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圣道修罗在线阅读第6章

2021/5/4 11:02:08 作者:糖瓜 来源:飞卢小说网
圣道修罗
圣道修罗
作者:糖瓜来源:飞卢小说网
前世为人,今生为虎!风云中,化身九空神兽。斗罗大陆,成为魂兽之王,小舞之兄。犬夜叉,以无上战力扫平一切成为妖皇。斗破苍穹,用萧炎的力量灭杀萧炎。圣斗士,在天界铸造修罗圣衣。仙剑,以修罗王血强化暮落。秒杀九尾,战遮天大帝,交手超级赛亚人之神……修罗的传说。(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支引将手掌放在面前,牙齿略一用力,咬出不大不小的伤口,血液先是一点一点从受伤的地方冒出来,漂浮在空中,然后速度逐渐加快,就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着向外流淌,他微微一挥手,那液体竟然独自飞了出去,落在方梦雨身后,凝聚成一只黑红色的大手。

操纵血液作为武器,是血族。

血手徒然抓住方梦雨衣领,向后拖拽,二哥便也跟着跑出去,竟还是要吃她,女人被拽出门外惯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哼,而后迅速跳起,她没管还在纠缠的谢未休,也似乎明白了支引的厉害,不再与其纠缠,反而是将手中的刀一甩,短刀擦着支引的面颊飞过,她便趁支引躲避的功夫翻滚围墙,逃了。

谢未言被女人这动作吓了一跳,紧张兮兮地拉着支引“你没事吧,她有没有伤到你?”这支引原本是躲了过去,此刻见谢未言这幅关心的姿态却丝毫没带犹豫,当即举起了左手,那本是在屋子里他自己划得伤口,下手是一点没带犹豫,此刻却蓄满了泪,眼眶发红,双颊更红,他道。

“有事,她伤着了我,你看都流血了。”谢未言被这狰狞伤口吓了一跳,赶忙问道“你感觉怎么样?疼吗?”

“疼。”支引还是那一副眼角带泪,他微微低头,还要装出一副站都站不稳,摇晃两下道“我小时候受伤,都有娘亲给吹吹,吹一吹就不疼了,可惜现在娘亲不在,这伤口真是疼的厉害…”

谢未言一看他这模样,更是急了,左右张望这附近也没有可以处理伤口的地方,看支引站都站不稳,一把将人扶住带到怀里,他握住支引的手腕把嘴凑过去,深吸一口气,然后,一口将唾沫吐了那伤口上去,一边用手搓,还一边道

“吹啥吹?吹有什么用,还是口水管用,我小时候受伤,我二哥都是一口唾沫吐上去,这么搓搓,新肉长得可快。”支引“……”眼泪一瞬间就收了回去,支引抬起头,嘴角都抽了抽,他也不可怜了,闻着自己的手臂还带点谢未言口水的味道,一只手指将他脑袋顶开

“行了哥,别搓了,怪难闻的。”

谢未言急了“那哪里行,伤口不处理好,以后会很麻烦的。”说着又把脑袋凑上去,支引连忙将人扶住,转移话题“方才得打斗声音太大,很快就会有人过来,如果你还想弄清楚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就不能打草惊蛇,咱们最好还是要赶快离开。”

“那怎么办?我二哥还在这。”谢未言急道“他现在这模样也一定走不了了,被他们发现会不会有危险?”支引摇头道“方才你也看见了,就算他攻击方梦雨,方梦雨也并没有要伤他的意思,这也足够说明方家对他的态度,你大可不必担心,谢二哥是一定可以很快得到医治的,我刚刚也简单给他处理了一下,他不会有事。”

谢未言微微皱眉头,也像是稍微放下了心,见有人仆人已经听着声响赶了过来,一同赶来的还有医师,他不清楚为什么医生来的这么快,但想起来也应当和方梦雨脱不了关系,也没再犹豫跟着支引走了,两人挑着人少的地方跑,也可以说是毫无头绪。

“你记不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时,这园中的场景?”支引对谢未言问道,谢未言回忆一下,回答“记得,你衣服都湿了,贴在身上,很性感。”支引老脸一红“我不是说这个,额,我要说什么来的。”

“是那女人,方家大小姐的尸体泡在湖里。”谢未言刚回答完,支引便停了下来“没错,就是这个场景。”他二人面前,正是那一方湖水。

谢未言原本还有一些迷迷糊糊,不清楚支引为什么要来着,可当他看到那地上的一双绣花鞋,立刻就明白了支引的意思。

他往前走出两步,来到那水塘边,水面很平静,偶尔被风吹动泛起涟漪,在微凉月光下,可以清楚看见,里面漂浮起来的尸体,与他从前在方家的那次一模一样,是脚漂浮到水面上,头埋进泥里。

“这?这是方家大小姐?”

