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综主我英)败北的少年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5/4 21:13:31 作者:天空之诗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主我英)败北的少年
(综主我英)败北的少年
作者:天空之诗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是一个个性为【必败】的少年,艰难的向着胜利伸手的故事。①必败定律:能打赢的对象会应为各种莫名其妙的原因失败or无法比赛。剑术上越级挑战,即LV5挑战LV10,练级到LV11后挑战LV15,一辈子都没赢过。——“我只要打赢最重要的那一场就行。”②主攻,综齐神,一点点,cp谨慎买股www

虽然是两世为人,但来均阳城,对陈嬿姝来说却还是头一遭。前一世,因为没有想攀附赵翓的心思,殷琉出嫁,她没有亲自前来到贺,因而,也就没这番机缘。

如今,陈嬿姝终于来到这天下第一强国的都城,心里莫名有些忐忑。她让碧绫打起车厢前方的帘子,向外望去,远远地,看见城门上镌着的“永宁门”三个大字,格外苍劲有力。她心里不安之感却愈发强烈。她不知道,在前方等待着自己的,将会是怎么样的境遇。

车队走到近前,一个守门的军士拦住,说道:“诸位从何处来?进城所为何事?”

顾权骑马走在最前端,见有人问起,忙上前递了官书,笑道:“我们是从陈国来的,奉陈国王后之命,前往光禄寺丞殷大人家送贺礼的。”

那军士微微一定,然后抬头看了看顾权,说道:“请稍等,我去禀报一下。”说罢,他便转过身去,小跑到城门里面,把官书拿给城门司马过目。

城门司马接过官书细细看了一番,然后跟着军士一起走了出来。只见他走到顾权面前,拱了拱手,说道:“在下乃这昌安门的城门司马冯据,这厢有礼了。”

顾权翻身下门,对着冯据回了一礼,说道:“在下陈国北宫左卫顾权,见过冯兄。”

“顾兄一行此番护送贵国王后贺光禄寺丞殷大人嫁女之贺礼来均阳的?”

“正是。”顾权点头。

冯据侧头望了望顾权身后的马车,又问道:“敢问马车上坐的是何人?”

顾权微微一顿,说道:“乃督送贺礼的宫中女官。”

“哦,这样啊,那我就不察了。”冯据微笑着点了点头,“对了,顾兄是初次来均阳?”

顾权点头。

“想必顾兄对均阳城的道路不熟吧?”冯据笑了笑,“这样,我派个人给你们引路,可好?”

“那自然感谢!”顾权忙拱手道。

“顾兄不必客气。”说罢,冯据回过头,叫道:“袁直!”

“属下在!”一个军士从队中出列,跑到冯据跟前。

“顾大人一行要前往光禄寺丞殷大人家,你替他们领路。”冯据吩咐道。

“是。”袁直应道。

“顾兄,在下还有公务在身,就不送你们进城了。”冯据回过脸笑道。

“冯兄先忙,在下告辞。”顾权拱手一礼。

冯据回了一礼:“顾兄慢行。”

袁直忙说道:“顾大人,请跟小人这边来。”说着,他转身,小跑着在前边引路。

顾权做了一个手势,身后的车队跟在他身后,浩浩荡荡地通过永宁门,进了均阳城。

殷录的府第在离王宫不远的月照巷,有袁直带路,陈嬿姝的车马顺利地到了殷府。

郑樱得了消息,早派了身边得力的侍女春莺在门外迎接。

见陈嬿姝的马车停住,春莺赶紧迎了上来,侍立在马车旁,躬身行礼道:“春莺恭迎公主。”

此时,碧绫已经扶着陈嬿姝从厢中探出身来。看见眼前的春莺,陈嬿姝忙笑道:“春莺姐姐,快快免礼。”

燕太后去世时,郑樱回郑国时,就带着春莺,因而,陈嬿姝与她也算熟识。

“谢公主。”春莺起身迎了上来,伸手去扶陈嬿姝,笑道,“公主,小心。”

陈嬿姝踩在马凳上,下了马车。

“公主,夫人与女君、三公子都在厅里等着呢。”春莺道。

“好。”陈嬿姝点头,道,“还请劳烦春莺姐姐引路。”

