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毒心花之我好痛苦啊

2021/5/5 6:09:05 作者:墨兰瑟 来源:17K小说网
毒心花
毒心花
作者:墨兰瑟来源:17K小说网
这是一个女人从一朵小白花成为一朵带刺的毒玫瑰的故事。她是怎么改变自己的人生,又是如何跳出生活的怪圈?她艰难的走着每一步人生路,不知远方会如何,经历了失婚,无家可归,可说除了自己她一无所有。拿着母亲积攒的私己,来到了大城市………我们活着可灵魂却痛苦不堪。生活将我们撕的粉碎,是力争上游还是随波逐流?女主不是傻白甜

来办理残疾证明的人就七八个个,办公室外面的等候椅还有空位。

毛小迩把奶奶搀扶到办公室对面的等位椅旁,让她坐在最外面的位置上,然后把手里的资料放在奶奶手里,“奶,你在这等着我,我去推个轮椅来。”

“好。”奶奶把手里用来当拐棍的竹棍拿起来靠着墙放,攥着腿上的资料看着毛小迩离开的背影,动了动右腿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

一楼果然有免费轮椅,但旁边有个男人要收三十块押金,说等还轮椅的时候再退回来。

毛小迩想着早点弄完早点回家,她没有零钱,对方又没法手机支付,她只好押了一百块在男人这,然后推着轮椅就上了二楼,带着奶奶跑检查。

一直到中午十二点才做完四项检查,她把奶奶推到大门口的空地上让她等着自己,然后自己去还轮椅,收起男人退回来的一百块。

正准备转身走,忽然看到一身白色西装的甘醇从大厅楼梯走下来,一时间忘了转身。

甘醇身高腿长,将近一米九的个头格外引人注目,鼻梁上的银框眼镜显得整个人斯文儒雅,帅呆了!

“毛小迩?”

坐班了半年,第一次见到小姑娘带着老人来办理健康证明的,甘醇对毛小迩有印象,以为毛小迩还是高中生,想着提醒她一下,便停在她面前唤了她一声。

“嗯?甘医生你叫我?”

被磁性的男音震得回过神来,毛小迩脸噌的红了个透,嗅着从甘醇身上传来分淡淡幽香,别过脸看着旁边的挂号窗口,不经意瞥见甘醇左手无名指上的银戒。

果然优秀英俊的男人都已经心有所属了,正常正常。

甘醇有些意外毛小迩见到自己怎么掩饰都藏不住的羞涩,微微挑了挑眉扶了扶眼镜道,“下周二下午和学校请个假来找我拿结果。”

闻言,毛小迩疑惑,抬头看着甘醇,控制不住的声音小小的问他道,“周一不行吗?我已经不上学很多年了。”

“残疾证明只有周二和周五能办理,你……不是十八岁?”甘醇解释了一句,拿出震动的手机疑惑的看着毛小迩。

被人当成18岁,毛小迩心里偷着乐,不好意思的摇摇头,“我九六年的,先回去了,再见。”

说完她转身小跑出去,扶着奶奶拦了辆出租车回了家。

“啧~”

甘醇看着毛小迩消失的背影,费解的拍了下胸口朝旁边的停车区走去,勾唇轻笑出声,“小姑娘看着跟未成年似的。”

正午阳光明媚,毛小迩打开电视让奶奶坐沙发上看,自己去了厨房开始做午饭,不知道为什么就想看一下那男人退回来的押金,这一看,脸就黑下来了。

是假钞。

明明那人手里攥着一把百元大钞,她给的是真钱,为什么那男人要给她一张假钱?!

不出门就好了,不出门就不会遇见恶心的坏人了。

她冷笑着把假钞撕碎扔进垃圾桶里,用洗洁精洗了三遍手才开始做饭,紧抿着唇目光略微呆滞。

残疾证是免费办理的,被那恶心的男人调包了真钱,她愤怒也无济于事,怪她自己没有当面检验真假,现在回头找过去那恶心的男人是不会认的。

果然不能相信别人啊~

这个男人和薛金茹一样的坏啊~

说好的共建美好和谐社会呢?

为什么一个个的都去做破坏美好和谐的事情呢?

为什么都来消耗我对生命的热爱呢?

是我该死吗?

