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反派芳华绝代在线阅读第7章

2021/5/4 13:18:00 作者:绮绣雪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反派芳华绝代
反派芳华绝代
作者:绮绣雪来源:晋江文学城
【大纲卡住了,放置一段时间整理思路,会写的】身为穷凶极恶的大反派的儿子,雁雪自小千夫所指,饱受欺辱在别人冷眼中长大,成了漂亮白净的小美人。沈追枫第一次见到雁雪时,白生生的一只小团子,蹲在血泊中,面容乖巧。别人都说,天下第一刀沈追枫捡了只小病猫当徒弟,以后也得当个吉祥物供着只有他知道,这只小猫还披着一层壳,他身下隐藏的,是锋利毒辣的爪牙。雁雪手中血刃一出——日月失色!恶人:等等,你不问一下我作恶原因吗?我还有很多悲惨身世要讲……雁雪:哦(手起刀落)作为大反派的儿子,他当然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小反派

因寒冬气候的影响,致使大片候鸟迁徙南方,地面野兽也全部进入山洞冬眠。

因此,江秋为江轻阳念书费用而上山忙碌一整天,却依旧没有多少收获。

除了运气好找到了几只小动物的老窝,一一杀死之外。皮毛值钱的中大型野兽却始终没能发现踪迹。

走在一旁的轻明戴了一顶厚厚的毡帽,也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皮制成的,已经十分破旧,根本就不能让他的脑袋得到温暖。

此刻,他把钢叉扛到肩上,用手在冻得通红的脸上摸了两把,还搓了搓耳朵,哈了一口气,对着走在前面的江秋道:“老弟!太阳都要落土了,咱们回去吧!这鬼天气,怕是又要下雪了。”

江秋一手提着猎弓,一手拨开挡道的杂草,听到轻明的话,不由抬头,透过苍绿的树叶缝隙,发现太阳的确已经看不到了。

天阴沉沉的也确实像是要来一场大雪的样子,江秋犹豫了一下,也点点头道:“好,我们回去!”

就在这时,江秋忽然顿了一下,心里无端生起一种异样感觉。

“怎么了?”

“轻明哥,你听!好象轻阳在叫我,你听是不是?”江秋皱紧眉头,竖起了耳朵。

轻明疑惑地四处张望,只感觉周围静得要命,哪有人的声音?不由奇道:“你听错了吧?哪有啊?再说轻阳小孩子,哪有本事上山来?”

江秋摇摇头,也有些怀疑,可是刚才自己眼皮一跳,耳朵里清清楚楚听到一声“爹”,却是怎么回事?

风渐渐刮得强烈,雪也开始一点一点从天空中飘落下来。江秋抬头望着天幕山顶,只觉得刚才那一声呼唤好象就是从那浓厚的云雾上端传下来的,那声音,真的很像江轻阳……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江秋心头。

“轻明哥,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想上去看看!”江秋指了指山顶方向。

轻明眼睛一瞪,极为惊讶:“你疯了!这是天幕山!不是乌金山,也不是松平山!这里已经是我们上山的极限!以前整个镇上冒险再往上爬的人都被摔死了,上面没路的!太高了!你上去干什么?”

“我总觉得轻阳在上面,我刚刚,刚刚听到他叫我了。没错,我听到了!”江秋越说越肯定。

“我怎么没听到?”轻明没好气说道。

“我不知道,可是我听到了!”江秋转过身,正色道。然后就要往山上爬去。

轻明一把拽住他大叫:“他才五岁呀!别说再上去,就是爬到这里,他也不可能做到的!这山这么陡……”

轻明的话还没说完,江秋就摆手打断了:“你还记得五年前吗?你还记得前年你娘临死前的话吗?轻阳本就没命活下来的,活下来的本该是轻河!轻阳他不是普通的小孩子啊!獠牙,珠子,眼睛发光,五岁就能举一百多斤,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

