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观星图之第三章(3)

2021/6/11 3:35:22 作者:木精 来源:纵横中文网
观星图
观星图
作者:木精来源:纵横中文网
传说有一片寸草不生的贫瘠之地,突然有一天从天空中降下来一颗巨大的星辰,继而地面震裂,火山爆发,整个地面被火焰所包裹,然而数十万年后这片贫瘠的大陆奇迹般的复苏了,这片大陆不再只是光秃秃的岩石和黄土,这里到处是绿茵茵的森林和清澈的河流,空气中充斥着浓郁的灵气,这个时期史称天启元年,之后十万年这片大陆出现了包括人族在内的各种种族,种族之间爆发了旷日持久的战争史称天启前年,天启前年一直持续了万年,战争也持续了万年,此间很多种族衰落甚至破灭,于是各族达成一致,休战。之后一万年人类的修真大势也开始了,这个时

“妈,我养的猪膘肥肉厚,长得又快,很快就会有一个我们自己的养猪场啦!”

李凤莲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歇息,闻言很高兴,她这个闺女向来说一不二,说了的事就一定能做到,将来她们真有个养猪场了,那可是全村独一份啊!就连村长李玉贵家也不过还是庄户人家散养的规模啊!

罗小苗将锄头靠在墙角,整理着农具道:“妈,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啊,我正准备喂完鸡鸭下田帮你呢。”

李凤莲叹了口气道:“咱家田那么小,那点稻苗一会儿就收拾完了,我还去山脚的菜地里弄了会儿向日葵呢。”

“这么点地打出来的稻谷怎么够吃啊,人都不够吃,更不用说猪了。”李凤莲看着那几头猪,心中刚升腾起来的希望又跌落了,粮食是大问题啊!

罗小苗搂住李凤莲的肩膀,把脸凑到李凤莲脸上蹭了蹭,宽慰道:“放心吧妈,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的。”

母子两正说着话,忽然有人在“啪啪啪”地拍栅栏门。

阿苗回头去看,竟然又是罗水晶。阿苗心中厌恶,语气不善道:“啥事?”

李凤莲见阿苗对罗水晶态度不友好,有些责怪地小声道:“阿苗,怎么对你表姐这样说话,你表姐比你婶儿好,毕竟是读过书的人。”

阿苗撇嘴:“妈,你别被有的人表面迷住了,其实不是什么好东西!”

外面的罗水晶见她俩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啥,早已万分不耐,但却仍对李凤莲乖巧地笑笑,“伯母啊,奶奶叫你们到我家去一趟。”

“哦,行啊,我们马上就过去。”李凤莲微笑着应承。

王四妹没事一般不找她们母女俩,确切地说基本上不怎么搭理她们,除非她们家炖鱼煮肉了,她就会闻着味儿过来窜门。

罗小苗想到王四妹就来气,家里那小块孬地就是当初分家的时候她分给她们家的,每年粮食都是不够吃。可到了她奶奶王四妹嘴里就是:“福贵是长兄,什么事都要让着弟弟点儿。”

到了罗喜贵家,罗喜贵一家四口都在王四妹屋里等着李凤莲母女。李香芹见到她们进屋嘴一歪:“有些人架子可真大啊,再等会儿就该吃晌午饭了。”

罗小苗冷着脸道:“家门口被人堵住了一半,出门都费劲,能麻溜过来就不错了!”

李香芹斜她一眼,笑道:“哎呦,我说阿苗啊,你可是我们罗家的人,难不成墙根借我们放点砖头都不行!”

罗小苗冷笑:“你什么时候把我们当过罗家人,放砖头倒想到我们家了。再说了,我们家墙根还没你家的一半长,你怎么不堆你家墙根去?”