带着这个疑惑,毛小迩把奶奶送回一小时车程外的镇上老家,洗了爷爷奶奶积攒起来的脏衣服,又帮他们换了床上的床单被罩和枕套,在老家住了三天。

周二,吃罢午饭她坐车去了县城,下午两点到了残疾证明办公室门口,门外等着六个人,青年三个中年三个,有男有女。

“吱~呀~”

门打开了,从里传出一道男声,“毛小迩来了吗?”

噔噔噔~

心脏被男声的磁性带着共振,毛小迩有些不适的皱起眉头,缓步走进办公室,有点不敢看甘醇的眼睛,只好盯着他在查看文件的纤长的大手,“甘医生下午好~”

甘醇把属于毛小迩的证明单递给她,抬眸看了眼垂眸红着脸的小圆脸的女生。

他没戴眼镜的英俊的脸有些冷冽,微微勾了勾唇,声音低沉中似乎带着丝缕笑意,“拿着证明去残联办理就行了。”

“哦哦哦!”毛小迩连忙接过单子,扫了一眼上面漂移可辨的字体,微微恭身道谢,“谢谢甘医生,再见~”

就在这时,从门外传来一道系统的来电铃声,毛小迩反射性的掏口袋,两只手塞在白色羽绒服的两侧大口袋里,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手机没了!

是在公交车上睡着的时候被偷了!

“怎么了?”

毛小迩的脸色变得太突然,甘醇不由疑惑问她。

对着男人勉强笑了一下,毛小迩转身快步出了办公室,走了两步后转身坐在等位椅上发呆。

没有手机,一毛钱也没有,怎么去残联啊?

支付宝和微信上的钱会不会被盗刷啊?

应该先去找回手机号吧?

我这么深的口袋,手机是不可能自己蹦出来的……说好的共建和谐美好社会呢?

好累啊~

好累啊~

好累啊~

好想热爱生命,

可是,好累啊~

等候在门外的人陆续离开,一个小时不到,右半边的二楼走廊上只剩毛小迩自己在椅子上坐着,手捂着胸口,呼吸有些费力,脸色苍白的盯着地上的地板缝,嘴里喃喃道,“好累……好累……好累……”

甘醇听到有些古怪的呼吸声才起身走出办公室,往右边一看就看到坐在蓝色等位椅上神色痛苦的毛小迩。

这是情绪悲伤引起的心脏骤缩现象,他连忙走过去蹲在他面前,伸手握住女人纤细有些薄茧的手,“毛小迩,能听到我说话吗?”

被紧攥着的心脏突然被闯入的声音敲出裂缝,毛小迩的目光渐渐聚焦,眼眶发红的瞬间流出眼泪来,注视着面前有些担忧的俊脸。

“我手机被偷了……前两天用你们医院的轮椅,他给我退的押金是假钱……我是不是很该死啊……所以遇见一个又一个恶心的人……我真的没……没做过什么坏事呀……我也想觉得世界是美好的啊……可是现实的世界真的好恶心……我的心脏要受不了了……达到上限了……要爆炸了……”

女人泣不成声,抽出手捂着脸低声呜咽着,断断续续的继续道,“对……不起……我自己缓一会……就……夯夯夯……就好了……”

甘醇已经不会被患者牵动情绪了,只是现在,看着哭的伤心的毛小迩,他的心里微微抽痛,他知道女人不是因为钱财的损失而哭,而是在伤心社会的不美好。

她待人友善却总是遭遇不公,她已经对生活失望了,她不相信明天会更美好。

毛小迩也是这么想的,前两天只是损失一百块钱罢了,今天就丢了五千多的果6,明明是明天更令人绝望啊。

“要来进我办公室休息一会儿吗?有人过来了,我接下来都是闲坐班。”

试探着把哭的直抽的毛小迩扶起来,甘醇慢慢把人扶在阳台下面的小软沙发上。

随后从办公桌上的抽纸盒里抽了两张纸巾递给不停揉眼睛的毛小迩,甘醇有些不忍,放轻了声音道,“擦擦脸,一会儿我陪你去买新手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岳父让我五选一在线阅读第八节

    一夜的狂风骤雨,似乎有些力竭而乏,慢慢的弱了下来。苍穹之中,慢慢的泛起了一丝丝的鱼肚白,将明却又未明。此刻的定国军已经入城控制全城,而本疾驰而来的西岐前锋军营远望襄阳城中挂起的温字旗,却也只是在汉江对岸扎营。似乎在等待援军。襄阳府内,府衙已被定为临时的中军大营。“现已几时?”本昏迷的定国军节度使温信

