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志在四方医治

2021/5/4 23:59:13 作者:潇睿 来源:纵横中文网
志在四方
志在四方
作者:潇睿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出身农村的国企工人从上班开始立下志向相当领导,过好日子。然而事与愿违,由于他思想过于简单,没能正确跟随时代的变化,没有及时转变思想和洞悉经济环境的变化,盲目跟风,让他屡屡受挫,饱经风雨和世态炎凉。不过,上天还是垂青老实本分的人,社会大环境下,他虽然经历了家庭变故,身体创伤,但他的为人得到认可,让他慢慢走向幸福。

云卿回转山中仙药谷不提。

单说这独孤梦带回这重伤之人入了这一草堂。

在正堂中放定,叫来居士夫人。

夫人亦为之把脉检查后说:“暂无生命之忧。”

独孤梦点头,说:“与我判断一致。”

夫人接着说:“却也伤势严重,需赶紧医治。”

遂至药柜之中取出保心丸放入口中,却不见下咽。

不得不将丸药用水化开了,拿小碗盛了,用汤勺一小勺一小勺的喂。

独孤梦一边做着这些一边在心里埋怨:“这倒好,带个麻烦回来。”

喂完药,夫人说:“这只是暂时控制胸胁处伤不恶化而已。余外伤及内伤仍需慢慢调理。把其脉象恐是习武有深厚内力之人。否则如此疲累兼及内外伤恐早性命不保。”

独孤梦表示:“母亲之言甚合理。”

夫人接着说:“恐需要安排房间,这伤势不是一时半会儿痊愈之事,在这药堂之中甚为不妥。”

居士点头道:“先安置在梦宝屋里吧。现下收拾新的来不及。”

独孤梦心中十分不乐意,却也不好拂逆父母之意。

遂一起将伤者抬至独孤梦卧室床上。

独孤梦想:“就这么满身血污污秽的就躺我床上了。白害了我的枕头我的床。”

夫人说:“现需沐浴更衣。”

居士点头赞成。

遂和夫人一起烧了热水,用木盆盛了,拿来毛巾。

夫人对独孤梦说:“辛苦梦宝给其净身吧。”

独孤梦无法拒绝,这里恐只有自己适合这活儿了。

再没有别人了,总不能父母或漠宝来吧。

虽心中甚不乐意,也是无法。

这独孤梦原是乐于助人的,只是看到这人就是不能心甘情愿。

恐是有那么点争强好胜之心作怪吧。

待夫人居士出得门去,独孤梦开始解了伤者衣物,用毛巾沾水为其净身。

待清理毕,独孤梦观原有衣物虽华贵,却已是不能用的了。

不得不取出自己的衣物为其穿上。

为了致伤方便也只是穿了底裤和外袍而已。

然后给其掩上被子。

开了门把污水倒了。

这时候夫人已取来了外敷药物及绷带等物。

独孤梦少不得和夫人一起给伤口上药包扎。

待完成这些,夫人及梦宝均是一身的汗水。

这时天色已晚,晚霞满天了。

夫人对独孤梦说道:“你暂且照顾他,最好先喂些水给他,一次不可太多,我去烧些汤药来。”

交待完毕,便出门而去。

这时候,独孤漠终于睡眼惺忪的从闺房出来,来到独孤梦门前。

揉着眼睛扒着门框子,喊着:“哥哥,哥哥,干嘛呢?”

独孤梦一看独孤漠来了,立马上前,拉了独孤漠来床边说道:“哥哥给你的生日礼物带回来了。现交给你。”

独孤漠这才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人。

然后指着说:“这,这,这,怎么回事?我才睡一会儿。”

独孤梦说道:“大小姐,什么叫才睡一会儿,这大半下午呀。你睡得倒好,苦了我一个人了。现在把他交给你,他,是,你,的,了。”

独孤漠细细看了伤者,说道:“好俊俏的小哥,把你比下去了。”

这越发惹了独孤梦了。

独孤梦遂气呼呼的走到一边抱着膀子不吭声。

独孤漠随手拿起旁边的小碗,用勺子喂起水来,每喂一口,便需要用手绢擦拭一下唇角。

独孤梦斜眼看了一会儿说:“差不多得了,母亲说一次不可喂太多。”

独孤漠遂放下碗来。

然后说:“饿死了,你吃过晚饭了吗?”

独孤梦气呼呼的不吭声。

独孤漠遂转身看着哥哥,问道:“我怎么感觉你不高兴呢?为什么呢?”

独孤梦翻了一下眼睛,未回答。

独孤漠看了一会儿独孤梦,突然笑了,说道:“啊哈,我知道了,你妒...忌...了。”

独孤梦撇一下嘴说道:“至于么。”

独孤漠越发开心了,说:“不管你承不承认。”

独孤梦未置可否。

这时候夫人来了,看到独孤漠也在这里,说道:“漠宝醒了。去吃晚饭吧,然后把你哥哥的饭取来。”

独孤漠就出门去了。

独孤梦心道:“这我上餐桌的权利也被剥夺了。”

夫人把药盛好了,交给独孤梦让喂给伤者。

就这样又费心费力老半天。

好不容易喂完了,独孤梦觉得膀子酸痛了。

痛苦的皱着眉头活动这膀子。

夫人笑了,道:“梦宝,这样子恐怕得有一阵了,你得适应。看来平素是锻炼的少了,这正是个锻炼的机会。”

独孤梦回道:“平日里只是伺候药草了,除了虱症那次略微照顾了一下你们,也没有伺候过人呀。只是这伺候人也需要锻炼的吗?”

