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口袋里的小乌龟在线阅读第5节

2021/5/4 10:38:57 作者:不曾相识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口袋里的小乌龟
口袋里的小乌龟
作者:不曾相识来源:晋江文学城
先向七年前的老读者们说声对不起,因为生活重心的变化,这些年停笔了。现在回来,先改一篇老文。不,我没有脱粉,只是心境已不同于往日,专辑和周边一直在收,他的歌声也一直在伴我入眠。但是写文的心情已经完全不同。而且,这里毕竟是小说站,还是改掉名字比较好,免得影响非粉的阅读体验。七年时间,当年的初中生也已经大学毕业了,我呢,已经升级为新中年:-D。我们爱的那个明星却还是少年模样,但愿他一直唱下去,让歌声伴我们一生。对新读者来说,希望你不要追究这篇文的原型,充分发挥自己想象就好,或者,可以代入任何你所喜欢的

一觉睡醒,商徵羽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穿好衣服,然后打开门,一qun侍女就走了进来,商徵羽被她们引回梳妆台前好好打扮了一下。

商徵羽看着她们给自己梳妆,随口问道:“李斯呢?”

一个侍女回答道:“相爷上朝去了,相爷吩咐,请小姐不要随便乱走,以免发生意外。”

商徵羽的后脑勺顿时直冒黑条:这也管的太严了吧!也不就是失踪了几次嘛!

待侍女们给她梳完妆后,商徵羽走出了房门,她见房门外站了一个男子,腰间还配了一把剑,商徵羽别的一般,但是她却是一个识剑能手,她走上前,喃喃道:“纯钧剑,剑鞘以黑色为主,剑身闪寒光,似寒非寒,剑锋锋利无比,据传可削金如泥,此剑,非一般人可以得到,想必阁下不是与剑宗有关就是为剑宗之人吧!”

男子诧异地看了看商徵羽,眉头微皱,说道:“此剑是家师在属下下山前所传,属下诧异的是,小姐为何会知道剑宗?这个世上知晓剑宗存在的人,实在不多见。”

剑宗这个名字,商徵羽在流时空就听到很多,何况,她有几个朋友还是剑宗的弟子,她说道:“我只是有点知道,看你的剑气宇不凡,随便猜猜,没想到让我猜中了。”

男子似有所悟地点了点头,商徵羽在篱笆下坐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来这里做什么?”

男子听商徵羽这么问,他单膝跪下,颔首回答道:“属下冷剑尘,奉相爷之命,随身保护小姐。”

商徵羽喝了一口侍女刚端上来的茶,然后放下杯子,不紧不慢地说道:“这么说,你是李斯派到我身边来保护我的所谓的贴身侍卫咯!”

“是。”冷剑尘淡淡地吐出一个字。

商徵羽突然拍了一下石桌,跳了起来,怒不可遏地呵斥道:“这摆明了是要软禁我嘛!太过分了!他李斯凭什么监视我?他又不是我什么人!”

冷剑尘早就料到商徵羽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要不是李斯提前提醒过冷剑尘,他冷剑尘也绝对会被吓到,毕竟他还没见过这样喜怒无常的女子,而且还直呼李斯名讳,她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胆,如果换做别人,早就屈膝于李斯了。冷剑尘淡然道:“相爷也是为了小姐的安全着想,如果小姐没有遇到昨天晚上那样的事情,相爷也不会派属下来保护小姐。”

商徵羽不屑地哼了一声,她转念一想,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她说道:“那这样,我们比试一下,如果我赢了,你就不准跟着我,如果我输了,你就还是继续做我的贴身侍卫,如何?”

昨天晚上,醉香楼一行,冷剑尘也在场,他一直注视着商徵羽的一切举动,通过他的观察,当时的商徵羽并没有发挥全力,只是相当于随便玩玩,凭他的经验来看,商徵羽的实力远远超出了她表面上所展现的样子,对商徵羽的底细,冷剑尘也十分好奇,于是,他同意了:“好,那就这么说定了,还望小姐手下留情。”

“请出招。”商徵羽已经有自己的打算了。

以树枝为剑,从第一招开始,商徵羽就一直处于防守的阶段,并非她刻意避让,而是她不想让冷剑尘测探出她的武功底数,毕竟冷剑尘曾经也是从剑宗出来的,剑宗向来是以武入道,而且一直都是不参与朝政的,商徵羽也很想知道冷剑尘既然是剑宗的人,却为什么出现在李斯的身边,为其所用?再者,商徵羽身上的武功路数多多少少参杂了一些剑宗的招式,她那些剑宗的朋友曾经在宗主的许可下教授商徵羽一些简单的招式,而商徵羽本身向来都是什么武功都学一点的,在她的身上,融汇了各个名家、门派、散修的功夫、功法,杂到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楚使用的是什么招式,有很多时候,她都会把好几种招式混在一起使出来,使对手防不胜防。

