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天堂鸟之轮回劫听海

2021/5/5 3:55:09 作者:听晨雪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天堂鸟之轮回劫
天堂鸟之轮回劫
作者:听晨雪来源:晋江文学城
开天之初,女娲、遥落、释共生共存。女娲为姐,执掌三界。本应断情绝爱的遥落,与身俱来却背负魔咒——情毒之咒,又称天堂鸟之毒,但凡三界之人,单相思必中其毒,与心爱之人无法相守终老者也必中其毒。而遥落,却最终与释相恋,引得三界之始——开天震怒。开天欲覆灭三界以惩罚两人,释愿一死换得三界的安宁,求开天放过遥落一马。开天答应,释魂飞魄散。但是遥落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需日日子时受万箭穿心之罚。遥落之姐女娲,在遥落体内种下封印,减轻她的痛楚,但是这个封印也隐藏了遥落的倾城容貌。时恰魔族肆行,为害人间界,遥落不想

说完扭头就跑了,雨瓢泼似的往下落,闵洋呆呆的站在雨里,身心全被带走了,十八岁的懵懂情愫在雨中流淌。那条巷子深的像一眼望不到头的青春,方锐在雨中奔跑,他为什么就喜欢上她了呢,然而年少的时候是不会纠结于喜欢不喜欢的,年轻人在意的是感觉。

他感觉他要去保护这个女孩子,保护她不受风吹雨打。

后面停车位上,司机从车里探出脑袋,不停按着喇叭喊道:“兄弟,帮帮忙,挪下位置呗!”

闵洋这才从回忆里缓过神,将车开到马路上,华灯初上,雨已经停了,他却泪眼婆娑,关于江南的记忆都是潮湿的。晚上老同学何启张罗了饭局,请一个重要的客户吃饭,麻烦闵洋去做二陪,时间不早了,他直接把车开往酒店。

车里的烟灰缸堆满了烟头,堆的像小山似的,随着车子轻微的晃动,顶尖的烟头一根根四散,仿佛每一根都是一段故事。电台里飘出婉如的声音,“又到了黄昏时分,倦鸟归巢,渔歌唱晚,而你呢,你是在归家的途中,在去赴一场约会,还是仍在加班,无论你此刻正在做什么,每天的这个整点,我和你们一起,带着一颗怀旧的心来听老歌。大家好,我是沈婉如,婉妙的婉,如果的如……”

闵洋把左手支撑在车框上,忍不住笑了,白天还口口声声自称老娘的泼辣的沈婉如,却在主持文艺类节目。今天她播放的第一首歌是张惠妹的《听海》,按照他们的年纪,这的确称得上“老歌”了。

婉如说,她曾经一个人在深秋去听海,因为找不到相陪的同伴,于是一个人坐在黄昏的沙滩上,看情侣们牵手相拥,看潮涨潮落,有种寂寞的甜蜜和孤单。她安静下来的时候,声音缓慢而舒适,闵洋沉浸在她讲的故事里,往事历历在目,思绪又开始翻滚,他何尝没有一个人去听过海。

流下泪来,闵洋自嘲的摇摇头,用手掌抹去泪水。最当红的DJ名不虚传,对于在何种天气里播放什么样的歌曲把握精准,沈婉如太懂听众的心思了。

但是闵洋从来没有掌握方锐所有的心思,她身上有些秘密至今仍是谜团。从教室前那个乡下人打扮的男子是谁,他为何对她动粗,直到他们分手前的种种,方锐是不大对他倾吐烦恼的,除了在学习中遇到的困难。

她总是云淡风轻的,积极进取向上,拼尽全力去向闵洋靠近。后来婉如告诉他,方锐高中时的理想是做一名工程师,工作体面,凭技术吃饭,不必周旋于人际关系,所以她执意要学好物理。

婉如能和方锐成为好朋友,正是因为她内敛的性格,别人道她一万句不好,她不会反驳一个字,更不会在背地里议论别人半分。招摇惹眼的婉如喜欢方锐的真,那方锐喜欢婉如哪点呢,婉如说是因为她漂亮,闵洋并不认同。