轻明一愣,回想起以前种种,也知道那些事情。当初自己老娘咽气前的那些话也都历历在耳。他娘死前说她当时接生的时候本来想用她们接生婆的手段让孩子胎死保住大人,却看到轻河下•身突然出现一道紫色光柱,在原地缓缓旋转,最后形成一道小型旋涡。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她就又接着看到,那婴儿居然自己钻出来悬在旋涡中心,随着眼睛一睁,那紫色光柱就钻进他眼睛里面。

然后轻河她只叫了一声就断气了。

“怪物啊怪物……”轻明他娘临死前这样说。

这几年来,他们一直保密,连轻明他老婆都不知道这些事,就是因为害怕江轻阳是怪物被人知道了会引起恐慌,江轻阳也绝对会被大家处死。

江秋情绪有些激动地说:“这几年,我日夜提心吊胆,只想看到轻阳他平平安安。轻河死了,换来了轻阳的生命,所以我不允许他出一点事,除非我死!我总是把他关在家里不让他和别人接触,就是害怕!我害怕!”

轻明不语。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江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深吸了一口冷空气,道:“我有预感,轻阳这孩子不一般,总有一天会出事。我辛辛苦苦地打猎种田,只想让他过平凡人的生活,读几年书,回来种田,成年了我带他一起上山打猎,或者进城里找活干,见见世面。那样我才对得起死去的轻河。只是好象注定不可以了。刚才的声音我知道一定是他,他在叫我,他一定是出什么事了。所以我一定要上去找他!”

“他怎么可能……你说他怎么上去?凭的什么?手、脚、还是他能飞?”轻明感觉十分荒诞,不由讽刺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但是,我容不得万一!”江秋一脸的坚决。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肯定,纯粹是预感强烈。

“那我和你一起去!”轻明抓住他的手道。

“不行!万一轻阳还在家里呢?还有轻泉,你家媳妇身体不好,你要回去照顾她们。如果我没回来,轻阳也还在家里的话……轻明大哥,希望你能帮我好好照顾他!我下辈子再报答你的恩情!”

轻明还欲再说,却被江秋打断。只好把自己手上的钢叉交给他,却被他以不好攀爬为理由拒绝了。

江秋笑了一下:“又不是一定会死,说不定我命大回来了呢!”

说完,江秋穿过一道齐胸的野草,往山上爬去,转了几道弯就不见了。

轻明站在原地望着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身影就这样消失在云雾之中,也不知道有没有命回来,自己还能不能再见他。

“听说山上还有成了精怪的猛兽呢……”轻明打了个寒噤,忽然十分想念自己的老婆孩子,只想快点见到她们,于是马上下山。边走边想,如果江秋的老婆没死,江轻阳也不是怪物,那该多好?可惜事与愿违……

天渐渐变得黑暗,天幕山上的密林遮蔽,山石嶙峋,更是漆黑一片。无路可寻的江秋只能在树林里乱窜,所幸的是,虽然冬天很冷,但是厚厚的积雪反射在周围,也不至于一点都看不到。而且冬天动物稀少,也不用担心密林之中会有猛兽突袭。

就这样往上爬了一个多时辰,期间也出现差点踩空滑倒的情况,他却依旧平安无事。此刻,江秋正用双手紧紧抓住一棵大树,左脚挂在一陡壁上的突起,右脚向上蹬了好几步,这才翻过一快巨大的整石。回头望了一眼下方的树林,擦了擦头上一层细密的汗水,然后站着休息。歇了一下,江秋又开始爬了起来。一路上,他也不是没有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几次都想放弃,想回去先看看孩子是不是在家里再做决定。可是,刚才那一声呼喊,深入心灵,决计不会听错。因此,相信直觉的江秋咬了咬牙,依旧一路坚持。

天幕山顶,云海茫茫。四周空荡荡的尽是积雪,寸草不生。罡风连番吹袭,偶尔吹起一片碎石雪块,在空中转了几圈后,竟化成一片飞灰,消失不见。

这时候,空荡荡的天幕山顶上空,空气忽然一阵荡漾,随即一道光华流转,空中忽然震动几下,竟凭空多了一个人!

