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主角有话要说[快穿]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10章

2021/5/4 15:16:09 作者:萧泠风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有话要说[快穿] [参赛作品]
主角有话要说[快穿] [参赛作品]
作者:萧泠风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已开】《一夜之后,我的学生都变成巨佬了》***#本文会在11.27日入V,会有万字更新送上,谢谢大家的支持~#两世为人,林徽末自认是一个生活在修真界的普通修士,有一个美如画的道侣,过着的是神仙日子。某一日,他的道侣逮住了那个带宿主在他们世界作威作福上辈子还害死他全家的种马系统。新仇加旧恨,林徽末捏着系统,决定穿越诸天万界,代替那些被坑死的主角,干掉坑主角坑世界的系统任务者们。CP:杨毓忻(攻)×林徽末(受)小剧场:系统:我真的特别有用,我能够提供打脸一百零八招,招招苏爽;撩妹七十二绝技,保

两人很快到了队长家。

队长家的小院子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了,来的都是村里人家主事的人,不过大多都是妇女,只因劳壮力都在外面打工没回来。

严锐锋和严非也在其中。

严非第一眼就注意到了景临,看他怀里抱着个熟睡的漂亮男孩儿,面容几分相似,心里忽然空落落的,心想不会吧,看着这么年轻小孩都这么大了?

景临当然也主意到了严非。没办法,这人个头那么高,即使是坐在那里,也是鹤立鸡群的存在。不过他也只是快速的看了一眼,然后和赵志文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

队长是个干瘦的中年人,面相和善,只是这会儿端着茶杯站在一边儿愁眉不展的。陆陆续续的,被通知到的人都来了,不少人嘻嘻哈哈的聊着天,直到队长清了清嗓子,叫大家先安静下来。

队长说:“今天把大家叫过来呢,其实就一件事。想必大家都清楚停电坏车的事情,很多人包括我之前都没引起重视,但是,今天严老弟从大城市回来,他跟我说了些事情,这种情况可能以后会更严重。”

原来还轻松的气氛顿时严肃起来,严锐锋在队长的示意下从凳子上站起身,对村民道:“很多乡亲没有出去可能不清楚,我一路从Z省回来,途径的所有城市都停水停电了,一路全是烂在路上的车子,并不止我们这一块儿才有这种情况。这代表着什么,严不严重,我想在座的诸位心里都有个谱儿了。乡村里大家都有屯粮的习惯,用水也是自家井水,城市里就不一样的,平日吃喝都是靠买。现在银行里取不出钱,很多人抱团去砸银行抢钱,抢不到钱的就去抢超市,抢店铺,以后还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大家也知道我年轻的时候在外面闯出了点名堂,认识了几个有背景的朋友,我之所以回咱们村,也是形势所逼。因为有朋友跟我透露,以后的情况只会更严峻,所以大家现在能屯粮就多屯点,能联系到家人朋友就叫他们赶快回家。”最后他环视一圈在座的人,“我虽然二十几年没回咱们村了,但是在座一些叔叔婶婶也是看着我长大的,念在这些情分上,我也不会编谎话来骗你们,再说我骗你们也没好处。信不信的随你们,若以后果真出了什么事,就不要说没人给你提个醒儿。”

严锐锋多年事业有成,身上气势不是一般人可比的,这番话说话来,大家基本都信了,当即就有好几个女人慌张着说他家男人小孩都在外面。

队长压了压大家嘈杂的声音,说:“事情说完了,该怎么做,你们自家回去商量着,这事儿也可以跟自家亲戚说说,多做准备总是没错的。”

景临几个之前屯东西的态度还有点漫不经心的,此刻便立即商量了一下,明天一早再去买东西,不去镇上了,去县城。

事儿说完了,大家也该散了,离开村长家的时候,严非不自觉的加快脚步,走到景临身边,不动声色的问他:“这你儿子?挺可爱的,怎么睡着了?”

