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无线之百里朔月轮回

2021/5/4 18:03:16 作者:寻找记忆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线之百里朔月
无线之百里朔月
作者:寻找记忆来源:飞卢小说网
百里朔月,这是个两个多年前的的一个姓氏;再一次旅行中,遇到了他人生中的奇遇;从此他走向人人人都想要的世界;的人人人都想要的武功;拥有人人都想要的人女,左拥右抱;建立自己的岛屿,拥有自己的领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青蘅传

chapter.2轮回

上一回诸风说道来葵州见一个老朋友,我满心欢喜地憧憬了无数遍,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葵州发生水患了。

葵州的水患还真不是一般的严重,尽管我已经做好了不看风景的心理准备,却没料到还是比想象中更加丑恶一点。听诸风说这里原本是一座山环水绕的美丽小城,可是如今却洪水没顶,哀怨漫天。浑浊的泥水由一座高山的两峰之间泻出,流经葵州后,夹杂着朽木、破碎的工具、残砖烂瓦以及惨白的人尸,汇入一条我说不上名字的大河。

如此作呕,我虽然是妖怪,却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不免有些打颤,手中也不自觉地捏紧他的衣袖。

察觉到我的紧张,他揽住了我,温柔地抚摸我的头发,“我在。”

听到他的声音我才安下了心来,我对他的依赖,几乎是从成人那天起就开始了。如果离开了他,我真是难以想象。

“可惜了这好好的一座城,因为伐山,被天帝下旨淹了,略施薄惩后又要再让人来收拾,结果他们不还是家破人亡了么。”诸风感叹。

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总感觉是很厉害的样子,毕竟天帝的名号摆在那,我这小妖精怎么着也得被震慑一下。

湖蓝色的袍子在空中翻飞,他加快了飞行的速度,衣袂在风中猎猎作响。

眨眼间,我们已经越过葵州城,落在另一端的山脉上。山脊奇高,大有登天之势,山峰直指苍穹;云雾飘渺,似乎是仙境坐落。我不禁为此景感叹:“真是美啊……”

“是啊,真美。”诸风感叹道,眼神似乎是望到了遥远的青空之后,“就像葵一样。”

葵?听到他说的话,我心里有点好奇,是葵州城么?嗯……不对不对,葵州都这个样子了,那就一定是很久以前的葵州城!

我的眼睛四处望着,突然间一袭桃影垂落在了面前。

我心中一惊,向后踉跄的退了一步,正要跌到地上,被诸风从后面抱住,也就顺势倒在了他怀里。桃影唇角一勾,灿灿地笑开:“诸风,你什么时候开始养美人了?”

诸风英气的眉毛一皱,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低沉,似乎是要怒吼:“奈何!”

“记得可真是牢固,哈哈。”名叫奈何的男人长袖半半掩面,青丝随意地散在肩上,眉眼修长,右眼角下的泪痣却染了几分柔情,一袭桃衣翩翩而立。我与他相隔只有几步,甚至能闻到阵阵清香。这个男人,着实比诸风漂亮许多,却少了几分英气。

“你无缘无故找我何事?”诸风眼底闪过不信任。

男人呵呵笑了两声,也不多言,转身离开,似是对诸风的不信任有些无奈。云雾像是在跟随着他,明明没走几步,却已经人影模糊。

诸风咬紧了下唇,末了才喊住了他:“是葵吧。”

桃影一顿,肩膀轻轻耸了两下,我觉得他是在笑,在嘲笑诸风的软弱,嘲笑诸风还是要求他。他再次转身,皓腕从长袖中露出,腕间金银玉镯一阵叮当,看似苍白无力的手指轻轻点在了淡色的唇上,然后他轻声开口:

“瞧,葵她,轮回转世了。”

眼前景物一片模糊,我渐渐失去了意识。

耳边一阵喧闹声,我怀疑我又回到了潼安。

艰难睁开眼,就看见诸风怜忧地看着我,我脸上一阵滚烫。

“我们这是回到潼安了?”我看着周围的人群,好奇地问道。

诸风笑了笑,扶我起来,“不,这里是奈何造的海市。”海市?我摇摇头,不懂。他依然温柔地笑,一如这十几年的每一天。

远处一个青衣女子踏着莲步而来,身旁跟着一个调皮的侍婢。二人在人群中穿过,向我们的方向走来。一步一步,青衣女子的容貌愈加清晰,长直的黑发在脑后绾起,秀眉舒展,低垂的眼眸中含情脉脉,巧鼻薄唇瓜子脸,一身青衣更衬她清丽动人。

她似乎是没有看到我们,走近了也毫无避让的意思,然后,她穿过了我的身体,

我眼神微滞。

诸风见她走过立刻要去抓住女子的手,然而女子的手也只是穿过了诸风的手,与那侍婢一起走离。

诸风怔了一下,但旋即,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发疯一般地向那女子追去,把我丢在原地,丝毫不顾及。

“葵!阿葵!”他焦急地寻呼着,却再也无法在人群中寻到那女子。她像是旋风一样,不带一丝停留便已消失。

而他抛下我,只是须臾间的事。

转眼,视野居然又回到了山上。

奈何倚在一棵树上,像看笑话一样看向我们。“见到了?已经转世二十六年了。”

诸风越发的恼怒,却不知为何不敢发作:“刚才那是什么地方?”

