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原来我是冥二代在线阅读卧草,这货不是女娲(求鲜花,求收藏)

2021/5/4 15:47:42 作者:水晶大苹果 来源:飞卢小说网
原来我是冥二代
原来我是冥二代
作者:水晶大苹果来源:飞卢小说网
普通高中生楚辰,在某天去学校的路上的突然被一列豪车车队所包围,碰上都是一**泪眼婆娑的男人,一口一个叫着他为少主。还说什么,地府是他家的企业。执掌地府的十殿阎王之首秦广王是他的老爸。牛头马面还有黑白无常都是他们家的员工。百万阴兵十方恶鬼尽数都要听从他的调遣。在楚辰念书期间,不仅给楚辰安排了管家,还配备了一大堆美女女仆。楚辰一脸无奈的道:“原来我是冥二代啊!”(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且不提十八太子的郁闷,以及暗中准备的报复。助人为乐的苏鹏同学被女娃兄妹请回老家作客,说是要表示感谢。

巫法凝成的鲲鹏鸟背上,苏鹏依旧凌乱。

“什么,你们居住在不周山?卧草,他是你哥,叫伏羲,那你岂不是女娲……”

女娃,女娲……我早就该想到。

混蛋!洪荒通用语连发音都说不清楚的家伙应该统统死啦死啦的。

得知这一事实,苏鹏的第一印象是不敢相信。

说好的集腹黑与邪恶并存的女娲姐姐呢?

洪荒是一凶险之地,神魔并存,正魔并存,又有天地正统之争,说不凶险都没人信。能在洪荒活下来,并成为大能又岂会是简易之辈。后世女娲成圣,那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否则怎么会从那么多强者中脱颖而出。

圣人的果位不是等在原地,而是女娲一个一个脚印争回来的。

世人只看到前台的风光,却自动忽略后台的汗水。

苏鹏绝对不相信,那个能成圣的女娲会是眼前的带点古灵精怪的小女孩。

说好的腹黑,说好的邪恶呢?

苏鹏不知道自己不时盯着女孩看的举动,引起人家老哥伏羲注意,并表示极度的不满与懊悔。

懊悔自己怎么会因一时感激而引、狼入室,将人请到不周山。

懊悔自己怎么没有在一开始就看穿苏鹏险恶的面目。

没错,在身为哥哥的伏羲眼中,苏鹏就是一只萝莉控,外加坏鸟,虽然他救了自己。

伏羲已经暗暗决定,这次事情过后,好好修行,顺便把不周山的琴捣鼓出来。嗯,还得监督女娲好好修行,免得以后遇上坏人连保护自己的能力也没有。

伏羲浑然不知道自己这一念造就了后世一位大圣人。

此时,他正有意无意地将女娲挡在身后。

“哥哥,你挡住鲲鹏哥哥看我了。”女娲纯纯道。

苏鹏老脸一红。被人家小姑娘发现了。惭愧,惭愧!

“我没有看你,我在思考人生?”鹏老魔说起谎来一点底线也没有。

“人?什么是人?”女娲眨着好奇的大眼睛问。

“我们就是人。唯有强者,唯有顶天立地,才有资格称为人。”苏鹏指指自己,指指女娲,站在鲲鹏鸟背上迎风而立。风,抚过长发,抚过他有点小帅的面容。

一旁,伏羲头冒黑气,打定主意以后少让妹妹与他接触。

丫的,唯有顶天立地……伏羲看看自己脊梁骨。人首蛇身,哪来的顶天立地?(他没有化成人形)

说的是我吗?讽刺的是我吗?