  • 大师穿成掉包豪门千金在线阅读第二节

    美妙默契的表面掩盖着不可告人的真相。英子踏进SUPERONE健身会所旋转门的第一步映入眼帘的是前方一步之遥的于妙的曼妙背影,那一刻她的心里就种下了一颗名为“嫉妒”的种子。当于妙转过头对她颔首一笑,这颗种子破土而出。随着俩人接触越来越多,“嫉妒”得到了丰富的养分,张牙舞爪地壮大。英子压抑着,压抑着,实

  • 与时花期在线阅读如愿以偿

    “头儿,马克大人叫你过去一趟!”纳威打过报告掀起营帐进来对罗格说道。一向沉稳的纳威眼神里也闪烁着些许激动,李斯队长的确是殉职了。他特地打听过了。军需营的抚恤金都发放出去了。虽然罗格队长从马克大人那里回来后,什么也没跟他们说。但这两天营里都已经传遍了,他们的罗格队长要晋升一等兵了。纳威眼里掩饰不住的兴

  • 八百秦川第3章在线阅读

    李智恩走出公司大门,给自己的瑜伽老师打了个电话:“姐姐,你最近有空吗?”“有什么事吗智恩?”“我有一周的假期,想要去济州岛住一段时间,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李智恩根本没抱希望,结果老师在那边说:“好啊,一起去吧,什么时候出发?”李智恩开心了,她坐上自己的车,说:“下午就出发好不好?我来买机票,姐姐快

  • [JOJO]热情之疯之Im coming!(7)

    站在一旁的琼医生则是越听莉莉丝的话,越觉得有道理,到最后看向急冻人的目光明显变了,呸,渣男!“我,我不是!我不是!我爱她!我爱她的!”急冻人使劲摇着头,看向莉莉丝的目光仿佛要吃人一样,嘴里面念叨着“我爱她”,仿佛在说服别人,又仿佛在说服自己。“你根本就不配说爱。”莉莉丝把下巴高高抬起,鼻孔朝着急冻人

  • 国佛(系统)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10章

    “吱呀”大门打开了,门后站着一堆人,有男有女,站在首位的是一个50岁左右的秃头男人,满脸堆着笑“兄弟贵姓?太感谢了,感谢兄弟解救我们纸厂员工,这几天被这些东西堵的我是茶不思饭不想啊,兄弟应该也累了,不如叫上同伴我们上楼边歇边聊?”短短一句话,不止提醒了后面的人,我们才是一伙的,更是暗暗打探着陈浩宇还

  • 重生之豪门千金拴起来养

    他都不知道那一刻怎么形容他的心情,一生气,冲着自己还在远处放羊的丈人就一通吼。老丈人跑回来一看,立刻就去吼老婆子。毕竟,这儿媳妇都出去干活了,那留在家里照看孩子的就是老婆子刘粉。现在孩子都成了这样子,那人呢?刘粉听到家里老三来找自己,一听说是女婿上门,就跟着邻居道别。回来就看到一脸黑的女婿,还有拿着

  • 豪门女配不喜欢霸总在线阅读第五章

    李琨轻易从路氏手里接了个采买的小活,在旁人看来,他的日子比刚刚来的几日好过许多,不过这些对于他并没有意义。一次便记住了所有采买的物件、要点、位置和供给者,李琨第二次去便能把事情做的非常好。小丫鬟回碧翠:“那小厮这几日采买的东西皆是上品,省下来的金银也不曾有私吞。”言下之意边说他是个手脚干净的。碧翠是

  • 糖醋排骨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三件是一套功法,起价一万金,牧凡听着介绍感觉不错,却没有拍下来的意思,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功法,而且来历神秘,修行速度更是飞快,不需要这些垃圾功法。走出拍卖行,在那妖艳男子刻意恭维与示好的目光下,牧凡有些不自在,拿着手中的残图,翻来覆去的看了看,眸子余光却不自觉的瞥向了萧彦,此时的萧彦,拿着自己需要的

  • 我!天道导师在线阅读第2节

    从猎团公会办事处出来,蓝像是被人抽走了脊梁骨,头低得低低的,眼中仅有绝望。寻宝事件彻底成了红石镇的年度最佳笑话。其他的猎团每每茶余饭后,都不免将之作为谈资,拿出来说道说道,肆无忌惮调侃嘲讽一番。但对于人族自己的猎团,自由猎团而言,却不仅是笑话,而是灾难。今年的猎团资格考核难度本来就高,不是自由猎团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