当初谢未言是亲眼看见,大小姐的尸体从湖里捞出来放在岸上,是死的不能更透了,可眼前这女人就在他视线下挣动起来,两只手在水里扑腾,正试图把头从水里□□,如果忽略掉真正的人类不可能把头埋在土里那么久,这大小姐那样子,真仿佛活了一般。

他就想到了,那院中遇到的走尸,每一只都是自由的走动,甚至可以说出话来,他不明白为什么方大小姐的尸体可以复制出如此之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支引摇头“尸体死而复生,是因为怨气未尽,而她不断复生,倒更像是某种诅咒了,从前是没见过,不过是何缘由,一问便知。”

他说罢,把谢未言整个人用胳膊夹在身侧,纵身落入湖水之中,支引脚尖掀起微波却并没有沉下去,脚步点在水面上,灵活轻盈,几下跳到大小姐面前。

他站的笔直,单手在那女人脏兮兮的头顶比划两下,周围浮动起点点淡蓝色的光亮,显得仙气,大小姐的四肢停止挣动,脸从那泥泞里一点一点抬出来。

谢未言本已经做好了会看到一张腐烂殆尽的脸的准备,却不想,这女人从泥里抬起来的脸干净白皙,完全没有身体其他部位那种腐烂的样子,就好像人还活着,生机勃勃。

他听见支引开口。

“你有何冤?”

因为发出声音,女人头部移动,头发上的土块掉下来。

“夙愿未成,受至亲所害。”

至亲?

未言仔细想了想关于这方家人,方家夫人去世的比较早,方父也没有再娶过,大概能够的上至亲的,只有方家的姥爷和方梦雨,方家的姥爷他是不了解,但方家这二女儿,从刚才的反应来看,的确很不正常。

听人常说,这方家的二女儿方梦雨,是最喜欢粘着大姐了,在订婚嫁给谢未休之前,口口声声喊着要思念的,也就是这死在湖里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仇怨,能让她去陷害自己的亲姐姐?

腰被勒的不太舒服,未言在支引胳膊底下扭了扭,也想要落脚,支引用还泛着蓝光的指尖在未言脑门上轻轻一点,谢未言便也站在了这湖面上。

他轻轻跳动两下,觉得神奇,于是又狠狠跺了两下脚,除了些水声,还能听见这下面传出空洞洞的回响,应是十分深邃宽广的。

谢未言趴在地上往里望,黑洞洞的一片,偶尔距离比较近的地方,还可以看见这家人养在里面的鱼,水流就不那么容易被察觉,样子似乎是镶嵌在黑暗的空气之中,鱼儿的眼睛木木的。

他看到湖中伸出的鱼尾,足有小臂长度,黑青色的表面光滑,却因为长度和肉感少了些棱角,看起来倒更像是一条大肉虫。

谢未言愣了愣,没想到这家庭院的湖水里还能生长出这么大的鱼,他用手拉住那鱼尾,想把这家伙从水里提出来,谢未言用力拉扯着,拉扯着,被甩了一脸的水。

没有游走的迹象,那鱼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支引,你看见鱼了没有?这什么鱼,邪乎的很。”并没有听到支引的回话,谢未言听见一女儿声回答道

“它也许是很喜欢你。”

这声音温温软软,谢未言抬头就看见,刚才还被提起的方梦雨就站在距离两人不远处的湖岸上,手里提着一条长鞭。

下意识要站起来,谢未言又被按了回去,支引好像并没有打算管这女人,让湖中大小姐的头重新插到泥里,打算离开。

谢未言前脚迈出,突然被水里的尸体拉住了左腿,那张本来已经变得正常的脸,再次长出獠牙,青面狰狞,谢未言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尖牙便划破了脚踝。

也就是这时候,方梦雨突然从河堤上跳下来,一尾长鞭甩过,逼的未言连连后退,打在了胳膊上,衣服都破开,留下了一条不小的伤口。

这娇生惯养的谢未言哪里受过这般疼痛,整条胳膊都发麻,他抱着手伤那处蹲在水面上,发出小小的吸气声,方梦雨则护在那尸体身前道“离她远点。”

