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九世说帝仙在线阅读第3节

2021/5/4 8:34:53 作者:毒虫 来源:17K小说网
九世说帝仙
九世说帝仙
作者:毒虫来源:17K小说网
百思国南氏,紫梁州阮氏,太御云氏,上沅境乔氏,四大王国下四大家族相互制衡。百思国南氏一夜覆灭,仙草失踪。积云山神秘少年与一众修仙同门共同破解谜题,同时他们的身世也逐渐浮出水面……

约莫一个多小时,牛车终于到了庆云镇。

李知新没有立马到药店抓药,而是转身去了镇子的南城,这里是居民区,李知新是来找人的。

回忆着脑袋中的印象,李知新穿过了好几条巷子,看着巷子两边都差不多的门楼,他脑袋有些蒙了,毕竟上次来这还是四五岁跟着他爹过来的。

没法子,李知新向旁边的一个杂货铺子门口忙活的大婶问道:“大婶,劳驾向您打听一个人?”

“谁呀?”大婶也是热情,放下手中的活计问道。

“请问您知道金有福家在吗?”李知新问道。

“金有福,我住在这里一辈子,没有听说这么一号人呀,小哥是不是记错了。”大婶想了一会儿,影响中不记得有这么一号人物呀。

听到这,李知新也是愣了,不会呀,他虽然不记得金有福家具体位置,可是在这附近那是确定无疑的呀。

“大婶你再仔细想想,我和我爹前些年还来过了,是这里没错。”

大婶有仔细想了想,确实没有这个人,为了确保万一,对屋内喊道:“他爹,咱们这有个叫金有福的吗,我怎么没印象呢?”

杂货铺的掌柜的出来了,想了想,说道:“金有福,没听说过呀。”

“是哩,我就说嘛,不说咱们这,就是整个庆云镇也没有多少我不知道的。”大婶拍手道。

“小哥,你在想想,是不是记错了。”看着李知新失落的样子,大婶好心提醒道。

这时,一旁的掌柜的想了想,好像听到过这个名字,突然想到了什么,出声试探道:“小哥,你找的金有福是不是在牙行当差的呀?”

听到这,李知新眼神一亮,可不是吗,急忙道:“是哩,就是在牙行工作了。”

这时掌柜的夫妇也是一副恍然大悟的,大婶惊讶说道:“原来是他呀,你要是早说金牙人不就早就结了吗。”

原来金有福是金牙人的大名,可是却很少有人叫,小时候叫小名,后来当了牙人,都是金牙人金牙人的叫,时间一久反而忘记了大名了,其实这种情况很常见,乡下或是某种职业,大名都是很少叫的,有时候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叫什么,还要问人呢。

在大婶的热心指引下,李知新拐了一个巷子,就来到了一户人家。

院子门是开的,进门是一个不小的院子,院子里有几颗象征多子多孙的石榴树和富贵桂花树,对着院门的是正房五间,左右厢房各三间,院子里还有水井石桌。

还有一条通向后院的通道,不过看不进后院的布局,整个房屋都是青砖黛瓦,十分整齐,一看就是比较殷实的人家。

“三姑,洗衣服呢。”李知新进门对着一个水井旁洗衣服的妇人喊道。

李知新父辈都是没有兄弟姐妹的,所以这个三姑是李知新另一个叔公家的,和他家的关系还算亲近,还没有出五服。

李三姑闻言,抬头看见是李知新,赶紧站起来,洗衣服的湿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上前道:“是大娃啊,你今个怎么来了。”

“还没吃吧,姑家也是刚吃,饭菜还热乎呢,我给你弄些。”说着就拉着李知新进厨房。

“不用三姑,我在路上吃了,姑父在家吗,我找他有些事。”李知新扯着胳膊不应,虽然是三姑,但是毕竟不是自己嫡亲三姑,平时两家节礼上也没有往来,上门本就是不好,怎么还能吃饭呢。

李知新家里的情况李三姑自然是知晓的,就认为他是在客气不好意思,死活不应,非要拉着李知新吃些。

没法子,李知新只得跟着李三姑进了厨房,李三姑家的厨房很大很宽敞,东西也是很齐备,可以说光着厨房里的物件,李知新家里所有的东西,包括房屋也不值这个价。

李知新被李三姑按在厨房的一张方桌上,一碟白面馒头,几碟小菜上面淋着喷香的香油,刚吃完不远,所以馒头还是热乎的。

“大娃你先吃着,粥没有了,我到后院弄些葱蒜,给你打个鸡蛋汤。”

“不用了三姑,这些就好的很。”听到这个,李知新赶紧咽下口中香甜的馒头劝阻道。

这时李三姑的婆婆刚巧从后院弄了些菜进前院,问道:“牛牛娘,和谁说话呢?”

