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追尾必嫁之金枝槐

2021/5/5 15:45:35 作者:南晓东风 来源:红袖添香
追尾必嫁
追尾必嫁
作者:南晓东风来源:红袖添香
一个大龄剩女的一场意外桃花,两人的闯入,唏嘘人生。每一步的行走,其实都是人生的必经过程,哪怕是最执着的,经历岁月洗礼,也可能会淡忘。只是,希望,在他们身上能找到属于你的影子。

戈阳城紧邻松阳湖,原是湖边的一处泊船坞,经过近百年的发展,延着船码头,向湖边的小丘陵拉伸出许多道路成为街道,逐渐成为松阳湖畔最大最繁华的城市。

宋临风和姚羲和来到雪壶斋,拣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窗外便是浩瀚缥缈的松阳湖。老板亲自当店小二,过来招呼,两人要了一壶银针茶,又要了莲蓬菱角等几样小点心。

“宋公子、姚公子,好长时间没见你们了。你们忙什么去了?”戈阳城的大店铺谁人不知道宋家三公子因玩溺淘气被父亲关了禁闭,店老板憋着快笑破的肚子明知故问。

宋临风睥睨地看着店老板,喊道:“眯子,你是读圣贤书去了吗?两耳都不闻窗外事了。”

店老板长了一双小眼睛,即使不笑眼睛也眯缝在一起,大家都叫他“眯子”。

眯子忙陪笑道:“宋公子你不大驾光临,我们店里的生意清淡多了。还请你多来捧场。”

“你给我讲讲,最近城里都发生了些什么有趣的事?”

眯子心想你宋公子的耳目那么多,巴结讨好你的人那么多,哪里用得着向我打听什么事情。看你这一早就巴巴赶过来的劲头,准是在哪里听到了柳如梅的事,便凑上来,打趣地说:“城里发生什么事,哪里有我们雪壶斋的事有趣。”

他顿了顿,看见宋临风正听得认真。

“我们这里新来了一个说书人,叫做柳如梅,不知道是真名还是假名。不仅书说得好,还擅长口技。学什么像什么。不是我说,这个戈阳城说书的没有一个人比得上他。”

他压低了嗓音,在宋临风逼视的目光下又赶紧说:“这个柳如梅,真的是长得好看。现在我一天不见他,都像掉了魂似的。我眯子不是个儿女情长的人。但是他柳如梅,却会勾魂。我说真的,他八成是懂勾魂术。”他心想:就不怕你宋临风不三天两头的跑上门。转而看到姚羲和平静的表情,心里又开始打鼓,想:都说他们好得像一个人,宋临风把他当心肝宝贝,如果真是如此,那柳如梅也只能平分三分春色了。

“眯子,你给我讲讲,这个柳如梅是哪里人?怎么会到你们这里说书的?”

眯子“哎呦”了一声,拍了一下手,说:“前不久,他来我们这里听书,正好我们的说书师傅要回老家吊丧,我们一时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人。他就自告奋勇地推荐他自己。我只当是开玩笑,听他说了一段后,真觉得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们问他是哪里人,他说是荣阳人,家中父母双亡,只有两个姐姐,都已经出嫁,嫁得远,没什么来往。他算是孤家寡人。这些天,和他相处下来,发现他虽是个男人,但粗中有细,竟然做得一手好针线活,看样子自小就没有母亲照顾,姐姐们也不怎么照顾他。要不他的针线活怎么那么好,戈阳城的绣娘有他那个水平的,都可以做贡品了。”

“一点小技艺,被你说得神乎其神。”宋临风瞪了眯子一眼,心里却泛起阵阵涟漪,姚羲和看着他不禁动了动嘴角。

“不是我吹他的牛皮,等下他就要说书了,你自己看就是了。”

柳如梅上场时,众人齐刷刷地看着他,刚才闹哄哄的雪壶斋顿时安静下来,很快,又被阵阵叫好声淹没。

宋临风看得目瞪口呆,心驰神往。姚羲和慢慢地喝着茶,不时看看远方的湖光山色。碧浪起伏,莲叶翻飞。窗外几株金枝槐很是耐看。

宋临风看得出神,时不时自言自语道:“羲和,我觉得这个人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这人和哪个我认识的人长得有点像?”

“面若冠玉,静如松,目如炬。羲和,你自己说说,他和你谁帅?”

羲和嗤笑道:“看看现在大伙的目光,就知道谁帅了?”

“你等等我,我就来。”

风一样地跑出门,不到一刻钟又回来了。他刚坐下,只听道窗外一声巨响。

众人不明就里,齐齐看向这边。

宋临风笑着说:“没事没事,大家继续听书。”他看着姚羲和吹了一声口哨。

“服了你。”姚羲和笑道。

眯子跑过来,惊魂未定地问:“公子,发生了什么事?”

“眯子,你看你店里养了好大一窝老鼠。我是最讲干净的了,哪里容得下老鼠。它们刚才在窗外的墙角叽叽喳喳吵死了。我受不了,就去外面买了一个爆竹扔过去。眯子,你要买点老鼠药丢外面。要不然明天我不来了。”

眯子将信将疑地听着。“夏天天气热,可能是有老鼠。等下我就叫人去买老鼠药。宋公子,你别怕,这里人多,它们不敢出来。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它们没那个胆。”

“眯子,我才几天没来,怎么有老鼠了?”