春莺侧过身,恭敬地笑道:“公主,随奴婢这边来。”

“嗯。”陈嬿姝点了点头,随春莺一起进了府。旁边的管事则领着人,与顾权一起指挥着仆僮把陈嬿姝带来的箱子往府内搬。

陈嬿姝跟在春莺身后,穿过侧边一条长长的游廊便到了后院。一进院门,她便看见姨母郑樱带着表姐殷琉与三表弟殷璋已经站在院中迎接自己。

见此情形,陈嬿姝快走几步,来到郑樱面前,行礼道:“阿蝉见过姨母。”

郑樱赶紧将陈嬿姝扶起,笑道:“阿蝉,快快起来。”

陈嬿姝起了身。

郑樱抬起眼,细细端祥了一番,啧啧道:“两年不见,我们阿蝉出落得愈发清丽非凡。我觉得这模样可不止是南原第一美人,谓之天下第一美人,也不为过。”

“姨母缪赞,阿蝉愧不敢当。”陈嬿姝羞道。

“姨母说的可是句句出自真心,可不是客套。”郑樱笑罢,又转过头对着殷琉和殷璋道,“琉儿,璋儿,还不上前来与阿蝉见礼。”

殷琉拉着殷璋上前,对着陈嬿姝就要施礼。

陈嬿姝见状,忙将殷琉扶住,笑称:“琉姐姐,阿璋弟弟,我们姊弟之间,不必多礼。”

“那怎么成?你可是一国公主,该有的礼仪还是要的。”郑樱在一旁笑道。

“在这后院里,我们只是姐姐、妹妹、弟弟,哪有什么公主啊?”陈嬿姝望着郑樱笑道,“再说了,我还想在均阳多住些日子。天天这些多虚礼,姨母这不是赶阿蝉快些走吗?”

“你这孩子,怎么说的倒是姨母的不是了?”郑樱假意瞪了陈嬿姝一眼,然后拉过她的手,又笑道,“好,以后不整这些虚礼了。姨母可盼着你在均阳住个一年半载才好。”

“就怕姨母到时烦了阿蝉。”陈嬿姝抿嘴笑道。

“怎么会?”郑樱拉着陈嬿姝一边往屋内走去,一边说道,“琉儿下个月就要出嫁,以后家里就三个猴子,姨母连个说体己话的人都没有。你留在这里,可以多陪姨母说说话。”

“琉姐姐出嫁了,姨母可以叫阿瑞早些娶个媳妇进门,可不就有人陪姨母说体己话了吗?”陈嬿姝调皮地笑道。殷瑞是郑樱的长子,今年十五,比陈嬿姝还小一岁。

“阿瑞才多大啊?”郑樱忍不住笑出声来,“他娶媳妇,怕还得等过三五年吧?”

说笑间,四人已进了屋。郑樱让陈嬿姝与自己坐在正中,殷琉与殷璋姐弟分坐两边。

陈嬿姝把母亲拟好的礼单递给郑樱,说道:“姨母,这是阿娘给琉姐姐添的嫁妆,您派个人去清点一下。”

郑樱接过礼单一看,惊呼道:“哎呀,你娘怎么给琉儿添这么多贵重的东西?”

这句话说得倒不假。陈国虽然是小,但陈弘好歹也是一国之君,拿出手的东西,也不可能小气。况且郑檀与郑樱姐妹感情深厚,郑樱唯一的女儿出嫁,郑檀出手自然大方。

陈嬿姝笑笑说道:“阿娘一向疼爱琉姐姐,如今琉姐姐大喜,阿娘自然要表示一番心意。”

郑樱把礼单递给殷琉,说道:“琉儿,这是你姨母给你的,你自己保管。待你出嫁的时候,直接就带往高家,娘也懒得过手了。”