此人身穿白色长衫,白发白须,是个相貌和善的老人。

他一出现,就立刻双手合拢,掐成一个古怪的手势,然后一阵青光从他手上分散开来,包裹了全身,形成一个青色光罩,阻挡了天上罡风吹袭,也分散了身边的浓雾,现出了清晰的模样。

这个老人看上去面色红润,脸上竟没有丝毫皱纹,还如婴儿般的光滑水嫩。

此刻他却把眉头皱在一起,显示出疑惑的表情。

老人自言自语道:“刚才执法长老他们回来时打开山门,那该死的畜生怎么跑出来了?这叫我上哪儿去找?可别脱了禁制逃跑了,那我就完了!”

这时候,他上方的空气又震动了几下,一个年轻男子陡然出现,也不使什么手势,就站在天上,还来回走动了几步,眼睛在四处扫射了一番,之后才飘落在地,站在老人身旁。

他的容貌很俊朗,却始终冷冰冰的。看老人的眼神也十分不善,似对他很不满。

老人见状,脸色也是一沉,却马上低下头,躬着身子,竟客气异常地叫了一声师兄!

而这个师兄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岁样子,听了老人称呼之后却露出了满意神色,老气横秋道:“混帐东西!自己照顾不周,还拖累我受罚!要不是师父他宅心仁厚,加上师兄我替你求情,你早死了!”

老人听了浑身一颤,忙道:“是,是,是。多亏了师兄帮忙!可是,师父叫我们出来找它,师弟我修为浅薄,要抵抗这样浓密的罡风,真元不济之下哪里支撑得了?师兄你真元雄浑,可要多多照顾师弟啊!”

师兄的脸上明显流露出鄙夷的神色,昂首道:“师弟放心,师兄倒是可以帮你。不过嘛——”

老人忙道:“师兄有什么吩咐,师弟能够办到的自然会全力去办,请师兄放心!”

“也没什么,下个月的灵石全部归我就行了。”

“这——”老人面露肉痛之色。

“嗯?”师兄脸色一沉,狠狠瞪了老人一眼,吓得他马上退后一步,面露警惕之色,同时忙道:“师兄放心,下个月的灵石我自会孝敬师兄。只是因为下个月是仙林大会。师弟我本想存点灵石在大会上寻点炼器材料。现在看来,既然师兄需要灵石,那我就只好等下一届了。”

“哈哈!以你那一点微末道行,还想炼器?别糟蹋了灵石!好了,不多说了,你就在这里呆着,我去找它回来。”一阵嘲笑之后,这个师兄嘴巴一张,吐出一道青光,青光迎风就涨,瞬间化作一把青色小剑。随后他身形一跃,站在剑上。轻叱一声,小剑竟凌空飞跃起来,咻的一声俯冲下去,消失不见。只留下老人一个人站在雪地里,脸色阴晴不定。

“哼!迟早有一天……”

老人忽然四处张望了一下,没发现什么异常,却还是没有把狠话说出口。正要掐手势回去,想了一下,他却停下手,在怀里掏了两张黄符。

老人神色一凝,嘴里轻轻念动几句,又张口吐一口青气在符上。然后他把符贴在小腿上,往下一跳,人便如羽毛一般飘下了山顶,好似没有一点重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回到重生前(娱乐圈)第5章在线阅读

    四爷话说完,便准备往外走。李氏眼巴巴的望着他,心情复杂的像是打翻了五味瓶,若四爷就这么走了,那她自大狂傲且像鹦鹉一样聒噪的形象,是不是就在他脑中扎根了?回想起她刚才嘲讽夏宝麦的得意模样,她恨不能抽自己几巴掌。怎么办?难道就留给四爷一个坏印象?不成!绝对不可以!这贱人以前做的饭菜,明明连猪都不吃的,此

  • [JOJO]嗲菠萝生存实录之醒来(5)

    “我是谁?我在哪儿?”昏暗中的徐小树渐渐转醒过来看向四周疑惑道。此时不知是何处传出声音回答了他:“你得了白血病,我是你爸爸!”徐小树:“???。”他从小就没了记忆,打有记忆开始就是在集镇上的一个破窝棚里,多年来从来没有换过地方,心中想着也许是父母有什么难言之引暂时离开了,他们一定还会回来的。又过了几

