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重生东林在线阅读第1节

2021/5/4 13:51:41 作者:梓轩 来源:3G小说网
重生东林
重生东林
作者:梓轩来源:3G小说网
这是一座繁华的都市,宽阔的交通道上人来人往,车辆川流不息。当然,这是有钱人才能享受的生活,纵然每次开车出去都会在路上堵车半个小时,说不定还没有屌丝们走路来的快捷,不过走路和开奥迪的性质那可就是天地之差了。在贫苦人民的眼里,就算是堵车堵上一天一夜,自己也愿意,前提是自己摆脱一名屌丝的身份。

冬入三九,天上飘下密密的雪珠子。

不过半个时辰,青瓦檐脊上便染上了一层轻薄的雪意。劲风扫边卷起积雪,簌簌打落在廊庑基脚下,像络在一起的柳棉絮。

院里的石板青砖花了样子,青一块白一块。

蒲软的鞋底落在青砖上,穿绿色棉裙的女孩子踩滑了一脚,被旁边穿紫色袄裙的女孩子抬手抓扶了一把,堪堪站稳。

紫色袄裙被掐出了褶儿,女孩子开口道:“仔细些,路滑。”

穿绿色棉裙的女孩子捏住她的手,借力站稳了些,黯着神情冲她点一下头。结了伴再往前走,踩上两级台阶,躲到廊庑下。

两个人齐齐跺脚,互帮着把彼此肩背上接的薄雪掸落。

今天还算是姐姐妹妹,你帮我一下我扶你一把,明儿却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了。

这院子的主人没了,她们也便再呆不下去,原有了主子才有的她们。

迟一天早一晚,明儿不走,过两日也是要散的。

窗纸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洞,撕裂开的纸梢在寒风中抖得像挂起的引魂幡,阴阴森森。屋里有淡淡的清香散出来,绕在鼻尖。

走过那扇窗,便再闻不到。

两个女孩子走到西侧耳房,打起厚重的棉布帘子推开门进去。

屋里光线微暗,取暖的炭盆灭了火星,只剩半盆乌黑的炭灰,连笼起的暖气也不剩多少。两个女孩子往屋里看看,见床上还躺着一个。

没有打闹的心思,穿绿色棉裙的女孩子走到床边,对合眼躺着的那个女孩子说:“就这么睡着如何是好?起来罢。”

话音落下,床上的女孩子没有反应,她便直接坐到床沿上,伸手在她胳膊上晃一下,“映柳?你这样怎么行?好歹吃点喝点。”

说着声音开始微微哽咽,“姑娘已经走了,我们……”

余下的话噎在喉咙里没吐出来,而后目光一怔,猛地被吓绿了脸,慌着起身,脚下却又被自己一绊,重重摔在了地上。

绿裙女孩子惊恐地翻过身,坐在地上撑着冷硬的地面往后挪,凄声叫:“簇儿……”

叫簇儿的紫裙女孩子在点炭盆,听到这声唤,连忙跑过来。

几步迈到床前,猛地看到床上的女孩子躺着动也不动,嘴角和眼角同时流出鲜红色的血,正一点点往下滑,可怖至极。

她也吓得一口气没上来,腿脚俱软,一把抓住了旁边的灯柱子。

雪似乎下得更大了些,又急又猛,落白了整个京城。

**

乙未年腊月冬,京城里发生了许多事。

有金银铺家的闺女抹着眼泪上了花轿,有药馆的婆娘四胎后终于生了个儿子,还有卖烧饼家的黄毛小儿背会了《千字文》《三字经》……

还有……

名门贵族言侯府厘家,以美貌动京城的大姑娘厘朝雾,突患重疾不治离世,让人不禁叹息红颜薄命,娇花易折。

厘朝雾下葬三日后,与她平素最亲近要好的大丫鬟映柳,服毒自杀,躺于耳房七窍流血,伴她而去。

这又是主仆情深的话本,亦是让人唏嘘不已。

**

之后大雪连下了许多日,堆起来没过了脚腕子。

寒风凄切,盘旋在整座城池上空,夜夜呜咽哀嚎。

这场雪是从北边上来的,再往北去,天空飘散开的雪沫子更大。

马车在覆雪的荒道上碾出深深的辙印,车厢摇晃着跑起来比平时艰难。木头镶钉的车轮子,毫无缓阻地压过凹凸不平的地面,总是颠得很厉害。

驾车的车夫戴着一顶黑毡帽,挡了额头口鼻,眼睛却还是被风雪打得几乎睁不开。身上虽穿了新做的灰布袄子,却还是被寒风吹了个透心透骨。

前路茫茫,旷野无边,回头来路亦是渐远。

在这样苦寒的天气里走下去,怕是到不了西北边境。

车夫松掉手里的缰绳,把手笼到嘴边呵几口气。手指冻麻了,这点热气根本起不到半点缓和的作用。他咬一下牙,甩起鞭子抽在马尾上,喝一声:“驾!”

