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在霸总家装机器人的日子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吻戏

2021/5/4 9:39:28 作者:殊星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霸总家装机器人的日子 [参赛作品]
在霸总家装机器人的日子 [参赛作品]
作者:殊星来源:晋江文学城
何东成最近觉得他家的机器人有点奇怪。半夜偷冰箱里的蛋糕吃,偷偷看他电话,他一凑近,就开始红着脸嚷“充电异常”……最后一言不合还打走了他准备交往的女(性)朋友。女朋友:你要她走还是我走。何东成:她是我花了几百亿买的。人走后,总觉得有点亏,他翻着说明书,摸了摸下巴。既然她气走了他未来女朋友,要不就先拿她来暖暖床?*程安安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为了两万块钱去弟弟投资人家里扮演他研发的机器人。一个月内,她不敢吃零食,不敢上厕所,还要忍受他家臭猫的挑衅。最最可气的是,那个怪脾气的黑脸雇主竟然还把她抱到床上,

“当然不会。”

春央樱唇噙笑,整个人往秦冬眠怀里一倚,枕上他肩膀,“我家老秦这么敬业,我也不能拖他后腿呀。”

然后盈盈抬眸,反问秦冬眠,“你说对不对?”

“就你觉悟高。”秦冬眠拇指按住她的右腮帮,向外一抹,“所以这是你脸上沾了三根虾须的理由?”

春央:“……”

她下意识抬手去擦,掌心不慎与秦冬眠的指尖撞到,划出一道酥麻的线。

触电似的,说不上是疼还是痒。

一瞬间,两人都有些失神。

聂冷霜尽收眼底,却不动声色,嘴角笑纹浅浅。

她挽了下发丝,双手执杯,款款站起来,“姜导,我敬您,接下来的几个月,劳您多多提点。”

姜凌云应一声,笑着喝了。

酒又添满,轻柔地举向秦冬眠,“冬眠,再次合作,我很开心。”

秦冬眠皱着眉,犹豫了两秒,还是擎起酒杯,和她轻轻一碰。

杯底折射的光散在两人的眼里,一个晦暗不明,一个水波盈盈。

仰头饮尽,落座后,秦冬眠拿纸巾擦了下嘴,聂冷霜优雅自若地跟姜凌云说话,只是漾在她唇边的浅笑,多了丝势在必得的意味。

快到九点,饭饱散伙。

众人说了拜拜,各自回房休息。

“都别玩得太晚啊,明儿开机仪式,不准迟到。”姜凌云被助理扶着,打趣地扫了眼两对情侣,挨个伸手指了指。

杨希慈在旁边挤眉弄眼,正要说几句俏皮话助兴,被秦冬眠一眼看过去,立马闭紧嘴。

“姜导,您也早休息。”

“明天见,各位。”

散开要走时,聂冷霜把秦冬眠喊住了,眼睛却看着春央,“可以把冬眠借我一会儿吗?明天开拍,我们俩还没对过词呢。”

秦冬眠薄唇一抿,眼眸布满寒霜,嘴角牵了一下,似是讥讽,或是别的。

“老秦?”春央晃了晃倆人牵在一起的手,示意他说话。

聂冷霜含笑静待。

秦冬眠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淡淡应了:“好。”

于是她的眼神更柔了,春水一般绕在秦冬眠身上,旖旎流动。

下一秒,却又听他冷冷开口,“希慈,你也来。”

春央咬了下嘴唇,忍住险些脱口而出的笑声,松开秦冬眠的手,轻轻挥了挥,“那我走啦。”

不料手腕被拽住,“我送你回去。”

“哎哟,我多大的人了,丢不了,而且有婉宁一起。”

郑婉宁揽着春央的肩,笑容满面:“我当护花使者,秦哥放心。”

俩饭桶居然在桌上吃出了友情?

秦冬眠大步前迈,不容她拒绝,“走。”

把饭桶之一安顿回去,秦冬眠按下电梯,降到七楼。

敲开门,直接把剧本摊开,“开始吧。”

也许因为杨希慈这个冷却剂在场,三人效率奇高,四十分钟就把台词过了一遍,然后一句废话都没说,礼貌告辞。

还没拐出走廊,就听见聂冷霜的房间猛地传来一阵细碎声响。

杨希慈幽幽长叹,“多情美人月下相邀,怎奈公子不解风情啊~”

“你可以自己去解。”

被他冷冷一呛,杨希慈笑意更浓:“哎,可惜了那套珐琅瓷茶具——”