然而,冷剑尘也不肯退步,他步步紧逼,让商徵羽倍感吃力,商徵羽很想不明白冷剑尘这么做的用意,她心里很清楚冷剑尘的实力,她也明白,如果她继续一味地防守,那她就不会是输的结果,而且还会受伤。

商徵羽的大脑里闪过一个招式,她手中的树枝斜砍一刀至下,然后瞬间提刀划成一个V字,封冷剑尘于其内,最后横刀一斩,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但是商徵羽还是留了退路给冷剑尘,她还不想伤到不该伤的人,毕竟那招是一个死招。

跳出一段距离后,两个人都收起招式,冷剑尘不可置信地看着商徵羽,问道:“小姐为什么会这招燕反?这个招式,决不可能在江湖上出现的,敢问小姐从何得来?”

商徵羽愣了一下,她隐约地感觉到她刚才使用的招式似乎和冷剑尘有点什么关系,她的思绪在大脑里飞快一转,她说道:“这是我自己研究出来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冷剑尘冷静地想了一下,他说道:“也……也没什么,只是属下听说江湖上有一个前辈创了这套招式,这是一个死招,若不是小姐不是很熟练,属下必死无疑。”必死是绝对的,说商徵羽使用的不熟练,那就错了,如果不是商徵羽当初在研究燕反的时候发现燕反有一个缺点,任凭他冷剑尘有多大的能耐也不可能逃脱出去还毫发无伤的。

商徵羽嘲笑般地看着冷剑尘,说道:“你还真不会说谎。”

冷剑尘愣愣地看着商徵羽,回过神,他回答道:“小姐难道会读心术么?燕反是家师所创,除了属下之外,并没有任何人知道,所以当小姐施出燕反的时候,属下才会惊讶。”

商徵羽知道冷剑尘这次没有说谎,燕反本来也就是她剑宗里的几个朋友教她的,在流时空,燕反是每一个剑宗弟子必须会的招式,商徵羽说道:“你的武功不低,为什么会到李斯的身边做事?剑宗的弟子不是不参与政事的么?”

冷剑尘对商徵羽越来越感兴趣了,他很想知道商徵羽到底还知道什么,他回答道:“家师说属下命中有一劫,需过此劫道行才会有所进,而此劫就是在红尘之中,所以家师就让属下出山,好在相爷看重了属下,属下才被相爷收进门下,为相爷所用。”

商徵羽明白地点了点头。

这时,李斯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在聊什么?”

商徵羽一见是李斯,扔下手中的树枝,转过身去,不理李斯。

冷剑尘走到李斯的面前,抱拳道:“回禀相爷,适才小姐与属下切磋,若不是小姐谦让,属下必定输得很狼狈。”

李斯听冷剑尘这么一说,诧异地走到商徵羽的身边,问道:“他说的是真的么?连我身边一等侍卫都不是你的对手,你的实力到底有多少?”

商徵羽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人家那叫谦虚,摆明了是冷剑尘没有出实力,笨!”

李斯也是一个聪明人,他听出商徵羽的话中爆发着浓浓的火药味,他疑惑地看着商徵羽,小心翼翼地问道:“小羽,你……怎么了?”

沉默……

很沉默……

窒息的沉默……

商徵羽在一阵沉默中爆发,她突然喝道:“我吃火药了!行不行?!”

说完,商徵羽转身跑进了屋,重重地摔上了门,不管门外的人。

站在门外,李斯愣愣地看着关上的门,他知道冷剑尘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他若有似无地问道:“查得怎么样?”

“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定论。”冷剑尘出神地看着商徵羽的房门,犹豫了一会儿才回到李斯的问话。

“跟我来。”李斯平静地转身离开。

冷剑尘深深看了一眼商徵羽的房门,跟在李斯的身后离开了。

在李斯的书房里,冷剑尘把和商徵羽比试的情况向李斯一一地描述了一番。在冷剑尘说完之后,李斯问道:“你觉得她在隐藏什么?”

冷剑尘淡淡地说道:“属下认为,小姐是在刻意隐瞒自己的实力,小姐从一开始就一直处于防守的状态,但是,小姐的防守也是有一个极限的,属下的步步紧逼迫使小姐不得不出招,只是属下很不明白,小姐应该是知道燕反是剑宗的招式,而且小姐在与属下比试之前也已经知道属下是剑宗弟子,为什么还要出这招?这样不是更容易引起怀疑么?”