“怎么,你求我啊。”

“求你?我不至于。”诸风冷笑着盯着他。

“当年你做出那种事情……”奈何眼神一瞟,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容,“可不也是求过我么?”

诸风脸上黑了一半,我站在他身边,仅仅是抓紧他的衣袖,都能感觉到他浑身的颤栗。“可是结果呢?”诸风抬起头来,继续维持着冷笑,“纵然你和我一样,结果不还是害死了她么?”

“起码我比你好,我不用受天谴。”

奈何微微一笑,似乎刚才的谈话使他心情更愉悦了。但也没多做纠缠,挥挥手便离开了。

==========

青衣女子缓步踏上奈何桥,盘好的发髻上一阵环佩叮当。身后的紫衣男人执一把殷红的油纸伞,为他送行。

“你知道是既定的命运,为何还是如此执意?”撑伞的男人睁开了美丽的幽绿色眸子,轻轻皱眉望向女子,满目怜忧和深情。

“就是知道,所以才不甘啊。”女子抚过桥边木栏,灿烂地笑,墨一般的瞳洋溢着幸福,“‘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或许我是永远等不到,但是他可以等我啊。只要我们都还爱着彼此,既定的命运又怎样?”

男子咬紧了下唇,眼神中也是不甘:“可是自你们相遇那天起,三年内你便又会死去。即便这样,也愿意吗?”

“我不在乎。”女子接过孟婆汤,回首看向紫衣男人:“只要是他,便是值得的。”

紫衣男人绷紧了唇,却也不再多言。

女子喝尽孟婆汤,捏了捏男人漂亮的脸颊。“阿葵……”男人欲言又止。

“好了,我要投胎去了。你先回去,我看着你走。”望向女子的绿色眸子瞬间失去了光彩,男人轻轻松开她的手,恋恋不舍的转身,一步一步又缓又重。

“谢谢你每一世都陪我,奈何。”女子的声音是那么明媚动听,可他却不敢回头。他怕看见她浅笑嫣然的样子,总不是为他绽放。

你的每一个轮回,都是我寂寞的等待。你每一次为他的笑容,都是让我心碎的漩涡。

而我沉浸在你的每一个轮回里面,再也走不出去。

==========

经历了葵州那一次的事情以后,诸风这些日子便总是闷闷不乐的。除了每日会见各种仙人道长以外,回来的也是越来越晚,有时竟到了半夜三更。

“青蘅。”我正在窗边吃着点心,他叫我。

我丢下手中的点心和书,推开了房门。他正坐在书案边,面对着手中晒干了的花筏,笔尖余留着墨迹,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作过诗吗?”他问我。

“怎么可能会啊……”这一刻觉得他太高看我了,于是我连连摆手,这种文人骚客干的事情哪里轮得到我?真是为难。

“没关系,你过来。”他展了笑,放下笔,招手让我过去。

他盘着腿,我就坐在他的怀里,他的右手坏过我的肩,握住我的,再拿过笔放在我的手心,对着花筏耐心道:“一会就这样竖着写,把自己的感受都写出来,句子凝成精华就可以了……”晨曦的光落在花筏上,把干硬的花筏照的更加苍老。他的身上有独特的味道,我每次呼吸,鼻尖就充斥着这独特的香气,每每都觉得心跳加快了许多。

察觉到了我的不专心,他用掌心轻轻拍了拍我的额头:“胡思乱想什么呢?”

我仰起头,吐着舌头扮了个鬼脸。

我的感情和心事,才不要让他知道。

“我看也没有什么难忘的事情留在你脑子里过,那你干脆写景试试看吧。”他握着我的手,笔尖蘸了墨,“抬头看看外面。”

外面哪里有什么好看的?大清早底下便是闹市一般,吵吵嚷嚷的,真不晓得这能作出点啥来。那,想些别的?

闭上眼,挡住了光芒的射入,脑海中青衣女子的面貌便又清晰地浮现了出来,她回眸的浅笑嫣然,在木桥之上行走的步子轻佻,在她身后撑伞的紫衣男人看来,无一不是心痛的源泉。桥下是猩红的流水,流水两岸是同样猩红的花。执伞的男人沉默地跟随着,眼眸中是隐忍的深情。

“执笔书尽天下墨,难搏美人一笑间。”

张口就是如此,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是觉得女子身后的男人,被女子笑得心痛。

诸风没有下笔写在花筏上。他愣了很久,然后扬起了嘴角,“美人一笑……这一笑,究竟是多少年光阴啊……”

这并不是他对于我第一次作诗的评价,但确切的说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有风从窗边吹入,吹乱了我们的发丝,吹开了满桌的花筏。纷扬的发丝中,我看见有一行泪从他的右眼角悄悄地滑落,沉默的滴在了花筏上,晕湿了一片水迹。张扬又凄艳,醉乱了晨曦闪耀的光芒。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帝少逼婚之第四章(4)