夫人笑道:“技不压身呀。”

独孤梦说:“我看你日常行医,也是交给药方子,也不见你日日去喂药的。”

夫人道:“好了,好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上天。这人是你带回来的,等他伤愈了,也是你功德一件。”

独孤梦心道:“确切地说是云卿带回来的。嗯,这昏迷之人不知何时能醒,总不能一直没个名字,说起来不方便。既是老虎救回的,叫他羊羊好了。”

想到这里,在心中窃喜,总算心里好受了些。

于是说道:“也不知他是谁,暂且叫他羊羊好了。”

夫人对此无甚意见。

这时候,独孤漠端了盘子进来,把饭菜放在桌子上,对独孤梦说道:“哥哥,吃饭吧。”

于是,独孤梦就坐下吃饭了。

夫人对独孤漠说道:“你去熬些米粥来给羊羊喂下去。”

独孤漠很诧异,夫人笑道:“哦,即是此人,梦宝刚给取的名字。”

于是漠宝笑着出门去了。

夫人收拾了药碗出门。

最后独孤漠熬了粥给羊羊喂了小半碗。

然后收拾了,连带独孤梦的饭碗等,拿了出去。

临走说:“哥哥辛苦。”

这一晚,独孤梦就坐在床边守着,后来爬在床沿上眯了过去。

第二日,待独孤漠夫人居士进门,独孤梦方起身揉眼睛。

居士道:“如此也不是常事,不知此人何时能醒。身边也不能无人,却也不能如此累了梦宝了。”

独孤梦赶忙点头道:“还是父亲疼孩儿。”

于是最终决定在这卧室之中安置另一张床铺,给独孤梦安睡。

日里多由独孤漠照顾喂药喂饭,独孤梦换药。

这独孤漠在独孤梦屋子里的时间越来越长。

耐心的给羊羊喂饭喂药,经常捧着空碗看着羊羊的脸老半天。

独孤梦揶揄妹妹道:“妹妹,哥哥给你的礼物喜欢吗?”

独孤漠脸红了,娇嗔:“兄长,休要如此,小心我告诉母亲去。”

然后慌忙拿了碗走了。

留独孤梦哈哈大笑。

这日子持续一周有余。

这羊羊面色越来越红润了,外伤也渐渐愈合,只是仍是没有醒来。

这一日,独孤漠在给羊羊喂稀粥。

独孤梦对独孤漠说道:“妹妹,且多待会,待兄长出去转转,我需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独孤漠点头道:“快去快回。”

独孤梦临出门笑道:“恐怕你心里想着我慢点回吧,好给你们独处时间。”

独孤漠恨得随手抓了毛巾朝独孤梦仍过来。

独孤梦抓了复扔还回去,心情大好的出了门了。

自打救下这羊羊,独孤梦便未再进山。

独孤梦一直惦记需向师尊讲明此事。

遂今日抽空急匆匆往山上赶。

在山脚下便看到云卿从灌木丛中跃出。

欢快的绕着独孤梦转圈圈。

独孤梦高兴的抓住狮鬃,一跃上虎背。

云卿带着独孤梦向仙药谷奔去。

待进了谷,入了木屋,师尊正闭目养神。

独孤梦拜道:“师尊大安。近些日子未至,着实有事耽搁了。”

师尊睁开眼道:“这云卿性情大好了,勿须控制饮食杀虐了。”

独孤梦疑惑:“这个答非所问呀。”。

师尊又道:“云卿不是助你救治一人么。”

独孤梦方醒悟,道:“原来师尊早就知道了呀。”

师尊点头,说:“你未将此人带入此地是思虑周全。此后,亦不可告知此处之事。”

独孤梦点头道:“弟子明白。”

师尊示意独孤梦入座,然后接着说:“然此人确是你命中重要之人。你要小心待着。”

独孤梦刚想问为什么。

师尊用眼神制止了,同往常一样。

独孤梦知道问了也不会有答案,恐又是“到时你就知道了云云。”

心道:“罢了,罢了,不过又是一个谜题而已。有那么多,也不差多这一个。”

于是点头。

又坐了些许时刻,独孤梦告辞。

临走师尊嘱咐:“近些日子先安心助那人养伤,以后有日子学习。”

独孤梦回答:“知道了。师尊自己小心照顾自己。”

然后云卿送了独孤梦下山,依依惜别。

待到回卧房,已是傍晚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请不要和被贬去挖矿的我表白在线阅读第二节

