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大秦:开局成为嬴政的系统在线阅读第6节

2021/5/4 11:34:32 作者:氪金肝命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秦:开局成为嬴政的系统
大秦:开局成为嬴政的系统
作者:氪金肝命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叫李长生,我变成了系统,宿主是嬴政。我的宿主是一位氪金帝+肝命帝。仙人:你想要长生不老吗?嬴政:我有系统了!仙人:你想要成仙吗?嬴政:我有系统了!仙人:系统是个什么东西!?李长生:我是你爹!算是爽文吧,各位大佬求支持。(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看到蓝曦臣脸上强烈的失望,金光瑶低着头,掩去了脸上所有的情绪,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蓝曦臣抬着头伸手伏在眼眸上,遮去了所有的失控,苦笑道:“抱歉,是我失态了。”

“您……”金光瑶发了个音,觉得喉咙干燥得很。艰难地发出所有的音,他感觉自己的嗓子像是在冒火:“您刚刚说让我唤您兄长,可还作数?”

尾指忍不住动了动,蓝曦臣觉得自己萦绕在心头的霾散去了不少:“自然是作数。”

“兄长。”

少年俊朗的面容挂着清浅的笑容,眼眸微微眯起,脸颊露出了个梨花涡,带着独属于他的宁静与这个年纪的朝气,让蓝曦臣一眼失神,心跳漏了一拍。

果然……二哥喜欢这样的乖孩子……

金光瑶面上笑着,可心底的角落仍旧带着不为人知的黑暗。

你看,二哥始终喜欢的,都是处于阳光下的美好。而你,在独行之时被困于泥泞中,早已被黑暗腐化得不成样子,你有什么资格,又去靠近他。

自那日,蓝曦臣对金光瑶上了心。他像是将他所有的宠爱都给予他。金光瑶知道,这份宠爱里夹杂着对“死去的他”的愧疚。

可这并不妨碍什么。

不论宠爱,还是愧疚,一切都是对他一个人的,金光瑶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一切。

二哥什么都不需要知道,一直这样便好。

金光瑶这般对蓝曦臣黏腻,蓝家的子弟虽未说什么,但内心还是遏制不住的羡慕。

那可是泽芜君呐!虽然泽芜君为人的确很好,但也不是人人都能凑到他身边的。

金凌看着眼前的一大一小,手牵着仙子酸酸地哼了一声,也不知是对蓝曦臣还是对金光瑶的。

听到这细微的响声,蓝思追忍不住轻笑:“怎么?羡慕?”

“谁会羡慕!”金凌狠狠瞪了蓝思追一眼,又死死地盯着金光瑶。

不知道为何,他觉得,那人不该如此,跟他亲近的人也不应该是他身边的那个人……每每想到这,金凌的心就泛酸。

“仙子,去。”

不悦的金凌唤了声仙子。听到金凌的声音,仙子在金凌的脚边转了转,然后扑向金光瑶。

金光瑶察觉有重物扑向,往旁边一移,眼见要踩到蓝曦臣时身体微微倾斜,恰逢仙子准备来第二次突袭时,一不注意被蓝曦臣揽了个满怀顺便往上提了提。

察觉到双脚悬空的金光瑶不可思议地瞪大眼,不知是羞还是气的,红着耳朵推着蓝曦臣。

长得高就了不起吗!

虽这副身子长势不错,但终究是个少年。活了那么多年,金光瑶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抱着还往上提的。

一时之间金光瑶单手握拳,正要打过去的时候思及是蓝曦臣,收回了些力道,硬生生将对着的方向撇过捶向了他的肩膀,愤愤道:“放我下来。”

金凌和蓝思追沉默了片刻,然后不约而同地偏过头。

为什么他们会感觉受到无法言喻的伤害?

