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阴阳怪谈妖影重现

2021/5/4 10:21:47 作者:一介书生oO 来源:黑岩网
阴阳怪谈
阴阳怪谈
作者:一介书生oO来源:黑岩网
下载客户端,查看完整作品简介。

沈明馨带人御剑飞行,两个便已是极致,增加了沈温沈良兄弟二人之后,干脆便放弃了飞行。

主要还是因为耗费灵力巨大,刚刚飞行一会就会灵力耗尽,得不偿失。

其次是一天时间过去,这密林四周很可能已经赶到了各大家族的灵湖境修士,一旦御剑飞行很容易暴露目标,到时候可就是真的插翅难飞了。

经历了昨日一场激战,再加上匆忙的赶路逃窜,大家的状态都不是很好。

尤其是温良兄弟俩一直都在紧绷的状态下,要不是此刻有沈尘三人帮衬,他俩根本是撑不下去的。

这一路逃来四周地貌也在悄悄的发生着变化,林木变得稀疏,从这里向东南方开始有许多石块山丘出现,在更远的地方还有一道山脉隆起,显然五人已经快要走出了这片广袤的密林,即将踏入巍山地界了。

沈明馨做为灵湖修士,在大战当中出力最多,维系冰寒领域更是耗费了大半灵力,更不用说这一日赶路下来,都是她在照拂其他人了。

她看着赶路赶到双腿麻木,满是疲惫的四人,忽的也感觉自己有些力不从心了,再看向前方的山脉也已经不算远了,说道:“大家在此休息半个时辰,尽快恢复灵力,一会再继续赶路。”

四人听闻全都是盘腿坐下,娴熟的吞服下有助于恢复灵力的丹药,默念法诀,运转体内灵河牵引着天地灵气入体,补充自身损耗。

这一连串的动作在这一天里已经重复了快要十次了,每次不过将将恢复三成灵力,就要再度出发,防止停留过久以至于被追兵发现。

本就性格冷峻,不爱言语的沈尘这一日赶路更是一言不发,看他的样子,满脸的凝重,似是心事重重。

沈明馨也是见过太多人情世故,其实在林中激战的时候她就发现了沈尘的不对劲,不过一直疲于奔波,没机会开口罢了。

她一边牵引灵气,一边满是慈爱的对着少年问道:“尘儿,是不是还在想被你杀掉的那两个秦家黑衣人?”

沈尘抬起头看着老妇,顿了顿,才慢慢的吐出一字,“是。”

那秦老三和石人死在自己面前的样子,让还是少年的沈尘一直不能忘记,睁眼闭眼好像都能看到四溅的血水,还有秦老三临死前喉咙发出的“唔唔”低沉声音,就似一座千斤重的小山一直压在胸口,喘不上气来。

沈明馨微微一笑,不以为然,道:“那些人都是罪有应得,你还活着就是最好的结果!”

话锋急转,刚刚还满是温柔的话语里,竟然多了一股杀气,化成一把尖锐的利剑,直接斩向少年心头。

沈尘抬头向老妇看去,嘴唇微动,神情迷惘,却见她神色如常,笑意盈盈,淡淡道:

“尘儿!我问你!”

沈明馨声音一下子高了起来,向愣着出神的沈尘问道:“在这之前你可曾害过他们?”

沈尘不假思索,说道:“不曾”。

沈明馨又问“那你可曾动过害人之心?”

“也不曾”,沈尘答道。

沈明馨再次追问“昨日他们可是要来取你性命?”

沈尘点点头,答道:“是。”

沈明馨眼中淡淡精光流转,似乎看透了少年的内心,微笑道:“那便是了,你应该庆幸自己还活着,死里逃生,反杀贼人,这便是最好的结果!”

“活着?最好的结果?”沈尘好像渐渐明白了什么,双眼炯炯有神看着眼前笑意更盛的老妇,不由自主的重重点了点头。

残阳如血,照亮了天边晚霞。

那西沉的阳光也照在五个人的身上,在他们的身后,拉出了长长的影子。

“这便就是巍山了,也是我小时候的家”,王前苍老的声音中带着感叹。

人们都说衣锦还乡,父老乡亲笑脸相迎,可是王前呢?

