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综]野晒之妖兽山脉(4)

2021/5/4 14:42:31 作者:点辰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野晒
[综]野晒
作者:点辰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完结,安心跳。野晒一词,蕴含着什么呢?暴露在风雨中,被风化的人骨。她心底最清楚,他渴望战斗。她…只愿意成为他的刃。「我…是你的刃。」食用须知:1.CP更木剑八,OOC的话别打脸2.番外缓更3.涉及死神千年血战篇的漫画内容会解释,涉及不多,安心阅读[大概节奏:死神[√]→火影[√]→死神[√]→海贼王[√]→死神[√]→综合卷[√]→死神[√]]斩魂刀系列第二弹,女主非穿越。神秘代码:一九/零一八/五三三八,敲门砖阿辰任意一篇文主角/配角名野晒人设:少年剑八:PS:作者真心写不来8600…虽然

“拜见家主”

一声长喊让在场的都觉得倒吸一口冷气,台上这位看似普通的中年人,竟然是莫家的家主。

更令人骇然的是他的实力,轻描淡写的就把莫家的两位少爷招式给化解了。就在众人还处于震惊的状态时莫家的家主抬了抬手把莫炎和莫冰给扶起来。

“看到你们没事我也放心了,但下次如果再这么做,绝不轻饶!一家人应该和睦,好好相处。这么做,成何体统!”原本和善的面庞突然严肃起来,

双手搭在他们的肩上。一股无形的压力让他们无法抵抗,两人深深埋下自己的头颅,莫炎不敢表示出半点抵抗,相比莫炎的惊恐。莫冰眼目深处更多的是仇恨,蔚冰霜洁双手紧握手心,久久不肯舒开。可又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放弃了抵抗,寒气也尽散。

莫雷把这些都看在眼里,似是想到了什么,可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整个人憔悴了几分,原本挺拔如松的身躯也好像苍老了。

“让大家见笑了,还望能给莫某个薄面,都散了吧!”

众人不敢停留,相继离开,帝凌天与云凡也只是看了几眼便走了,两人分别时云凡还特意告诉帝凌天关于开阳城的一些事,

其中妖兽山脉让帝凌天勾起了兴趣正好也要好好认识自己的实力,磨炼无非为最好的选择,人在极限或绝境时会爆发出比平时更强战力。

这就相当于压榨潜力,在武者世界,人人皆已实力最强者为尊,无论是谁都不想变为被他人命令,差遣的奴才。辛勤忙碌半生的帝凌天也算是受够了,一年四季,365天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付出,其中的艰辛又有谁能理会,

精神与身体简直是冰与火的双重奏。现在摆在他的面前就有一个希望选择,强悍实力可让一切成为虚妄。

调整好心情,帝凌天选好进入妖兽山脉的路线,一般妖兽山脉入口均有守卫把守他们的责任就是不让妖兽闯进城中。

要进入妖兽山脉也要有通行证明,帝凌天拿着云凡给的圆形玉佩,径自走入山脉,黑漆漆的树林不规则排列摇曳树枝似是嘲笑闯入者,

帝凌天大起十二分精神加快了速度,走到大门前,近乎三点五米的大门映入帝凌天眼帘,门上破锈不堪甚至还有着深浅不一的抓痕,想必已经许多次妖兽突袭。

可这大门都变成“破烂”了,怎么能防住妖兽?帝凌天心生疑问。与此同时一道粗犷声音传来,

“小姑娘,迷路了吗?”银甲守卫拿着锃亮枪矛显得英勇霸气,枪芒折射到帝凌天眼中忍不住眯眼,晌午阳光光照强度最为强烈,帝凌天眼角渗出眼泪,生理活动在所难免。

“哎呀,队长你咋把孩子能哭了。小姑娘,别怕!他就是长得凶了点儿,人好的。”另一穿着黑甲战衣脸色爽朗中年人缓缓走过去蹲下来指了指面孔威严中年人,

帝凌天懵了,发生了什么,为毛自己变成女的还被道歉了?