“是。”殷琉伸手接过礼单,却是看也未看,便放入袖中。

陈嬿姝有些意外。她仔细看了看殷琉,只见她眉目淡然,面上毫无喜气,完全不像快要出嫁的新嫁娘。她心里有些不解,但当着郑樱的面,也不好细问。

接下来,郑樱与陈嬿姝、殷琉便坐在一旁闲话家常,六岁的殷璋坐在一旁甚是无聊,只吃着糕点。

说着说着,也不知怎么,便扯到了陈嬿姝的婚事上面。之前陈弘拒了吴国的求亲,向赵国求亲被拒之事,郑樱也知晓,她自然也明白,陈嬿姝此番来赵国,绝不仅仅是为殷琉大婚之喜而来。因殷璋年幼,郑樱怕他听了话出去乱传,于是便让殷琉把他带了出去。此时,屋内便只剩下郑樱与陈嬿姝两人了。

“阿蝉,你实话对姨母说,你来赵国,可是与之前向二殿下求亲被拒有关?”郑樱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陈嬿姝微微定,然后点头道:“是。”自己在赵国,人生地不熟,还要靠姨母帮忙,不必向她说假话。

“那你是怎么想的?”郑樱眉头微皱,“之前二殿下已经拒了你,难不成你想亲自再求一次?”

看郑樱的模样,似乎不赞同她这么做。确实,这么做实在太不矜持,太有损其作为一国公主的颜面了。可是,此时的陈嬿姝也顾不上什么颜面了,毕竟,前世的教训实在太惨痛了。

于是,她叹了一口气,然后把之前自己说服母亲的那套说词,又对着郑樱说了一次。

果然,郑樱与母亲一样,也被她说服了。只见她听完陈嬿姝所言,点了点头,说道:“二殿下确实乃人中龙凤,十四岁便亲自披挂上阵,屡立战功,在群臣和百姓心中威望极高,因而,就算赵王再疼爱三殿下,也不敢立三殿下为太子。不出意外,这国君之位,肯定还是二殿下的。阿蝉若是真能嫁与二殿下结百首之好,至少可保陈国五十年无虞。”

“阿蝉也是这样想的。”陈嬿姝低头道,“所以,我才借着琉姐姐出嫁之机,来赵国看看,有没有机会。”

郑檀思忖了片刻,说道:“你这番来赵国,虽说是为琉儿的亲事而来,但你毕竟是陈国公主,照理,也应该进宫去拜会蔡太后与姜王后。进了宫后,你想法子讨得蔡太后或者姜王后的喜欢,多些机会进王宫的机会,自然也就能与二殿下见面了。”

“那我们把帖子递给蔡太后还是姜王后呢?”陈嬿姝向姨母请教道。

“姜王后这人性子极冷,对谁都清清淡淡的,这也是为何她长得跟个天仙似的,却不得赵王宠的缘故。蔡太后则不同,她不仅是王上的生母,而且与你外祖母早年也有交情。当年我初到赵国,你外祖母亲还曾修书给她,托她照顾我。这些年来,蔡太后对我们一家确实不错,你姨父仕途如此顺利,也全靠太后在王上面前举荐。我还不是你外祖母亲生,蔡太后都如此待我,你可是你外祖母的亲外孙女,想必蔡太后知道你来了,定然更欢喜。”

听到自己外祖母与蔡太后还有这一层关系,陈嬿姝心里十分欢喜:“那就听姨母的,我先去求见蔡太后吧。”

“好,事不宜迟,我这就派人把你的拜帖送到宫里去。”郑樱点头应道。

“多谢姨母。”陈嬿姝大喜。

于是,郑樱当即叫人送了帖子进宫。很快,宫里派人来传了话,让郑樱次日一早带着陈嬿姝进宫去觐见蔡太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师穿成掉包豪门千金在线阅读第二节

    美妙默契的表面掩盖着不可告人的真相。英子踏进SUPERONE健身会所旋转门的第一步映入眼帘的是前方一步之遥的于妙的曼妙背影,那一刻她的心里就种下了一颗名为“嫉妒”的种子。当于妙转过头对她颔首一笑,这颗种子破土而出。随着俩人接触越来越多,“嫉妒”得到了丰富的养分,张牙舞爪地壮大。英子压抑着,压抑着,实

  • 与时花期在线阅读如愿以偿

    “头儿,马克大人叫你过去一趟!”纳威打过报告掀起营帐进来对罗格说道。一向沉稳的纳威眼神里也闪烁着些许激动,李斯队长的确是殉职了。他特地打听过了。军需营的抚恤金都发放出去了。虽然罗格队长从马克大人那里回来后,什么也没跟他们说。但这两天营里都已经传遍了,他们的罗格队长要晋升一等兵了。纳威眼里掩饰不住的兴