景临不解的看他一眼,心想他俩没这么熟吧,不过还是回答:“不是,是我外甥,他身体有点不舒服。”

严非:“是感冒吗?我家备有儿童药,用吗?”

乐乐的情况压根不敢乱用药,景临摇头拒绝了,不过对方的好意,他也道谢了。

景临是熟人之间话都很少,更何况才见第二次面的陌生男人,他总感觉对方看人的眼神太有侵略性,更不愿意和对方说话,便说了再见,抱着乐乐追上了前面走得略快的赵志文。

严非也知道自己突兀了,遗憾没和再景临多说会儿话,不过这点遗憾也很快被景临并没有结婚的消息冲散了。

严锐锋在后面冷眼看着自家儿子兴冲冲的走过去冲人搭话,等景临走了,他才上去攀着儿子肩膀,旁边还有人,不敢训大声了,只得小声的训斥:“你看你那猥琐样儿,人好好地孩子你别想给我带坏了!”

严非喜欢男人,在他读高中的时候就跟家里人出柜了,闹了好大一通,家里有段时间都鸡飞狗跳的。父母反对,严非坚持,两方僵持了好几年,在严非大学快毕业时两口子见实在掰不过来,又有严璐在旁帮她哥说话,两口子也就认命了。你说喜欢男人就男人吧,可等到严非都工作好几年了,也不见他找一个回来,问起来总说没看对眼儿的,缘分没到。你说儿子要是喜欢女的,还能安排他相亲什么的,喜欢男人,两口子还真有点无从下手。现在严非都快三十的人了,恋爱还没谈过一次呢。

虽然急于儿子的个人问题,但是严锐锋也不能容忍自家儿子去祸害别人家孩子。景临一看就是乖宝宝,这样的孩子对方父母肯定是非常宝贝的,要被自己儿子带坏了,以后村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完全没法交代啊。

严非哭笑不得的摸摸被父亲锤了的地方,“爸,我就跟人说说话,你紧张什么啊。”

严锐锋“哼”了一声:“就你平时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样儿,突然去找别人说话能有好事儿?”

严非无奈道:“你儿子又不是洪水猛兽,再说,我感觉他跟我一样。”

“这你还能感觉出来?”严锐锋狐疑的看着他。

这事儿吧跟老辈人说不清,严非也不多解释,只是点头。

严锐锋是知道自己儿子品行的,虽然喜欢男人,但其他地方没的说,一向是“别人家孩子”,从小到大给他们两口子长脸的次数多了去了,也不认为他是那种会说谎没分寸的人,不过还是嘱咐一句:“说话可以,但是别瞎撩,带坏了人父母得打死你。”

严非无奈的点点头,也不认为自己父亲瞎操心什么的,父亲也是为了他好,毕竟以后在村里长住的话,闹出点什么不好看,他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家有个魔法阵之一月之期(6)

    实在是太恐怖了,面对器灵,他们仿佛在面对神灵一般,在她面前,他们所有人跟蝼蚁没什么两样!“以后不准乱说话!”强压下内心的恐惧,所有人都将目光再一次聚集在了罪魁祸首叶欣月身上。“知……知道了!”叶欣月根本不敢反驳,她还在恐惧之中,只是机械般的点了点头。“抓紧时间修炼吧!”叶清雪此时此刻对于萧问天给她的

  • 我和粉丝HE了之六宫诏封(9)

    四月初,皇帝赐敏珈居于永寿宫,所以连着两天,膺天庆的人都在忙里忙外的料理迁宫事宜。午后,阿木尔同祥嫔与兹婳(顺常在)去敏珈房里闲话家常。祥嫔一身很是素净,脸上未施粉黛,面容看着有点疲惫,阿木尔打趣地问道:“祥嫔娘娘怎么这副没精打采的模样,可是天气暖和了,身子犯懒,所以想去榻上躺躺?”祥嫔叹了口气道:

  • 听说未来我们在一起了[重生]在线阅读诡影重重

    姜澜不敢多做停留,一直在森林里不断穿梭着。虽然它的视力不错,不过一到了漆黑的夜晚,它眼睛的能见度也已经下降到了一个极点,更何况是在这种几乎透不下来一丝光亮的森林的环境下。由于靠近荒漠,这片森林的草地里暗藏着许多被风吹来的由风化所成的小石头子。姜澜根本看不清楚,一路上脚给刺痛了好几次。就算是如此,它也

  • 从DNF开始走上人生巅峰在线阅读第八节

    【列车启动,请各位乘客注意安全。】“亲爱的,生气啦?”“你不要不理我嘛,你难道不喜欢花吗?”11号列车驶出视线,高大的男人忧心忡忡地站在轨道旁张望着四周的一片荒凉的空地,宫阮正试图靠近正刻意与自己保持距离的V。【叮咚!】【系统检测到执行人乔森】【欢迎重回A级副本杀死A】【BUG仍在继续,请继续履行修

  • 我为万世第二章在线阅读

    “珍妮婶婶,你捡的这个能源盒,最少也能卖400信用点吧,比得上你这几个月卖废品的总和了。”谢毅也忍不住上前一步,与季柚一起盯着这个能源盒瞧。全新的1级能源盒星在网上售价是500,珍妮奶奶捡到的这个,送到二手回收店,店主一般会压一下价格,大概会压价到400信用点。不过呢,珍妮奶奶已经十分满足了,听着大

  • kenshi之凡人之路第3章在线阅读

    顾惜捧着手里的碗,步伐匆忙,却细心地护着手里的粥,没让碗里洒出一滴汁液。最后停在休息门外,缓了缓气息,理了理衣服才推门进去。门内,一个穿着一身深蓝色西装,将衣服扣子扣到最上面的英俊男人浑身散发着良好的教养,端坐在沙发上,一手搭在小腹,一手紧握放在膝盖上,脸色苍白,额上还渗着汗珠。“厉总,多少吃点吧。

  • 借光者在线阅读第5章

    宁随醒来时有些恍惚,眼前所见的只有一片纯白里晕开的散乱光线,过了好一会儿才聚集成相。可怎么会聚成了司越的脸?“醒了?”感知开始恢复作用,眼睛或许没看清,可鼻子总不会骗人,他左边那股Alpha信息素的味道以及这味道的主人,存在感强到无法忽视。“你怎么在这?”他愣了一会,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房里,司

  • 大律师与小记者gl在线阅读第一节

    半透明的糖纸被放在手里攥捏得皱皱巴巴,顾双城最终没了耐心,三下五除二,把那张薄如蝉翼的糖皮剥了下来。一颗晶莹剔透的小糖球在他掌心咕噜来咕噜去。他自从来到梦创星轨上班之后,唯一顺心的就是吃公司里免费且绝版的糖。梦创星轨作为国内知名的音乐制作公司,其宗旨是“寻找每一颗遗落在宇宙中的星星,将他们的光芒带会

  • 战国无敌召唤系统第三章在线阅读

    “姑娘!”半炷香的时间后床上躺着人就开始抽搐,慢慢嘴角溢出细白的沫子吓得丫头惊惶不已。刘郎中连忙走进弯腰探了下额头,掰开眼皮仔细观看,后把着脉久久不语,最后默默的叹了口气,转过头给夫妻俩鞠了一躬,“老朽尽力了,请两位另请高明吧。”说着收拾好自己得东西就往外走。听完刘郎中的最后宣判汪宝林顿时向后倒退两

  • 大榕树下几家人单纯的校园

    上课铃终于响了,教室再一次恢复了安静,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老师走了进来:“今天我们继续学习排列组合。”好吧,是姜明从来没有听过的词汇,姜明还是学着别人拿出了数学课本,翻到了和别人一样的位置。姜明的同桌王思梦也同样拿出了课本,不用再看言情小说的她终于有机会理会姜明了。“你叫姜明?”姜明点了点头。“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