罗小苗扫了一眼众人,王四妹端着碗喝水,罗水晶和她弟弟罗建设表情嘲讽,一副看好戏的做态,而她的亲叔叔罗喜贵则悠然地卷着纸烟,全然事不关己。

罗小苗气极反笑,对于早上浇叔叔家水泥一事,她原本还有点愧疚,现在则完全释然了。

李香芹瞪她一眼:“我家墙根还要混水泥用呢!还要放挑子什么的……”说到水泥李香芹恍然大悟,指着罗小苗质问:“你不说水泥还好,一说我就来气,那几包水泥一定是你浇的!”

“呵呵”,罗小苗冷笑一声,施施然拉着李凤莲在门边坐下,“现在是法制社会,凡事要讲证据,没有证据不要乱冤枉人!”

“罗小苗!”李香芹站起来伸手指着罗小苗大喝:“你以为真能站到我头上拉屎了是不是!看我不打死你这死丫头片子!”话音未落就冲上去抓罗小苗的头发。

罗小苗反应迅速,早料到她有这一手,上一世为了防身而练的跆拳道可不是白瞎的。等李香芹冲上来她早已闪到一边,一个反手勾住李香芹的肩膀,伸膝将她的背部死死压在凳子上。

李香芹被压制地动弹不得,大声嚎了起来:“救命啊!这个白眼狼啊,连自己亲婶婶都下狠手啊……”

整个过程也不过就是几秒,罗喜贵父子仨都看呆了,都忘了要上去帮忙。当然他们即便上去帮忙也是帮倒忙。

王四妹倒是镇定得很,瞥了眼李凤莲,见她在一边傻看也不去制止闺女,心里来气,便大声喝道:“干啥呢!来我这儿打架来了!都给我住手!”

罗小苗看着王四妹:“奶,我住手可以,但你得保证婶儿不再动手,否则拳脚无情,我可不保证控制得住。”

王四妹气得鼻子都歪了,冲陈香芹大骂:“整个吃饱了撑得没事做,打不过人家还到处挑事儿,老老实实给我坐到椅子上去!”

罗小苗嘴角笑容讽刺,松开手靠在了门框上,“奶,有什么事你就赶紧说吧,我还要和我妈回家煮饭呢。”

李凤莲是个没主意的,从进门开始不是“呵呵”赔笑就是附和女儿。此刻也不例外,她口中附和道:“是啊是啊,我们晌午饭还没煮下去呢。”

陈香芹逃也似地坐回椅子上,屁股还没挨着椅子就开始数落老公和孩子:“这么多人没一个有用的!眼见着我被人欺负也不知道上来帮忙!”

三人自知理亏,任由陈香芹数落,都不吭声。

王四妹端起碗抿了口水,清了清嗓子道:“今天找你们过来啊,主要是你们爸爸去世的时候还留了些东西,今天我就都给你们分了吧。”

说完她起身打开了床边的一个大木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花布包袱。打开包袱,露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器具和一个脱了漆的小木盒。

那只黑乎乎的器具既像盘子又像碗,在房间内本就不亮的光线下呈现出一种灰暗的青绿色,外表似乎还裹着一层泥样的保护衣。

这东西看起来很不起眼,房间内的人除了罗小苗外所有人都对它不感兴趣,大家的焦点都集中在那个旧盒子上。

罗小苗却被那个脏兮兮的盘子深深吸引,脚步不由自主地朝它挪去。王四妹以为她是想去拿那个木盒子,赶紧伸手搭在盒子上,重重咳了一声。

罗小苗如梦初醒,她握紧双拳想让自己镇定,却仍然控制不住兴奋地发抖。

王四妹拿起那个盘子,环视众人一眼,然后看向罗小苗:“你爷爷去世前特意叮嘱我,让我把这个给你。”说完,王四妹把盘子伸过来递给她。

罗小苗的心随着王四妹的动作一上一下,提在嗓子眼随时都要蹦出来,生怕王四妹一个哆嗦把盘子给碎了。此时见王四妹递来盘子,她赶忙伸手接了过来,紧紧抱在怀里。

陈香芹和罗水晶看到小苗的紧张样,不约而同的嗤笑了一声。罗水晶还咕哝了一句:“穷酸样!”

