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请停止你的醋缸行为顿

2021/5/4 10:26:53 作者:涯影 来源:晋江文学城
请停止你的醋缸行为
请停止你的醋缸行为
作者:涯影来源:晋江文学城
【古穿今+娱乐圈】赫赫有名的女丞相苏北漓积劳成疾,病死在朝堂之上,再次睁开眼时已经成了个小演员。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楚将军也在这儿?【楚西泠:苏丞相,若我没记错,你我曾有婚约。苏北漓:陛下已然下旨,你我婚约作废。楚西泠: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苏北漓:皇命不可违。楚西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小皇帝看上你了。苏北漓:……滚】【霸道将军总裁攻×清冷丞相演员受】(甜甜甜)预收坑:《绑定关系》任谁都料不到,年少有为的陆少璟少将会一朝成为联盟第一通缉要犯。同样,陆少璟也没料到这种时候她居然觉得死对头祁风有那么点顺

寸头四犯下场,对面换上了最后一个人。

“我靠!”陆盏身后的男声又响了起来,“我算是看明白了,周海那边打的是这个主意!”

“什么主意?”他边上的妹子很给面子,适时地问道。

“刚上场的那个,叫孙康,在周海队里排第二。我说呢,他今天怎么没首发,原来是留着下半场针对太子的。”他像是个比赛解说,兢兢业业地分析道,“赵城三犯,接下去肯定缩手缩脚,对面双王在场,太子这队除非还是打配合,不然肯定占下风。可惜——”

“可惜什么?”边上有妹子不明白,问道,“他们配合不是一直挺好的吗?”

“那是因为之前是那个——喏,流鼻血的那个在场。”男声说,“配合这种事情,是靠默契的,而默契这种事情,是靠平时练出来的。你看看场上那几个,哪个不是皮肤黑黑的?那是常年室外运动的结果。你再看看太子,白成那样,就算平时打打,也不可能像他们练得那样多的,自然配合度也不会好。”

对陆盏来说,什么挡拆内切、下掩护卷切、后掩护背切的,她都不懂,作为一个外行,她只看比分——现在场上,洛子明的队伍再次领先。

看台上的妹子显然和陆盏一个想法:“我看太子和他们配合得不错呀,你看,又赢回来了。”

男声叹道:“你没发现吗?他们在耗太子的体力啊。对方现在重点盯防他,你看看太子的跑位,他现在要出手,需要突然启动、急停才能甩开对方,还要靠不断的跑动才能拉出空档,这样打,消耗极大。换作是其他人,半场不到的时间,六分多钟,不算什么,但他可是从来只打一会儿的。我觉得,两分钟就算不是他的极限,也差不了多少了。”

二十秒一次攻防,双方你来我往,比分交替着上升,竟是又平了。

两分钟时间转瞬即逝。

陆盏看着场上,洛子明蓝色球衣后背上已经洇染了一大片的汗渍,他抬臂用肩膀蹭了蹭脸,袖子上瞬间也深了一块。

绑带男周海往计时器上看了一眼,嘴角微撇,抬眼和新上场的孙康对视了一眼。孙康点点头,进攻时忽然强打洛子明的点。

贴身、冲撞,洛子明退后半步。孙康侧身试图投篮,出手方向却被洛子明伸出的手臂封住了,孙康收手,再试,依旧未果,三次后,他没有办法,只能分球。绑带男跑位来接,半空中,一只手伸出来,劫走了球——那是赵城。

赵城得球,快速强攻对方篮下。

哨声却又响了。

——进攻犯规。

“黑哨啊!”身后的男声拍腿大叫。

看台上也掀起了又一次抗议:“黑哨!黑哨!”可声音再怎么铺天盖地,赵城还是要下场的。

陆盏心里一抖的,刚刚她一心想着洛子明,都把今天过来的正事给忘了。

她提心吊胆地看着赵城,这人现在居然一脸平静。可一想到他之前暴跳的形象,陆盏就觉得,这样的平静更让人惊心,总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好在赵城是在往这边走的。

陆盏看着他走到场边,低声和球员席上的三猴子说了几句,三猴子咧咧嘴,掏出鼻子里的棉花随手抛在一边,举手向裁判示意。

“哎?我记得三对三换下来的球员不能再被替换上场的啊?”看台上妹子问道。

场外评论员尽心尽职地回答:“场上人数不足三人时除外。可这也没多大用处啊?”他声音里很气愤:“赵城刚刚那球根本就是对方防守犯规,裁判偏偏判了他,这哨偏得也太厉害了。把赵城罚下去,太子这边就少了个主要得分手,这比赛还怎么打?”

不管场下的人怎么说,比赛还是要继续的。

三猴子上场后,洛子明这边三人全不是首发。老四开球,传给三猴子,三猴子高举了手,食指向天,三人缓下了节奏。

“咦?”看台上那男声忽然惊讶道,“这阵势,怎么像是想让洛子明主攻?”