    晚上看视频看到凌晨两点半的简微歌,中午才从床上爬了起来,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打开手机:“欧耶,我的鼠标终于到了。”简微歌看着快递员发来的短信‘您的快递已送达物业,请查收。’心情瞬间愉悦了起来。她哼着歌从床上爬了起来,脸都没洗带了个帽子就出门拿快递了,因为鼠标不顺手,她已经两天没怎么玩过游戏了。简微歌晃

  • 龙门镖局之影视穿越第6章在线阅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到四肢有些麻时,她抬眼,往窗外看去。半拉的窗帘下,斜阳若影,青瓦红墙,绿叶随风微微晃动。一天已然过去。“你倒是挺能睡。”听到陈池景的声音,伊瑶微愣,神色麻木的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房门口,高大劲瘦的身躯快要顶到门框。黑衣黑裤,神色冷峻。伊瑶低头拿过枕头下的手机看了一眼,将近六点

  • 拯救切片大魔王第五章

    厉陵看着她湿透紧贴在身上的裙子,耳根发红,抿着唇走过去拉住边秋的手。结果用力太猛,人是拉起来了,但没有站稳,一下子扑入他的怀里。他听到怀里的人发出几声笑,纤细的手撑住他的胸膛,一双带着笑的眼睛望着他:“这么热情的吗?”厉陵听到这话,就像是烫着手一样连忙松开她,慌忙退了好几步。边秋失去了支撑,身子一软

  • 玄幻:万年废材老祖在线阅读第八章

    许久,暮雪的房门打开了。一阵雾气缭绕,一个身影渐渐从白雾之中出来,走进了啸暘二人的眼中,这女子宛如天仙,皮肤白净,发秀长且乌黑发亮,模样更是精美绝伦。眼前的这名女子不是暮雪还能是谁。“爸爸,啸暘哥。”暮雪轻轻的喊道打断了二人的思绪“哎呦,我的个宝贝女儿,快让你爹来看一看。”马天豪激动得快要流出老泪了

  • 人多就是了不起第三章在线阅读

    {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点击,求红票;已有两本百万字作品,人品保证、质量保证,谢谢大家}之后整整一天的时间,罗成、艾达、哈罗德兵分三路,走遍了整个霍尔克小镇,甚至连镇外数里都搜寻了一遍。不过老约克这一次离开显然是有计划的,又怎么可能允许别人找到自己?直到黄昏时分,罗成三人拖着疲惫的身体重新回到老约克

  • 超级装逼系统师伯点化

    那青衣女子收起手中的剑说道“你很不错能与我交手处于不败之地,家师请你到寒舍一续。”欧阳平微笑说“有劳姑娘带路。”其实那女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欧阳平见姑娘没有伤人之心便只守不攻而已。不知不觉的进了此谷,这里树木茂盛鸟语花香泉水在山涧里缓缓流淌。在不远处有座小楼依山而建别具一格,很快到了小楼前。那女子将

  • 在A、O之间被迫营业第五章在线阅读

    “说的再多问没用,你自己打一两杆练练。”付思源功成身退的说着,把球台留给水一舟。水一舟活动了一下筋骨,其实……付思源根本不用教的那么细致,最起码在桌球上,不用教的那么细致。在美国的时候,水一舟在台球厅打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零工,所以球技自然是专业级水准。水一舟担心付思源还像刚才一样“教”自己,所以使出了

  • 从零开始的天帝在线阅读第8章

    第二天晚饭刚过,佣人便送上来一个大信封。“太太,这是苏家二太太送来的信件。”二伯母?这个年代,送信件?苏暖疑惑地将信封拆开,一张精致的邀请函从里边掉了出来。沈北宸走在楼梯上,随便瞥了一眼,到了书房之后吩咐:“给她准备。”史蒂夫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下了楼,便在苏暖身边笑道:“这是个不错的时尚聚会,太太,

  • 权倾天下爬墙王妃快回来张角收徒(求鲜花,求收藏,求支持)

    就在谢孤惶惶不可终日。整个后背瞬间冷汗直冒的时候。张角柔和的声音再次传来。“所以。”“你可愿拜我为师?”哗!张角的这一句话,让周围的将领一片哗然。“天公竟然要收徒?”“这怎么可能?十年了,天公将军可再也没有收过徒!”“是我听错了吗?这小子分明刚刚有问题啊!”“哼,这有什么奇怪的,就这孩子的资质,收其

  • (德云社)我的小师姐诶曹狗满门抄斩一个不留!

    王成看着面前的曹仁头颅化作点点星光,一阵暖流同时从脚底冒出,在他的身上环绕了一圈。他知道,这是五百魂力到账的迹象。但王成的注意力都被刚刚那个史诗级任务所吸引了。诛杀曹氏宗族,这可是一幢不小的买卖。从这牛背山四散的数千逃兵来看,曹阿瞒早在黄巾起义之前,就已经开始在老家积蓄力量了。除了曹仁之外,还有夏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