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燕纵第四章

2021/5/4 11:37:55 作者:不废江河万古流 来源:17K小说网
燕纵
燕纵
作者:不废江河万古流来源:17K小说网
书生端坐楼阁挥斥方遒,将军铁衣战马扬鞭沙场,武夫执剑问鼎江湖,女子倾城之姿戏弄权宦,这是一个充满激情的时代,庙堂、江湖、智谋、战争应有尽有,且看一代天骄如何引得天下共折腰!

张云雷气的差点掉眼泪,一溜烟跑到厨房门口,看到王惠和白慧明在里面忙活做饭,没敢进去,蹲在门口一抽一抽的抹眼泪,啜泣着。

白慧明帮着打下手,一转头,瞧见门口那儿有个小脑袋,吓了一跳,意识到是孩子,这才没辙的

笑了,过去一看,小辫子垂在地上,立马就知道是谁了,弯腰道,“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她不问还好,一问,张云雷听着她那温柔的声音,想起天津的父母,心里头更委屈了,瘪着嘴抬

头,眼泪直淌,哽咽的道,“白姨……”

“哎呀,这怎么了?怎么哭了?!”白慧明看他哭吓了一跳,这孩子自己了解,受了委屈很少有哭的时候,哪怕被郭德纲揍了也一声不吭,怎么玩儿了这么会儿就哭着跑过来了,赶紧去拉他,

以为他们调皮摔着碰着了,转圈看他,“怎么了?哪儿伤着了?还是谁欺负你了?!”

张云雷哭的说不出话来,王惠在厨房也听着了,一擦手赶紧出来,让白慧明去看着锅,给他擦了擦眼泪,“怎么了?打架了?”

皮孩子在一起的日常不过就是吵嘴打架赌气哭闹,小孩子都这毛病,哭完了闹完了,隔不到五分钟,又嘻嘻哈哈在一起块儿跑了,男孩儿天性如此,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白慧明年轻心软,跟着这几个孩子最容易被带偏,看不得娃娃流眼泪,王惠可了解自家弟弟的秉性,要说他挑事儿却吃了亏来告状自己都信,不惯他毛病,总得先把事情问清楚了再说,“到底怎么了?跟那两个哥哥吵架了?”

张云雷点了点头,又开始摇头,断断续续的告状,把事情说了个大概,还把自己的辫子绕到身前给她看,哽咽的道,“……他说我是女孩儿……”

看他这么可怜又可爱,委屈巴巴的告状,王惠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了,就为这么点儿事儿,他都跑自己面前来告状了,难怪刚来的时候老郭说他能跟自己告一个礼拜的状呢,这孩子,离开父母反而娇贵了,但也明白他的难过,傅家兄弟跟着父亲过来串门,又是新年,张云雷不过九岁,转年就算过了生日也才十岁,可不是得想家吗,摸摸他的头,蹲下柔声细语的安抚他,“姐知道了,你傅家两个哥哥不懂这辫子的含义,你就解释给他们听,咱家有这个习惯,人家家没有,他就是逗你的,你怎么还真较真儿了呢?不哭了,啊?都多大了啊,还掉眼泪呢?男孩子哪能这么容易就哭呢,姐以前怎么跟你说的,你都忘了?”

张云雷吸吸鼻涕,摇头看着她,咬了咬下唇才道,“……我没忘……我也不是气他说我……可是……他把你给我编的辫子弄坏了……”

闹了半天是为这个,王惠无奈的叹了口气,也明白张云雷为什么哭了,以前在家都是姨给他梳头,后来来了北京,郭德纲哪会这个啊,草草给他编了,有时候还是白慧明给他编头发的,如今自己来了北京,天天都是自己给他编辫子,又让他想起在天津的日子了,估摸着是想家了,只好给他辫子拆开,一边编一边道,“就为这个,你还哭成个泪包儿了,让人家瞧见不笑话吗?辫儿,你告诉我,是不是想家了?”

张云雷老老实实让他编辫子,听她这么一说,到底还是忍不住了,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王惠给他头发编好了,让他转过来面对自己,找了个毛巾给他擦了擦脸,擦干净了才亲了一口,“行了,不哭了,晚上姐给你做你爱吃的炸鸡翅,傅家伯伯给你师父投资,咱不能让人家不高兴,有委屈暂时先忍着,那两个哥哥要是还欺负你,你就过来告诉我,我替你出头去,等他们走了,晚上我给姨打电话,等过完年,带你回天津住两天,行不?”