“娘,我娘家知新外甥来了,我说给弄给个蛋汤,这孩子死活不让。”李三姑回应道。

“哦。”金大娘闻声就进了厨房,李知新赶紧站起来喊了一声“奶奶好。”

金大娘也是个好性子,笑着答应着说道:“你这孩子,好不容易来了一趟,姑姑家又不是旁人,你还客气什么,要不然回去不得让人说我们老金家不懂事吗?”

说完有扭头对李三姑说道:“葱蒜我这洗好的都有,你赶紧多打几个鸡蛋,待会赶紧割些好肉回来,中午多弄几个菜。”

得了婆母的话,李三姑自然巴不得,娘家来人要是自己招待的不好,以后还回不回李家集了,赶紧接过装菜的簸箕,从里间又拿了好几个又大又圆的鸡蛋出来。

李三姑的人情招待,加上李知新半大小子正是能吃的时候,一早上赶了这么长的路程,两个玉米馒头能顶什么用,早就饿了前胸贴后背了。

四个瓷实的白面馒头和一大碗鸡蛋汤吃的干干净净,这也是他这几年从他爹生病以来吃的最好的一顿了,同时也感觉到吃饱是这样舒坦。

吃完饭之后,金牙人出门要到中午才回来,所以李知新就在院子里帮着李三姑拾掇中午要吃的菜,顺便拉拉家常。

期间,李三姑还被金大娘叫叫进屋了一趟,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确实一下李知新是不是李三姑口中时常念叨他可怜七哥家的孩子。

李家虽然是大家族都姓李,但是关系也有亲疏远近的,一般未出五服的都是关系亲近的,孩子也都是按着年纪排的,李知新爹是他们这五代第四代男孩子的老七,李三姑是女孩中的老三。

当然这样的排名会有重的,因为另一支也会这样排,所以在大宗族里经常遇到这样情况,别人家的哥哥会带着某某家的七哥,自家的就是我家七哥七哥的。

金大娘对于媳妇娘家事情也是比较清楚的,在知道确定李知新是媳妇嘴里可怜侄儿之后,出来看他的眼神都带着几分可怜,从自己房里拿了好些吃食给他,李知新没有吃几块,剩下的都放进了包里,这样懂事更是让金大娘怜惜了。

金大娘带着孙子孙女出门遛弯之后,李三姑见家里只有姑侄二人,就问道:“大娃,平时让你来都不来,今个来找你姑父有啥事?”

“姑,我想让姑父把我卖了。”李知新沉默了一会,抬头郑重的说道。

“啥?”李三姑听了这话,手里一根青脆的黄瓜掰扯成了两截,再次问道:“你说啥,把你卖了,好好的说啥昏话呢?”

“姑,我没有说胡话,是真的。”李知新肯定道,然后就将外婆说的,和家里情况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李三姑也沉默了,想了想,她同样说道:“大娃,你外婆说的对,三子可能就是他的命,你也尽力了,犯不着在将自己搭进去呢。”

李知新摇了摇头,说道:“姑,三子不是这样的命,我相信他在吃一段时间药肯定会好的。”

看着李三姑红着眼睛要落泪的样子,笑道:“姑,我也不是冒然决定的,你看我这不是来找姑父了吗,他是干这一行的,让他为我找个好人家当个跑腿的,反正我又不是签死契,当个一二十年,还有工钱拿,也为家里减轻不少负担不是吗?”

