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忆钟生之第十章

2021/5/4 17:08:06 作者:行尸道长 来源:纵横中文网
忆钟生
忆钟生
作者:行尸道长来源:纵横中文网
倘若再睁开眼时,已然身处异界,那将如何?一场意外,使得韩宇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陌生落后的世界。战争,冷兵器,封建社会,君主专制,一切都是那么的落后。这就是神迹啊。而他没有退缩,他要去寻找传说中的“神”,他还想要去改变这个世界,就用他的智慧,与他手中所拥有的东西,从零开始,去创造无限。把荒漠变为绿洲很有趣不是吗?看着吧,新时代就要诞生了!

龙溟安稳无梦地睡了许久,中间昏昏沉沉醒过来时意识还是模糊的,有种熟悉的味道和温度包围着他,忍不住贴得更近了一点又沉沉睡过去。

还在睡梦中的总司被怀里的人的动作搅得醒过来,抬手安抚着摸了摸那人的头发,声音低沉朦胧,带着几分慵懒,“再睡一会儿吧,我守着你……”

一觉睡过去了将近三十个小时,龙溟在一个安宁的午后朦朦胧胧醒了过来,抓着头发爬起身,好像听见有人和自己说话,爱搭不理的嗯了几声,努力回忆着睡过去之前发生了什么,使用过度的脑子好像有点沉迷于待机状态,好一会儿也没反应过来。

“张开嘴,”熟悉的声音传过来,龙溟扭过头,嘴里被塞了什么东西,下意识地咬住了,听见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

姜煌看着把玻璃杯边缘咬碎了的龙溟,顿了一下,随后立刻把杯子拿开了,扳着他的脸紧张地靠了过去,“我看看……”

被刺痛感彻底惊醒了的魁拔推开总司的手,自己随手擦了下嘴上的血,哑着嗓子问道:“我睡了很久了吗?”

“不算短,你渴吗?”总司想了想,还是决定拿血袋比较安全。

“……”龙溟沉默地发了会儿呆,又躺回了床上,“床算租的……让我再睡会儿……”

看着龙溟清醒过来,姜煌似乎还是原来的性冷淡老干部,点点头站起身,“睡吧,休息够了再走。”

龙溟几秒钟的时间就已经又睡着了,头不自主的埋进了残留着某人味道的被子。

总司拿着杯子走出去,轻轻的合上了门,床上的魁拔睁开了眼睛,掀被起身,敏捷地打开了窗户,跳了出去。

阵法就快要摸索出来了……龙溟回到了荒宅里,在本子上继续勾勒阵法的草图。

修抹了将近一天,他把成型的图案刻在了地板上的空白处,周围都是被他干涸血迹覆盖的一个个失败阵法。

把镜子拉到了眼前,龙溟扯断了手腕上的纱布,用牙撕咬开一道新的伤口,殷红的血流进繁复的刻纹里,一丝红芒从鲜血与地面的交汇处闪烁着。

龙溟的眼神里才流露出几分兴奋,镜子就传来一声颤音,他错愕的目光中镜面出现大面积的碎纹,红芒也是闪瞬即逝。

被又一次的失败激怒的魁拔伸手直接把镜子拍碎在地面上,锋利的碎片插进了手掌,他垂着头用力喘了一会儿,发泄出一点躁怒的情绪之后又抓过本子,继续修改阵法。

房间外的走廊里传出一声地板的支呀,魁拔抬起来头,紧紧盯着门口,白色的长发垂在脸旁,阴影落在无瞳的空白眼睛上显得异样阴森,他坐在那里就像是传闻鬼宅里可怕的鬼魅。

“谁?!”魁拔沙哑的声音在房间里形成了怪异飘渺的回声。

男人从阴暗的走廊里走进来,露出一口白牙灿烂的笑着,“龙溟……”

