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成了瘫痪男主的前未婚妻在线阅读第9节

2021/5/4 9:03:53 作者:酩酊大罪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了瘫痪男主的前未婚妻
穿成了瘫痪男主的前未婚妻
作者:酩酊大罪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连载文:《争宠不如种个田》已开,求收藏】【别让文案吓倒,男主是个小可爱,女主才是真大佬】他应该恨她的,是她害得自己毁容瘫痪,下半辈子只能在床上度过。以为逼着让他父母留下她来就有用?以为忏悔就有用?以为照顾他就有用?没用,这全都没用,他恨她,她是他的仇人,是她将他从神坛上拉了下来,拉进了地狱里,致使他被万人唾弃!可在她一次次强迫着他喝药,强迫着他正视自己,强迫着让他习惯了她的存在时,似乎有些东西已在悄然转变……直至,他双脚能再次下地行走,重登神坛时,她却是不见了,只留下一封字条:“遵守契约,我

裴漠的这双眼睛,有时如万丈寒潭,有时又热情似火。比如他此时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李心玉竟控制不住的心慌意乱。

好半晌才回神,她笑了声,眼睛眯成两轮弯月,道:“你这是舞弊呀,小裴漠!赵夫人又不是傻子,定是不依的。”

裴漠一本正经道:“万一公主第一个遇见的男子生得丑呢?万一是个太监呢?”

李心玉乐道:“太监不算男人。长得丑我也认了。”

“……”裴漠抿了抿唇,眉头微不可察地一皱,又很快松开,“公主房中从未出现过兵器,为何突然对那柄青虹剑感兴趣?”

李心玉也不知道为什么。

当年父皇带着她的母后去猎场围猎,不幸遇刺,婉皇后中箭不治身亡。只因萧国公裴胡安曾上书弹劾婉皇后专宠后宫、干预朝政,只因那支射死婉皇后的流箭上恰巧刻有裴家的族徽,父皇甚至没经过审查,便一口断定是裴家怀恨刺杀了皇后,将裴家十四岁以上男丁尽数斩杀,未满十四岁的□□和女眷官卖为奴。

李心玉虽然嘴上不说,但她隐约猜到了,母后遇刺这事,可能绝没有父皇想的那么简单。

裴家覆灭了,这柄满载着裴家男儿血汗和赫赫军功的宝剑,竟沦为了女人的玩物……或许是为了赎罪吧,她想赢回这把剑。

这些话自然无法说出口,李心玉漫不经心道:“我做事向来只凭喜好,不问因果。”

正说着,花园小路尽头远远走来了一人。

是个男人。

“就他了。”李心玉来了兴致,在枫树下寻了个舒适的姿势靠着,笑吟吟的守株待兔。

那男子穿着一身洁白如雪的衣裳,衣袂于风中翻飞,别有一番空灵飘逸之感。

白衣在宫中是不讨喜的,能有资格穿白色官服自由穿梭于宫中的,向来只有一人:掌管历法星象、祭祀占卜的太史令——贺知秋。

那男子温温吞吞地走着,走近一瞧:嗬,可不就是咱贺大人么!

说起贺知秋,李心玉与他颇有些渊源。

贺知秋性格孤僻安静,不善交际,故而终日以鬼面面具示人,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若不是那件事,李心玉兴许穷极一生也不会与他产生交集。前世元和元年,李瑨刚刚登上皇位那会儿,依照祖制曾请太史令贺知秋占卜星象,得出来的却是大凶之象,便直言上谏,说:“紫微星乱,东唐江山不保。”

李瑨那性格哪能听得了这话啊?一怒之下,便让殿前武士按住贺知秋,将其拖出去问斩。

那会儿李心玉恰巧路过,见贺知秋因一言而获罪,着实可怜,便做了平生唯一的一件好事:向皇兄求情,放了贺知秋一条生路。

事后,冰清玉洁的贺大人为感李心玉救命之恩,还送了她一条串着金铃的红手链。据说,那两颗布满符文的小金铃是什么辟邪圣物,能消灾减难的。

之后不到两年,琅琊王与裴漠联手叛变,李瑨成了亡国之君,贺知秋一语成谶。只是那两只小金铃,却没能替李心玉抵挡住横死清欢殿的灾难……

李心玉直起了身子,下意识地摸了摸右手手腕,那里空荡荡的,早没有了金铃儿的位置。她朝戴着面具的白袍祭祀官招招手,笑道:“贺大人,过来过来。”

贺知秋抱着一摞竹简,左右张望了一番,似乎在无声的询问:找我?

“不用看了,就是叫你呢。”李心玉拢手放在嘴边,做喇叭状,加大音调唤道。

裴漠显然也认出贺知秋的身份了,似笑非笑道:“白衣鬼面,太史令贺知秋,传说中冰清玉洁的高岭之花,公主遇见他,怕是要碰一鼻子灰了……”

话还未说完,裴漠便住了嘴。

因为这朵高岭之花竟破天荒听话地朝李心玉走来了!说好的性格孤僻古怪呢?