“好!”张云雷就是觉得委屈,一听说王惠要给自己出头,还会带自己回天津,立刻就乐了,紧着点头,伸出小拇指,“拉钩!”

“这孩子……”王惠没辙的跟他拉了拉钩,捏了捏他脸蛋,“姐什么时候答应你的事儿没办到,还拉钩呢?”

“嘿嘿……”张云雷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那姐,我去看着大林了。”

“别走别走,”听着他俩说话,白慧明赶紧从锅里捡出块鸡翅根儿,用小碗儿装着递给他,“快趁热吃,别人都没有,你先吃。”

张云雷一愣,想接又不敢,抬眼去看王惠,见她点头了,才接过来,笑嘻嘻的看着白慧明道,“谢谢白姨!”

“快吃吧,吃完了擦干净嘴,别让烧饼和大林知道,不然你待会儿就没的吃了!”白慧明摸摸他头,笑着督促他,跟王惠相视一笑,一起摇了摇头。

白慧明厨艺也不错,知道他不吃猪肉,特意炖的鸡,张云雷吃的津津有味,末了擦了擦嘴,心情也立刻见好了,跟她俩打了个招呼,又乐颠颠的出去了。

外头四个小子倒是有说有笑的,唯独傅恒山隐约不安,怕张云雷真的哭了再去告状,到时候还不得挨揍啊,结果没多久就瞧他高高兴兴出来了,顿时松了口气,赶紧过去,跟他说好话,“你没事儿吧,刚刚都是我哥不好,我替他向你道歉……”

张云雷看到他这张脸就来气,本来不想理会他,可听他说的这么诚恳,又有些动容,他们虽然是双胞胎,脾气态度却完全不一样,对傅恒山根本发不出火气,只好别扭的道,“话是他说的,你跟我道什么歉啊?”

“就是,受了欺负就去找大人告状的,可不就是小姑娘吗?我哪儿说错了?”傅恒安听见他们说话,立马接着话尾为自己辩解,得意洋洋的看了张云雷一眼,嘚瑟极了。

张云雷一听这话,被激的刚要回嘴,突然想起王惠刚刚说过的话,傅家是来投资的,不能让人家不高兴,有委屈也暂时忍着,只好选择闭嘴,把话咽了回去。

他不回嘴了,傅恒安反而觉得无趣,也懒得理会他,傅恒山知道自己哥哥的性格,拍了拍张云雷的肩膀,小声跟他道,“我哥就这个脾气,他不是真想欺负你的,你不理他,他也拿你没办法,别生气,啊?”

傅恒山显然是为了自己好的,张云雷觉得他这个人还挺不错的,至少比他哥好一百倍,噘嘴点了点头,跟他一块儿去桌边坐下,瞅了烧饼和郭奇林一眼。

烧饼不敢吱声,郭奇林只顾着吃东西,傅恒山无可奈何,给张云雷扒了个橘子,安抚他受伤的小心灵,傅恒安也怕再欺负他闯出祸来挨揍,便不再嘴贱了,五个孩子倒是和睦了不少。

晚饭做好了,白慧明出来喊孩子们回去吃饭,挨个落座,王惠要照顾郭奇林便坐在他身边了,孩子们坐在一起也热闹,白慧明坐在烧饼身边,正好把五个孩子围在俩人之间,省得他们闹腾,寒暄过后,便开始吃饭。

晚餐很丰盛,鸡鸭鱼肉一样不缺,比之前除夕吃的还好呢,烧饼一见眼睛都亮了,只顾着吃,王惠照顾郭奇林吃饭,给他夹菜,剩下的张云雷和傅家兄弟倒是安安静静,各吃各的。

傅恒山坐在张云雷身边,看他目光直往虾那儿瞟,估摸着他想吃,奈何人小胳膊也短,偏头问他,“你想吃什么告诉我,够不到我帮你夹。”

张云雷一愣,没想到他会注意到自己的小动作,有点不好意思,小声说道,“……我想吃虾……”

“行,”傅恒山点头,端起小碗微微起身,夹了两只虾进去,坐回来给他,“吃吧。”

“……谢谢三哥,”张云雷一直琢磨怎么称呼他,依稀还记得傅伯伯说过他们家是三兄弟的,干

脆就这么排下来在叫着吧,抿了抿唇道谢。

听到他喊自己‘哥’,傅恒山微微一愣,立马就笑了,高兴极了,“你叫我什么?”