·

秦冬眠回到房间,看见春央趴在床上,穿条柠檬黄卡通睡裙,披头散发,毫无形象,雪白的脚晃来晃去。

她下巴抵着一只北极熊玩偶,闭着眼,嘴里念念有词:“如今硝烟四起,残亡国家,损弃社稷,我华夏河山惨遭涂炭,梅岱哥哥,我虽为女子,亦是,亦是……哎呀亦是什么啊!怎么又忘了…”

春央痛苦哀嚎两声,拳头砰砰直捶脑袋,用力抓过剧本看了一眼,又把脸埋起来,“我虽为女子,亦是四万万同胞的姐妹,为天下亡,埋骨青山,我盛绮梦何其有幸!故而,故而……啊啊啊啊啊!!”

秦冬眠:“…………”

轻轻一咳。

春央乱蹬的腿瞬间僵住。

过了良久,就在秦冬眠以为她要硬生生把自己憋死时,春央若无其事地坐起来,看到秦冬眠,一副惊讶的模样,把剧本一摔,抢先发脾气,“你怎么回事!进来不敲门的!有没有一点公民的基本道德素质了!”

秦冬眠冷睥她一眼,拿起睡衣去洗澡,进浴室前,视线扫过她睡裙上的佩奇,薄唇微勾,“知道为什么你背不下剧本吗?”

“啊?”春央抓了抓凌乱的头发,迷迷糊糊,“为什么?”

“因为你的大脑很漂亮,所以出门打工了。”

“哎?漂亮?”

“嗯,在火锅店里当脑花。”

春央:“……”

十秒后,她才反应过来,光脚冲上前,跳起来拧他的耳朵,大声喊:“你才是猪!”

秦冬眠撑着门框,手捏成拳,抵在唇上闷声笑。

“猪才一直睡觉,猪才需要冬眠!所以你是猪!”

男人长腿一迈,轻快地走进去,关门,水声哗啦。

春央愤怒掐腰,娇音嚣张:“姓秦的,我和你势不两立!”

里面传来愉快的口哨声。

气死人了!

秦冬眠洗完澡出来,春央翘脚坐在沙发上,正在晒未干的指甲油。

娇艳的玫红色,衬得脚趾纤巧圆润,白嫩晶莹。

秦冬眠擦头发的手指一滞,难得夸奖,“颜色适合你。”

春央哼一声,不理他,双手给指甲扇风。

男人也不恼,敷完面膜擦晚霜,头发吹干后,往床边一坐,伸手拍了拍,嗓音清冷,“过来。”

“就不。”

“过来帮你背剧本。”

立马飞扑过去,“谢主隆恩!”

秦冬眠打开文件夹,极快的浏览了一遍,把她的台词圈出,然后换了一种颜色,在旁边写下标柱。

一时间,屋内只剩沙沙的写字声。

春央撑腮认真地看,视线跟着他精致白皙的手指移动,然后越来越来飘,凝在他的侧颜上。

那是一张近乎完美无瑕的脸。

眉骨英挺,带出小山似的高鼻梁,薄唇冷肃,禁欲自持。

整个人就像…冬天湖面的冷雾,像薄雪,像天上冻成冰的云。

他只穿件宽松背心,露出肩颈和手臂的肌肉,线条性感,紧实漂亮。因为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的缘故,他的肩散满了她的头发,色泽柔亮,如品质顶级的绸缎。

春央攥着床沿的边儿,感觉靠近他的那边胳膊,不自在地酸麻起来。

终于,他放下笔,翻到最开始的那页。

“好了,你现在试试。”

春央接过来,眼前一亮。

大段晦涩的半白话文,被他拆解分开,条条分明,通读下来,语意流畅。

认真背了十几分钟,记住大半。

“秦老师,你真厉害!”

春央双手举起拇指,娇着嗓子,声音甜腻。

秦冬眠唇角微动,深潭似的黑眸定定看着她,“你需要我吗?”

眉眼弯弯,笑意晶莹,“嗯!”

她仰起头,想要继续道谢,恰逢秦冬眠俯身,英俊的脸在眼前放大,睫毛几乎扫过她的鼻尖。

春央登时傻了,耳根渐染绯红,脸颊烧得发烫。

他的呼吸蒸在耳畔,嗓音低磁,淡淡轻语:“猪才需要冬眠,你说的。”

春央:“…………”

有完没完了!

