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09炎夏记事第10章在线阅读

2021/5/5 1:51:01 作者:林紫绪 来源:晋江文学城
09炎夏记事
09炎夏记事
作者:林紫绪来源:晋江文学城
宁静路上的新故事。

“别动!如果不想制造话题,明天也不想蒙着面出门的话。”不是危言耸听,有些结果,是秦喻怀可以预料却无法掌控的,比如某些自媒体的无事生非或者添油加醋。

“您这样,我恐怕真的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夏莲当然不依,奋力推拒着他的胸膛。若不是夜色已玄,若不是人们过往匆忙,若不是滨城的八卦相对逊色,她想,明天的自己真的死定了,死于多少女人拈酸的眼神里。

“我的力气还没有大到让你随意乱动!”来之不易的亲近,他怎么能轻易放弃。

“放我下来!”贴近的胸膛,温暖得让人惴惴不安。

“抱紧我!如果不想摔下去的话……”算是威胁,手臂更煞有介事地松了松。

“我不……”却是口嫌体正,本能地勾上了他的脖子,一动不敢再动。而后,又恼羞成怒地怒目而视,可是目光触上的霎那还是羞赧地躲开了。

“……”眼看她的脸色绯红缭绕,他不禁一声得意地笑。这是她的第一次,第一次在他的面前如此娇羞。

“一步……两步……三步……”屏住呼吸,细细熬着脚下的距离,但愿不会太遥远,才不至于太过招摇。

而他,故意放慢了步伐,恨不得这几步之遥的路程能撑过余生的长久。

“快到了吗?”遍寻不到那辆引人注目的豪华座驾,夏莲焦心地发问。殊不知为了避人耳目,秦喻怀早在她一开始树下小憩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调换过了,现在停在路边的是一辆再普通不过的二手车。

“跟我一起,这么难捱吗?”他问,算作抱怨,更是质问。两个人的相处,总是这么牵强,一个千方百计极力挽留,一个却是心不在焉地想要急着离开。

“这么难捱,我们离婚吧!……”往事随风,却是微风起,总能轻易吹皱一池心伤——这是印天最后摊牌的开场白。

“为什么?为什么不爱我?”忍着哽咽,眼泪依旧止不住地从眼角滑落。尽管已经稳稳地落坐在后排座位上,仍忘情地紧紧攀着秦喻怀的颈不放——今夕何夕,经历过的总会刻在心里,没办法遗忘。

缓缓解开她的臂,他顿了顿,字字珠玑从齿缝析出:“……傻子……我该拿你怎么办……”那么爱,又那么怨,心里的痛楚,有过之无不及,仿佛又重渡过去十年四季的悲愁——自己爱的人,心还留在别的地方。

被一语惊醒,却忘了听清对方说了什么,一时间窘促得不知如何是好:“好困……”没话找话,刚刚恍惚间的一个走神,但愿秦喻怀不要理会才好。

“好重,差一点抱不动!”他调侃,为了缓解她的尴尬,也为了她不那么难过。

“明明是您体力不支……”长长地松过一口气,她回呛,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

“长大了,敢取笑我了?”两个人,一个犯了女人的禁忌,一个闯了男人的禁地。

“谁让您说我胖……”不得不承认,自从离开印天,尽管生活艰难,身体还是丰腴了不少。

“不许减肥!”他警告。

“不关您的事!”她不屑。

“生气了?”他问,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的座位上,忽而变得出奇的认真,“我说的,对你那么重要吗?”

