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女鬼哪里跑在线阅读第2节

2021/5/4 22:00:44 作者:谈笑书 来源:17K小说网
女鬼哪里跑
女鬼哪里跑
作者:谈笑书来源:17K小说网
什么?有高手!我老婆剑术通神,你上。哦,有男鬼。我老婆鬼术无边,你、你、你,上。呵,有女鬼?这个,且让贫道先看看脸。嗯,女鬼哪里跑!……本文写的是,一个萌贱小道士的搞笑情事。本来只想用十分轻松,写出七分香腻,再加三分羞涩。却不禁,带出了许多灵异诡奇、世间百态,更扯出了一些,江湖血雨、家国天下。哎,残念!----------------------------------------------------------------PS:本人微信订阅号:谈笑书。有大福利的哦,绝对有趣的番外!QQ交流

宫殿的大门缓缓推开。

谢渊恍若一抹幽魂从殿内飘出来,摇摇欲坠的身体正好被守在殿前的禾斌扶住。

禾斌惴惴不安地低着头,连一丝眼风都不敢扫过谢渊,生怕他生气再逐自己走。

谢渊挤出一丝微笑,安慰地拍拍禾斌的肩膀,不怪罪也不说话。

父亲的性命危在旦夕,这一计实在是走得惊险万分,他早猜到禾斌不肯走,只是再无法分心为他寻一个好去处。

身边的肱骨大臣如流水一般从他们的身边匆匆走过,唯恐沾染上谢渊的晦气。

谢渊吐出胸中一口浊气,丝毫不后悔用这样粗暴的方式闯宫求生,他这些孽缘和选择,还要从十天前,他再次睁开眼睛说起。

不知道是获得了哪位上天神佛的青睐,竟然谢渊重生在父亲被斩、谢家被抄的前三天。

上一世的惨烈还历历在目,上一世的他深信王上的说辞,竟然真的信了父亲暗通荒海,眼见他含恨而终。

父亲死后,他碍于罪臣身份,甘愿掩于人后,为王出尽计策,可时间一长,他又人微言轻,只落得一个被排挤的下场。如此浑浑噩噩过了大半辈子,恨了父亲大半辈子,终于在他三十五岁之时,王上再征荒海,大获全胜,谢渊也终于知道往事覆盖下的种种权力之争。

那日秋高气爽,谢渊拖着一副病恹恹的身体,殿前泣血质问:“我谢渊其人,愧于老父罪臣之身,此生不求闻达于世,只今日向王上问得一句,我父是否冤屈而死?”

周文漓坐于王座之上,轻描淡写:“是又如何?”

谢渊只觉得多年抑郁之气终于积压不住,一时之间气急攻心,急急呕出一口污血来,之后便是头重脚轻,除了周文漓叫他名字的那声,再记不得其他。

上一世的庸庸碌碌,已经变成了过眼烟云,这一世才刚刚开始就已经逆转了父亲的命运。

只是他从殿前闯进去的那一刻起,他就成了一颗棋子,尊敬的王让他生就生,让他死就死。多年情谊只剩下皮肉相连的利益牵制,如今这样的结果,是否真的值得?

谢渊问了问自己,又看了眼深远的天空——碧空如洗,一如自己畅然的心境。

他张口吩咐道:“禾斌,备上行李,明日便赴荒海罢!”

一世负气尚成今日,去又何妨?死便埋骨。

万骨关以北一直都被称为是活人墓,尸骨冢。十年前大周出军一战荒海,葬身千万将士的尸骨,通通在这十年间化成一抔黄土。

王城之中,尊贵如王上周文漓,权势如司徒王宗文,都对十年前的荒海一战避讳莫深,偏偏民间倒是坦然,常有随性之人往来于万骨关前凭吊烈士英魂,若是偶然有所得,传到大周王都去又是一个佳话,所以这一路上虽环境恶劣,往来还遇上了好几队返回的通商马队,竟然不显得人烟稀少。

马车倾轧在粗糙的砂砾上,在边关独有的寒风霜冷中留下一排萧瑟的车辙印,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惨烈的寒风诡谲地裹着厚重的乌云,远处的天边酝酿着一场即将到来的暴雨。

禾斌骑马靠近马车,抬手敲了敲窗户:“公子,已经看得到湾洲头的绿洲了,需不需吩咐领队在那里休整几天?”