罗小苗此时已经无暇顾及其他,耳朵里也再听不见其它声音。她用手指轻轻摩挲着盘子的釉面,对刚才第一眼的判断更加确定了。

她激动地眼眶都湿了,这个爷爷她虽然没有什么印象,但从李凤莲的口中得知他一直特别喜欢罗小苗,也一直都偏爱品性淳良的罗福贵。爷爷对她的爱护她虽然没有切身感受过,但这个瓷盘已经说明了一切。

如果她没有看错,这个瓷盘是一个珍贵的唐五代秘色瓷。那莹润的青绿釉和薄薄的瓷胎,无一不在证明这是个越窑顶峰时期的上等秘色瓷。可惜盘身上的纹路被一层风干的泥土掩盖,她急切地想进入空间把那层泥土洗净,看看瓷盘的花纹。

王四妹见罗小苗神思恍惚的样子,赶紧对李凤莲道:“行了,这两样东西你们两家一家一样,那个‘碗’是你们爸爸特意嘱咐我要给小苗的,我也不敢违逆他的意思。那么剩下这个盒子就给喜贵,你们先回去吧。”

李凤莲有些不满,待在椅子上没动,过了一小会儿,她小声嘀咕道:“那盒子里有什么,好歹让我们也看一眼吧,福贵也是你的亲儿子,小苗也是你的亲孙女啊。分家时分给我们小房子和孬田,这些都算了,但这些是爸的遗物啊,您不能总、总这样……”

说起分家的事儿王四妹也是有些理亏,她干咳了几声道:“我已经看过了,盒子里没什么值钱的玩意儿,也就是一枚你爸生前戴的银戒指,那还是那年我用一块银元去镇上银铺给他打的呢,这个就算我拿走也不过分。好了,你们先回去做饭吧。”

李凤莲只得不情不愿地站起身,回头看向门边罗小苗却早已没了踪影。

眼见李凤莲出门了,罗喜贵一家子赶忙凑到王四妹身旁,眼珠死死地盯着盒子问:“妈,盒子里到底是什么啊?”

王四妹嘴角浮起得意的笑容,边开盒子边道:“当然是好东西,这些都是值钱的东西 ,不比那个破碗,那玩意儿是你们爸爸当年去南方的时候用两碗米给人换的,不值钱。”

打开盒盖,盒子里装着一只银戒指和一个大金手镯。那个金手镯很厚重,目测有一两多重,罗喜贵一家都乐开了花。

罗建设眼巴巴地望着盒子里的首饰,心想要是把这两样东西拿去卖了,那就天天吃得上肉了呀!想到香喷喷的炖肉,他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

罗水晶想的却是,这两样东西要拿去卖了的话,能去镇上买多少漂亮的裙子啊!

罗喜贵夫妇倒是颇有默契,两人都想卖了这两样东西,这几年就都不用干活了啊,呆在家白吃白喝都管够!

王四妹见四个人的眼珠都要掉进盒子里了,咳了一嗓子,把盒盖盖上,“这个金镯子是你爸从南方回来后用挣回来的银元打的,值老钱了。先放在我这里,以后家里万一有什么用场的,再另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漫]小情书在线阅读暴乱

    草头蛇毕竟没读过什么书,即便是学着评书先生的腔调,好多事他也说不明白,把大家听了个云山雾罩。直到很多年以后,有人才在一本旧书中找到了那天在人市上发生的事件的相关记载,想必作者也是当事人之一吧,但这个作者到底是谁却无从查考了。那天,虽然一大早就发现街面上不太平,但苦力们心想:我们就几个穷光蛋,人家还能

  • 我的二十岁大小姐第3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初遇金童生凡心东夷泰山。且说那瑶姬化作雷光往东偏北方远遁三千里,于东夷之地法力尽失,全身雷光消散,衣衫褴褛从重空中飘落,直至挂落在一簇枝桠之上,也多亏的仙萝衣裙够结实,才不至于摔在地面之上。“一千一百零六、一千一百零七······”一声声数字随着一个年轻俊朗身背一长耜的年轻人由远而近不断传来。