惊讶之余,李心玉颇有些沾沾自喜地想:看来,本美人儿的面子还是挺大的嘛!

贺知秋抱着竹简在李心玉面前站定,一袭白衣衬着身后的红墙黛瓦和堆积如火的枫叶,更显得飘然若神人,只是这么一个冰清玉洁的人,偏要在脸上戴一张张青面獠牙的鬼面具,着实有些怪异。

面见公主,他既不行礼,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站在李心玉面前。

李心玉是个厚脸皮的,嘻嘻开口道:“贺大人,不知可否赏脸陪本宫小饮一杯?”

贺知秋没有点头,只问道:“请问,从这儿到太史局如何走?”声音冽然如霜,和他这个人一样冰冷干净。

原来是迷路了么?怪不得看见他在远处转悠了许久。

贺大人竟是个路痴!得出这个结论的李心玉,莫名觉得这朵高岭之花也有几分可爱。

她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如同诱拐孩童的人贩子般,一把拉起贺知秋雪白的袖子,殷勤道:“来来来,贺大人!进来同我喝杯茶,我便告诉你太史局怎么走。”

见李心玉这番殷勤,裴漠忽然有了危机感。

传闻李心玉好男色,想必平常的庸脂俗粉已经入不了她的眼了,贺知秋这样冷高又神秘的正合她意!再让他俩拉拉扯扯下去,也许李心玉男宠的名额里又要多上一员大将……

这个念头一冒出,裴漠心中莫名的不爽。不知为何,近日他一见到李心玉四处招蜂惹蝶的模样就烦得慌。

想也不想,他抱臂站着,朝贺知秋道:“沿着此路朝前,到梅园左拐,再……”

“嘘,嘘——!”李心玉回眸瞪着裴漠,一副‘你敢坏我好事我就弄死你’的表情。

接着,她又如苍蝇般搓了搓手,朝不明所以的贺知秋做了个‘请’的姿势,“贺大人,这边请。”

裴漠皱眉,默默在心中朝贺知秋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心道这是哪门子高岭之花?还不是上赶着要做这纨绔帝姬的裙下之臣!

……全然忘了他自己,才是最没有资格说这话的。

李心玉成功将贺知秋骗……不,请到了园中,引起了夫人小姐们的一阵轰动。陈太妃掩唇笑道,“还是咱们襄阳厉害,竟然连不问红尘俗世的太史令大人都请来了。赵夫人,依我看哪,你还是愿赌服输,乖乖交出你手中的青虹宝剑罢。”

“输了输了,妾身认输了!”忠义伯夫人大笑,将青虹剑双手呈到李心玉面前,道:“那我就忍痛割爱,将此剑赠与公主殿下。”

贺知秋敛裾跪坐在案几后,腰背挺直,一言不发,一副格格不入的冷清模样。

李心玉达到了目的,满心欢喜,将青虹剑小心地收在身侧,又亲自给贺知秋倒了茶。

贺知秋从雪白的袖中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手,轻轻捻住杯沿,送到嘴边。

他终日戴着面具,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模样。李心玉和一干女眷伸长了脖子,眼也不眨地盯着贺知秋,心中好奇的小人儿疯狂摇旗呐喊:终于要摘面具的吗?长什么样?是个美男子吗?

然而,贺知秋只是微微翘起面具一角,堪堪露出光洁的下颌和淡色的唇,将茶杯送到轻轻一抿,复又放下,重新盖好面具,道:“茶已品,还请告知在下归路。”

众女子失望的“哎”了一声。

李心玉如愿以偿地拿到了青虹剑,正巧有些心事,便向太妃点头示意,带着裴漠和贺知秋出了园子。

她依照约定,详细地给贺知秋指明了回太史局的路,叮嘱道:“贺大人,下次还是记得带个随从出门,免得又走丢了。”

贺知秋抱着竹简点点头,道了声谢,转身欲走,李心玉又顺口说了句:“常来我宫里走走啊,贺大人!”

她本来只是随便客套一句,贺知秋却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驻足回首,慢吞吞地说了一句让李心玉险些吐血的话。

他问:“抱歉,你是谁?”

李心玉:“………………………………”

裴漠:“呵。”

哦,她倒忘了。贺知秋不仅有路痴症,还是个脸盲。

自打贺知秋入朝为官以来,每年祭祀占卜,李心玉都是和太子站在离祭台最近的地方,即便是今生,也该与贺知秋打了不下十几个照面,再加上她这张脸,正常人不可能不记得她。

脸盲,定是脸盲!

