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凡尘心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1/5/4 12:23:40 作者:道秋 来源:纵横中文网
凡尘心
凡尘心
作者:道秋来源:纵横中文网
道说,红尘苦海,回头是岸。我说,凡尘练心,明心见性。

一曲高歌,引得无数鸟兽亭外安宁,飞鸟盘旋枝头,走兽匍匐,游鱼欢乐。银河为幕,树木做颜料,花草为装饰。亭中一琴一箫,心无他物,使人远远望去,只道是一副由天地自然生成的唯美画卷。

白天已近黄昏,夕霞布满了天边,落幕的阳光折射亭中,映照在箫湘子与落无痕二人的脸上。一曲落闭,夕霞残虹,亭外大树上飞鸟依旧屹立,走兽依旧匍匐,游鱼依旧回旋,似是还未从曲子的意境之中挣脱而出。

“夕阳已西下,霞红布满天。箫瞎子,三年了,你始终不曾踏出尘世,难道,你还要在继续的躲避下去么?”把玉箫横挂腰间,落无痕一脸挣扎。他是箫湘子的至交,不想他在这正是大展宏图的时候沉沦下去。而且,三年来箫湘子的心中是如何想的,他岂能不知。

箫湘子落寞的把倒满的杯子一饮而尽,桌上长琴,用琴布包裹,一把提起负在身后,紧紧绑在自己身上。

“不躲又如何?难道还要卷入这天下纷争不成?在江湖闯荡了十几年,见识过太多的恩怨情仇,太多的杀戮,我的心,已经厌倦了这一切,如今,好不容易能够有几年安生日子,你又何必在劝我踏入纷争之中呢!“对于江湖,箫湘子早已经厌倦了,要不然,也不会因为一件事,一个女人的背叛,从而隐居此处,在江湖上绝迹。

落无痕没有说话,他知道,箫湘子不愿意的事,哪怕他用剑指着他的脖子,也改变不了他的意愿。这个世界上,能够改变他心中意愿的,也只有那一个人了,可是,箫湘子就是因为她,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又如何能够在这个时间上,让他们见面呢?

而且,现在已是六月末,离八月十五也已经不远,与其做着无用功,还不如等到八月十五,到时,箫湘子自然会出谷见她。虽然,他怕见到她,可是,越怕,就是越想见到。

“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虽然看不见,但我可以清楚的听到你内心的变化,八月十五,我会到月影山庄,可是,我不会见她。”见与不见,现在对他来说,只是一念之间,他想见她,只要他踏足武林,她自然会出现在他的面前,若是不想,哪怕她翻了天下,也找不到他的所在。

“见与不见是你和她之间的事了,我回来,除了这件事之外,还有一件,那就是我将会在七月七,于西湖与七夜剑君一战,我希望你能够在那时候到场。”说道此处,落无痕没了先前的放荡不羁,面上淡然而又凝重,眼神中透露着一股不自信。

或许是为了掩藏这种不自信,落无痕伸手向桌上腾空一抓,茶壶向着他手里飞去,再次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把杯子茶壶横空一抛,似有引力,平稳的落在桌上,不偏不倚,茶壶里的茶水,一滴也未有溢出,不得感叹,他对力道的控制,已倒了一个神鬼莫测的地步。

“你的心有破绽了。”箫湘子走到亭外,背对着落无痕,手中,拿着方才采摘下的妖艳蔷薇。他对生命充满敬畏,可是,对于一些生命,他也不会去珍惜。比如,此刻在他手中的那株毒蔷薇。

“只要是人,都会有破绽,你也不例外。”缓步走至箫湘子身旁,不知何时拿出一酒葫芦,打开葫芦盖,一股浓浓的酒香扑鼻,醇美的味道令人闻着都有种想要品尝一口的感觉。

“喝酒对身体不好,何况你本身就不能喝酒。”闻着扑鼻的酒香,箫湘子眉头微皱。他讨厌喝酒,也不会喝酒,因为,酒会让他弹不了琴。

“哈哈,箫湘子,酒是个好东西。可惜你不懂得欣赏品尝,否则你就不会这般说了。正所谓一醉解千愁,喝醉了,就什么烦心的事都没有了。”语气低迷,落无痕又满灌一口,拍着箫湘子的肩膀,眼神中满是迷恋,与他而言,有美酒在手,管他什么恩怨情仇,什么天下名利,都去见阎王去吧!