闵洋过了25岁以后才意识到他和婉如都忽略了重要的一点,是什么样的生活环境能让一个十几岁的女孩隐忍成那样,纵使全世界对她冷眼相待,她依然善良相拥。

闵洋想不通,也暗自懊悔年少时的莽撞和简单,每当这个念头涌上心头时,随之而来的即是深深的自责,在最美好的年纪里,却不懂得用最美好的方式去爱一个人。

酒店的保安向他敬了一个礼,闵洋停好车,远远看见何启已经在等候了。何启是他高中时的铁杆哥们,和他属于一个水平线上的优等生,现在是一家传媒公司的经理。这个新兴职业对闵洋来说是陌生的,何启曾尝试说服闵洋和他成为同事,兄弟俩一起规划人生蓝图,可闵洋未加考虑便拒绝了,他做律师有他的初衷。

或许和他的工作环境有关,何启打扮潮流,一头卷发常年和定型发胶打交道,今天他穿着红黑格纹西装,鸭蛋黄领带搭配同色系的九分裤,一只铂金耳钉和光洁的脸庞相映成辉,特地做了整容手术垫高的鼻梁完美无缺。

何启天资聪颖,上学时打游戏谈恋爱逃课,考试成绩依然名列前茅,工作后整日吊儿郎当,是各大酒吧的座上宾,晚上还兼职打碟,却硬是凭业绩获得了本市杰出青年企业家的荣誉称号。

有些人的人生就是不可思议到颠覆成功学理论,仿佛得到了老天爷额外的眷顾,别人费尽心血也得不到的名利,他们却不费吹灰之力即触手可得,闵洋的朋友当中,类似于何启这样的不在少数。

四目相对,何启冲闵洋挥手,“来啦,今天下雨,还要麻烦你,多谢捧场,多谢多谢。”

闵洋嗤笑道:“你别来这套,你一假客气就显得特别虚伪。”

何启哈哈大笑,请的贵客还未到,两人站在大厅前热拢的聊起来。何启见闵洋心情不错,便朝身后一位女子叫道:“苏诺,快过来,认识一下我常向你提起的闵大律师。”

闵洋好奇的微微偏头向后一看,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款款而来。待走近,女子主动同闵洋打招呼,“久闻闵律师大名,你好,我叫苏诺,是何经理的部下。”

闵洋洒脱的笑道:“你好!”

苏诺直挺脊背含笑,伸出白皙娇嫩的手同他相握。她是典型的时尚佳人,五官精致,身材窈窕,妆容得体,是写字楼里高傲的公主无疑。拜职业所赐,闵洋接触过各式各样的人,对漂亮的女人习以为常,对方锐以外的女人无动于衷,于是一脸淡漠。

苏诺却仔细观察闵洋,眼睛像镭射灯似的在他身上扫射,苏诺毫无羞怯的目不转睛惹得闵洋心生狐疑,不明就里的望向何启,嗖的,从何启的眼神里读出了用意。这不是何启第一次这么做了,只不过距离上一次隔的比较久,闵洋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他无奈的笑笑,何启不死心,介绍道:“苏诺是我们公司的头号美女,人家不仅长的花容月貌,而且学历出类拔萃,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博士,吓死了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本OMEGA要离婚(重生)在线阅读第2章

    洛青吃下了风哥买来的药,风哥还非常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要不要躺下休息一会儿?”、“还有半个小时,可以等药效发挥作用,不用着急!”洛青心里已经有想死的冲动了,但是脸上还是面无表情,摆了摆手表示“我很好”、“没事,大家各忙各的吧”、“我真的没事,不要再看着我了”。他的心里还一直在计划着怎么溜走

  • 大唐:无上融合在线阅读第2章

    “轰隆隆!”战马践踏大地的声音越来越近,隆隆作响,将所有人惊动。“哪里来的骑兵?”“听着冲锋的气势,怕是有数千之众。”“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这里是江都,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骑兵?”“......”骁果大军和普通百姓心中全都充满了疑惑,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出现一支骑兵。与此同时。宇文化及、司马德戰、元