“出去,”龙溟看了雷霆一眼冷冷地吐出两个字又低下了脑袋钻研起镜魇秘术。

青年脸上的笑容瞬息便消失了,挑起一边眉毛表情冷酷,“龙溟,你被逮捕了,你想束手就擒还是打算反抗一下?最好是前者……嗯,不过我不介意你先反抗一下,你随意,大家都是同事,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龙溟眯了一下眼睛,“为什么要抓我。”

雷霆耸了一下肩,“你企图扰乱社会治安啊,召唤镜魇可是恶□□件,呃嗯,当然,关键是有人举报你。”

魁拔站起了身,把笔记塞进了口袋里,“就你一个人?”

雷霆露出笑容,手间出现电光,“……其实还有查尔斯,但是他不算人对吧?”

“先生,你过早暴露我了……”黑色的战甲出现在魁拔身后,猛地发出了一次攻击。

龙溟闪避过去,迎击上了前面的号称亚特第一战力的雷霆。

……

龙溟双手被特制的手铐拷着,从一半都被雷霆炸成了渣的废屋里走出来,身上都是血迹,看起来有些狼狈。

他抬起头看见外面站着一群穿着西装的人,还停着一辆押送罪犯的钢甲车。

魁拔被押解走到白发浅瞳的男人面前停下来,面目阴沉的和男人对视着,“是你告诉的他们?”

总司目光垂下来,下巴习惯性地微微仰着,面孔在半光半暗的勾勒中看起来像冷漠的雕像,“对。”

龙溟阴冷的目光射上来,表情不善,“总司以后最好小心一点。”

姜煌淡淡笑了一下,朝后面的人摆了下手,“加判一条威胁公职人员……还有私闯民宅。”

龙溟试图魁化,但手上的枷锁蓝光一闪压抑住了变化。

“总司先生,这是转移手续,罪犯被押解到亚联大楼审判的权利书请交给将军一份,”黑色的战甲把几张纸拿出来,总司后面的工作人员伸手接了过去。

办完了手续之后龙溟被亚联的人带走了。

朝亚特总部而去的天狼战甲之内有声音在交谈。

“查尔斯……那个粽子的审判会不需要入场券吧?”

“不需要,先生,但是你一定进不去,亚联的理事会很早之前把你从旁听席除名了,您可能连亚联大楼都进不去。”

雷霆挑了一下眉毛,“哦……那些老头真不地道,我干过什么吗?旁听席难道不可以说话吗?我话也没有很多……这些拒绝听民众心声的审判官,查尔斯,我能不能诉讼他们?”

“先生,你放心,不去看也是一样的,龙溟顶多会被判三个月的收容,和您的一百……”

“闭嘴,查尔斯。”

“您不能拒绝承认事实,先生,你还有一百三十年的刑期,龙溟先生是不能比的。”

“很好,查尔斯,你说的话听起来真让人开心……”雷霆冷脸瞪着系统界面说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生鉴禽兽

    “太乙仙门,号称哪吒转世身的天女李莲花,宗师境界,绑票一次,不知道有多少缺德点。”大唐,昆州,天城,季枫看着前面糖葫芦吃着正欢的包子脸小萝莉,毫不犹豫地莽了上去。轰!!!一场大战爆发,炽盛的神光惊动四方,浩瀚的能量涌向四面八方!不少楼房、古树倒塌,路人被掀飞,在这恐怖的压迫力之下,没有什么能扛得住!