“不说了,天色也快黑了吧!我们该走了。”说完,箫湘子面上再次露出那种对生命美好向往的笑容。随手把手中那株蔷薇往湖中一扔,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向亭外走去。

“哎,可怜的人!他本已无心重出江湖,你们,又为何非得逼他呢?这下好了吧!又这么损失了几个好手。真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哈哈哈哈哈!”话音落下,把手中酒葫芦往东边一棵粗可二人环抱的大树扔去。做完一切后,落无痕轻微一笑,转而运起轻功,整个人腾身而起,朝箫湘子追去。

在他们走后,瀑布下的湖泊中,一株鲜艳的蔷薇花漂浮在湖面上,在它下方,一片血红从水下涌上,不消片刻,就已经染红了几方湖水。随着血红色的水涌上,几具喉咙涌动鲜血的黑衣蒙面尸体浮出水面。同一而然,几具尸体俱是瞳孔睁大,两行血液随着眼睛流入湖中。

“好,好厉害的琴圣,好厉害的无痕剑客。”在箫湘子与落无痕走后不久,从那棵大树上,飘落下来一人。与湖中漂浮着的几人一样,都是黑衣蒙面,看不出他的尊容,只能通过声音来确定其是一个青年。

蒙面人落到地面,双腿不听话的打颤着,唯一没有被包裹住的双眼,看着那除了瓶口,其余全部没入树中的酒葫芦,满眼惊恐的神色,似是见到了什么恐怖可怕的事物一般。

谷外,箫湘子与落无痕并肩而行,虽然眼睛看不见任何东西,可是丝毫没有成为他的阻碍,虽然山路多有颠簸,树枝杂藤杂乱丛生,但是他还是一路平地青云。若不是他双眼一副惨白,没有了瞳孔,只怕没人会认为他是一个瞎子。

“没有想到一向热爱生命的琴圣箫湘子,竟然也会杀人,而且一杀,就是五人。”路上,落无痕想到那谷内湖中的五具尸体,面带玩味的与箫湘子打趣着。

“对于要杀我的人,我从来都不会手软,他想要我的命,那我便就要他的命!反倒是你,一向以杀戮为信念的无痕剑客竟然出乎意料的没有杀人,这倒是让我感到有些奇怪?”

对于落无痕话语中的打趣之意,箫湘子如何听不出来。于他来说,虽然热爱珍惜生命,可是,当有人想要他的性命时,他也一样不会心慈手软。既然想要他的命,那自然就要留下筹码,而这个筹码就是,箫湘子不死,就是要箫湘子命的人死。

“哈哈,瞎子,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些人,一看就是有组织的,虽然不知道是哪个组织,但是,既然他们派人前来,就说明他们的目标是你。而我之所以不杀他,这其中缘由,难道你会不知道?”落无痕没有回答箫湘子的问题,只是把手搭在其的肩上,语气平淡的说着。

“哦!看来我还是着了你的道了!你把他放走,还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箫湘子思虑片刻,终是想明白落无痕这样做的缘由。也因为明白,所以才会无奈。

苦笑着摇了摇头,又道“你为了让我重出江湖,还真的是煞费苦心了。不过,你也应该知道,那个地方,可不是那么好闯的,虽然有大机缘,可是同样的也有大劫难。”

落无痕闻言,松开了搭在箫湘子肩上的手,伸到背后轻抚了一下背后的双剑,表情变得严肃,语气凝重的看着眼前树木丛生的山路道“箫湘子,那个地方你在十年前也去一次,自然知道那里的危险劫难和那里面的大机缘相比,更本不值一提,况且,难道你就真的不想探求仙的奥秘么?”

说道仙时,落无痕的声音变得很轻很轻,如果不是箫湘子听力过人,也怕是不知道他再说什么。相比于落无痕的凝重,箫湘子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对于他来说。机缘,得到的才是机缘,得不到的那就只是一个无用的秘密。

“关于仙的奥秘,谁不想参透。如果我不在意,十年前,我也就不会孤身一人前去那个地方,去寻找这所谓的仙缘了。只是,我想和你说的是,那个地方,在你没有突破那一步前,最好别去,因为,以你现在的功力修为前去,只会是十死无生的结果。

我当年之所以能够活着出来,还是因为我师尊以自身修为为代价,把我硬生生的从那个绝地中强行拉了出来。”

虽然历经了十年,自己对于这传说中的仙缘已经不是那么的在乎。可是,仙就是仙,只要与仙沾上边的,都不会是些简单货色。

天色已经在二人的赶路中悄悄变黑,山野中的毒蛇野兽,也相继而出,四处寻找着自己的事物。黑夜,没有阻拦住落无痕与箫湘子的脚步,两人就这样不急不慢的行走在这寂寥无声的黑夜中。

“我会在去那地方之前,突破那一步。而,与七夜剑君一战,就将是我突破的契机。以他做我的磨刀石,足以让我明确本心。”落无痕心中也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功力境界前去那个地方,只不过是送死而已。

要知道,十年前箫湘子的修为可是比他现在还要高的多,可是那又如何,还不是差一点就陨落在里面。所以,他要借武林十大高手之一的七夜剑君的手,助自己突破那一步。

云虚仙境虚无仙,入得绝地难再还,这句谐语可不是说说而已。传说每百年出现一次的云虚仙境里,存在着仙的痕迹与传承。每每仙境出世,数不尽的英雄豪杰,武林高手,都为之趋之若附。

每一次,仙境开启,进入其中的高手无数,其中不乏入道强者,可是,那又如何。这如那句谐语所说,入得绝地难再还。纵使你神通广大,只要没迈出那一步,入了绝地,那就免不得十死无生的结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田边有株桑树之山里长大的孩子!

