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沙场剑纵横第六章在线阅读

2021/5/5 14:23:15 作者:沧苑 来源:纵横中文网
沙场剑纵横
沙场剑纵横
作者:沧苑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沙一世界,一抔一道声。大漠黄沙,驼铃丁丁。绿洲孤岛,列列如簇。崛起于阡陌之中,奋不世之勇,行四海之计,欲以谋天下。这个世界,有剑士,有刀客,更有那神奇莫测的灵者。灵者,以己与灵合,获得法灵,得灵者,可立沙,可垂云,可搬山,可通灵!

林景阳吃完饭就一直跟于建国讨论公司的事,等忙完这些事,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半。

他正准备回屋好好收拾收拾这个不给面子,还霸道蛮横的于莎莎,顺便让她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不行。

但是他还是没想到,这个小妮子居然胆子大到把门反锁,他敲门也无济于事。

正巧赶上于建国过来,“景阳,怎么了?”

“没事,爸,莎莎跟我闹脾气,不给我开门啊。”林景阳笑着,“有没有钥匙?”

“哎呀,这钥匙都是莎莎拿着,我还真不知道。”于建国撇撇嘴,“这回爸帮不了你了。”

林景阳心里更加懊恼了,于是他给于莎莎发微信,说好话哄她,说狠话吓唬她,可是人家理都不理他。

屋里的于莎莎也不是没看见微信,相反,她一想到林景阳生气的样子心里就莫名的痛快和高兴。

折腾到晚上十点,林景阳还是没能进去屋,他只好又来求助岳父岳母大人。

张漫听了林景阳的所谓“哭诉”,直接跟着他去敲于莎莎的门。

“于莎莎,快点开门!”张漫很不客气地敲着门。

于莎莎没想到林景阳还去找她妈妈,但是就算是天王老子来,就不给他开。

“你要是不给我开,我就找开锁师傅了。”张漫还是恶狠狠地威胁着。

一旁的林景阳故作好人,还是微笑着说,“没事,妈,我今天在客房睡。”

“莎莎在家也是这么闹吗?”张漫关切地问。

“没有没有,偶尔,我也不跟她计较。”林景阳眼睛带笑,露出可爱的小虎牙。

于莎莎在那边听得一清二楚,“好啊你个林景阳,居然这么跟我妈妈告状。”一时气火功心,一把打开门,大声说,“林景阳,你他妈别瞎逼逼!”

“于莎莎,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张漫被气的鼻子都歪了,“我跟你爸从来没教过你这么说话。”

“妈,您消消气,”林景阳一边安慰着张漫,一边拉过于莎莎,“我跟莎莎先进去了,您也快去睡吧。”然后就把于莎莎拉进去了。

“林景阳!”于莎莎伸手打着他,因为身高的原因,只能打他的胳膊。

“行了,别闹了。”林景阳有力地抓住她的两只胳膊。

因为两个人不仅身高存在差距,在体重上也存在差距。

于莎莎虽然算不上瘦,但是也不过百斤,加上她好吃懒做,自然没多少力气。

而林景阳一直勤于锻炼,且比于莎莎足足多了六十来斤,制服她都用不上一半力气。

于莎莎很快就被林景阳架着胳膊抱起来,转了个圈,却是好好地放在窗边的摇椅上。

他两只手支撑着摇椅的把手,把于莎莎困在里面,他的脸贴着她的脸,“莎莎,以后能不能不这么小孩子气?”

于莎莎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温柔吓到了,难道他不是应该狠狠地教训自己吗?

因为自己有点心虚,于莎莎不敢看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莎莎,你今天犯错误了,惩罚你。”林景阳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好了。”

就这么简单?于莎莎有些惊讶,原本以为今天会名节不保,现在想来,却是自己想多了。

但是怎么睡却是个问题。

“我打地铺吧。”林景阳说着,把被子和枕头铺好,麻利的躺上去。

于莎莎也没有多说什么,两个人就这样睡去。

第二天早上,于莎莎觉得父母的脸色有点不太对,早饭过后,张漫把她叫到一边。

“莎莎,妈妈问你一件事,你们俩,是不是不太和谐?”张漫顿了顿,“是谁的原因啊?”

“妈你什么意思啊,我们俩…挺好的啊。”于莎莎没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没往那个方面想。

“那个…昨天我和你爸在你们门口…听了…一会…”张漫知道这些话难以启齿,所以也没再往下说。

“妈!你们怎么这样啊!”于莎莎有些含羞,还有些生气。

"你是我生的,这个跟我说有什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漫质问道。

于莎莎扯出一张笑脸,“妈,我们都挺好的…也…挺和谐的。”

“那就好,可别总是生气,你这脾气也要改一改了,既然都结婚了,也不能总是……。”张漫又开始唠叨了,于莎莎翻了翻眼睛,心想“若是今晚还在这里住,定是要发生点什么,要不父母一定会觉得他们有事的。”

与此同时的林景阳也是在接受着于建国的教导,他本来昨天就没睡好,还要硬着头皮陪着笑。

午后,于莎莎坐在摇椅上听音乐,耳机却被人一把扯过,不用想就知道,是林景阳。

“干嘛?”于莎莎本打算把耳机插回去,不料林景阳把她的手机连同耳机都扔在一边。

“于莎莎,我们必须要好好讨论一下对策了。”林景阳一本正经地说

“林景阳,你这是抽哪门子风?”于莎莎瞪着他,“好像要把她吃了一样。”

“今天晚上怎么办?”