太过分了,太欺负人了。

……

不周山亘古,永恒。传闻为盘古脊梁所化,故有顶天立地之称,散发着浩瀚、远古的气息。修为稍低一点的洪荒强者靠近外围就不能飞行。

这是一种威压。

一代强者陨落后,身躯所化,依旧镇压万古。

亘古,不动,永恒……鲲鹏鸟停在不周山外层,苏鹏呆呆地看着耸立在天地尽头,又伫立于天地中心的不周山。

这里既是天地的起、点,又是天地的终点。

一靠近便感到一股浩瀚的势与压力。

山中亦有修行的生灵。牠们或强大,或弱小,或邪恶,或神圣。

“苏鹏弟弟,看到没,这就是不周山。”女娲欢快道。一路下来她知道苏鹏真名,并因年龄大,强行叫苏鹏弟弟。“是不是很漂亮,很神圣?这是洪荒的圣山,我跟哥哥的道场就在山的另一边。”

伏羲早已变化成人。听到这话,眼角抽搐:

妹妹,你太单纯,太善良,不识人心险恶。

“神圣与邪恶并存。我感到山中孕、育着很强大的邪恶气息。”苏鹏看向山的另一个方向(南方),脑海里却是思考着:

盘古与三千神魔大战,脊梁化为不周山。先不提是大战时脊梁所化,还是开天时脊梁所化,三千神魔呢?有没有陨落的神魔随着脊梁落于不周山?

观不周山孕育的强大邪恶、黑暗,苏鹏毫不怀疑,那里蕴藏着一只恐怖的生灵。

可能是盘古遗留的术法恶念,亦有可能是三千神魔的恶念,亦或者他们残躯。

遗留恶念很好理解。如苏鹏自创禁法,其中有些巫法一经施展,巫法中可见无数生灵生灭,这些生灵或邪恶,或慈悲。

这些生灵都是虚影,但是同样的牠们也是实体,虚实只在于一念之间。牠们会在特定情况下化生实体,如苏鹏陨落之后。

《遮天》里,还见有道尊陨落,轮海中生存着生灵呢。

“邪恶?我怎么没感知到?”女娲侧着可爱的小脑袋,怀疑地看着苏鹏,“你是不是骗我?”

“我像是会骗人的鲲鹏吗?”

“像!”女娲、伏羲异口同声道,虽然从没看过苏鹏骗人。

以苏鹏实力何须骗人,直接碾压过去,一切敌人都是纸老虎。

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

苏鹏化悲愤为努力,抓过一块万年仙金,放入秘境。不周山到处都是炼宝材料,他打算好好找寻一番,炼制几件法宝。

“走,我带你去我家道场,那里可漂亮了。”女娲兴冲冲打断苏鹏寻宝念头,拉起苏鹏赶往自己道场。

伏羲跟在后面若有所思,看一眼苏鹏看的某方向:

真有强大邪恶。

据他所知,洪荒中一些秘境、宝地出几只邪恶生灵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不周山南方,某处险地,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起:

“好敏锐的一只小鸟。若敢坏本座好事,烤了吃。”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岳父让我五选一在线阅读第八节

    一夜的狂风骤雨,似乎有些力竭而乏,慢慢的弱了下来。苍穹之中,慢慢的泛起了一丝丝的鱼肚白,将明却又未明。此刻的定国军已经入城控制全城,而本疾驰而来的西岐前锋军营远望襄阳城中挂起的温字旗,却也只是在汉江对岸扎营。似乎在等待援军。襄阳府内,府衙已被定为临时的中军大营。“现已几时?”本昏迷的定国军节度使温信

  • 大师穿成掉包豪门千金在线阅读第二节

    美妙默契的表面掩盖着不可告人的真相。英子踏进SUPERONE健身会所旋转门的第一步映入眼帘的是前方一步之遥的于妙的曼妙背影,那一刻她的心里就种下了一颗名为“嫉妒”的种子。当于妙转过头对她颔首一笑,这颗种子破土而出。随着俩人接触越来越多,“嫉妒”得到了丰富的养分,张牙舞爪地壮大。英子压抑着,压抑着,实