不甘被忽视的仙子咬着金光瑶的衣摆,往外扯了扯。想起仙子存在的金光瑶低低唤了声仙子。

察觉到危险的仙子果断地冲他吠了声然后跑回到金凌的身边,身后的尾巴摇摇,耳朵焉焉地搭在两边。

早已被放下了的金光瑶站在蓝曦臣的旁边,耳根有些泛红,目光往旁飘移。

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别人这么对待。

虽然那是大哥,他还是内心有些忿忿不平。

旁边少年面上故作凶巴巴的模样,而染红的耳根却早已出卖他。尤其是在少年不知想什么的时候耳朵会微微动,精致的让人想要伸手捏上一捏。

蓝曦臣低着头看着自己身旁的人,不知为何,竟想到忘机养的那些兔子,忍不住伸手就摸上了对方的头发。

柔软的发丝在指尖划过,蓝曦臣的嘴角微微上扬。

还没有从“被人一把抱起来脚悬空”的事实回过神,金光瑶又感觉熟悉的手掌摸着自己的头。他刚转过头要发泄自己不满的时候,看到蓝曦臣那一抹笑就涨红着脸撇过了头。

其实被大哥偶尔摸一下也没有什么的……

“阿瑶是害羞了吗?”少年面含桃花的模样让蓝曦臣忍不住轻笑出声:“倒是为兄的错,忘了阿瑶也是个要强的少年。”

金光瑶一怔,抿着唇,没有转过头看着对方。

真是这些年太过安逸了,竟如此大意。总归是附到个少年的身上,心性定力也不如先前了吗?

虽然少年并未表达自己的不满,蓝曦臣还是隐隐察觉到对方的不对劲。有些失落地放下手:“阿瑶可是不喜我这般对你?”

过了许久对方都未答,蓝曦臣温和道:“若是阿瑶不喜,下次我便不这般了。”

金凌在旁边被狠虐了一把,虽然对蓝曦臣的做法也有些不认同,但不知为何心里就是泛酸,忍不住冒出了一句:“矫情。”

这两个字并不小声,金光瑶自然是听进去并瞪了金凌一眼。

金凌身体一僵,忍不住缩了一下。

妈耶,这个人瞪我的时候好像二叔,舅舅你快来救我……

金光瑶深吸口气,转身直看着蓝曦臣的眼眸,一脸认真:“兄长,我已经不是个孩子了,这样的行为着实有些不妥。”

“是吗?”蓝曦臣微微敛眼,看上去有些失落:“阿瑶若是不喜,便没有下次了。”

……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二哥有这样特殊的癖好……

犹豫了半会,金光瑶咬咬牙:“兄长若是喜欢……自然随兄长……意……”

话音刚落,蓝曦臣的手便放在了金光瑶的头上,浅笑着:“阿瑶是个心软的孩子啊。”

无恶不作的金光瑶:……???

在一旁被忽视的金凌冷哼了一声,酸道:“泽芜君这么疼着可不好,过几日弟子们都得出蓝家修行,到时候可都得靠他一个人。”

深思了会,蓝曦臣含笑回道:“若你说的是七日之后的事,不出意外将会是我带你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恐怖网游之十倍光环开刷幸运值

    “臭小子,太嚣张了!”“在我一字门内还敢这么吊?!”“这可是我们一字门最强的存在,子辰大哥!”在周围一字门弟子恭维声中,子辰得意洋洋,这些恭维声当然不是假的,整个一字门中要说战斗力,他子辰敢说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从记事起进入一字门修炼,功法精进,出去做任务是门内最多,任务强度最强,刷出来的装备也是

  • [综]木叶之花四代目在线阅读第五节

    分发了一波钱粮之后,沐辰带着手下来到了陈留,不过他们这一次是分批进城的。毕竟陈留可是有着大批守军的,而且虽然现在董卓霸占了洛阳,但是天下还没有彻底的乱了。自己这突然结成的军队,自然不能大张旗鼓的出现了。进城之后,沐辰在陈留偏僻之处,买了一座大庄子,并且用剩下的珠宝全部换成了金银。之后便联系马贩子,大