话音落下,方梦雨准确的拉住还在水中挣扎的女尸,向上一提,已经变得残破的尸体瞬间被拉出水面,还在空中挣扎着,似乎是怕极了这长鞭的主人,发出浑浊的叫喊。

明显方梦雨不想多做停留,刚把尸体从湖中拉出来,做势就要离开,可就在迈出脚步的瞬间,长鞭的另一头突然传来一股大力,反应不够及时,她被拉的踉跄两下。

就看见支引依旧站在湖水中,笑的温和,一手拽住挂着尸体的鞭子,方梦雨便动弹不得,她皱着眉头,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平淡没有波澜。

“这是我们的家事。

支引笑了笑,一如既往温柔的面容,轻跳顺着那鞭子往岸上走,声音不大,却很有穿透力。

“你的家事,死了几个什么东西我们都管不着,但你伤了人,该道歉。”

方梦雨回头,眉目清明,她温柔着声调,话里的内容却很是难听“我听说过你是岳家留下来的野种。今天一见,竟然是血族,也是稀奇从来只会偷取别家武艺的岳家也会有从炼狱里走出来的人,不知道实力怎么样。”

“那你便来试试。”谢未言看支引面色不变,周遭的气场却因为女人的一席话凌冽起来,他往前一跳,对着女人袭过去。

方梦雨丢下还被绑住的大姐,一鞭子朝着支引挥出去,和之前在那小屋里比起来,方梦雨有了鞭子就强了很多,划破空气的声音干脆,仿佛能够想象到再被这东西抽一下该有多疼,未言缩了缩胳膊,很担心支引会受伤。

先不说这二嫂的厉害,在大院里还无时无刻都存在着呗丧尸吃掉的风险,谢未言只想赶紧带着支引离开,可是方才女人的态度,想必是哪句话激怒了支引,看两边蓄势待发,这一架怕是拦不住了。

脚下轻盈,仅微微侧身躲过那行迹诡异的长鞭,鞭子抽到水上,发出声响,刹那间激起高浪,谢未言透过水布能看见支引落上了岸,长鞭带着力度朝他甩过去,他一手接住,手掌都落了血,鞭子被他提着,用力一扯,就从女人手里夺过来。

这武器仿佛拥有生命一般,被扔在地上,还在地上扭动,像是活鱼打挺一般,发出吱吱哇哇的叫喊,被支引一脚踩下去,没声了。

“真是有意思的法器。”

支引说着,又在那上面蹲了两下,那玩意就好像死透了,任凭对方怎么摆弄也再没有了动静。

“人是我打的,话也是我说的,你为难它做什么?”

趁着对方注意力被地上长鞭吸引过去,方梦雨再次从怀中掏出利刃,往前疾跑两步,还没有碰到支引的人,便被对方抓住胳膊。

距离很近,支引用只有两个可以听到的声音在方梦雨耳边开口道

“蠢货。”

轻轻一甩,方梦雨便落到水中。

扑腾几下,却不知为何湖水仿佛有千斤重量,任凭她怎样挣扎也难以喘上口气。

眼看着这人提着自己的法器,再次落到湖面上,本以为彻底死透了的长鞭又开始乱动,被重重甩了一下,才突然听话,支引就用那鞭子抽在了方梦雨身上,发出巴的一声,直接流出血水来。

“你该道歉。”

方梦雨紧闭着嘴巴不说话。

又是几鞭子下去,湖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拖着她,不停的往水下按,身体剧痛的呼吸不到空气,刚几下子就受不了了,方梦雨终于还是发出了一点微弱的声音。

“对不起。”

“听不清哦。”

“对不起!”因为服软而被放过,刚喘口气的方梦雨对着支引使出全身的力气喊道。

于是支引笑了笑

“不要对着我说嘛,你去和未言道歉。”

方梦雨转头道:“对不起。”

谢未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式微第三章在线阅读

    一大早,我被一只从宫里飞来的鸽子吵醒。拿下它脚上的信一看才知道是出事了。朝廷拨银赈灾的三万万量在押运额途中被劫,所有银两一并被盗个清空!皇上让我收收风声顺势查探可会与那些贪官污吏有关。我决定上街探一探那些贪官常聚之处,或许会有什么线索。大街上,又是一群人围住了告示在那喋喋不休。上前一看竟是官府欲抓拿