见李心玉一脸尴尬,裴漠实在绷不住了,以手抵着鼻尖轻笑出声,仿佛在嘲弄李心玉的自作多情。

李心玉尴尬万分,回头瞪着裴漠。裴漠便瞬间恢复面无表情,将脸扭到一旁,憋笑憋得肩膀抖啊抖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恐怖考试在线阅读第一节

    清晨六点,天色是朦胧的,深蓝色的天空透着一丝忧郁,几朵乌云静静散漫地铺在天空,像在等待着什么。在村子至高处的屋子,是青瓦绿岩的一处古朴建筑。它是整个村子所尊敬的村长的住处。一个穿着灰色衬衣的短发中年人焦急地在这里的一间房间前徘徊。充满霸气的剑眉和深邃的双眼显示着他的身份。房间里不断传出女人痛苦的喊叫

  • 未来编年之敲诈勒索

    自从暴打一顿刘文清,庄皓回到家中,一直在思索。除了获得不凡的力量之外,他实在有点闹不懂自己这所谓的窥世神瞳,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了。就算自己能看穿别人前世身份,那有什么用?能算命换钱?还是看出来会影响到别人今生?说不定人人都有上辈子,但跟人家这辈子有啥关系?这显然不可能有嘛。还评价别人战力多少多少,还

  • [香蜜沉沉烬如霜/润玉同人] 此情可待(润玉×赤绫)在线阅读第五章

    “你有把握能赢他?”“赢不了也要赢。”燕朗神色凛然,“父皇交给你我的任务,无论如何必须要完成。”燕琛点点头,这件事无论如何都要成功。近些年,幽极宫日益壮大,实在是朝廷的一大隐患,父皇将剿灭幽极宫的重任交与他和十七哥,可以说是委以重任,此事必然不能失败。燕朗回到王府已近亥时。先前那一剂蒙汗药虽然对他并

  • [柯南]纸片人破案手记在线阅读第八节

    箫贵还未落地,几只追来的钢翼鸟,出现在上空。疑惑地瞄了他几眼,径直朝火红雀儿追去。箫贵被吓得不轻,落地后赶紧将头、手藏在龟壳中,并屏蔽掉所有气息。接下来很长时间里,头顶时不时就有凶禽和凶兽掠过……胆战心惊地等了半日,周围再也没任何生物出现。箫贵缓缓站起来,嘀咕道:“水潭肯定回不去了,以后该去哪里呢?

  • 绯色日记之意外之喜

    翌日清晨沈飞从床上醒来洗漱完毕后,从冰箱里拿了些面包,便开始了新的一天训练。江河路,天天健身房只见一少年,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趴在健身垫上进行着锻炼。在健身房的某一小角落里一个带着黑色鸭舌帽的肌肉大哥,看着沈飞的动作忍不住,对着身旁穿卫衣的精瘦伙伴说了一句:“罗洪你看这小子在干嘛,这动作咋这奇怪呢。”

  • 最强战兵在线阅读第8节

    第八章我帮它签“别逗它了,怪丢人的。”吴坤有些尴尬的制止了核心奇点的行动,他也不知道奇点玩的这么欢。但是当着别人面逗别人的主子,怎么说呢,又不是逗猫。换个脾气不好的都已经干上了。见核心奇点停止了逗弄“傻狍子”的行为,古一长舒了一口气。怎么说呢?有些悲伤,有些愤怒,有些不甘,最后还有一点想笑?古一心中

  • 小甜雀在线阅读第三节

    “欢迎来到由@#¥%冠名播出的爸爸去哪儿。”这一次节目组一共邀请了五对嘉宾,而在宝贝中咿呀居然是唯一的女孩子。五个爸爸基本上都是各自圈子里大名鼎鼎的人物,互相之间可能都只是大概认识,并没有深交。不过好在咿呀活了两世,想到十几年以后的娱乐圈,真的不得不称赞节目组的高瞻远瞩。这几乎都是圈子里好老公和模范

  • [综]第一夫人在线阅读第七章

    因为,没有人知道,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会不会突然变成大boss,所以他们态度谦和。也正是因为这样,所有人都沉浸在提升实力中,武道进境颇快,在不到万年的时间内,创造出完整的今古武道修炼体系。尽管地球天地灵气稀薄,导致修行环境恶劣,就连上古武道传承都残缺不堪。可这不是他们闭关锁门、自鸣得意的理由,难道没

  • [综英美]没有黎明之测灵力

    第七章:测灵力第二天水云烟一大早就被温仙拉了起来。“嫂嫂,这么早你不该跟我哥哥缠绵床榻的吗?”水云烟迷迷瞪瞪在屏风后,换上今早温仙给她拿的内门弟子的衣裳。“瞎说什么呢!”温仙伸手拍了下她的翘臀。水云烟笑嘻嘻地摸了摸屁股,披散着头发坐在梳镜前,温仙在她身后给她梳发。温仙帮她梳着内门弟子统一的发髻,心里

  • 现世狐狸精在线阅读第一章 鹦鹉隔笼笑语喧

    是不是眼前的天气能代表生命里的暮霭沉沉?是不是心中的悲伤已化作无尽的江水日夜东流?“不知道,但愿我什么也不知道!只愿生命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什么还象一年前那样,不,哪怕只象三个月以前也行,可惜……”从嗡嗡的螺旋桨声可以听出,大客轮已经进入深水区,长江的巨浪滔天,号叫地拍打着船身,大客轮随之摇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