“快点找个人把她带走,我们不能大意,妖兽随时可以攻过来,武神陛下此时还在攻打蛮族,作为臣子怎可玩忽职守,快点把小赵叫来!”银甲男子喝斥他一声,

黑甲男子不敢说什么缩了缩脖颈只好照办,小跑到瞭望台,

“小赵,过来帮个忙!”黑甲男子冲上面喊,“好,马上去,嗯?那是什么?方副队长,前方好像有什么!”名为小赵的士兵眺望远处有个黑点跑来,

渐渐得黑团物体清晰起来,小赵面孔惊悚,腿脚抖动战栗,“黑铠骨熊,是妖兽!妖兽突袭!”小赵面目苍白,嘴唇颤抖,最终他被恐惧吓倒了,大脑一片空白。

“他奶奶的,还愣着干吗!快点敲锣,全体警戒!”黑甲男子狮哄一声冲醒了小赵,

即刻用手敲了顾不上拿敲锣的,“咚!咚咚咚!”尽管手已敲得通红发胀,他却亳不在意,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四阶妖兽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灾难,何况还是黑铠骨熊,糟糕到不能再糟糕了!前段时间还什么事都没发生,转眼妖兽突袭,暴风雨要来了!

四面八方集来铜甲士兵个个手持战矛,迅速排好等待指令,场面寂静下来。“兄弟们,今时不同往日,之前来得都是杂鱼,而这次是条刺鱼,我也不多说什么,战死得全是汉子,让妖兽崽子流血的是英雄,挺起矛!今天杀个痛快!”

银甲男子气势磅礴,准备好了殊死搏斗,“嗡嗡~”银月枪矛发出跃跃欲试的声音,“哐当!哐当!哐当!”铁锈大门一而再再而三被黑铠骨熊冲撞,裂纹像蜘蛛网一样蔓延。

帝凌天审视着大门,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既然我都能把小山打爆,区区黑铠骨熊又有何惧?

“小姑娘,快走吧!他们都是英雄,我们留下只会给他们添麻烦!”小赵拉起帝凌天的手,“我是男……”“吼!吼!吼!”黑铠骨熊仰天怒吼打断了帝凌天的话,

蓄力一击砸去暴力破开大门,地面扬起几丈尘烟,沙砾和大门碎片如散弹般向周围四射,士兵围成方阵,以盾牌挡住了第一波攻击。

妖兽的面貌也显露出来,比普通熊要高上三个头,全身覆盖着黑幽幽的外骨骼,厚实体毛让它看起来又大了一圈,粗壮的双臂有一个水桶那么粗,残留着唾液的獠牙肆无忌惮地裸露在外面,眼神充斥贪婪与捕食者的骄傲,不紧不慢得向他们走去,宛如一位王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帝国之诸天快递之我开了锁血挂【求收藏】(9)

    这次的gank,直接将铁男直接打崩。铁男开局就因为反野失败,死亡回家,交出了TP保线。而兵线没吃到多少,又被干回家了!而这次,铁男可没法交TP回线上了。当铁男复活,笨重的走回上路时,他的防御塔镀层,已经被牛头跟阿卡丽吃的只剩下三层了。而且,他亏了足足两条兵线和经验!那可是一大波兵线的进塔,就这样全部

  • 恐怖网游之十倍光环开刷幸运值

    “臭小子,太嚣张了!”“在我一字门内还敢这么吊?!”“这可是我们一字门最强的存在,子辰大哥!”在周围一字门弟子恭维声中,子辰得意洋洋,这些恭维声当然不是假的,整个一字门中要说战斗力,他子辰敢说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从记事起进入一字门修炼,功法精进,出去做任务是门内最多,任务强度最强,刷出来的装备也是