李三姑家里是干这个的,自然清楚这里面的门道,是有不少人家孩子到大户人家当下人,其中还有不少好人家的,不仅有钱拿,混的好说不定还能有一个好的出身呢。

可是这样的情况是极少的,大多数还是受苦的,所以除非真的过不下去了,要不然谁会舍得自己的骨肉卖身给人家为奴为婢的呢。

“你这孩子想的太简单了,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呀。”李三姑摇了摇头。

“姑,我没有想的简单,小叔公常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能吃苦,就算不能成为人上人,我也一定要将眼前这道难关过了。”李知新坚定的说道。

“唉。”见李知新这样坚决,李三姑问道:“这事你跟你娘说了吗,她同意了吗?”

李知新摇了摇头,说道:“要是我娘知道肯定是不答应了,我今个是偷偷来的,我想和姑父签了契约,来个先斩后奏在告诉她。”

听到这,李三姑顿时就不答应了,摇头道:“这事姑不能答应你,要是缺钱,姑这里还有些,你先拿回去给三子看病抓药。”

李知新叫住了李三姑进去拿钱,说道:“姑,这些年里和这次三子生病,族里和你都出了不少力,我可再不敢拿钱了,今个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到别人那里去,到时候还不知道被卖到什么矿山煤山去呢,所以姑你真要是为我好,就答应了我,让姑父给我找个好人家不就行了。”

这年头谁家不困难,李知新本家的十来户人家都出过力,在三子生病期间,一家两斤白面,几升小米鸡蛋的,都多少给了一些看望,家里有的还给了几十文钱,东西不多,可也都是天大的人情。

看着李知新倔强的要起身出门找别的人牙子。

李三姑赶紧叫住了他,李知新说的不错,她不给帮忙还有别人呢,自己家男人干这个的,太清楚这买卖人口里面的门道了,有一点说的不错,可以为他找个好人家,侄子机灵能干,说不定还真能混个管事干干呢,要真是那样,说不定还真起家了呢。

中午金有福回来了,对于李知新的到来有些诧异,吃了午饭之后。

李三姑将李知新的话告诉了金有福,让他给起个契约,帮着招呼好人家。

金有福听了不干了,干他们这一行虽然不怎么光彩,可是他却不赚黑心钱,像别人那样将颜色好的女孩卖进暗门子里,赚大钱,他一直本本分分,尽量给人找个好买家,所以口碑一直不错,家里要卖人的也都主动找他。

上门还带着东西,像是走亲戚一样,就是因为他心底不坏,那里像别的同行那样招人不待见的。

找个好人家对于他不难,可是这次李知新自作主张,这可是岳父家那边的,要是让李家知道他不得遭骂吗,所以说什么都不行。

最后李知新都跪下了,李三姑也是将其中的关系仔细说给金有福听,还一再拍胸脯子保证道:“这事是她这个作姑的拍板的,以后到了李家集有什么事她作姑娘的担着,碍不着你这好姑爷什么事。”

的确是困难的不行,也许自卖自身是目前唯一的好办法了,金有福提笔轻车熟路的写了一张卖身契,期限是十五年,到时候赎身也才二十七八不到三十。

拿着朱砂给李知新,金有福最后一次问道:“大娃,现在后悔来还得及,要是签字画押可就晚了。”

李知新没有丝毫犹豫,拿着大拇指沾了朱砂狠狠的摁在自己名字上,自从他就不在是自由身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冤魂指路之姐姐大人(一)(4)

    华凝心底有个秘密,那就是她前不久在宫门外碰到了个算命的老瞎子,好奇之下向其求问自己的姻缘,老瞎子拿手一指,说她的红鸾星动,应在东方龙起之地。于是欣喜的她也没向天象官求证,就骗过家人说要外出历练,选了这青州东极边陲之地,心想哪怕挖地三尺也要找到自己的“红鸾星”。哪知刚到这地方,饭还没吃上,就已经找到了

  • 综漫:万界不挡之勇在线阅读第四章

    歪过去得一瞬间魏承脑子里蹦出一个问题,万一他把自己推开怎么办?郝俊倒没把他推开,自己差点让他扑倒。魏承一米八三,七十多公斤分量着实不轻。稳了稳身体,郝俊叫了他两声见他没反应只得认命得叹了口气,把人朝客房部扶过去。魏承头靠在郝俊肩膀上,鼻尖一股淡淡得清香味,像小时候他妈妈给他洗完衣服后得味道,脑袋迷糊