谢渊打开马车的车窗,任一口寒风透进来,吹得他咳嗽了一声,不由得拢了拢身上的狐裘披风:“不用,跟着他们的安排就好,不要拖慢行程。”

天边的苍鹰压低身体倏然俯冲而过。

谢渊将目光投向远处,触目所及,在茫茫一片沙漠中,远处的绿洲点点犹如洒落在海中的珍珠。

白日将尽,黄昏在这一片荒漠中的绿洲上显示出相当的柔美。安营扎寨之时,谢渊也惊讶于在这样一片荒地之上,还能有这样风景绝美的地方。

他的面前是一湖波平如镜的绿水,远处的水线绵长一直连接着远处,近处的水面清澈冰寒,宁静的湖面上还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再往边上走,水边长着一片斜斜歪歪地树林,灌木丛枝丫横生,一时也看不清更里面的景象。

湾洲头作为汇聚之处,湖边还是热闹非凡,好几队人都在清澈的湖边扎起了营帐,远远望去活脱脱像是从地上突然长出的一个个硕大雨菇。

更多的人放下行装,涌向了清澈的湖边打水嬉戏,甚至有人完全不惧湖水的冰寒,已经脱了衣服半裸着跳入水中,享受起半个月都不曾享受过的沐浴。

谢渊在车上呆久了,趁着禾斌去取水的功夫从帐中走出来,看着远处越压越低的乌云,只感觉荒海的风沙吹着面上生疼,一阵大风刮过的时候,还夹杂着粗糙的砂砾。

他捂着口鼻深吸了一口气,湖边升腾起的凛冽水汽在他的身体里打了一个转,让他立刻神清气爽起来,没有了刚才那种憋闷的感觉。

“叮……叮当……“隐隐的驼铃声从不远的地方传来。

谢渊站在原地没动,细细竖着耳朵听了好一会儿,由着驼铃的声音越来越近。

整个营地还没有燃起火把,天色却越来越暗,湖水像是吸饱了墨汁一样,在暗下来的天色中显得幽静而漆黑。

倏然间抬起头来,谢渊正好看见奇怪的一幕。

一个陌生的小姑娘就在他侧边的不远处正儿八经地经过,只是形态不太好看,正费力地拉着一匹棕色的马,往不远处的树林子里牵。

这个小姑娘嘴里咬着半截辫尾,头发服服帖帖地盘在头顶上。这种极其有特色的打扮,像是一种风土人情,又像是为了避免麻烦临时盘的发髻。她清瘦的脸上一双黑瞳大得惊人,随着马的不配合,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情,而驼铃清脆的声音随着她的动作,从她的脚腕上传来。

谢渊有些好奇,探究的眼神正好和她那双乌溜溜又骨碌碌的眼神撞上了。

“你是什么人?”谢渊还没来的及开口,那小姑娘吐了嘴里的半截头发,清清亮亮的声音比他还要一本正经。

“你一个小姑娘,半夜来我门前偷马,就不怕我叫人过来绑了你吗?”谢渊觉得有些好笑,他虽然不知道这小姑娘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这马一定不是她的。

偷马都要系上驼铃,真不怕被人发现!谢渊忍不住想摇头。

正要再开口,营地里突然响起纷乱的脚步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急促地闯入营地,在几个营帐间四处逃窜。

“啊——”一声惨叫从刚点起灯火的营帐里传出来,紧接着又是一声凄惨的叫声。

冲天的火光从一处迸裂开来,谢渊惊惧地回过头去,顺着那火光处,一队人马犹如一排旋风,身后驰骋着墨色的乌云从远处狂奔杀来,火光映照下,冰凉的弯刀宛若收割人命的镰刀,纵马飞驰而过,洒下一片血色……

有偷袭!