  • 重生之娇女种田忙在线阅读第十章

    罗方听了连忙摆手说道:“不行不行,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我只和我娘在一起。”韩杨氏又看了儿子一眼,韩林儿立马闭上了zui。她去交了店钱,然后各自回了房间。进到屋里韩林儿抱怨道:“娘,你太好说话了。给他们付什么房钱,他们肯给是讹上咱们了。”韩杨氏看着儿子说道:“林儿,日后你要是还在路上生事。就别怪娘家法

  • [宠物小精灵]目标,星辰大海在线阅读第七节

    当誓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姿势,也从原本坐在沙发里,抱着布洛妮娅变成了躺在沙发里,抱着布洛妮娅。布洛妮娅抱枕,身娇体柔助睡眠,乃失眠修仙的舰长不二的选择。当然,布洛妮娅自然也睡着了。如此悠闲的日子,她十分珍惜。只不过,其实也不是她想要睡,毕竟她还想帮誓把角色的装备全部都肝回来,怎么可能浪

  • 都市龙帝附体在线阅读第二章

    卧室内。刘默临危正坐,听到小萝莉口若悬河的说个不停。一个小时后,刘默听明白了对方说的话。但是刘默心中还是持有怀疑态度。不过刘默还没来得及说话,小萝莉突然抓住刘默的手。下一刻,刘默的眼前一花,他出现在了天空上。下方,是大量浑身漆黑,模样可怖的怪物正在袭击城市。“这是两年后的阳城,你所住的地方!”“这些

  • 『法医秦明』之玻璃心和小傲娇的故事在线阅读第8节

    无意间瞥到旁边的桌子,白色小圆桌上摆放了一份甜点和一杯咖啡。她拿起咖啡,还是温的。“真贴心,是知道我要来所以给我准备的咖啡么?不过稍微有点凉了哦”伊安珃自言自语道。“我可没料到你会来”淡漠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伊安珃浑身吓得一抖。缓缓回过头看见了一个人倚靠在玻璃门框上。“额……呵呵,那啥,你好啊”伊安珃

  • 每天都梦到死对头在撩我在线阅读第2节

    林希源回到家换好拖鞋,看见客厅没有林若晞,便上楼去找。他敲了敲林若晞的房门,没有人回应,就推门进去。林希源发现原来姐姐的房间是这样的简单:基本的家具和一把吉他。到是墙上挂着的涂鸦很引人注目:林若晞亲自画的涂鸦,画的是她最喜欢的图案。林希源坐在床头,环视着这间房。床头柜上摆着张照片,他拿起看,是他们小

  • 翩瑛第九章在线阅读

    盾战的冲锋技能威势极强。沿途犁出一道深深的泥土痕迹,劲风扑面。越过狂战,叶辰手持圆盾,狠狠拍在了刺客脸上。同时伸出右腿一弹——“脚踢!”刺客“闷击”技能立刻被打断。同时正脸糟了一击,虽然伤害不高,只有1点,但是真他娘的疼!刺客“嗷”的一声惨叫。后方狂战反应不可谓不快,立刻就是一个冲锋,同时高高跃起,

  • 暗夜兵团之生死之约(4)

    全场一片死寂,叶扬的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轰入每一个人的耳中,半晌回不过神来。尤其是几个女子,更是感觉心都快跳出来了,为什么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男人,所做的事情,总是能让她们心头狂跳不止,而且他的表情是那么的坦然,没有半点胆怯。家族的生死台,是当家族内部出现无法化解的矛盾时,双方可以自愿进行生死对决的

  • [综英美]我是阿卡姆的小可怜在线阅读第6章

    “‘D77-TC鹈鹕’运输机组,你们携带M808b天蝎坦克,螳螂机甲以及M12疣猪装甲车,于2-2-3-7脱轨,负责对地面单位提供火力和物资支援。”“收到,运输机组准备于2-2-3-7脱轨进入大气层。”“ODST地狱伞兵准备,进入M9407型单兵大气层外突击舱,两组斯巴达火力小组已经率先进入战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