此刻他就是个粗布衣衫的老头子,根本没有衣锦一说,父老乡亲也早就在他年幼的时候被那虎妖杀了。

整个村子恐怕只有自己侥幸活了下来,所以与其说王前衣锦还乡,不如说他是回乡扫坟祭奠亲人更贴切些。

沈明馨沉默着凝望眼前山峦,还记得那时的大兄意气风发,立下誓言要重振沈家。

还记得一行五人都是那灵湖境修士,御剑飞行,斩杀大妖,逍遥自在。

还记得那一声震天虎啸,让他们救下了王前这个当时还流着鼻涕的小毛孩。

沧海桑田,往事如烟。

再次回想,便要让人深陷痛苦泥潭,无法自拔。

王前眯着眼睛打量着从前每天都会看到的大山,似乎和记忆里的样子有些出入。

他看向眼前山脉,见山势高大但山脉的形状却是有些怪异,其形状犹如虎爪,直冲天际。

远远望去,山上怪石嶙峋多有裂缝,只有少许地方生有绿色树木,大多数的山头却是荒芜干裂的秃山。

王前心中疑惑大起,在他记忆中的巍山,曾经可是林木茂盛,生机盎然,花草树木种类繁多和刚刚走出的密林是相差无几,怎地现在却是如此荒凉?

近百年时光,这里到底遭遇了什么天灾才落魄得这副鬼样子。

看到儿时故地变成这般模样,王前本就沉重的心又更加酸苦了。

这一整天都没有再看到其他人影,想必是接连赶路已经把追兵都甩开了吧,也不知沈家其他族人现在可还活着?

是不是也像温良兄弟一样遭遇了突袭?

或者是不是也在马不停蹄的逃跑着,已经摆脱了危险?

不管怎样,翻过了眼前的巍山,也就安全了,想到这里的沈明馨又打起了精神,一抹光彩又从她黯淡的眼底浮现。

我身后救出的几人不正是未来重建沈家的希望吗!

重燃希望的沈明馨,抬手示意大家在山脚处歇息,道:“再这样下去,我们迟早都会累垮的,今晚就在这里好好休整,调整状态,明日清晨再动身,争取一举翻过巍山,彻底摆脱追杀!”

夕阳下的巍山在光影交错间沉默地屹立着,就连奔流不停的乌却河都被映上了几分暮色。

老仆王前恭敬的站立在沈明馨身旁,轻声低语着什么,在得到了老妇的点头默认后,独自一人慢慢的走进了这座曾经满是生机的大山。

当黑暗悄无声息的落下时,巍山上已是没有人影踪迹,只在远方有个略微佝偻的身影越走越远。

山路七拐八弯,王前借着不算明亮的月光根据曾经的记忆,从山路上走了下来。

黑暗中,王前的瞳孔突然缩了一下。

映入眼前眼前的是一座饱受岁月侵袭的坟茔,很宽很长,里面静静的躺着他小时候认识的每一个人,包括烟袋不离手的王老头,有为母报仇的王大铁,还有每日一起抓鱼玩耍的铁蛋,更有那天手持两把猎刀,为了保护自己悍不惧死冲向虎妖的父亲。

王前安静的站立了片刻,目光微抬,向坟茔后面瞄了一眼。

在视线里,他能看到沉寂在黑暗里的昔日村庄,一片静谧,没有半点光亮,似乎早已在无数个夜晚中已经陷入了沉眠,再也不会醒来。

他走到了熟悉的草屋门口,伸手去推早已被灰尘覆盖的门扉,木门吱呀一声开了,冷风在他的身后似乎打了个圈,发出“呜呜”的声音吹过。

王前迈步向屋内跨了半步,身子在门槛处顿了一下,在那一片昏暗中,却已没有了曾经的模样。

“唉”,王前一声轻叹,摇了摇头,就此蹲坐在门槛上,小时候的他也喜欢这样坐着,看着远处的山,望着村里的人…

“呜……”

一阵凄厉的寒风吹过,风声中,仿佛有一声细微的呼啸,夹杂在夜色里。

突然,黑暗陡然大盛,如一条平静的大河突然掀起大浪,波涛汹涌,气势凶残,带着几分狂野疯狂涌来。

而几乎是在同时,原本静坐在门槛上的王前,猛地身子一翻,潜入到草屋当中。

待紧张的心情平静下来,王前从破败的草屋向外望去,只见一片阴影突然从前方涌来,黑暗中,两道幽暗森冷的光芒掠过,虽然阴森但更像是透明的宝石。

王前心中沉了一下,没想到巍山当中又来了其他的妖兽,单单从前方传来的凌厉气息,就可想而知这只妖兽绝非善类,凶狠残暴是绝对少不了的。

王前尽量收敛住自己的呼吸,然后开始向后撤去,准备离开这里,赶回去告诫其他人。

一个庞然大物遮住了王前所有的视线。

“这…这是一头白虎!”