荒海之中一直都有游荡的马队,干着马贼的勾当杀人夺货。只是他们歇在湾洲头的几队人马加起来数量没有上千也有几百,不知道是什么人物这么大的手笔,竟然敢夜袭他们。

谢渊不知道他们这群人从什么地方开始就被人盯上了,夜晚将近,正是夜黑风高杀人夜。

“糟了!被发现了!”那小姑娘面色一变,拉着马的动作更是一紧。只见她谨慎地往周围看了看,蹲下身去一把取下脚腕边的驼铃。

就在这时,整个营地的人已经开始人声鼎沸,嘶吼和尖叫的声音从一个营帐传到另外一个营帐,眼瞅着那冲天的大火就要烧到这边来了。

“公子!”禾斌焦急地声音从不远处传过来。

谢渊正要应声,就感觉背后一凉,那小姑娘贴着他的面缠上来,双腿有力地盘上谢渊的腰,细长的手指捏住一把冰凉的弯刀横在他的脖颈边。

小姑娘在他的耳边吐气:“别叫!出声我就杀了你。”

谢渊一惊,竟然弄不清她这是什么路数的本事,只觉得颈后一痛,晕了过去。

亓眉松开腿跳到地上,潇洒地将弯刀插入刀鞘中,只是低头望着谢渊的脸孔有些发愁,自言自语道:“竟然遇上的是个美人,真是愁人。”

亓眉本来想杀了他,不过在看清楚谢渊的长相之后,又感觉是头一次遇上比她兄长还要好看的男人,要下手宰了,也是不舍得,不由得苦恼地踢了踢谢渊已经软下来的身体。

她拉着马就要离开,结果这马反而撅起蹄小跑两步,走到谢渊的身旁嚼起他的衣服来。

亓眉这才反应过来,她偷的这匹马的主人竟然就是谢渊。

这可难办了。亓眉皱了皱眉头,抬眼望了望火光冲天的地方。好几队黑色的身影正在收割着别人的性命,他们毫不在意喷溅在身上的血迹,而死壮凄惨的人都以各种不同的姿态躺在黄沙之上,再过不久,风沙和水汽就能够掩盖这些人的惨状,从此埋骨荒漠。

“公子!”禾斌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了。

亓眉拉着马叹了口气,弯下腰双手抓起谢渊的腰带,不知道怎么奇妙地一扭就将谢渊整个人提起来,粗暴地扔到马背上。

说来也是奇怪,就在谢渊被扔上马背的一刹那,那大棕马刨了刨蹄子,立刻温顺下来。

亓眉跨上马背,一拉缰绳,沿着水边稀稀拉拉的灌木丛中纵马跨过去,转眼就消失在黑黢黢的树林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师穿成掉包豪门千金在线阅读第二节

    美妙默契的表面掩盖着不可告人的真相。英子踏进SUPERONE健身会所旋转门的第一步映入眼帘的是前方一步之遥的于妙的曼妙背影,那一刻她的心里就种下了一颗名为“嫉妒”的种子。当于妙转过头对她颔首一笑,这颗种子破土而出。随着俩人接触越来越多,“嫉妒”得到了丰富的养分,张牙舞爪地壮大。英子压抑着,压抑着,实

  • 与时花期在线阅读如愿以偿

    “头儿,马克大人叫你过去一趟!”纳威打过报告掀起营帐进来对罗格说道。一向沉稳的纳威眼神里也闪烁着些许激动,李斯队长的确是殉职了。他特地打听过了。军需营的抚恤金都发放出去了。虽然罗格队长从马克大人那里回来后,什么也没跟他们说。但这两天营里都已经传遍了,他们的罗格队长要晋升一等兵了。纳威眼里掩饰不住的兴