果然,三猴子分球,前突,挡在绑带男前面,跑动间拉出空档,球传给了洛子明。洛子明前面是孙康,那人是全场第二高,只比赵城矮了一点点,体型也健壮,他双臂展开,像座屏风一样挡在洛子明身前。

“太子突不过去的。他们队怎么想的?明知道他体力有问题,能不能撑完全场还是个未知数,居然这样打?”男声又开口道。

他话音未落,场上洛子明忽然变线前冲,落在三分线外,转身,出手,命中。

“我靠!手真稳!”

接下去对方进攻,内线命中。

然后球权回到洛子明队伍手中,洛子明故技重施,再次三分线外投篮,又中了。

等洛子明又一次三分线外投中后,绑带男的脸色有点变了。

三对三篮球赛,三分线外命中得两分,线内则是一分,虽说和常规篮球赛一样,差距都是一分,但放在这里,是两倍,需要线内两次得分才能追回来。

绑带男心里焦躁起来。他和洛子明一样,也是今年毕业,这场比赛也是他大学生涯里的最后一场比赛,但和洛子明不同,他带领的这个队伍还没有拿过冠军。

他研究过对手,洛子明会代替陈波上场,是个意外,也是惊喜。这个富家大少,传闻满天飞,但那些传闻里,从没有一条是“会打篮球”,这次占掉一个名额,估计就是看着新鲜,来凑次最后的热闹。前几场比赛也充分验证了他的猜测,一个只能打两分钟的弱鸡,会是他们的好机会。

赛前他做了布局,局势也如他所想,还有六分多钟的时候,弱鸡上场了。

可这中间出了一点意外:这弱鸡体力的确不行,打了两分钟,脸就白得像纸,可再打,他还是那个样子,最最想不到的是,这个弱鸡居然有连孙康也防不住的个人能力。

如果今天赢不了,那会是一辈子的遗憾。

绑带男阴着脸,忽然微微低下头,往裁判那看了一眼。

丁乐瑶一把抓住陆盏:“你看到没?他们有猫腻!我说呢,吹得那么黑。”她举起挂在脖子上的手机,照着裁判“咔嚓咔嚓”照了几张照片:“不行,我要去问问袁肖,认不认识这个人。”

丁乐瑶的手机是旋盖的三星,红色外壳,外形很像以前流行的MP3,旋盖合上放歌的时候,屏幕上会显示歌名和快进、暂停,旋盖转开,就能接听电话、上网等等。这手机最大的优势是小巧,可正因为小巧,屏幕也不大,竖一根大拇指在前面,就能遮掉大半。

陆盏用惯了大屏的手机,再看这屏幕,总觉得连照出来的人脸也看不清:“袁肖能看清吗?”

“能啊,为什么不能?”丁乐瑶点开短信,一边编辑彩信一边回答。

陆盏奇怪:“你为什么不发微信?”

“微信是什么?”丁乐瑶停下动作,也奇怪道。

“就是能聊天的工具啊?”

“哦,你说QQ啊,那是要在电脑上用的。”丁乐瑶随口说道,她忙着发信息,说过了就一直低头在操作。

“呵——”系统大神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微信要一年多以后才出呢。”

陆盏:“……”

丁乐瑶的手机一直显示“发送中……”,她等了一会儿就又关注起场上。

这次是洛子明在防守。绑带男背靠着洛子明,一手运球,一手横档,忽然一个屈肘,撞向洛子明的小腹。这动作和刚刚寸头偷抢老四的球时的动作如出一辙。撞实了的话,被突破是小事,还很有可能痛上一阵子。

洛子明微微侧身避开了这一肘,两脚没动,伸展开的手臂保持了原样,绑带男冲前,正撞在他手上。

“哔——”哨声响了。

“我靠,这样也可以?”看台上那个男声义愤填膺道。

“卑鄙!”丁乐瑶换了个词。

看台上也哗然起来,又一波“黑哨黑哨”的呼声响彻整个体育馆。

喊声里,丁乐瑶的手机忽然响了。

“小乐,是我。”袁肖嗓门依旧很大,陆盏坐在边上都能听到他从话筒里传出来的声音,“你发给我的照片我收到了,这个人是我们学校的,今年大三。”

“听说这人是篮球专业的,真的假的?”

“确切的说,是运动训练专业,篮球方向。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这人业务能力怎么样啊?我觉得他今天老是在乱吹。”

“业务能力没问题,是他们系里数一数二的,不过……”袁肖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这个人的风评不好,有传言说他打假球。”很快他又接着说:“这话你自己听听就行,别外传,捕风捉影的事,也没什么证据。”

说是这样说,可袁肖的为人,如果真如他所说,只是传言的话,他根本连提也不会提。

丁乐瑶挂了电话,更气了:“当球员打假球,做裁判吹黑哨,难道就拿这人没办法了吗?”

“有啊,谁说没办法。”系统大神悠悠道,“打一顿不就好了。”

陆盏吓了一跳,脱口而出:“打一顿?”

丁乐瑶听到了,狂点头:“对,打一顿!”