“您见过哪个女人被说胖,还笑嘻嘻的吗?”针锋相对,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

“那你也应该知道嘲笑一个男人体力的后果……”狭促的空间里,荷尔蒙激得呼吸都变得急促。

“难道您不是气喘吁吁吗?”话罢,才赫然意识到措词欠妥,骤然没了刚刚的气势。

“你觉得呢?”他的脸,就要贴上她的。

“我又不是您!怎么知道?”一边耍赖,一边悄悄向后退去,想从车门的另一侧逃走。

“想让我再抱你一次吗?”起身双臂交叉于胸前,他并不急着阻止,只是撂了一句狠话。

“可我真的不能跟您走啊......”目光穿过秦喻怀瞄向窗外的电瓶车,想让他知难而退, “我还有宝马......”倚着车门,她楚楚地央求,想必那样一个庞然大物,任谁都想甩掉。

可是,不可置否,那辆从旧货市场淘换来的“电驴”,已然成了夏莲最贵的家当和首当其冲赚钱的工具,如果今天不带回家,恐怕等不到明天就会被人拖去废品收购站。

“小气鬼......”不是责怪,是心疼,心疼她的落魄。

疑惑、偏见、怨愤、蔑视……所有强加给自己可以诋毁她的理由,发酵了十年之久,却于再见的那一刻统统一笔勾销。

“五行缺钱的人,没办法……”调皮地皱皱眉,她自嘲。

“明早,准时完好地送到你家楼下!”而后不由分说地关上车门,走上驾驶的位置,更迅速将后排两侧的车门落了锁——预估了所有的闪失,再舍不得她伤了分毫。

“乌衣巷312号!”车子启动的瞬间,她急急地开了口,不想去医院,只能退而求其次,“麻烦送我回住的地方……”没有归属的人,从来没有家,那个暂时的栖身之地,不过是个容留之所,而已。

“确定不去医院?”刚刚的状况,仍让人心有余悸,可是,争执到最后,总是他先妥协。此生,也只有为她,从遇见的那天起,便走不出思念的偏执,一而再地,一退再退。

“可以吗?”稍稍向前蹭一蹭,她问,像是在讨好。

“什么时候这么听话?”怕她太焦灼而没有立刻制动车子,他只是回头看了看,而后涩涩地笑了,那么不甘,不甘她十年后才察觉自己的存在,问一问他的意见。

“我手机没电了,到现在还没跟家里联系过。”算是最好的借口,而事实也莫非如此。这么晚还没回去,她的子墨一定担心不已。

摸过所有的衣袋也遍寻不着,手机落在了另一辆车上:“我……忘带了……”都说爱乌及乌,可自己还是疏忽了那个九岁的孩子,除了内疚,也附着自责。

“那……能不能……”试探地,她说。

“我们这就回去……”她的悲喜,即是他的哀乐,宿在他的心里,根深蒂固。

“您答应了?”喜出望外,又将信将疑,她忍不住怯怯地问,想再落个实锤。毕竟,印象里的秦喻怀总是阴晴不定,暖的时候清风徐来,冷的时候岁暮天寒。

“你说的,都依你!”话罢,车子缓缓驶入机动车道,没入汹涌的车流之中,连同他的心一起。

依她,都依她,像十年前一样——她想要的,他成全;她不愿的,他不勉强。

原来,爱上一个人,就算守得住理智,也会失了原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游:截教乌云天尊在线阅读第五章

    五章:懵比的官方要是别人爆出这个道具之后,估计先是兴高采烈,紧接着就是一头雾水。毕竟,上面什么提示都没有。但是,熟知剧情的苏明自然知道这个道具是干嘛的。拿到这东西之后,他也是迅速的收拾完战场,包括6金7银的钱币。然后急急忙忙的回村了,连引怪刷等级的事情都落下了。苏明走的很快。但是,造成的影响却是一点

  • 网游之星耀天穹在线阅读序章

    话说在遥远的舞律世界,那里的人类七城邦,深陷于政局不安,战争频繁,战火纷飞。淡紫色的银河系,终日弥漫着硝烟的味道,而镇守舞律世界中美好旋律的圣舞族,也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原本寂静的上空,一把锁链上的飞刃从不知何处呼啸而来,直奔那被奇光笼罩的圣彩云国“遭了,是萨利!”,圣女王站在绿茵茵的大地上,轻声