“……我叫你三哥啊,你不是排行第三吗……”张云雷不懂他为什么这么开心,有点纳闷儿,以为自己记错了,赶忙道歉,“是不是我记错了……”

“没有没有,挺好的!你就这么叫我吧!”傅恒山家里头排行最小,被大哥管着,被二哥欺负,心里头最期盼有个弟弟,自己肯定会宠他疼他的,听张云雷这么一喊,特别开心,赶忙问道,“你还吃什么,排骨要不要?”

“……我不吃猪肉,”张云雷赶紧摇头,生怕他给自己夹了,捂着碗拒绝,“谢谢三哥。”

“小孩儿那么挑食呢,猪肉怎么你了啊?”傅恒安就坐在傅恒山旁边,听他这么一说,故意找茬,作势要给他夹,“吃一口能怎么的?”

“我不吃!”张云雷真是恨死他这副德行了,自己越是不喜欢的,傅恒安就非得跟着乱掺和,生怕他捉弄自己,可怜巴巴的看着傅恒山求助。

“哥你别闹了,小磊不喜欢吃猪肉你逼着他干嘛啊,就像你吃海鲜过敏不也一样吗?”傅恒山一看他那小眼神儿,心立马就软了,赶紧护着张云雷,义正言辞的对付自己亲哥了。

“……行,算你狠,你快成他亲哥了,”傅恒安也就是嘴上痛快痛快,哪能逼着他在饭桌上吃不爱吃的东西啊,真闹出个好歹来,自己回家就得被亲爹打死,可看弟弟护着外人的模样就来气,翻了个白眼,“有本事你别跟我一个姓儿!”

“哥,你又不是小孩儿,小磊比你小呢,你别老欺负他,”傅恒山也不明白为什么傅恒安老是看张云雷不顺眼,逮着他不放的,赶紧给他夹了块排骨,“我这不也给你夹菜吗?”

“……这还差不多,”傅恒安看着碗里的排骨,心里头平衡多了,哼了一声,也不再理会张云雷了,自顾自吃菜。

看他那样儿,张云雷似乎明白了什么,趁他不注意,扯了扯他袖子,“三哥,他是不是吃醋啊?”

傅恒山喝了口饮料,冷不丁听他这么一说,差点喷出去,赶紧咽下去,凑近他耳边道,“这话别乱说啊,我二哥知道你看穿他了,肯定可着劲儿欺负你!”

张云雷顿时确定了,眨巴眨巴眼,觉得傅恒安有点好笑,跟自己亲弟弟还吃醋?有毛病吧?可还是一口答应了,“哦,我不说。”

“我哥没什么坏心眼儿,他就是……怎么说呢,越喜欢一个人就越想去欺负他,在家里他就老欺负我,可我要是有什么事儿,他肯定第一个帮我的,今天他应该是觉得你对大林太凶了吧,你别往心里去,他不是针对你的,啊?”傅恒山其实觉得张云雷挺好的,起码懂礼貌,相貌虽然说不上多俊秀吧,那也是小圆眼睛小圆脸,可可爱爱的,搂着他拍了拍,“还想吃什么?”

他话说得虽然挺好听,可张云雷到底对傅恒安心里有了芥蒂,没那么容易被他三言两语给说动,撇了撇嘴,也没想当着他的面说人家亲兄弟的坏话,干脆岔开话题,“我想吃炸鸡翅。”

“你爱吃这个?”傅恒山看他吃饭也知道他喜好了,给他夹了两块,笑着道,“我家阿姨做炸鸡可好吃了,以后有机会去我家玩儿,我让阿姨做给你吃。”

“好,谢谢三哥,”张云雷笑呵呵的吃着炸鸡,瞟了两眼傅恒安,觉得大快人心。

傅恒安不是喜欢他弟弟吗,那自己就要跟傅恒山好,这样就可以气到他了!

小孩子心性怎么想的,傅恒安也大概能想到,他毕竟比张云雷大了两岁,就是觉得无聊才欺负他玩儿的,再说那辫子编的溜光水滑,可不是想摸着玩儿吗,倒是没想到那条乌黑的小辫子柔软顺滑,摸在手心里舒服极了,加上他一直吱哇乱叫,才会扯着不放的。

不过瞧见他被自己欺负的要哭的模样,傅恒安也不敢下狠手,到底他师父跟自己父亲和表舅有交情,俗话说帮理不帮亲,要是让自己亲爹知道了,肯定是一顿揍。

见好就收,也挺好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原来我是太子的白月光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三章签订契约雪月欣在心里反复自我安慰了好久,对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把握的雪月欣才咬咬牙说到,“系统,如果我跟宫洛云签订契约,他是不是就没办法伤害我了?”防人之心不可无,如果、如果她真的被怀疑害死了怎么办?系统很坦率的回答道,“宿主放心,签订契约之后,他就无论如何都不能伤害到你了,而且你们可以共享系统