眯子忙不迭地赔罪。

宋临风又津津有味地听说书。继续自言自语。

“羲和,刚才这一声爆竹提醒了我,我觉得他长得有几分像你。”

“那可不是,帅的地方都和我像,不帅的地方就是他自己的,和我没关系。”

“不是,你比他多了三分英气。我只看他觉得真的很帅,但看你后再看他,觉得他有点像……像个女的。”宋临风也很惊讶自己的发现。

“你还是想想今天这个爆竹该怎么收场。估计不到中午,你父亲就知道了。”

“我就是真的炸老鼠啊。”宋临风满不在乎。

这柳如梅倒真有点本领。岳飞精忠报国的故事已是妇孺皆知,但自他口里侃侃道来,别是滋味。他又善口技,一会儿模仿风声,一会儿模仿兵器声,一个人就演了一台惊天动地、翻江倒海的戏。羲和内心也对他起了三分敬意。

“是个角色。”宋临风依依不舍地离开。“不过,我今天还是没分出你们两个谁更帅?”

羲和心想:你不是明明来听书的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农医都市修仙之第三章(3)

    “你妈妈。六中。”冷父就说了四个字,冷玄野便懂了。显然,这种事并不是第一次,只不过……“六中?”顿了顿,冷玄野瞅向他爸,“她不会知道你是董事会一员的事情了吧?”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似乎很讨厌star.笙学院,可是这可是全国最高学府,冷家的人怎么可能去最高学府之外的学校呢?冷父赞赏的看了他一眼,默认

  • [刀剑乱舞]818本丸里的那些刀剑在线阅读第2节

    在“小夫子”林小蝶的监督下,钟文一笔一划地临摹着大乾文字,而小萝莉则时不时地从旁加以指导,尽管这个“夫子”常常会有些词不达意。面前放着大乾帝国专门为儿童识字编写的《蒙学》和《识文说字》。从灵魂上来说,让已经三十多岁,且经历过网络科技时代的的钟文重新开始学写字,算得上一种精神折磨。好在小萝莉这个老师本

  • 万古神帝在都市在线阅读第九节

    炸了!这波RNG彻底炸穿!潘森回家后,直接起了个斯特拉克的挑战护手,还出了个做守护天使的小金身,就一个稳字当头!时间在21分钟左右,潘森已经是四个大件半的大件,再次碰到凯特琳时,仅仅一套伤害凯特琳就没了,随后的潘森如同柯南一样,走到哪死到哪,在25分钟左右时,RNG基地被点爆,结束了游戏。RNG训练

  • 心动的信号之再次开始在线阅读第六章

    “2221年啊,怎么了?”柳诗语停下脚步,微微喘着气的看着李海。“你确定?”“这才刚过完年多久,你就不记得了?”闻言,李海嘴角僵硬的抽了抽。这句话,怎么那么耳熟,貌似一个多小时前,某个巨坑也这么说过。“把你手机解锁,给我看一眼日历!”李海拎着袋子,走到柳诗语近前。“额。”“哦哦,好好好!”柳诗语先是

  • 绝地求生:腹黑就变强在线阅读第6节

    听到何志军的话,夏晨不由的一阵头大,有些后悔让他们离开了。五个女人一台戏,虽然之前,她们相处融洽,但女人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到时如果她们争风吃醋的话,何志军和范天雷还能帮自己挡一下,现在他们两个被自己赶走了,只能自己应付了!而且,夏晨至今还不知道五个女人怎么一起的,之前夏晨根本就不敢问!现在看来,

  • 半仙算姻缘在线阅读那顶绿头盔!【新书求收藏】

    “唔......”从床上悠悠醒来的黄焱只觉得头疼欲裂,脑袋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无比。他使劲的摇了摇脑袋,才让脑袋中的那股沉重感淡去不少,整个人也清醒了一些。“这...是我的家?”视线中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可这熟悉的一切瞬间让黄焱心中溢满了诡异感。“我明明死在了‘地球保卫战’中,现在为什么躺在了家中?

  • 相遇大山之是时候打开金手指了

    何公公走的时候,连赏银都没要。左元放傻了,连送都没送……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而且……独自坐在客厅沉思的左元放面色一阵变换,突然一咬牙,开口道:“来人!”门外急匆匆走进来一个跟老张差不多年纪的人,光气质就能看出,同样是军伍中人。他是侯府的管家,被赐了“左”姓,叫左庸,同样是老国公当初军

  • 诛神剑榜第8章在线阅读

    又过了几天,日子风平浪静,似乎预示着有暴风雨来袭,那暴风雨,自然是月考成绩。这几天,颜茹倒是没有来烦我,只是时时刻刻扬着高傲的脑袋,四处跟其他人说着:“月考成绩要下来了,你们可别忘了我和萧梦若的赌约,千万别忘了啊,我可是愿赌服输的人,但指不定萧梦若一输了就耍赖……”“你别得意的太早,指不定谁会输呢,

  • 网游之山寨神话在线阅读第九节

    楚风不知昏倒了多久,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冷,一阵热,冷如坠入冰窖,热如烈火焚身,楚风就在这种两极分化的感觉中身不由己,似死似活。可外界却不一样,楚风的手掌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这伤口上的鲜血还在潺潺流着,鲜红的血液染红了那好不容易捡起来的两颗结晶核。而那结晶核却在潺潺鲜血中慢慢融化,不一会便消融的

  • 精神病患者的都市生存手册在线阅读绑定忠臣系统

    一道凄厉惨叫声猛然响起,瞬间安静下来,漆黑的走廊恢复成原本的寂静之中,青年直直的躺在地上,好像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被吓的昏了过去。突然,以青年为中心,地上忽然发出微亮的光芒,光愈发强盛,没过一会儿描绘出一个圆形转盘,最后在一片刺眼的光芒之下,青年消失在原地。瘆人的阴风袭来,破旧的宿舍楼里发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