  • 全能寻宝家继母

    太夫人又逗着沛柔玩了一会儿,她毕竟还是稚童的身体,早起折腾了一上午,这时已经有些困倦了,眼睛半眨不眨,瞧着是要睡过去了。太夫人忙令屋里的大丫鬟寒客、雪友去将碧纱橱收拾出来,再回头去看沛柔时,她已经枕着太夫人的腿在胡床上睡着了,手里还捧着太夫人随手递给她玩的翠玉摆件不放手,小儿憨态,令人发笑。父亲就要

  • DNF之纵横无双在线阅读第4章

    空间隧道内不知道过了多久,阿驴感到通道前方忽然有了亮光。这时血脉激发的能量罩忽明忽暗好像快要熄灭了一样,阿驴吓了一大跳。突然前方一道巨大的闪电朝着阿驴劈来,能量罩一震波动,几道小电花还是透过能量罩劈到了阿驴的身上。阿驴一声惨叫被电的浑身焦黑,由菊猫变成了一只黑猫。就在阿驴觉得自己猫生快要完蛋的时候,

  • 将进酒,杯莫停在线阅读第10章

    鹤丸国永离开他最初的本丸很久了。对刀剑男士来说,初次诞生的本丸与人类称之为家的地方没有两样,同刀派的是兄弟,不同刀派的也是家人,审神者大概算的上是半个家长……要不要和大家搞好关系,他们可以选;遇到了什么样的审神者什么样的本丸,却是半点都没有选择的余地的。他经历过一些事,最后和三日月宗近一起四处流浪,

  • 万森传说章

    “护送弩师?”“没错。”赵简点点头,就见元仲辛求知的大眼睛眨啊眨的。“看什么看!”“我们几个?护送弩师?”元仲辛指指自己又指指其他人,“禁军呢?兵马司呢?”“我怎么知道,这是掌院交给我们的任务。”赵简撇过头去看到衙内,又是大动肝火,“衙内!你又是文试倒数第一!”“你知道夫子怎么说你吗啊?朽木不可雕也

  • 行走在诸天万界在线阅读第7章

    这几天李歪歪同学有点郁闷,貌似是婚前综合症,连上次韶华打电话要她出去逛街,都被她推掉了。其实她是有点害怕了,婚期越来越近,昨天婚纱都定做好了,可她就是不想去试。一想到马上她就要嫁作人妇,做个黄脸婆了,她就惊恐。她忽然想像韶华那样,一个人单身,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可她打电话给韶华,说了自己现在的想法,韶

  • 正妻颠覆史之来到终极(1)

    啊,这是哪啊”“孩子”“老爷爷你是谁啊”“我是神啊”“你是神?我还是马云呢”“哎”“看来要惩罚下你”一到电流出现在主角身上滋滋“停停停,我信了”“嗯”“额,我是怎么来到这的”“额,你是被自己弄死的”“.....”“这样吧,相见就是缘分,给你几个愿望吧”主角一听,顿时眼睛冒光“真的”“嗯,真的”“好吧

  • 艺术家gl在线阅读第7节

    比起螭,先一步离开了村落的蠃蚌直到回到了熟悉的城中,才听见村民们语带不安的悄悄议论着这件事。比起并不会打理内政,所以基本上全部都按照骆媛媛的意见来处理事情的鬼蜘蛛,他在外面征战无论多么凶残狠辣,在城中民众的心里,却一直是个仁慈温和的城主。然而新任城主,才上任这么短短几天,就重复恢复了以往的高额税率,

  • 田园锦绣:异能小娘子在线阅读第10节

    听利世这么一说,方杰发现自己还真像个坏人呢。他想着自己要不要倒个歉呢……利世突然来到了他的面前,用双手撑住沙发扶手,居高临下、满脸怨气地瞪着他。“最关键的是,你吃了本应该由我来吃的人类!”方杰目瞪口呆!她在意的,最关键的,就是这里吗?她还……她还真是可爱。方杰合上了惊讶时打开的嘴`巴后,眼睛放着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