  • 司少的亿万甜妻在线阅读第七章

    租个房还被限制自由的感觉真让人郁闷又憋屈!梁苫忿忿不平,但在没找到比这更实惠更符合她需求的地方之前,却也只能妥协。暗暗翻了个大白眼,她收了碗筷开始做厨房清洁。乒乒乓乓的,锅碗瓢盆一顿响,却也确实是在清理。江绪听不得这种刺耳的声音,提醒她,“东西坏了可是要赔钱的。”厨房的声音立马小了下去。家里安静了不

  • 八僵之婚礼上的相遇(7)

    暮雷听到后,瞪大眼睛,说道:“他们不会前世就是恋人吧!”“这我们就不得而知了。”记露耸耸肩说道。“那我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雪曦。”暮雷又问道。“别说你了,就连我这个私人医生都已经有四个月没见过了。”慕容说道“哦,怪不得。”暮雷感叹道,“哎,她是雪曦的表姐,那你又是怎么认识他们的?慕容楷,慕容世家的独苗

  • 赛尔号之洛克传奇在线阅读第五节

    明鸽突然离开,让扶仇也有些不舍,但是,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他要踏上巅峰,让自己再也不被欺压,要保护好母亲留给他的镯子。扶仇没有过多的伤感,强者的第一步,就需要将所谓的情感至于最低位,情感可能会成为自己的绊脚石。扶仇调整了一下状态,开始了今日的修炼,这是他第一次正式修炼,他也显得有些紧张,他深呼了一口

  • 悠哉艺术家之第二章(2)

    看到火光的第一时间,伊森飞身扑到了托尼的身前,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托尼唯一暴露在外面的头部,面容安详又温馨的看着眼含热泪的托尼,像是在做最后的告别。血光崩现,伊森倒在了托尼的钢铁怀抱中,再也没有一丝力气。托尼紧紧抱着又救了自己一次的伊森,强忍着心中的痛苦和悲伤,催动着铁甲将自己和伊森带出了这个关押了他

  • 闲看云起时布林(修)

    利姆鲁在路上遇到了各种前来猎捕自己的低级魔物,杀了一个又一个,全部吞噬了干净,化成了自身的能量。重复这些过程,史莱姆暴戾的名声很快在鸠拉大森林中传开了。没有智慧的低级魔物不知道史莱姆是可怕的魔物,见到了他,不知死活的去挑战,要吃掉他来变强。鸠拉大森林是魔物栖息的地方,保持弱肉强食的法则,许多弱小的魔

  • 本OMEGA要离婚(重生)在线阅读第2章

    洛青吃下了风哥买来的药,风哥还非常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要不要躺下休息一会儿?”、“还有半个小时,可以等药效发挥作用,不用着急!”洛青心里已经有想死的冲动了,但是脸上还是面无表情,摆了摆手表示“我很好”、“没事,大家各忙各的吧”、“我真的没事,不要再看着我了”。他的心里还一直在计划着怎么溜走

  • 大唐:无上融合在线阅读第2章

    “轰隆隆!”战马践踏大地的声音越来越近,隆隆作响,将所有人惊动。“哪里来的骑兵?”“听着冲锋的气势,怕是有数千之众。”“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这里是江都,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骑兵?”“......”骁果大军和普通百姓心中全都充满了疑惑,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出现一支骑兵。与此同时。宇文化及、司马德戰、元

  • 重生之娇女种田忙在线阅读第十章

    罗方听了连忙摆手说道:“不行不行,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我只和我娘在一起。”韩杨氏又看了儿子一眼,韩林儿立马闭上了zui。她去交了店钱,然后各自回了房间。进到屋里韩林儿抱怨道:“娘,你太好说话了。给他们付什么房钱,他们肯给是讹上咱们了。”韩杨氏看着儿子说道:“林儿,日后你要是还在路上生事。就别怪娘家法

  • [宠物小精灵]目标,星辰大海在线阅读第七节

    当誓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姿势,也从原本坐在沙发里,抱着布洛妮娅变成了躺在沙发里,抱着布洛妮娅。布洛妮娅抱枕,身娇体柔助睡眠,乃失眠修仙的舰长不二的选择。当然,布洛妮娅自然也睡着了。如此悠闲的日子,她十分珍惜。只不过,其实也不是她想要睡,毕竟她还想帮誓把角色的装备全部都肝回来,怎么可能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