李斯的眉头紧皱,他低头沉思着说道:“是啊!是为什么?以她的才智不应该不知道这样做的结果,到底是刻意为之还是无意之失?她究竟是什么人?”

冷剑尘把李斯的话反复斟酌了一下,问道:“相爷,还要属下继续调查小姐的背景么?”

李斯没有否定,他说道:“毅将军说的话,我不得不做一个参考,凡事我都必须以天下为重,继续调查,切记不可让小羽看出什么端倪,一切谨慎而为。”

“这点属下明白,请相爷放心。”放心?连说谎都不会的人怎么让李斯放心?

李斯的沉默算是默许了,他说道:“你以后就在小羽的身边保护她,能不让她动手就尽量不要让她出手,越少人知道她的底细越好,尽可能的避人耳目,不要让太多的人注意到她。”

冷剑尘单膝在李斯的面前跪下,说道:“是,属下明白!”

“还有,不管她有什么要求都尽可能满足她,实在不行就来告诉我,由我来处理。”李斯这么做无非就是想留住商徵羽,毕竟他也清楚,以商徵羽这种大手大脚的性格的人想要把她留在一个地方是很有难度的,或许让她稍微感到自有一点,她就会留下了吧!至少李斯是这么认为的。

冷剑尘还是只有那一句话:“是,属下明白。”

李斯微微抬了抬手,示意冷剑尘退下。

待冷剑尘出去之后,李斯唤来下人,吩咐他们把晚膳弄得丰富一点,然后他就一个人站在窗前,独自看着窗外的海棠花在风中翻飞,而他的思绪也随着这漫天的hua瓣飞到了千里之外。

而在商徵羽的小楼中,商徵羽在跑进屋后就换了一身轻盈的衣衫,像一只体态轻盈的蝴蝶般飞到了二楼的一扇窗阁前。商徵羽光着脚,坐到窗阁上,把一双脚悬在窗阁的外面。

晃荡着纤细白嫩的玉足,商徵羽看着渐渐西沉的夕阳,zui角漂浮着一丝浅浅的笑意,但是,她的眼神里透露着的却是无尽的伤,她的心情是复杂的,天地之间却无人能读懂。商徵羽和着风,轻轻唱起了她那带着幽幽古风的歌:“一杯伤心酒,两滴相思泪,到如今,菱花镜里空憔悴,莫问当年朱颜带绿翠,只怨谁错把鸳鸯配,芳华任谁贪凭君枝头占,不承望,花飞粉谢珠落散,待得来日霜鬓垂肩乱,回头看不见来时伴……待得来日霜鬓垂肩乱,回头看不见来时伴。”

一曲歌罢,商徵羽对着天空长长一叹,ni喃了一句:“好一个待得来日霜鬓垂肩乱,回头看不见来时伴。”

而在不远处,冷剑尘握着他的纯钧剑,静静地看着一脸神思的商徵羽,他读懂了商徵羽眼中的寂.寞、孤独与忧伤,隐约中,他感觉到商徵羽的身份并不是很简单,他一直呆在李斯的身边,虽然是李斯的侍卫,却也有自己的处事方式,虽然听命于李斯,但是他也不是盲目的服从,或许这就是一个身为道者的性格吧!与其说这是一个道者的性格,莫不如说这是冷剑尘为人处事的原则。

霜雪纷飞落凡尘,道心似水了无痕。他朝散去看花落,宠辱不过一阵风。

这是商徵羽的追求,就算是在流时空,商徵羽也总是刻意去避开任何和政治有关的一切,而在轶时空又会是什么样的未来在等她?

问题的答案或许会不尽人意,但是,答案总是只有一个的,每一个问题都会有一个答案,人生不是一个多选题,所以不可能出现多选,而且,一旦选择就不容修改,因为不能后悔,也无法后悔。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答案,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她商徵羽也不会例外,因为她只是人,她还无法逆天,就算逆天,也只不过是沿着命运前行。

一切在开始的时候就是写下了定论的,谁也无法改变,谁也不能逆转,哪怕时间逆转,时光倒流,世间一切从头来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巴黎恋事(2020)之妃嫔之聚(10)

    第二天。万小楼早早地就起来了,她知道今天是给王后奉茶和与众妃打照面的日子。今天她只抄穿了一件额黄色的长袍。嘱咐玉苗打扮的简单一点,她知道在宫里出风头不好,重要的是她并不想和宫里的纷争有任何瓜葛。玉苗给万小楼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她准备给万小楼像昨一样贴上芙蓉花金箔。“等等,玉苗,我不想要这么富贵的金箔