然后陆盏就看到他们前面不远,坐在球员位置上的赵城耳朵动了动,慢慢从半附身双手撑腿的姿势调整到完全坐直的姿势,这一挺背,他整个人看起来更魁梧了。

就像是个准备上战场的大将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圣斗士)草萱色の风张鑫

    第十章张鑫“恭喜大家在这次的比赛中取得前十的成绩,接下来根据抽签来决定剩下的名次,大家稍做休息,五分钟以后开始接下来的比赛。”主席台上面朱星的声音响起王毅回到王家所在的地方,对着父母说道:“爹,娘,孩儿没丢你们的脸,孩儿做到了。”王永夫妇难奈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对着王毅说道:“孩儿,这次你和昌福都进

  • 魔法学园第七章在线阅读

    9月既是相遇的憧憬,也是分别的惆怅。而今年,2014年的9月,注定是不平凡的,在这里,将开启每个人不一样的未来,也可以说是一个分岔路口,向左还是向右,都会让不确定的明天截然不同,生活没有彩排,上帝往往会为你铺满异样的精彩。“请大一各系的同学在报完名之后,在公告栏找到各个系对应的阶梯教室,准备开会”熟

  • 大学千层塔在线阅读第八章

    既然神经病已经离开了,容砚也没打算回去,继续跑步,一边跑一边想着刚刚那个人。刚刚那个人应该也是这个小区的住户吧?昨天在超市遇到一次,今天在公园又遇到一次,总共就两次,还说他跟踪,自恋也得有个度吧?出现在同一场合就是跟踪,这什么奇葩脑回路?容砚左思右想也想不明白,后来也不纠结了,其实就是个神经病吧,这

  • 我觉得我大哥喜欢我在线阅读楔子(三)

    玲珑洗三的那天,因着才下过大雪天气不好,路不好走,喻家便没请太多亲友,只是至亲聚一聚。喻老太太头疼症好了些,见陆陆续续有亲友到来,便勉强下了床,出来待客。本来这种场合乔氏的娘家人是贵客,不过乔氏生母早逝,兄嫂和大姐又远在京城,乔家就没有正经女眷可以出席,说来倒也是件撼事。看过孩子,添了盆,吃了喜面,

  • 从超神学院开始的无限之旅在线阅读第九节

    进了村子,家家户户都贴了春联,光景好的人家挂起了红灯笼。飞雪弥漫了整个村庄,一片祥和的景象。有时在路上碰见熟人,打了招呼,把柳惠当做我的女朋友,弄的我们都很尴尬,娘只得说她是我们的亲戚。我想,女朋友也是亲戚啊!“叔,婶!”一进院子,我就大声嚷嚷着,这里就是我的第二个家。王叔一家热情的将我们迎进屋。进

  • 谎言的味道第7章在线阅读

    “什么?一个小小杂役,竟敢如此放肆!”器阁一间宽敞房中,刘元正狠拍桌沿,猛然站起身,略显黝黑的面庞,可以看到一丝铁青,显然被气得不轻。立于对面的正是卞全,带着怨恨而离开的他,一路径直来到器阁,烫红的脸让他恨极了良人,他要把这事告诉表亲刘元正为他出头,见刘元正如此气愤,心底暗喜,嘴上却是另一番言语。“

  • 燃烧的青春之第四章

    “嗯?”祁璟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困惑的声音,我想做什么?当然是救你命啊小弟弟!然而很快,他就意识到晏止澜应该不是这个意思。他顺着晏止澜的目光看过去,发现自己的双手还按在人的大腿上,而之前为图省事,祁璟直接拿匕首把晏止澜的衣服割碎了了,匕首用完之后被他随手扔在了床边。祁璟顿悟,晏止澜不会以为自己是要亲手杀

  • 邪魅校草的泼辣小娇妻在线阅读第1章

    “小雨,如果有来生,我还想遇见你!”一个女孩靠在上官雨的怀里,但是上官雨却早已泪流满面,女孩的样子看上去非常虚弱!“别这样,还没到离别的时候,你一定要挺过去!”上官雨紧紧地抱住女孩,非常不舍的看着女孩。“可惜我等不到了,小雨,对不起!还有......我爱......你!”女孩说完最后一个字以后,慢慢

  • [*******耐在线阅读第五节

    帝景云和李智回到九公子府中,李智呆呆愣愣的看着那柄短剑,仿佛想从其中看出什么名堂,但是一无所获,只是看出它锋利异常。帝景云在一旁品着茶也在思考着什么。“师兄,你知道我父亲是个怎么样的人吗?皇上为什么说亏欠他太多,我应该怎么办?”李智突然问道。但是依然看着短剑不肯离开视线。帝景云停下思索,放下了茶杯,

  • 超神学院:我也建立了学院!签约女明星

    今天的酒吧显得格外的热闹,因为一个女明星在酒吧里唱歌跳舞。为什么女明星喜欢在这个酒吧唱歌跳舞呢,因为这个酒吧比较安全,消费也比较高。为了防止有人群冲上舞台,酒吧已经安排了三十个保安进行保护,还有女明星随身的保镖,一般人根本没有机会接近女明星。陈晨找到了李建。“现在酒吧已经进入了正常快速发展的状态,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