·

第二天,开机仪式,惯例烧香拜佛。

春央和郑婉宁并肩站在第二排,脸上挂着甜美微笑,接受镁光灯的洗礼。

最后,导演带着男女主掀开盖住摄影机的红布,正式开机。

整整三个小时,拍照、采访,一套流程走下来,站得春央腰酸腿软,脸颊僵疼。

正偷偷捶腰,目光冷不丁对上秦冬眠。

他带着副墨镜,一脸孤高清冷,见春央望过来,略一勾唇,手指往供桌上一指。

春央顺着看去——

两侧香炉中间,关帝和水果一旁,摆着只安详的猪头。

春央:“……”

仪式完成,众人前往摄影棚,分别拍定妆照。

春央被分在B组,轮到她时,已经下午一点。

她正对着镜头美美地凹造型,秦冬眠被乌泱泱一群人簇拥着,施施然路过,看到她后,竟停下脚步,气定神闲地观赏。

春央毫不扭捏,浅桃色旗袍裹住的纤腰轻轻一扭,绣了金银线蝴蝶的团扇半笼娇面,只露出一对漾着春水的杏眸,婉转动人。

摄影师比了个大拇指,快门响成一片。

最后,她甜甜一笑,冲秦冬眠抛了个媚眼儿。

轰——现场顿时爆出一阵兴奋的口哨和欢呼,热闹极了。

秦冬眠伸出手指,隔空对她轻点,似是无奈的笑了笑,迈步走开。

春央悄悄舒了一口气。

他的扮相,英俊得令人窒息。

头发梳成复古三七分,眉眼俊美,鼻梁挺直,下颌瘦削冷峻,一套剪裁精良的深蓝条纹西装,身姿清隽挺拔,宛然一个倜傥民国贵公子。

眼角裹挟而起的风,泠然扫过来,半条命都没了。

等她拍完卸妆,正打算回酒店休息,助理捧着纯净水和盒饭凑上来,神秘兮兮地打小报告,“央央姐,主摄影棚那边,正在拍吻戏呢。”

“真的?”春央眼睛一亮,嘻嘻坏笑着,“走!”

迈进布景棚,穿过围观人群,春央凑到监视器前的导演身边,无声打了个招呼。

然后敛裙坐下,抱起胳膊看戏。

衣香鬓影的舞厅,璀璨旖旎的水晶灯下,一对璧人倚着钢琴,深情对望。

秦冬眠卸下往日的清冷,眉眼极尽温柔。

他的脸越凑越近,聂冷霜长睫颤抖如蝶,不胜娇羞。

春央突然怔住。

脸上明灿灿的笑容悄然褪去。

不知怎么,在两人即将碰到的一刹那,她猛地转过头,移开了视线。

“咔!”

关键时刻,导演喊停。

“感觉不对,游离感太重了。”

姜凌云直接走上去,替下秦冬眠,身体力行找走位:“要不然换个姿势,这样,还是这样?”

见他们说戏说得认真,藏在监视器后的春央揉了揉鼻子,很小声地松了口气。

抬手把发丝别到耳后,才发现自己掌心蒙了一层薄汗。

兴许是心虚,她悄悄瞄了秦冬眠一眼。

他单手插兜,笔直站着,刚离开镜头,表情又冷了下来。

聂冷霜坐在旁边,眼波盈动,双腮淡红,对上春央的眼神,她翘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扭过脸,贴向秦冬眠,不知说了什么,引得他抬头看向春央,眉峰蹙起。

看什么看!

春央毫不示弱,扬起小巧的下巴,一脸蛮横地瞪回去。

“好了,再来一遍,各部门准备——”

场记打板,秦冬眠脸上的柔情一点一点恢复,春央再也坐不住,拎起裙子跑了。

背影慌张,仓皇而逃。

一路跑回化妆间,春央捂着胸口急喘,耳边几缕发丝被汗沾湿,黏在脖颈,微微发痒。

郑婉宁正在做发型,闻声转过身,奇怪地看她,“怎么啦?”