  • 八百秦川第3章在线阅读

    李智恩走出公司大门,给自己的瑜伽老师打了个电话:“姐姐,你最近有空吗?”“有什么事吗智恩?”“我有一周的假期,想要去济州岛住一段时间,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李智恩根本没抱希望,结果老师在那边说:“好啊,一起去吧,什么时候出发?”李智恩开心了,她坐上自己的车,说:“下午就出发好不好?我来买机票,姐姐快

  • [JOJO]热情之疯之Im coming!(7)

    站在一旁的琼医生则是越听莉莉丝的话,越觉得有道理,到最后看向急冻人的目光明显变了,呸,渣男!“我,我不是!我不是!我爱她!我爱她的!”急冻人使劲摇着头,看向莉莉丝的目光仿佛要吃人一样,嘴里面念叨着“我爱她”,仿佛在说服别人,又仿佛在说服自己。“你根本就不配说爱。”莉莉丝把下巴高高抬起,鼻孔朝着急冻人

  • 国佛(系统)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10章

    “吱呀”大门打开了,门后站着一堆人,有男有女,站在首位的是一个50岁左右的秃头男人,满脸堆着笑“兄弟贵姓?太感谢了,感谢兄弟解救我们纸厂员工,这几天被这些东西堵的我是茶不思饭不想啊,兄弟应该也累了,不如叫上同伴我们上楼边歇边聊?”短短一句话,不止提醒了后面的人,我们才是一伙的,更是暗暗打探着陈浩宇还

  • 重生之豪门千金拴起来养

    他都不知道那一刻怎么形容他的心情,一生气,冲着自己还在远处放羊的丈人就一通吼。老丈人跑回来一看,立刻就去吼老婆子。毕竟,这儿媳妇都出去干活了,那留在家里照看孩子的就是老婆子刘粉。现在孩子都成了这样子,那人呢?刘粉听到家里老三来找自己,一听说是女婿上门,就跟着邻居道别。回来就看到一脸黑的女婿,还有拿着

  • 豪门女配不喜欢霸总在线阅读第五章

    李琨轻易从路氏手里接了个采买的小活,在旁人看来,他的日子比刚刚来的几日好过许多,不过这些对于他并没有意义。一次便记住了所有采买的物件、要点、位置和供给者,李琨第二次去便能把事情做的非常好。小丫鬟回碧翠:“那小厮这几日采买的东西皆是上品,省下来的金银也不曾有私吞。”言下之意边说他是个手脚干净的。碧翠是

  • 糖醋排骨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三件是一套功法,起价一万金,牧凡听着介绍感觉不错,却没有拍下来的意思,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功法,而且来历神秘,修行速度更是飞快,不需要这些垃圾功法。走出拍卖行,在那妖艳男子刻意恭维与示好的目光下,牧凡有些不自在,拿着手中的残图,翻来覆去的看了看,眸子余光却不自觉的瞥向了萧彦,此时的萧彦,拿着自己需要的

  • 我!天道导师在线阅读第2节

    从猎团公会办事处出来,蓝像是被人抽走了脊梁骨,头低得低低的,眼中仅有绝望。寻宝事件彻底成了红石镇的年度最佳笑话。其他的猎团每每茶余饭后,都不免将之作为谈资,拿出来说道说道,肆无忌惮调侃嘲讽一番。但对于人族自己的猎团,自由猎团而言,却不仅是笑话,而是灾难。今年的猎团资格考核难度本来就高,不是自由猎团可

  • 忘川星河熊妹妹

    明君停下转笔的手,对她话有些不明所以。他来这个学校,根本就没费什么劲儿。当初在四处寻找复读班的时候,他看见一个有趣的性格测试表,问的东西都古古怪怪的,索性就顺手填完了,本来以为可以得到评分或者解析什么的,但谁知道最后得到的是那条花里胡哨的招生彩信,这阴差阳错就来了,完全不在计划内。但就目前的阶段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