  • 江岸柳絮飘第十章

    那日比试之后,温衍已经做了万全的心理准备要跟着去夜猎了。却不知为何,云梦这几天竟如此浪静风平。于是江澄每天不是在看书就是在看账本,要么就是操练子弟。是的,看书。据说,就快是清谈会了,温衍看来不过就是宗主门派之间的闲唠嗑,江澄还搞得跟要去辩论赛场似的,果然是好强的性格。是的,看账本。果然有钱还是得有生

  • 诸天界主式观音

    而此时赵炎双手持枪狂舞了起来,舞动着的枪散发的强烈的枪风,将那些包围大家的迷雾全部都吹散开来,黑衣蒙面人只听耳边狂风乱舞,那正是赵炎舞动的枪风,一个瞬间,赵炎抓住了其中一个蒙面黑衣人的身影,只听一声惨叫,赵炎的枪就穿透了敌人,吐了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此刻唐陆有些惊讶,没想到这持枪少年看着平平,枪

  • 超次元公会在线阅读第十节

    忍足少年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过自己的直觉!早知道刚才就应该抵死不进这家店的!不过一切都晚了!忍足青着一张脸和吸引了店里90%客人目光的三只快乐小孩凑成了圆满的一桌,很好,现在100%的视线都被牵引过来了。明明是姐姐硬拉他出来逛街的,为什么一见同好就遗忘了他这个弟弟啊!忍足郁士向正在和切原家的姐姐热情交谈

  • 大家闺秀当地主崭新的异世界以及不坦白的导师?

    趴在地上的身体被人从上方践踏,额头撞到地面鲜血直流。然后接二连三的攻击施加在司蜷缩起来的身体上。先动手的是司,但不管如何,哥布林们都毫不留情。——糟糕,有够痛的。我可能会死吧。和原来的世界不同,管怎么还有法律保护。但这可不是那个世界,怪兽们打死人来根本没人管。【还会动啊,废物!刚才不是很厉害吗?你倒

  • [综]用富江体质攻略的可能性第九章在线阅读

    于希池说的许阿姨,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白双双上辈子受到过许琴很多照顾,所以门铃一响,从猫眼里看见来人是谁后,就迫不及待地开了门。“许阿姨,你来啦!”许琴不是空手上门的,知道未来一段时间要帮忙照顾的是两个还不满十岁的小孩,所以出门前,特地自制了一些小饼干带过来。白双双热情的态度让她有些惊讶,但很快

  • 墨山河在线阅读第一节

    昏暗暗的房间里,突然响起急促的电铃声。宋明顶着鸡窝头,从床上坐了起来。哎,这么快就六点了?宋明抓过床头的闹钟看了一眼,心里无奈的叹气。为了完结上一个案子,他出差才回来。今儿凌晨两点才到家,眯了一会儿,居然就六点了。宋明从床上起身下来,捡起地上的衣服,下意识的闻了闻。嘿,一股子汗味儿了。他抬手将那件蓝

  • 异世携美弑神之对峙

    在事情没有解决之前,她不能倒下。不远处的人群中,傅慎行远远注视着沙发上面的女人。明明此刻的她,浑身都是伤痕,满身狼狈。可不是为什么,竟然散发着一股让人移不开视线的魅力。傅慎行眯起眼睛。别人不知道,可是他很清楚,这件事情不会是叶暖做的。因为,她前一步明明就和自己在卫生间里面,根本就没有去二楼的心思。不

  • 雪之天使第九章在线阅读

    大王最近更忙了,几乎都不太上游戏。我有点儿小怨气了。因为在游戏里,其它人都会很开心,一起帮忙做任务。但我很孤独。说起来这也是我自己惹的祸。谁叫我那会儿要秀恩爱发些表情呢?看的人会受不了的。我这才明白别人的感受。一个人在游戏里玩,看到别的玩家成双成对大秀恩爱,心理上会不舒服的。难怪大家们那么快全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