“不知道。”于莎莎知道,一定是刚才父亲跟林景阳说了什么,不过换汤不换药,就是那几句而已。

林景阳拍了拍头,“不如我们这样……”

又到了晚上,两个人微笑着,携手走进了房间。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于莎莎和林景阳,一人把住床的一头,开始奋力向下按。

“出声啊……”林景阳小声地提醒。

“啊……嗯”于莎莎尽力学的和电视里的像一些,但是毕竟涉世未深,听着有点像被人捅了一刀。

林景阳“唉”了一声,她的这个妻子,果然还是个小孩子,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亲自去**。

“可以了吧?”于莎莎低声说。

“还差最后一点……”林景阳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啊地在长一点。”

“嗯嗯。”于莎莎点点头,按照他的意见发出长长的音。

“好了好了。”林景阳摆摆手,示意她停下,心里却暗暗说,“在不停下,我可能真的受不了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怪管理笔记在线阅读第一节

    起初阳光羞涩的只散发出淡淡的黄,淡的难以察觉,这微弱的颜色被厚厚的玻璃挡在外面,感觉软软的,暖暖的,很舒服。不久阳光有些放肆,它试探性地把颜色点点加深,最后终于大胆的变成了金黄。秋瑾点燃了自己手中的最后一根烟,弥漫的烟雾映衬出他满是血丝的眼眸。他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这样的太阳了,这几天他一直将自己关在房

  • 妖神莲在线阅读第7节

    “守住防线!!”“分为三队射杀!盯住压力,后排弓箭手进攻!”剩余的弓箭手队伍之中,不断有聪明的智能生物发出呼喊,稳住了阵型,李察背着手,冷静的看着这一切,心里淡漠凉薄,战争看得多了,虽然不是心如铁石,也绝对明白人不狠站不稳的道理。他默默的看着这一切,远方那弓箭手无论如何进攻,都没办法阻挡骷髅的脚步,

  • 末日之老子是丧尸陪玩小姐姐的一波落地天秀

    这两句‘mua’,直接就把李秀念给mua懵逼了。之前跟沙琪玛双排被沙琪玛疯狂辱骂的时候,李秀念分明记得她的‘金句池’里面就只有一句‘你可去你mua的吧’来着,谁知道十来天不见,她竟然又开发出了‘你可滚你mua个犊子吧’这样杀伤力极强的金句!好强!果然是那个可以带着他吃鸡的女人!“我的天,沙哥,你这两

  • 从末世到原始第9章在线阅读

    旋即,李渊从城墙之上走了下来了,就站在城墙的空地之上,默默的等待着。而在李存孝的召集之下,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出了必要的哨岗人员之外,其他的战斗人员都是集合在了李渊的面前。“陛下,三千禁卫军以及两万护卫军团,还有三万平城军队已经全部召集完毕。”【PS:解释一下,之前第三章张威说的两万人是说的是李渊的

  • 大唐:开局娶个妖妃暴躁行刑官,见面就怼【求收藏!】

    kt的辅助酒桶先是来到下路探了下视野,但是并没有进入下路草丛插眼,所以也就没有发现锤石和德莱文正蹲在草里鬼鬼祟祟的要做些什么事情。1分30秒,见敌方野区无人,kt等人直接入侵野区,开始反掉了蓝buff,这与叶烨在比赛上看到的分毫不差。正如叶烨所想,kt绝对不会在前期放过能够建立优势的点,而就因为他们

  • 摄政王的小妖妃丧尸脑核,能量结晶?

    “呼哧……呼哧……”沉重的喘气声就像风箱拉扯的声音,先前连续的奔跑让周泽的体能消耗严重,加上三只丧尸对精神上的冲击,此刻只感觉一股股疲惫止不住的涌了上来。“呼……总算是……解决了。”第一次斧劈丧尸让周泽除了有点呕吐感外,心中没有半点不适。往地上看看了,三只丧尸半截尸体已经浸泡在了水滩中,彻底没了动静

  • [食戟之灵]水月一色在线阅读第9节

    下午整个办公室就两个人,小小和李姐。刘剑和芳姐去下面了。颜经理把和小小一起来公司的孟月叫走了。据说又去城建局了。小小问李姐:“感觉怎么集团好多办公室都是空的。?”李姐看了门口一眼低声说到:“有些人都去下面分公司办公。”“哦!这样呀!”看李姐的架势不想说话,小小就再没说什么。今天是周末,小小打算她下班

  • 拂晓之灵之收小弟吗(8)

    第二天早上八点,折光灯准时的从盖板里翻转从来。禁闭室顿时亮如白昼,不仅仅有光还有热。折光灯能把太空中的光和热折射进来,当然也能调节到适合人体的程度。秦时云在折光灯打开盖板的时候就醒了过来,双手扶着豆腐床的边沿。他慢慢的从棉被沙里,挣脱出来。起来了!自然是简单的身体锻炼三十组,每一组是一个俯卧撑、一个

  • 诡江湖之千年相思(2)(6)

    我见状轻笑,百年来这和谐小闹的情境确实为这寂寥仙途平添了不少的欢悦。临风而立,楼阁雕栏上所望及的江岸处有依稀的人,他们来来往往粗布麻衣在遥遥江岸渺小隐现。江面漂浮有黄色的纸质银钱,单薄飘来的几页纸随着江浪轻荡。我拂袖取了它们上来。是民间祭祀求天用的香纸银钱。“今天是民间祭祷水神的日子。”听雪走过来,

  • 嗜血阎罗第二章在线阅读

    “要我去?”春昕狐疑地看着梁高,“我去干嘛?”梁高没有多说什么,只道:“老师想见你。”春昕秀眉微蹙,表情明显不愿意,但既然老师都发话了,她不去不太好。“好吧,能让我先回去放个菜吗?”梁高这才注意到她手中提满了东西,主动伸手过来,“我帮你提。”“不用谢谢。”春昕婉拒,说完也不看他,转身走了。“她这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