马儿也怕冷,又没吃饱,拉着马车人口快不起来。颠着马蹄耐着力气再走一程子下来,忽见风雪中有座小庙。

茫茫荒野,远处连绵几座灰色小山,山尖挂白,在迷眼的大风雪中山线起伏模糊,像宣纸上泼墨晕开了边线。

车夫赶着马车到破庙前,拉住马嚼子停车。

他是不打算冒险再往下走了,山高路远,天寒地冻,他可不想死在这荒郊野地里,原也不值得。既是个没人要的人,丢在这里大约也无妨。

死了就死了,花钱的那个还能知道不成?

这么想着,车夫直接收腿爬上马车,把车里被棉被裹得严严实实的人扛出来。扛下马车直奔庙里,找了个避风的角落把人放下来。

车里还有草席,他又回头去拿,拿到庙里盖到棉被上。他也不知道这被子里裹的是谁,也不知道死了没有。他都赶了两天的路了,这人一点动静都没有,根本不像个活人。

使银子的人说了,好生把人送到地方,别的莫多管。

他是有些好奇心的,虽然不多,心里想的是等这人自己醒过来,到时便知其中一二。但他这会儿是等不了了,觉得再走下去,自己得陪着一起死在这路上。

他把草席盖好,用脚踢两下,自语出声:“你莫怨我,冻死了来世就投个好人家,别再叫人丢来丢去的。你也看到了,这天实在是冷,满眼看去一个庄子都不见,车上的干粮不知道能撑到哪。我惜命,便不陪你了。”

他想把草席被头掀开看看里头到底裹着什么人,又觉得多管多看要惹是非。都是个将死的人了,说不定早已经死了,他胆儿小,看了晚上要做噩梦。

庙里也并不暖和,车夫不再多留,直接转身出去跳上马车,回头走了。

马车摇摇晃晃沿原路回去,远成风雪中的一个小墨点。

**

庙外的风雪仍大,被被子草席裹着的人始终没有动静。

破窗里一阵一阵泼进如面般的白雪,打落脱漆红柱边的蛛网。

落在地上堆起来,越积越深。

荒野的夜色起的早,即便白天,风雪中的天色也是暗的。暮色笼罩下来,夹杂风雪,庙里更显昏暗。

忽而又有脚步声,踩着积雪吱吱作响,声音由远及近,近到庙门外。再听,便是鞋底踩上泥地的声音,稍显得有点闷。

进庙里来的是一名男子,黑衣黑靴,披着棉厚的黑色斗篷,帽子盖住脑袋,只露出眼睛到嘴巴那一点部位。

五官倒是好看,剑眉星目。

男子掸掉斗篷上的雪,往庙里避了避。

许是在等风雪变小,待会儿还是要赶路。

等着的时候往庙里看了看,目光扫过结了无数蛛网的残败佛像、脱漆柱子,最后落在角落里的草席上。这样的破庙里有这样完整的草席,显然有些不太寻常。

男子往草席那边走过去,弯腰掀开草席,便见下面被遮起来的是灰布被褥,用软绳捆着,被头那里还能看到头发,应是裹着个人没错了。

他伸手解开绳上活扣,扯开被褥,便见一个素衣女子合眼静静躺着。

荒郊野岭的,这事倒有意思,男子嘴角勾过一丝笑。

目光落在女子脸上,只见细皮嫩肉的一张小脸,被一头乌亮浓黑的长发衬着,皮肤白得欺霜赛雪,和庙外的风景得可一比,且毫不逊色。

女子眼睛虽合着,但可见睫毛很长,嘴巴小巧精致,不点而红,是樱粉色。

不知哪里的姑娘,这脸蛋可称国色。

男子饶有兴趣地看一气,拿下腰上的短剑,又勾了勾女子的衣袖衣襟。外衣衣襟拨开一些,便看到里面揣了不少银票。

他见银票最亲,伸手过去,尽数拿了出来。

拿到手里数了数,足有一千两。

想是发财了,他把银票揣进自己腰包里,又用短剑在女子身上找了找。没再找着别的值钱的东西,便把短剑挂回了腰上。

拿了银票没急着走,男子蹲在女子面前又看了会。心想不知这女子是被谁丢下了,也奇怪,像个死的一样。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他伸手放到女子的鼻下,发现确实没有鼻息。

本来还想带她走的,这会只觉可惜,长得这般好模样,却已经死了。

男子摇头站起身来,转身去看庙外的风雪。

风雪此时小了些,他裹一下斗篷,迈步出去,低头走进风雪中。走了数十来步,突然又想到什么一样,蓦地停住了步子。

步子停半晌,他折身回去庙里,直接到没气的女子身边蹲下来。他没再探她的鼻息,而是伸手去握了她的手,沿着手腕伸进了她的袖子里。

手是凉透了,袖子里却有温度。

如果真是个死人,在这样的天气里,十床被子也不定能把人的尸首焐得这么热。他又思索片刻,拉起被子裹回到女子身上,绑好软绳,直接连人带被扛到了肩上。

他住的地方离这不远,把人扛回去,说不定能活。实在不能活,就挖个坑把她埋了,让她入土为安,就当做了件好事,也不算白拿了她一千两银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师穿成掉包豪门千金在线阅读第二节