  • 僵尸之超级大神棍在线阅读第四章

    白惊蛰本来还想等爹爹出来之后再去看看元朗的,结果没有等来过来传信儿的人,倒是等来了自家爹爹。“最近功课如何?”爹爹问。白惊蛰有些心虚,不答话就一个劲的点头。这次爹爹没有揪着她的功课不放,见她点头,转而又说起元朗,“元朗还需要静养几天,你不要过去打扰他,知道了吗?”“哦。知道了。”当着爹爹的面儿,白惊

  • 一壶浊酒洗风尘在线阅读屈辱

    外院院子很大,中央有着一颗参天大树,零零散散分布着几位弟子,有持帚打扫的,有静坐石台上冥想打坐的。“203,就是这了。”苏然来到院子左侧一个房间门口,推门而入。房屋内摆设极为简陋,一张木桌,一张板凳,几个盆盆罐罐,一张木床,窗户甚至都是破的,房间角落里还分布着蜘蛛网。苏然坐在床上,将包袱打开。包袱里

  • 漫威之摸金万界在线阅读第二节

    顾婉清只觉得脑袋传来一阵剧痛,竟然不自觉的哼出了声音。“清儿。”母亲杨氏的声音里包含着担忧之情。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面前的色彩模糊一片,半晌方才缓过来,她看清了眼前的一切却愣住了。僵硬的环顾了四周,这里竟是她未出阁之前的房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杨氏见她醒了却呆呆愣愣的十分担忧,自打庙会回来,这孩

  • 渡劫老祖前妻在线阅读第一节

    “叽叽喳喳~”炎无上昏昏沉沉的醒来,鼻孔中传来泥土与清脆的清香,一阵悦耳的鸟鸣传如耳中,睁开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一片充满生机地树林!“这是哪?”“我是谁?”“我在做什么?”短暂的迷茫之后,炎无上揉了揉胀疼痛的脑袋,抬头的看了看蔚蓝如洗的天空,开始回忆起发生的事情……炎无上本是地球华夏s市一个孤儿院

  • 朱阙在线阅读第3章

    韩青数了数剩余的冥币,一张一张都是百亿的,差不多还有一万亿冥币出头的样子。也就不担心了,直接去到了那个坟头。这是一个连坟包都没有了的地方。长满了凌乱的荆棘和茅草。韩青开始烧纸。烟雾腾空,天地变得黯淡。一个黑影从地下钻出。“叮,残魂要和你交流,请静下心倾听。”韩青就这样做了。果然,他听到了,“你好,我

  • 超次元班主任在线阅读第8节

    准提摸摸自己光溜溜的脑门,觉得一阵头凉,但是想到鸿钧之前的教诲,又不敢露出半点儿不高兴的模样,只能暗戳戳地把这笔账给接引记上。鸿钧同女娲带着一群修士走到分宝岩前,主动承担起了介绍任务。鸿钧指着被虚幻的混沌青莲所包裹的分宝岩说,“这分宝岩就是天地间最大的异数。”“若是本座没有记错的话,在天地初开之时,

  • 我的女友是通灵人[娱乐圈],雷圣传承

    “没想到这个雷圣的下场如此凄惨。力战而亡!”林辰不经感叹。林辰上前想拔掉武圣的剑。没想到一碰就别弹开了。“小子,别乱动。这是武圣级别的东西。就你这点修为想死吗?”无字残书一脸不肖的说。“那怎么办,就要到手的东西我难道不拿吗?”“别急,我有办法。这把剑是一把天阶武器。我可以炼化它,压制他的修为,让你能

  • 乱世之主系列之冥王降世在线阅读第6节

    秦羽辉做了一个很深很深的梦,仿佛从最初拥有记忆开始一直到现在秦羽辉模糊的记得自己的出生,自己只听得到一声女性的巨大嘶吼,随后自己就被人揣在怀中,再之后又从高空落下,记忆空白,然后就是那两张脸。“灼,我们把他带回去吧,这荒郊野岭,还在下着雪,我怕...”秦云看着被一张薄薄的绸布裹着的孩子,“我这一生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