    夜色很快就降临了,深山里晚上很冷,众人生起了火堆取暖照明用。至于杨帆,则是另搭了一个火堆在烤抓的那只野鸡,火光映照在杨帆的脸上,更加显得稚嫩可爱。“小帆帆,你还会烤鸡呀?”张子风看着杨帆娴熟的手法难以置信,一个六岁的孩子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嘻嘻,我还烤过野兔、野猪呢,可美味了,小风姐姐,给你尝一尝

  • 至尊神混情窦初开时

    羽千严是在三年前遇见林君婕的。那时羽千严才十五岁,常常会去银溪旁,一个人静静地待着。那时的他,性格比较孤僻,从小失去母亲,有一个高高在上的父皇,玲秋等人终究认他为主,身边无人能当知己倾诉。直到他遇到了采蘑菇的林君婕。那时林君婕才十四岁,简单地挽着发髻,皮肤白皙,一身素裙,托显出她婀娜多姿的曼妙身姿,

  • 我的阿拉丁神喵之僵尸娃娃_第九章 寻人启事

    第三卷僵尸娃娃第九章寻人启事当时围观的人群中,有一个扶着摩托车看热闹的中年人,好奇地问起旁边的人这是怎么回事。枪响了,子弹击中了中年人的后颈,围观的人惊叫起来,抱头鼠窜,周兴兴也趴在了地上——枪响之前,他的勇气来源于侥幸心理,他是这样想的,万一那枪里没有子弹呢?高飞大踏步走过去,骑上摩托车,迅速打火

  • 我在游戏里卖挂在线阅读第六节

    “你怎么会知道灵纹?”唐逸眉头微皱道。“哼,因为我就是狐之力的掌控者。”女子转过头轻声道。唐逸闻言,也是大惊,道:“难怪我的手心在接近到你时有巨大的反应。”女子也是点点头,她其实在感应到这个男子有些不一样的时候,就设置了这个圈套准备引唐逸上当。“那你叫什么名字啊?”唐逸问道。“曦曦。”清脆的声音从女

  • 剑出长安第八章在线阅读

    此时,这颗灰色星球已进入深夜,大地上,那些又跋涉了一天的人们安详地卧在地上,他们熟睡着,只有麒宇链的爷爷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根蜡烛,点燃蜡烛用笔在纸上写些什么。那是老者对无趣的生存的记录,其实与白天的辛苦没有多少关系,无数年重复的生活也没什么可写的,大多是表达对过去的厌恶、恐惧,期盼世界的未来。在大家看

  • 非常化妆师进山门

    这石路特别陡峭,而且台阶也很小,刘易估计炼药堂故意这样设计的,为的就是增加难度。这样上去不少人肯定两腿发软,而且这可能也是最后一关,也是最磨人的一关。这一路走来,对于刘易这种山娃子出身的人,知道炼药堂为什么能每年都是这种测试了,这杂草灌木一年时间可是长的特别茂盛,特别是一些藤刺,还有别看这石阶,全都

  • 重生之低调大亨在线阅读杀手杀人

    陈珂然回到旅馆中,她已经感觉到破境的契机就在今晚,刚刚给燕青峰交手,还是受了不少伤,她要调理一下状态。修武道一途犹如世间的千般苦、万般灾,最重要的还是心苦。破境对于修武人来说,既是幸事,也是一道坎。破境了便是幸事,接下来的路会更长、更好走,实力也会更强,登山登顶的舒畅感,自然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其中玄

  • 一人之下:百岁大宗师查克拉=气

    在众人相继与悟空打完招呼后,鸣人难得找到了一个聊得来的伙伴,一脸激动地向悟空介绍着自己在村子里干的各种“大事”,比如在村子里的历代火影的石像上涂鸦,很小的时候英雄救美过雏田等,就差把自己说成是初代火影在世了。悟空虽然听不太懂他口中描绘的丰功伟绩但也没有丝毫耐烦的听着,时不时还一脸正色的点点头表示赞同

  • 圣母也流泪第4章在线阅读

    “要不,认识认识?”他先开口道,“哦,哈哈,可以啊。”我都笑的不可以和狗尾巴花媲美的说。“我叫何子言,很高兴认识你,我……十八岁,在北京大学读书。”说着礼貌的伸手和我握手。“先生你好,我叫容韶君,十五岁啊。……呃…没有读过书,啊……哈哈。”我尴尬的把后半句话说完,毕竟没读过书,在这种时候比较……丢人

  • 大宋之最强恶少新仇

    和好?怕是难了。全宋家上上下下谁不知道,宋言真和陈淅是一对冤家。即便商陆不爱出门,也时常听嘴碎的丫鬟婆子们闲话,二人一碰面就互掐,摔杯砸碗那是家常便饭。宋言真骨子里是个桀骜不驯的人,陈淅也是千恩万宠着长大的,两人都是不肯迁就的性子。原本,宋言真不愿与官宦人家结亲,但他的母亲喜欢陈淅,一力促成了这门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