  • 与时花期在线阅读如愿以偿

    “头儿,马克大人叫你过去一趟!”纳威打过报告掀起营帐进来对罗格说道。一向沉稳的纳威眼神里也闪烁着些许激动,李斯队长的确是殉职了。他特地打听过了。军需营的抚恤金都发放出去了。虽然罗格队长从马克大人那里回来后,什么也没跟他们说。但这两天营里都已经传遍了,他们的罗格队长要晋升一等兵了。纳威眼里掩饰不住的兴

  • 八百秦川第3章在线阅读

    李智恩走出公司大门,给自己的瑜伽老师打了个电话:“姐姐,你最近有空吗?”“有什么事吗智恩?”“我有一周的假期,想要去济州岛住一段时间,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李智恩根本没抱希望,结果老师在那边说:“好啊,一起去吧,什么时候出发?”李智恩开心了,她坐上自己的车,说:“下午就出发好不好?我来买机票,姐姐快

  • [JOJO]热情之疯之Im coming!(7)

    站在一旁的琼医生则是越听莉莉丝的话,越觉得有道理,到最后看向急冻人的目光明显变了,呸,渣男!“我,我不是!我不是!我爱她!我爱她的!”急冻人使劲摇着头,看向莉莉丝的目光仿佛要吃人一样,嘴里面念叨着“我爱她”,仿佛在说服别人,又仿佛在说服自己。“你根本就不配说爱。”莉莉丝把下巴高高抬起,鼻孔朝着急冻人

  • 国佛(系统)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10章

    “吱呀”大门打开了,门后站着一堆人,有男有女,站在首位的是一个50岁左右的秃头男人,满脸堆着笑“兄弟贵姓?太感谢了,感谢兄弟解救我们纸厂员工,这几天被这些东西堵的我是茶不思饭不想啊,兄弟应该也累了,不如叫上同伴我们上楼边歇边聊?”短短一句话,不止提醒了后面的人,我们才是一伙的,更是暗暗打探着陈浩宇还

  • 重生之豪门千金拴起来养

    他都不知道那一刻怎么形容他的心情,一生气,冲着自己还在远处放羊的丈人就一通吼。老丈人跑回来一看,立刻就去吼老婆子。毕竟,这儿媳妇都出去干活了,那留在家里照看孩子的就是老婆子刘粉。现在孩子都成了这样子,那人呢?刘粉听到家里老三来找自己,一听说是女婿上门,就跟着邻居道别。回来就看到一脸黑的女婿,还有拿着

  • 豪门女配不喜欢霸总在线阅读第五章

    李琨轻易从路氏手里接了个采买的小活,在旁人看来,他的日子比刚刚来的几日好过许多,不过这些对于他并没有意义。一次便记住了所有采买的物件、要点、位置和供给者,李琨第二次去便能把事情做的非常好。小丫鬟回碧翠:“那小厮这几日采买的东西皆是上品,省下来的金银也不曾有私吞。”言下之意边说他是个手脚干净的。碧翠是

  • 糖醋排骨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三件是一套功法,起价一万金,牧凡听着介绍感觉不错,却没有拍下来的意思,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功法,而且来历神秘,修行速度更是飞快,不需要这些垃圾功法。走出拍卖行,在那妖艳男子刻意恭维与示好的目光下,牧凡有些不自在,拿着手中的残图,翻来覆去的看了看,眸子余光却不自觉的瞥向了萧彦,此时的萧彦,拿着自己需要的

  • 我!天道导师在线阅读第2节

    从猎团公会办事处出来,蓝像是被人抽走了脊梁骨,头低得低低的,眼中仅有绝望。寻宝事件彻底成了红石镇的年度最佳笑话。其他的猎团每每茶余饭后,都不免将之作为谈资,拿出来说道说道,肆无忌惮调侃嘲讽一番。但对于人族自己的猎团,自由猎团而言,却不仅是笑话,而是灾难。今年的猎团资格考核难度本来就高,不是自由猎团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