春央有气无力,摆摆手,脚下没站稳,踉跄两步,跌进沙发。

凉沁沁的空调风习习吹来,拂过她的头发和脸颊,把细汗收走,一颗心轻飘飘浮在半空,摇着、晃着,茫然没有方向。

良久,春央失声一笑,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向往的生活:六岁狼娃坍塌的观测态(1)

    “你的嘴还真够硬的。”年轻人一边说着,一边将剥指套一个个的套上叶望的手指。随着每一次的按压,都会清晰的听到指甲被剥离手指的声音。“嘶”的一声,还经常伴随着叶望痛苦的喊叫。“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这几天他一直在重复这句话,只要清醒的时候就会,无边的痛苦让他濒临死亡。只是不能死。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

  • 竞技场不能唯心主义(原名JJC不能唯心主义)在线阅读第3节

    骑士的守护,针对所有雌性。她们听了,自然是各种内心得到满足,一阵兴奋颤栗外加期待。而男性们,没了这种特效加成。虽然听到的,也是铿锵有力、富有感染气息的话语。但是……他们的美女主播被勾搭的失了魂。他们直播间的美女小伙伴们,被这声音勾搭的一阵尖叫,如同即将高C!这种情况,是个男人你会能忍?你会不对这个声

  • 快穿之渣男来战之第十章(10)

    宋存背着书包,手里拎着一大袋东西,从学校回来,先去了宋大爷爷那里,自打他上了初中,就没时间割草了,村里人想让自家孩子过来帮忙放牛,大爷爷没同意,说他还没老,能干的动,两头牛而已,还不至于饿着它们,村里人失望而归,却不敢说啥,毕竟大爷爷没要工分。宋存到了大爷爷家,见他正在清理牛圈里的牛粪,他放下书包,

  • 向往的生活之全能天王在线阅读第三节

    微风过后,曾书书的声音再次在这玉清殿上响起,道:“说句大不敬的话:以如今天下形势来看,我们青云虽然名义上依旧还是正道领袖,可实际呢?三大正道巨派,我们的实力却早已不如其他两派啦!”曾书书话还未完,一个锐气地声音就在曾书书旁边响起,道:“曾师兄,可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曾书书看向这说话之人,此

  • 重生敌国做皇妃在线阅读第五节

    这些人所不知道的是,李青桐无论在力量上还是声音都高于他们数倍。一般情况下,无论是打架还是说话,李青桐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总是小心翼翼地收敛着。这次,高氏是把她惹怒了,泥人还有三分性子,更何况是接近于机器人的李青桐。在她的母星,女人已经摒弃了许多在地球时代的劣根性,比如说妒忌、多嘴、说人是非、小心眼等

  • 诸天最强弟子之末日降临之前3

    风雅点了点头,快步走到里面。她本来想和普迪说声再见,但是还没等她回过头来,就传来了僵硬的“碰”的一声。门被紧紧的合上了。不小的空间里只剩下了风雅一个人。“……”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有金属的味道刺激着鼻息。“调整还需要有二十分钟,你自己愿意休息一下也可以。”过了一两分钟,门对面传来了普迪听起来明显变粗的

  • 顾命大臣自顾不暇在线阅读第五章

    易灵对连穆的心动始于二十岁在宁城木香山的相遇与对视,但真正和他有更多交集却是在她决定来江城大学之后。那时距离初遇已经时隔一年,她正式成为江大的大三交流生,连穆则已经开始准备毕业事宜。那时候的连家在江城如日中天,连穆作为连家唯一的继承人,出众的才华雄厚的财力以及得天独厚的容貌足以让许多有所求的人为他疯

  • 我的世界穿越时空第二章在线阅读

    “谢了,”徐涿露出大白牙,“是从我英明神武的领导中看出来的吗?”罗元珊:“是从你与杜总共处一室还面不改色中看出来的。”徐涿愣了下:“杜总?”他脑子转得快,前后一联想便明白了,“你是说眼刀可以杀人的那位是杜总?”的确如同传闻中那样不好惹,只是想不到外形如此出众,活生生的“明明可以靠脸,却偏要靠才华”的

  • 对不起,我瞎在线阅读第7章

    到了27层的楼梯口,仍然很安静……慢慢到26层,25层,依旧没有丧尸……没有看到丧尸,这反而让他们更加紧张,因为现在的他们已经离家里越来越远了。到了24层,还是没有看到丧尸,但是地上有不少血迹,血液一直延伸到其中一户人家里,那户人家的门虚掩着,没有锁。那户人家的墙壁有好几条裂缝,而其他房屋并没有,可

  • 一些对“渣攻”的冰冷恶意[穿书]之装逼还有外援?(求收藏,求鲜花,谢谢打赏)

    “最便宜的一种?我看看。”林越听了系统的话,连忙打开积分商城,直接拖到了最后。装逼外援符,售价100装逼值。这是什么鬼?林越暗想。“咳咳,本系统为什么不优先推荐这个东西,虽然它便宜,但事后并不算达成任务。”“很简单,因为这个逼不是你装的,所以没有装逼值。”这样啊。林越简单思索了片刻,直接点击兑换了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