王前心中大骇,只见这妖兽身躯庞大,通体雪白,两只巨眼闪烁着冰冷幽绿的光芒,看上去竟和当年那头虎妖是如此的相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岳父让我五选一在线阅读第八节

    一夜的狂风骤雨,似乎有些力竭而乏,慢慢的弱了下来。苍穹之中,慢慢的泛起了一丝丝的鱼肚白,将明却又未明。此刻的定国军已经入城控制全城,而本疾驰而来的西岐前锋军营远望襄阳城中挂起的温字旗,却也只是在汉江对岸扎营。似乎在等待援军。襄阳府内,府衙已被定为临时的中军大营。“现已几时?”本昏迷的定国军节度使温信

  • 大师穿成掉包豪门千金在线阅读第二节

    美妙默契的表面掩盖着不可告人的真相。英子踏进SUPERONE健身会所旋转门的第一步映入眼帘的是前方一步之遥的于妙的曼妙背影,那一刻她的心里就种下了一颗名为“嫉妒”的种子。当于妙转过头对她颔首一笑,这颗种子破土而出。随着俩人接触越来越多,“嫉妒”得到了丰富的养分,张牙舞爪地壮大。英子压抑着,压抑着,实

  • 与时花期在线阅读如愿以偿

    “头儿,马克大人叫你过去一趟!”纳威打过报告掀起营帐进来对罗格说道。一向沉稳的纳威眼神里也闪烁着些许激动,李斯队长的确是殉职了。他特地打听过了。军需营的抚恤金都发放出去了。虽然罗格队长从马克大人那里回来后,什么也没跟他们说。但这两天营里都已经传遍了,他们的罗格队长要晋升一等兵了。纳威眼里掩饰不住的兴

  • 八百秦川第3章在线阅读

    李智恩走出公司大门,给自己的瑜伽老师打了个电话:“姐姐,你最近有空吗?”“有什么事吗智恩?”“我有一周的假期,想要去济州岛住一段时间,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李智恩根本没抱希望,结果老师在那边说:“好啊,一起去吧,什么时候出发?”李智恩开心了,她坐上自己的车,说:“下午就出发好不好?我来买机票,姐姐快

  • [JOJO]热情之疯之Im coming!(7)

    站在一旁的琼医生则是越听莉莉丝的话,越觉得有道理,到最后看向急冻人的目光明显变了,呸,渣男!“我,我不是!我不是!我爱她!我爱她的!”急冻人使劲摇着头,看向莉莉丝的目光仿佛要吃人一样,嘴里面念叨着“我爱她”,仿佛在说服别人,又仿佛在说服自己。“你根本就不配说爱。”莉莉丝把下巴高高抬起,鼻孔朝着急冻人

  • 国佛(系统)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10章

    “吱呀”大门打开了,门后站着一堆人,有男有女,站在首位的是一个50岁左右的秃头男人,满脸堆着笑“兄弟贵姓?太感谢了,感谢兄弟解救我们纸厂员工,这几天被这些东西堵的我是茶不思饭不想啊,兄弟应该也累了,不如叫上同伴我们上楼边歇边聊?”短短一句话,不止提醒了后面的人,我们才是一伙的,更是暗暗打探着陈浩宇还

  • 重生之豪门千金拴起来养

    他都不知道那一刻怎么形容他的心情,一生气,冲着自己还在远处放羊的丈人就一通吼。老丈人跑回来一看,立刻就去吼老婆子。毕竟,这儿媳妇都出去干活了,那留在家里照看孩子的就是老婆子刘粉。现在孩子都成了这样子,那人呢?刘粉听到家里老三来找自己,一听说是女婿上门,就跟着邻居道别。回来就看到一脸黑的女婿,还有拿着

  • 豪门女配不喜欢霸总在线阅读第五章

    李琨轻易从路氏手里接了个采买的小活,在旁人看来,他的日子比刚刚来的几日好过许多,不过这些对于他并没有意义。一次便记住了所有采买的物件、要点、位置和供给者,李琨第二次去便能把事情做的非常好。小丫鬟回碧翠:“那小厮这几日采买的东西皆是上品,省下来的金银也不曾有私吞。”言下之意边说他是个手脚干净的。碧翠是

  • 糖醋排骨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三件是一套功法,起价一万金,牧凡听着介绍感觉不错,却没有拍下来的意思,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功法,而且来历神秘,修行速度更是飞快,不需要这些垃圾功法。走出拍卖行,在那妖艳男子刻意恭维与示好的目光下,牧凡有些不自在,拿着手中的残图,翻来覆去的看了看,眸子余光却不自觉的瞥向了萧彦,此时的萧彦,拿着自己需要的

  • 我!天道导师在线阅读第2节

    从猎团公会办事处出来,蓝像是被人抽走了脊梁骨,头低得低低的,眼中仅有绝望。寻宝事件彻底成了红石镇的年度最佳笑话。其他的猎团每每茶余饭后,都不免将之作为谈资,拿出来说道说道,肆无忌惮调侃嘲讽一番。但对于人族自己的猎团,自由猎团而言,却不仅是笑话,而是灾难。今年的猎团资格考核难度本来就高,不是自由猎团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