  • 八百秦川第3章在线阅读

    李智恩走出公司大门,给自己的瑜伽老师打了个电话:“姐姐,你最近有空吗?”“有什么事吗智恩?”“我有一周的假期,想要去济州岛住一段时间,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李智恩根本没抱希望,结果老师在那边说:“好啊,一起去吧,什么时候出发?”李智恩开心了,她坐上自己的车,说:“下午就出发好不好?我来买机票,姐姐快

  • [JOJO]热情之疯之Im coming!(7)

    站在一旁的琼医生则是越听莉莉丝的话,越觉得有道理,到最后看向急冻人的目光明显变了,呸,渣男!“我,我不是!我不是!我爱她!我爱她的!”急冻人使劲摇着头,看向莉莉丝的目光仿佛要吃人一样,嘴里面念叨着“我爱她”,仿佛在说服别人,又仿佛在说服自己。“你根本就不配说爱。”莉莉丝把下巴高高抬起,鼻孔朝着急冻人

  • 国佛(系统)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10章

    “吱呀”大门打开了,门后站着一堆人,有男有女,站在首位的是一个50岁左右的秃头男人,满脸堆着笑“兄弟贵姓?太感谢了,感谢兄弟解救我们纸厂员工,这几天被这些东西堵的我是茶不思饭不想啊,兄弟应该也累了,不如叫上同伴我们上楼边歇边聊?”短短一句话,不止提醒了后面的人,我们才是一伙的,更是暗暗打探着陈浩宇还

  • 重生之豪门千金拴起来养

    他都不知道那一刻怎么形容他的心情,一生气,冲着自己还在远处放羊的丈人就一通吼。老丈人跑回来一看,立刻就去吼老婆子。毕竟,这儿媳妇都出去干活了,那留在家里照看孩子的就是老婆子刘粉。现在孩子都成了这样子,那人呢?刘粉听到家里老三来找自己,一听说是女婿上门,就跟着邻居道别。回来就看到一脸黑的女婿,还有拿着

  • 豪门女配不喜欢霸总在线阅读第五章

    李琨轻易从路氏手里接了个采买的小活,在旁人看来,他的日子比刚刚来的几日好过许多,不过这些对于他并没有意义。一次便记住了所有采买的物件、要点、位置和供给者,李琨第二次去便能把事情做的非常好。小丫鬟回碧翠:“那小厮这几日采买的东西皆是上品,省下来的金银也不曾有私吞。”言下之意边说他是个手脚干净的。碧翠是

  • 糖醋排骨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三件是一套功法,起价一万金,牧凡听着介绍感觉不错,却没有拍下来的意思,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功法,而且来历神秘,修行速度更是飞快,不需要这些垃圾功法。走出拍卖行,在那妖艳男子刻意恭维与示好的目光下,牧凡有些不自在,拿着手中的残图,翻来覆去的看了看,眸子余光却不自觉的瞥向了萧彦,此时的萧彦,拿着自己需要的

  • 我!天道导师在线阅读第2节

    从猎团公会办事处出来,蓝像是被人抽走了脊梁骨,头低得低低的,眼中仅有绝望。寻宝事件彻底成了红石镇的年度最佳笑话。其他的猎团每每茶余饭后,都不免将之作为谈资,拿出来说道说道,肆无忌惮调侃嘲讽一番。但对于人族自己的猎团,自由猎团而言,却不仅是笑话,而是灾难。今年的猎团资格考核难度本来就高,不是自由猎团可

  • 忘川星河熊妹妹

    明君停下转笔的手,对她话有些不明所以。他来这个学校,根本就没费什么劲儿。当初在四处寻找复读班的时候,他看见一个有趣的性格测试表,问的东西都古古怪怪的,索性就顺手填完了,本来以为可以得到评分或者解析什么的,但谁知道最后得到的是那条花里胡哨的招生彩信,这阴差阳错就来了,完全不在计划内。但就目前的阶段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