  • 墨小姐今天逆袭了吗在线阅读第5节

    重生一世的他,太清楚了,这一款《模拟城市》,看似也是建造争霸类,和很多游戏一样,但事实上,玩的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东西……光是如何经营一个城市的商业、政治、文化、就已经足够让人头疼的了,更不要说,还要发展军事、科技等等……而且,一个城市想要迅速的发展,必须要先找到自己的支柱产业,这之后,才能谈其他的东

  • 爷有病您得治领了个人儿回家〔求收藏〕

    “你个倒霉玩意儿,赔钱货,本以为你爸妈留下的保险能让你舅舅我好好发一笔,没想到才那么一点,还不够我好好过一把赌瘾的。真不知道那没小把你带过来,这十几年带着你我是为了啥,快走,回去给劳资做饭,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快点!是不是想挨揍?”吴晔走到家附近的时候,前面传来了一阵气急败坏的叫骂声,于是准备去一探究

  • 黑黑黑黑黑黑黑黑之芬兰城堡(7)

    (程之瑍视角)我和纪凌约好早上九点在露天自由市场的邮轮码头见,坐水上巴士去芬兰城堡。九点整,我到了码头。不远处的纪凌正背靠着码头的黑色围栏站着,手里拿着两张票,似乎已经到了一会。“Hi,你等很久了吗?”我歪着头,朝他微笑着走了过去。他看着我从远处走近,忽然呆呆的站直了身体,下意识的摸了摸额前的头发,

  • 我,昏君,不服憋着!第九章在线阅读

    吴邪看着手里的东西,他一瞬间懵了一下,他甚至想不到这个东西为什么会在这里,转头去看张起灵,见他也是眉头皱着,虽然他表情不大。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他的表情又什么变化,但吴邪是早就练就了只要他有一点点表情波动,他都能看出来。他看着手里捧着的东西心想,这是什么骚操作?这东西是真的么?可是看着上面雕刻的花纹,又

  • 时意在线阅读第5章

    张镜也不躲,同样拔出剑来。叮两柄剑撞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巨大的冲击力使得其它强者都飞不稳,分分落地,天上扬起灰尘,看不清谁胜谁负。烟尘散去。只见张镜单手持剑,嘴边流出血来,很是不堪,而尊重虽然未吐血,但也受了几处伤,有些狼狈。“不愧是华夏圣者第一剑,连老夫都伤的了。”魔族尊者轻笑这说,“可惜要杀尊者

  • 缘劫在线阅读洞外遇险

    夜非儿出去后,绝无寒看了看洞内,走到帐篷前,蹲下来打量起了帐篷。从没见过,还有这样的帐篷,比他们用的先进了不少,但很奇怪,研究了好一会。夜家大小姐怎么会出现在涯底,还穿着一身怪异的服装,还有这个怪异的帐篷,刚才吃的也和以前不同,难道是他经常不用吃东西,见的少?是的,修炼到他那个境界,早就不用吃东西了

  • 重生之帝国征程在线阅读第二节

    皇城外的一片荒林。常凯东穿着一身干净的长袍站立在一棵足有三人合抱粗细的大树前,调转小腹丹田内的真气运用于双掌之上,眼睛猛然一深,吐气推掌:“喝!”随着一声大喝,体内的真气顺着丹田流动道胸口,再由胸口分散到双掌,随后喷发而出。“咔嚓!轰隆!”一轻一重两声声响过后,这颗三人合抱的大树已经躺在了地上。“我

  • 坠花煙在线阅读第8章

    【原文文案】我躺在对于已满十六岁的我而言,已经显得过小的单人床铺。我双手压放在脑袋与枕头之间,百般聊赖地看着窗帘在夏日午后微风的拨弄下摆动。右边那只老旧的小型衣橱门板前,我几年前为嘿美画的画像仍旧贴在那儿。嘿美待在她的笼子里,缩着脖子蹲坐着,半闭的眼瞳代表她现在正在午寐。我考虑着要不要再沉入另一个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