    美妙默契的表面掩盖着不可告人的真相。英子踏进SUPERONE健身会所旋转门的第一步映入眼帘的是前方一步之遥的于妙的曼妙背影,那一刻她的心里就种下了一颗名为“嫉妒”的种子。当于妙转过头对她颔首一笑,这颗种子破土而出。随着俩人接触越来越多,“嫉妒”得到了丰富的养分,张牙舞爪地壮大。英子压抑着,压抑着,实

  • 与时花期在线阅读如愿以偿

    “头儿,马克大人叫你过去一趟!”纳威打过报告掀起营帐进来对罗格说道。一向沉稳的纳威眼神里也闪烁着些许激动,李斯队长的确是殉职了。他特地打听过了。军需营的抚恤金都发放出去了。虽然罗格队长从马克大人那里回来后,什么也没跟他们说。但这两天营里都已经传遍了,他们的罗格队长要晋升一等兵了。纳威眼里掩饰不住的兴

  • 八百秦川第3章在线阅读

    李智恩走出公司大门,给自己的瑜伽老师打了个电话:“姐姐,你最近有空吗?”“有什么事吗智恩?”“我有一周的假期,想要去济州岛住一段时间,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李智恩根本没抱希望,结果老师在那边说:“好啊,一起去吧,什么时候出发?”李智恩开心了,她坐上自己的车,说:“下午就出发好不好?我来买机票,姐姐快

  • [JOJO]热情之疯之Im coming!(7)

    站在一旁的琼医生则是越听莉莉丝的话,越觉得有道理,到最后看向急冻人的目光明显变了,呸,渣男!“我,我不是!我不是!我爱她!我爱她的!”急冻人使劲摇着头,看向莉莉丝的目光仿佛要吃人一样,嘴里面念叨着“我爱她”,仿佛在说服别人,又仿佛在说服自己。“你根本就不配说爱。”莉莉丝把下巴高高抬起,鼻孔朝着急冻人

  • 国佛(系统)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10章

    “吱呀”大门打开了,门后站着一堆人,有男有女,站在首位的是一个50岁左右的秃头男人,满脸堆着笑“兄弟贵姓?太感谢了,感谢兄弟解救我们纸厂员工,这几天被这些东西堵的我是茶不思饭不想啊,兄弟应该也累了,不如叫上同伴我们上楼边歇边聊?”短短一句话,不止提醒了后面的人,我们才是一伙的,更是暗暗打探着陈浩宇还

  • 重生之豪门千金拴起来养

    他都不知道那一刻怎么形容他的心情,一生气,冲着自己还在远处放羊的丈人就一通吼。老丈人跑回来一看,立刻就去吼老婆子。毕竟,这儿媳妇都出去干活了,那留在家里照看孩子的就是老婆子刘粉。现在孩子都成了这样子,那人呢?刘粉听到家里老三来找自己,一听说是女婿上门,就跟着邻居道别。回来就看到一脸黑的女婿,还有拿着

  • 豪门女配不喜欢霸总在线阅读第五章

    李琨轻易从路氏手里接了个采买的小活,在旁人看来,他的日子比刚刚来的几日好过许多,不过这些对于他并没有意义。一次便记住了所有采买的物件、要点、位置和供给者,李琨第二次去便能把事情做的非常好。小丫鬟回碧翠:“那小厮这几日采买的东西皆是上品,省下来的金银也不曾有私吞。”言下之意边说他是个手脚干净的。碧翠是

  • 糖醋排骨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三件是一套功法,起价一万金,牧凡听着介绍感觉不错,却没有拍下来的意思,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功法,而且来历神秘,修行速度更是飞快,不需要这些垃圾功法。走出拍卖行,在那妖艳男子刻意恭维与示好的目光下,牧凡有些不自在,拿着手中的残图,翻来覆去的看了看,眸子余光却不自觉的瞥向了萧彦,此时的萧彦,拿着自己需要的

  • 我!天道导师在线阅读第2节

    从猎团公会办事处出来,蓝像是被人抽走了脊梁骨,头低得低低的,眼中仅有绝望。寻宝事件彻底成了红石镇的年度最佳笑话。其他的猎团每每茶余饭后,都不免将之作为谈资,拿出来说道说道,肆无忌惮调侃嘲讽一番。但对于人族自己的猎团,自由猎团而言,却不仅是笑话,而是灾难。今年的猎团资格考核难度本来就高,不是自由猎团可

  • 忘川星河熊妹妹

    明君停下转笔的手,对她话有些不明所以。他来这个学校,根本就没费什么劲儿。当初在四处寻找复读班的时候,他看见一个有趣的性格测试表,问的东西都古古怪怪的,索性就顺手填完了,本来以为可以得到评分或者解析什么的,但谁知道最后得到的是那条花里胡哨的招生彩信,这阴差阳错就来了,完全不在计划内。但就目前的阶段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