

黑衣人拿过旁边的黑色密码箱,输了几十位密码,才取出一张薄薄的纸。

“大少爷被通缉了,家主希望你能回去继承叶家。”黑衣人说着,将那张继承合同递了上去。

“我不会回去,”叶长安看都没看一眼,“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从我二十岁被赶出叶家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不是京城叶家的人。”

“少爷,叶家不能没有继承人!”黑衣人的语气终于有了情绪,三分祈求,七分是担忧。

“叶家灭亡,我很乐意看到。”叶长安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瞬间让黑衣人无话可说。

“少爷,您真愿意继续在这小小的陈家,当个上门女婿,继续被人瞧不起?”

“你威胁我?还是说,你在嘲笑我?”叶长安猛地将车子停下,转头看向黑衣男子,目光冰冷,满脸戾气,“叶家,在我眼里,屁都不是!”

“滚下去!”

黑衣男子沉默了片刻,老老实实地推门下车,“少爷,家族会在玉泉开一家公司,叫做长安集团,只要您去,随时可以掌控集团 。”

“滚!”叶长安发动车子,瞬间蹿进了车流。

黑衣男子拿出了电话,拨通了上面唯一的一个号码。

一个苍老却威严无比的老太太声音传来。

“办好了就把协议带回来。”

“家主,少爷拒绝了。”

对面的声音瞬间沉默,三伏天的闷热也瞬间冰冷起来。

“知道了,你先留在玉泉,长安集团的事情,你先负责起来,只要他去,随时交给他。”

“明白。”

···

陈家,玉泉市的二流家族。

陈氏集团,顶着集团的名字,不过是一家搞房地产开发的公司,实力,在玉泉也仅仅跻身前十,资产不过刚刚过亿。

陈家人丁兴旺,掌权之人和叶家一样,是一个老太太,也就是陈梦的奶奶。

陈家老爷子去世之前遇到了叶长安,是陈家唯一一个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

至于叶长安为什么要找到陈家,只有他自己知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岳父让我五选一在线阅读第八节

    一夜的狂风骤雨,似乎有些力竭而乏,慢慢的弱了下来。苍穹之中,慢慢的泛起了一丝丝的鱼肚白,将明却又未明。此刻的定国军已经入城控制全城,而本疾驰而来的西岐前锋军营远望襄阳城中挂起的温字旗,却也只是在汉江对岸扎营。似乎在等待援军。襄阳府内,府衙已被定为临时的中军大营。“现已几时?”本昏迷的定国军节度使温信

  • 大师穿成掉包豪门千金在线阅读第二节

    美妙默契的表面掩盖着不可告人的真相。英子踏进SUPERONE健身会所旋转门的第一步映入眼帘的是前方一步之遥的于妙的曼妙背影,那一刻她的心里就种下了一颗名为“嫉妒”的种子。当于妙转过头对她颔首一笑,这颗种子破土而出。随着俩人接触越来越多,“嫉妒”得到了丰富的养分,张牙舞爪地壮大。英子压抑着,压抑着,实

  • 与时花期在线阅读如愿以偿

    “头儿,马克大人叫你过去一趟!”纳威打过报告掀起营帐进来对罗格说道。一向沉稳的纳威眼神里也闪烁着些许激动,李斯队长的确是殉职了。他特地打听过了。军需营的抚恤金都发放出去了。虽然罗格队长从马克大人那里回来后,什么也没跟他们说。但这两天营里都已经传遍了,他们的罗格队长要晋升一等兵了。纳威眼里掩饰不住的兴

  • 八百秦川第3章在线阅读

    李智恩走出公司大门,给自己的瑜伽老师打了个电话:“姐姐,你最近有空吗?”“有什么事吗智恩?”“我有一周的假期,想要去济州岛住一段时间,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李智恩根本没抱希望,结果老师在那边说:“好啊,一起去吧,什么时候出发?”李智恩开心了,她坐上自己的车,说:“下午就出发好不好?我来买机票,姐姐快

  • [JOJO]热情之疯之Im coming!(7)

    站在一旁的琼医生则是越听莉莉丝的话,越觉得有道理,到最后看向急冻人的目光明显变了,呸,渣男!“我,我不是!我不是!我爱她!我爱她的!”急冻人使劲摇着头,看向莉莉丝的目光仿佛要吃人一样,嘴里面念叨着“我爱她”,仿佛在说服别人,又仿佛在说服自己。“你根本就不配说爱。”莉莉丝把下巴高高抬起,鼻孔朝着急冻人

  • 国佛(系统)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10章

    “吱呀”大门打开了,门后站着一堆人,有男有女,站在首位的是一个50岁左右的秃头男人,满脸堆着笑“兄弟贵姓?太感谢了,感谢兄弟解救我们纸厂员工,这几天被这些东西堵的我是茶不思饭不想啊,兄弟应该也累了,不如叫上同伴我们上楼边歇边聊?”短短一句话,不止提醒了后面的人,我们才是一伙的,更是暗暗打探着陈浩宇还

  • 重生之豪门千金拴起来养

    他都不知道那一刻怎么形容他的心情,一生气,冲着自己还在远处放羊的丈人就一通吼。老丈人跑回来一看,立刻就去吼老婆子。毕竟,这儿媳妇都出去干活了,那留在家里照看孩子的就是老婆子刘粉。现在孩子都成了这样子,那人呢?刘粉听到家里老三来找自己,一听说是女婿上门,就跟着邻居道别。回来就看到一脸黑的女婿,还有拿着

  • 豪门女配不喜欢霸总在线阅读第五章

    李琨轻易从路氏手里接了个采买的小活,在旁人看来,他的日子比刚刚来的几日好过许多,不过这些对于他并没有意义。一次便记住了所有采买的物件、要点、位置和供给者,李琨第二次去便能把事情做的非常好。小丫鬟回碧翠:“那小厮这几日采买的东西皆是上品,省下来的金银也不曾有私吞。”言下之意边说他是个手脚干净的。碧翠是

  • 糖醋排骨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三件是一套功法,起价一万金,牧凡听着介绍感觉不错,却没有拍下来的意思,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功法,而且来历神秘,修行速度更是飞快,不需要这些垃圾功法。走出拍卖行,在那妖艳男子刻意恭维与示好的目光下,牧凡有些不自在,拿着手中的残图,翻来覆去的看了看,眸子余光却不自觉的瞥向了萧彦,此时的萧彦,拿着自己需要的

  • 我!天道导师在线阅读第2节

    从猎团公会办事处出来,蓝像是被人抽走了脊梁骨,头低得低低的,眼中仅有绝望。寻宝事件彻底成了红石镇的年度最佳笑话。其他的猎团每每茶余饭后,都不免将之作为谈资,拿出来说道说道,肆无忌惮调侃嘲讽一番。但对于人族自己的猎团,自由猎团而言,却不仅是笑话,而是灾难。今年的猎团资格考核难度本来就高,不是自由猎团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