  • [综]木叶之花四代目在线阅读第五节

    分发了一波钱粮之后,沐辰带着手下来到了陈留,不过他们这一次是分批进城的。毕竟陈留可是有着大批守军的,而且虽然现在董卓霸占了洛阳,但是天下还没有彻底的乱了。自己这突然结成的军队,自然不能大张旗鼓的出现了。进城之后,沐辰在陈留偏僻之处,买了一座大庄子,并且用剩下的珠宝全部换成了金银。之后便联系马贩子,大

  • 墨小姐今天逆袭了吗在线阅读第5节

    重生一世的他,太清楚了,这一款《模拟城市》,看似也是建造争霸类,和很多游戏一样,但事实上,玩的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东西……光是如何经营一个城市的商业、政治、文化、就已经足够让人头疼的了,更不要说,还要发展军事、科技等等……而且,一个城市想要迅速的发展,必须要先找到自己的支柱产业,这之后,才能谈其他的东

  • 爷有病您得治领了个人儿回家〔求收藏〕

    “你个倒霉玩意儿,赔钱货,本以为你爸妈留下的保险能让你舅舅我好好发一笔,没想到才那么一点,还不够我好好过一把赌瘾的。真不知道那没小把你带过来,这十几年带着你我是为了啥,快走,回去给劳资做饭,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快点!是不是想挨揍?”吴晔走到家附近的时候,前面传来了一阵气急败坏的叫骂声,于是准备去一探究

  • 黑黑黑黑黑黑黑黑之芬兰城堡(7)

    (程之瑍视角)我和纪凌约好早上九点在露天自由市场的邮轮码头见,坐水上巴士去芬兰城堡。九点整,我到了码头。不远处的纪凌正背靠着码头的黑色围栏站着,手里拿着两张票,似乎已经到了一会。“Hi,你等很久了吗?”我歪着头,朝他微笑着走了过去。他看着我从远处走近,忽然呆呆的站直了身体,下意识的摸了摸额前的头发,

  • 我,昏君,不服憋着!第九章在线阅读

    吴邪看着手里的东西,他一瞬间懵了一下,他甚至想不到这个东西为什么会在这里,转头去看张起灵,见他也是眉头皱着,虽然他表情不大。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他的表情又什么变化,但吴邪是早就练就了只要他有一点点表情波动,他都能看出来。他看着手里捧着的东西心想,这是什么骚操作?这东西是真的么?可是看着上面雕刻的花纹,又

  • 时意在线阅读第5章

    张镜也不躲,同样拔出剑来。叮两柄剑撞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巨大的冲击力使得其它强者都飞不稳,分分落地,天上扬起灰尘,看不清谁胜谁负。烟尘散去。只见张镜单手持剑,嘴边流出血来,很是不堪,而尊重虽然未吐血,但也受了几处伤,有些狼狈。“不愧是华夏圣者第一剑,连老夫都伤的了。”魔族尊者轻笑这说,“可惜要杀尊者

  • 缘劫在线阅读洞外遇险

    夜非儿出去后,绝无寒看了看洞内,走到帐篷前,蹲下来打量起了帐篷。从没见过,还有这样的帐篷,比他们用的先进了不少,但很奇怪,研究了好一会。夜家大小姐怎么会出现在涯底,还穿着一身怪异的服装,还有这个怪异的帐篷,刚才吃的也和以前不同,难道是他经常不用吃东西,见的少?是的,修炼到他那个境界,早就不用吃东西了

  • 重生之帝国征程在线阅读第二节

    皇城外的一片荒林。常凯东穿着一身干净的长袍站立在一棵足有三人合抱粗细的大树前,调转小腹丹田内的真气运用于双掌之上,眼睛猛然一深,吐气推掌:“喝!”随着一声大喝,体内的真气顺着丹田流动道胸口,再由胸口分散到双掌,随后喷发而出。“咔嚓!轰隆!”一轻一重两声声响过后,这颗三人合抱的大树已经躺在了地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