  • 我被雄英开除了在线阅读第十章

    “我没记错,发呆哥就是这么证明自己的,那我也可以!”夜天在屏幕上打上了这么一行字。随着这句话的话音落下,游戏也正式进入到了读条阶段。小小的直播间中不知是什么时候,已经到了3000多人,很大一部分人都是在乱晃的时候看到了这么诡异的房间号,进来逛一逛的。至于夜天的标题?在这个各种哗众取宠的时代,没人会真

  • [综]宿主重来系统第八章在线阅读

    事情的起因是顾暖光明正大医院私会陈仲,逼得正宫跳楼。这样的消息一经曝出,抵制顾暖的黑粉自然就多了起来,且这也不是一件小事,大众的眼中对于第三者本身就是零容忍。都不用看,下面的评论区已经又被爆了。顾暖仔细看过媒体上传陈仲妻子跳楼的视频,从视频中可以看出,陈仲的妻子哪里是真心想跳楼,分明是故意摆拍,跳也

  • 家有儿女之最强刘星第2章在线阅读

    对于耿直孩儿的话,她有些明白了,综合身边人的反应来看,不难得出结论,她这身体以前神智不全,简称傻,那么她现在清醒了,家里人自然很高兴。一阵匆匆的脚步声传来,雪菡的身体这时刚好开始和魂体合拍起来,睁开双眼,等着亲娘到来,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她发现她娘亲是真的爱她,很看重她这个女儿,可不知什么缘故,每天

  • 真人游戏之我的世界第六章

    清早我醒了以后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头乌黑秀发。小公子躺在我怀里,脑袋挨着我的脖子,睡得正香。昨夜的缠绵缱绻还历历在目,我心里有点烫,也暖洋洋的。感受到手下的触感细腻嫩滑,我发现我的手还搭在小公子腰上,正半搂着他。轻轻抬起手,我摸了摸他的脑袋,低头亲了亲他的秀发,忍不住地翘起嘴角。“宿主?宿主你醒了

  • 我的修炼与众不同在线阅读第7章

    期中考随着转凉的天气渐渐逼近,整个年级都蒙上一层紧张的氛围。而在那天过后,柳何惜便没有再见到顾南城。虽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但为了避嫌,柳何惜左思右想,还是选择找贞子帮自己的英语。没料到贞子丝毫不感意外,一口答应下来。“好啊,阿城都跟我说过了,这一段时间就拜托我。”说过了。柳何惜下意识看了眼顾南城的座位

  • 洪荒之巅峰大法师第七章在线阅读

    枭龙大帅目光扫过全场后,落到了常宁身上。“你就是常宁?”声音不冷不淡,似乎隐隐透着一丝不屑。常宁连忙把孩子递给母亲,点了点头,“请问你是?”他成天在家带孩子,并不知道什么大帅。他只觉得对方的身份应该很高,毕竟对方来帮他,他如果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的话,也太对不起别人来帮他一场。而王振东见枭龙大帅居然

  • 盛明贤王在线阅读第三节

    叶然的脸色千变万化,从震惊到疑惑,他拿出自己的手机登录微博,点开“关注的人”划到最下方,再点进祁邺的微博主页,左下角的“已关注”变成了“互相关注”。谈子真在后排羡慕道:“叶然,你和祁影帝真的不认识么?如果不认识他怎么会突然关注你的微博呀?”“或许他看我被骂得太惨了,可怜我吧。”叶然激动忐忑之后又冷静

  • 吃粽子不啦在线阅读第十节

    南华跑了许多地方才找到这位目中无人的殿下,定眼一看这正是芙蓉阁附近,白雪姬殿下的住所。尽管他心里不知二殿下和白雪姬殿下何时产生了这如此深刻的情愫,但他此番有要事前来,虽然心里百般疑问,还是壮着胆子移步上前。他垂眼昵了南华一眼,这人本是南宫澈的书童,本是东菱人,南宫澈避难东菱的那几年是南华服侍在他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