  • 子危灵界在线阅读第八章

    送温也回去后,沈城甚至还有心情去一号公寓附近的甜品店打包了一个樱桃蛋糕,才掏出手机回拨。“在哪里?司机去接你。”“好。”墨绿色的林肯缓缓停在路边,司机下车替沈城拉门。“妈。”沈城面色无异,“蛋糕。”沈母并未接过,示意沈城随手放下就好。“又买单车了?”“哪能啊。借的。”“那是谈恋爱了?”沈城看着司机把

  • 中了偏执霍爷的迷魂计在线阅读第九章

    有了系统的回答,曲临终于松了口气,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说实在的,和人发生某种‘关系’对于曲临来说,并不算是一件羞耻的事情,毕竟他就算不是个人类,也是个雄性,天生便携带的劣根性。不过,曲临就算说不上多么的有节操,也不是那种随地乱发情的人,他交往的恋人虽然多,但每与一个人交往,他都会全心全意的和恋人相处

  • 娇软之迷惘

    那天下班后港生照例来接我,带我去吃了我想吃的日本料理,刚一入座他便点了两瓶清酒,笑呵呵地招呼我陪他喝上几杯,我见他心情甚好,自然猜想他是因为和大哥重逢的缘故,一问之下他也便笑着点头承认,又对我说起上午他们给母亲扫墓的情景,说起他大哥是怎样把这位继母当作生母看待,说起他大哥为了成全他们母子这九年的团圆

  • 惊魂钟第一章

    姑苏蓝氏皇族是个神秘的家族,历代皇族除了帝王、辅政君王和家族宗主,很少能见到皇族中其他人。传说姑苏蓝氏是神族后裔,族人爱修仙胜于皇权,所以从未出现过皇室之乱。这一代皇族帝王是青衡君的二公子蓝湛,字忘机,辅政君王便是青衡君的大公子蓝涣,字曦臣。而家族宗主是蓝启仁,因姑苏蓝氏之人的名字只可妻子称呼,而蓝

  • 道士与僵尸唯物主义的幻灭

    午夜,一抹月光撒在这座公寓的二楼窗台前,突然,一阵粗重的呻吟声传了出来……“啊……啊……嗯…”“不行了……嗯……好痛…”“哎呦……轻点……”霂枫扶着桌子,蜷缩在地上,手不停的揉肚子,腰与大腿的中间响声阵阵,这大老爷们嘴里还不停的呻吟,拉肚子了……“靠,早上那瓶牛奶肯定他妈的过期了,卧槽他妈的无良商家

  • MC龙珠修真系统第8章在线阅读

    几天后,洛凡终于结束了自己的修炼状态因为他老爹告诉他,他现在已经有实力出去历练了,去攒狩魔积分,等到拿到一定积分或者称号就可以正式毕业。洛凡不禁感到一阵怪异在修为和实力的方面,自己的同学们还在走的时候自己就快要飞起来了。随后洛凡走到叶芷和赵宁住的地方,和她们打一声招呼,可是谁知道那里的宿管大妈告知洛

  • 最强进化之末世为王难道柒柒就不是你女儿了?

    “面包,走了。”七来的时候也没带什么东西,除了秦老给自己弄来的几件长裙也没什么了,这些就留在这吧,她会回来的。“咦?这么快就走啦。哈哈,本大爷终于出关啦!”面包倒是非常兴奋。七一弹指敲在面包的脑门,“就知道玩,你能给我省点心吗?”“喂,你要不要脸啊?明明都是本大爷在照顾你好吗?”面包一脸不服气,自从

  • 从一部手机开始的逆转人生在线阅读第十章

    最终,两家人只能接受村长的建议,让林知墨继续住在里面。他们再横,也不敢当着村里最有权威的两个人撒泼,等以后再找机会拿回来。但涉及到拿钱的问题,陈氏和许氏就死活不答应,直说家里没钱,一个子儿也拿不出。她们不给,村长总不能让人去搜家吧。林知墨看出他们不肯,换做以前的她,肯定就算了。但现在,能从这些恶人手

  • 大唐:最强皇子在线阅读红豆寄相思

    层台耸立,鎏金璃瓦,亭台轩榭,桂殿兰宫,天子龙气,皇家之地。孕育的皇室子弟自然都是人中龙凤,何况人家本身就是凤子龙孙。所以三皇子慕容宸正是众皇子中最为出色的,也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皇子,并对他委以重任,例如让他迎接进京面圣的荣国公傅大人。傅大人不仅是封疆大吏,而且还跟皇室关系密切,能派慕容宸去迎接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