  • 请不要和被贬去挖矿的我表白在线阅读第二节

    日子就这样平常地过着,转眼间便是灵灯魂灭后的第二年……春天到了,正是阳光明媚之时,微风从远处的山丘上吹下来,掠过竹林,竹叶沙沙一阵作响。竹林中的小鸟颇多,很是热闹。可再往里走,有一条小径直达一座小木屋,那里是幽静的很。覃川一个人生活,并没有显现出怎样的孤独之感,反而远离世俗纷争,安静悠然地生活更能使

  • 我的身体里有个恶魔之杀人现场(2)

    “快点,快点。”胡梦娇不住回头催促妹妹和童彤两个人,走了一个小时之后,才来到山顶,看到楚一昭呆呆站在山顶上。胡梦娇飞快地扑上去,飞起一脚把丝毫没有防备的楚一昭踹倒在地,嘴里面骂道:“你这个可恨的淫-贼,我跟你拼了。”楚一昭被踹倒了之后好像才醒悟过来一样,大梦初醒,一句话没敢说,连滚带爬抱着头鼠窜而去

  • 荒野:无限期生存大挑战在线阅读第八节

    前世唯一点变异活老鼠放空间给饿死后,静姝就再没样本做实验了,囧。吃了灵泉的菜可以强身健体是真的,但原本90天生长周期的白菜有灵泉5天就白白胖胖了,加速生长的同时会不会缩短其寿命?菜成熟了的田地,灵泉不会自动供应,但长时间不收会老和干,是不是意味着只要有灵泉菜就不会老和干,灵泉对动物、人又会有怎么样的

  • 【综漫】攻略那个隐形病娇在线阅读公爵得镜子

    新历325年。路易斯·斯科特公爵原先只是在花园饮茶,突然来了几个贵族子弟,大家纷纷表示想要带他去见见“世面”,路易斯推脱不得,无奈之下只好跟着他们。看着眼前熙熙攘攘的大街,路旁一个个小商铺鳞次栉比,不停有人卷着一铺盖的物品蹲在地上吆喝。来来往往的人都披着斗篷,带着面具,将自己遮掩在黑暗之中,路易斯几

  • 游辰之光[网王]在线阅读第七章

    东海。万里碧波荡漾,在广阔的海面上,有一无名小岛,如果不近前看,根本发现不了,因为整个小岛已被阵法所笼罩,从远处看,云烟缥缈,只看到灰蒙一片。然而,当你近前就会发现,岛上绿树成荫,鸟语花香,宛如人间仙境。岛上建有五幢古色古香的低矮楼阁,其中中间一幢三层楼阁最为耀眼,碧瓦红楹,雕梁画栋,气派非凡。此时

  • 偷偷藏不住在线阅读第八章

    苏家破旧的大厅(姑且算的上是大厅),排排站着人,看着苏妍眼花缭乱的,一时丧失了数数能力,这还只是苏家的长辈们,她知晓种田文里牵扯的人很多,之前看书的时候便已经知晓,但是没想到这么多。苏妍懵懂(装)的被苏牧拉着走到大厅中央,数十道眼神刷刷而来,如刀刃般锋利,后背被汗浸染,亚历山大T﹏T。【时光鸡,你在

  • 植物黑科技在线阅读第4节

    虽然这只是高三的一次模拟填报志愿,但是大多数人却都是真的有认真去考虑,彼此玩的好的相互交流自己的志愿表,期待以后可以考到同一所大学。这几天不管是去厕所,还是去买零食的路上,或者是在餐厅里都能听到一些议论声,都是关于志愿的事情。“亦哥,你和我说一下,你到底填的哪一个志愿呐!”等老师说要收志愿表的时候,

  • 魔石迹之艰难生活(4)

    妇人听到这番话语流下了眼泪,抹了抹眼泪接着说道:“只要让我们娘俩留下来,我做牛做马也可以。”“系呀!系呀!”这个跟叶飘零年纪差不多大的小孩再次说道。“李虎,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我看你是嘴巴子吃少了是吧?”李勇抬起手迅速的向在唐巧惠怀中的孩童扇了一巴掌,打得孩子哇哇大叫。唐巧惠叫道:“你老是打孩子干什

  • 天方夜谈第一章在线阅读

    冷淡简约风的办公室里,墙上挂着的平板电视正在播放中央新闻,主持人操着一口播音腔,严肃地向观众介绍本次的新闻内容:“8月20日,A国向世界范围内发射了四枚导弹,其中一枚已被我国地对空导弹击毁于东海上空,目前……”白执原本正在办公桌前处理文件,听见新闻的内容,他皱了皱眉,脑海中有什么画面一闪而过,他却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