    日子就这样平常地过着,转眼间便是灵灯魂灭后的第二年……春天到了,正是阳光明媚之时,微风从远处的山丘上吹下来,掠过竹林,竹叶沙沙一阵作响。竹林中的小鸟颇多,很是热闹。可再往里走,有一条小径直达一座小木屋,那里是幽静的很。覃川一个人生活,并没有显现出怎样的孤独之感,反而远离世俗纷争,安静悠然地生活更能使

  • 我的身体里有个恶魔之杀人现场(2)

    “快点,快点。”胡梦娇不住回头催促妹妹和童彤两个人,走了一个小时之后,才来到山顶,看到楚一昭呆呆站在山顶上。胡梦娇飞快地扑上去,飞起一脚把丝毫没有防备的楚一昭踹倒在地,嘴里面骂道:“你这个可恨的淫-贼,我跟你拼了。”楚一昭被踹倒了之后好像才醒悟过来一样,大梦初醒,一句话没敢说,连滚带爬抱着头鼠窜而去

  • 荒野:无限期生存大挑战在线阅读第八节

    前世唯一点变异活老鼠放空间给饿死后,静姝就再没样本做实验了,囧。吃了灵泉的菜可以强身健体是真的,但原本90天生长周期的白菜有灵泉5天就白白胖胖了,加速生长的同时会不会缩短其寿命?菜成熟了的田地,灵泉不会自动供应,但长时间不收会老和干,是不是意味着只要有灵泉菜就不会老和干,灵泉对动物、人又会有怎么样的

  • 【综漫】攻略那个隐形病娇在线阅读公爵得镜子

    新历325年。路易斯·斯科特公爵原先只是在花园饮茶,突然来了几个贵族子弟,大家纷纷表示想要带他去见见“世面”,路易斯推脱不得,无奈之下只好跟着他们。看着眼前熙熙攘攘的大街,路旁一个个小商铺鳞次栉比,不停有人卷着一铺盖的物品蹲在地上吆喝。来来往往的人都披着斗篷,带着面具,将自己遮掩在黑暗之中,路易斯几

  • 游辰之光[网王]在线阅读第七章

    东海。万里碧波荡漾,在广阔的海面上,有一无名小岛,如果不近前看,根本发现不了,因为整个小岛已被阵法所笼罩,从远处看,云烟缥缈,只看到灰蒙一片。然而,当你近前就会发现,岛上绿树成荫,鸟语花香,宛如人间仙境。岛上建有五幢古色古香的低矮楼阁,其中中间一幢三层楼阁最为耀眼,碧瓦红楹,雕梁画栋,气派非凡。此时

  • 偷偷藏不住在线阅读第八章

    苏家破旧的大厅(姑且算的上是大厅),排排站着人,看着苏妍眼花缭乱的,一时丧失了数数能力,这还只是苏家的长辈们,她知晓种田文里牵扯的人很多,之前看书的时候便已经知晓,但是没想到这么多。苏妍懵懂(装)的被苏牧拉着走到大厅中央,数十道眼神刷刷而来,如刀刃般锋利,后背被汗浸染,亚历山大T﹏T。【时光鸡,你在

  • 植物黑科技在线阅读第4节

    虽然这只是高三的一次模拟填报志愿,但是大多数人却都是真的有认真去考虑,彼此玩的好的相互交流自己的志愿表,期待以后可以考到同一所大学。这几天不管是去厕所,还是去买零食的路上,或者是在餐厅里都能听到一些议论声,都是关于志愿的事情。“亦哥,你和我说一下,你到底填的哪一个志愿呐!”等老师说要收志愿表的时候,

  • 魔石迹之艰难生活(4)

    妇人听到这番话语流下了眼泪,抹了抹眼泪接着说道:“只要让我们娘俩留下来,我做牛做马也可以。”“系呀!系呀!”这个跟叶飘零年纪差不多大的小孩再次说道。“李虎,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我看你是嘴巴子吃少了是吧?”李勇抬起手迅速的向在唐巧惠怀中的孩童扇了一巴掌,打得孩子哇哇大叫。唐巧惠叫道:“你老是打孩子干什

  • 天方夜谈第一章在线阅读

    冷淡简约风的办公室里,墙上挂着的平板电视正在播放中央新闻,主持人操着一口播音腔,严肃地向观众介绍本次的新闻内容:“8月20日,A国向世界范围内发射了四枚导弹,其中一枚已被我国地对空导弹击毁于东海上空,目前……”白执原本正在办公桌前处理文件,听见新闻的内容,他皱了皱眉,脑海中有什么画面一闪而过,他却无

  • [家教]雾地脉资质

    “哦?难道你们反悔了?”洛然嘴角微翘,带着玩味的表情。洛宁适时拉了拉洛然的衣角,示意他适可而止。毕竟身为族长的他,还要为部落考虑,大长老和洛川都是部落里的中流砥柱,若是真的逼出部落,无疑是对部落的重大打击,恐怕被其他部落知道了还会有着被吞并的可能。洛然却不以为然,在他眼中,部落若要生存下去,这些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