  • 总裁在上:娇妻萌翻天之部队撤离(10)

    晚上餐桌上果然多了一道凉拌菠菜苗,外婆在里面加了点自己做的绿豆粉丝,爆香的蒜末,再淋上几滴麻油,香嫩爽口。连玉言这个不爱吃蔬菜的都说好吃,要求外婆明天再做一次。张凤婉也没问这放在厨房水槽里的菠菜苗是哪儿来的,只是笑眯眯的点头,连声说好。“外婆,下午村里开会,是有啥事儿吗?”胡凡毕竟是村里长大的,对村

  • 末世:我开创了呼吸法在线阅读第2章

    《呵呵在这里罗嗦几句、简单介绍一下大陆分布》主要分两个大陆、分别为东方大陆和西方大陆,神武帝国位于东方大陆,国势强胜,拥有着千人组成的龙骑士军团。神武帝国的城都,皇天城内有着最大的神武皇家学院,年年大批有潜力的学生被帝国挑走。使一些想发动战火趁机谋去利益的弱小国家忘而止步。天舞帝国位于西方大陆同样与

  • 气吞河山之暴君教练归来(1)

    2015年9月15日。上海,LGD基地。距离LPL夏季赛总决赛过去了半月之久,距离全球总决赛十月一日还有十五天。此时,所有撸友都沉醉在巨大喜庆之中。这一年,EDG打败了han国如日中天的SKT战队,获得拳头公司举办的季中邀请赛的冠军,可谓是全国沸腾。胖将军坐镇中路,无人可突破他的防线,被戏称为如来,

  • 改写过去19年在线阅读没错,介绍就是这么少!(新书第一天跪求鲜花收藏评价票!)

    三天后,游戏设计专业答辩室:“哎我说,方云,你真的用三天的时间自己做出了一款游戏?该不会是找外面的人做的吧?”一名长着“标准直男”面相的男生坐在方云的身边,问道。这名男生就是方云大学四年的室友,同时也是他的死党:顾鹏。家境殷实,梦想就是成为一名一流的游戏设计师。“是我自己弄的啊,整体画面很简洁,不需

  • 全帝国都在撮合我俩在线阅读第六章

    萧逸将新获得的震怒值全部增加到了力量属性之中。此时的萧逸,力量属性已经达到了80!力量值达到80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萧逸的全力一拳,可以达到600千克,而拳王太申的一拳,也不过是800千克!“嘭!”的一声!萧逸很是潇洒的一拳轰出!宋佳乐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二世祖,根本承受不住如此重击,整个人被萧逸一

  • 巫苏传之她啥时候成了冥王妃了?(1)(6)

    欧阳雅眼一闭,头一歪,就这样华华丽丽地晕了过去,不醒人事了。呃……雪冷幽眼皮子跳了跳,就这么睡了?真是个**烦!抚了抚额,起身将窗户打开,房间里的酒味太浓了,有点受不了!雪冷幽手撑着窗框,闭上凤目,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浑身说不出来的舒畅!突然间,她的身影一僵,一双紫眸里映出一个黑色的身影,火红的红唇勾

  • 仇错生在线阅读第5节

    “卧槽,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666,这也太6了吧?这都能反杀?”“垃圾,真的是个垃圾,这点血都杀不掉,真的是太垃圾了了。”...观看席之上,其他的四个人看到剩下的来的那个人也被叶雨被瞬间灭掉之后,简直是无语了。但是更多的却是惊叹,震撼。因为叶雨的反应还有枪法意识实在是他们所没有见过的。这种实力的

  • 看见明日在线阅读我用盖伦都能打爆你

    “什么!我会输?”AJ这次终于是被气笑了:“你要是能赢,我这个位置就是你的了,你来RNG打上单吧。若是跟一般的职业选手或者是路人高玩SOLO,AJ还不敢这么乱立flag,但是据他了解,林洛就一个郊区小铂金而已,说实话,他还真的一点没放在眼里。在AJ看来,林洛无非就是那种自己技术水平不高,又爱在网上各

  • 我只想做个没有内涵的暴发户在线阅读第3节

    说这里既陌生又熟悉是因为他现在的大脑里有两个人的记忆!有个人的记忆里有这个地方。要不是有昨晚那段莫名其妙的对话记忆,赵子杭差点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赵子杭发现这与他之前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所有的历史事件以及部分小事都和他原来那个“世界”一样,只有一些很小的事和游戏方面的事不一样。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