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梦武通神在线阅读第十节

2021/6/11 4:52:02 作者:睡觉过午 来源:3G小说网
梦武通神
梦武通神
作者:睡觉过午来源:3G小说网
梦中遇得一神仙,废物从此变天才,习得神功,从此征服天下男人女人,本书主人公与众多美女经历了无数恩爱缠绵、热血沸腾的故事,最终成就无上大道。

亥时至,晚课结束。

人群熙熙攘攘从步出课舍,齐宣走在人群中,正在偏头与身旁的弟子小声说着什么。忽然,一道光影从人群前方横穿而过,直朝齐宣所在的方向而去。

齐宣只觉眼前一抹素白衣摆自眼前闪过,随后便被强劲力道猛地一推,脊背狠狠撞上一旁的古松。他勉强抬起头,一只消瘦纤长的手瞬间扼住了他的咽喉:“我的东西呢?”

是季朝云。

季朝云在对待旁人时,总是一副冰冷漠然的模样,但也从不与人为难。可如今,他那双漆黑明亮的眼中闪烁着妖异的浅淡光芒,些许血丝爬上眼眸,看上去竟有些可怖。

扼在齐宣咽喉的手用力收紧,季朝云凝视着他,冷声重复:“我的东西呢?”

“我……我……”齐宣呼吸困难,在近乎窒息的力道里,一句话也说不出。

他们此时正在课舍外,松林小径人来人往,皆被此番变故惊得愣在原地。

季朝云浑然未觉,紧贴在齐宣耳旁的声音冷得刺骨:“今日只有你碰过我,我的荷包是不是你偷的?”

“不,我……”

齐宣一张脸涨得通红,竭力摇头,季朝云眼底闪过一丝冷光,手指缓缓收紧。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

“季、季朝云!你在做什么?”

“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打起来了?”

“有话好好说,你放开他!”

越来越多人围上来,试图将两人分开。

季朝云余光往四周快速一扫,松开钳制齐宣脖颈的手,改为抓起他的肩膀,二人身体腾空而起,化作一道白芒消失在夜色中。

深夜的鸿蒙山云雾缭绕,山中不知何时又下起雪来。一道游龙般的光芒从天而降,季朝云从光芒中显出身形,随手一推,将手中少年狠狠推到了浮空石桥上。

他倾下身,抓起齐宣的衣领。

二人动作间带起石桥表面的冰霜纷飞,纷纷扬扬落入深不见底的峡谷当中。

季朝云低声道:“这下面便是万丈深渊,哪怕仙身跌落,轻则筋骨尽断,重则粉身碎骨。你猜我敢不敢把你推下去?”

齐宣面色苍白如纸,无力地抓住季朝云的手腕,哆嗦着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真的不知道……”

季朝云眼底泛起一丝嘲弄笑意,他毫不迟疑,抬手一推,直接将齐宣推下了石桥!

齐宣的身体飞速下落,极度恐惧之下竟连任何声音都发不出。

可就在这时,一条绳索从季朝云袖中飞快窜出,蛇一般缠上齐宣的脚踝。绳索的另一头系在浮空石桥一端的古松枝头,齐宣飞速下坠的身体终于停下,整个人被倒吊在悬崖峭壁之间。

他竭力向上看去,季朝云站在崖顶,披着身后纷飞的大雪与浓墨般化不开的夜空,脸上仿若冰霜凝结,低头漠然地看着他。

随后,他抬起手,银白光芒自他掌心幻化出配剑,反射着锐利寒芒的剑锋虚搭在绳索之上。

哪怕再动一下,就会将绳索割断。

季朝云:“现在你还不知道吗?”

“不、不……不要!”齐宣仓惶道,“我说,我全都告诉你!……是徐师兄,是徐师兄让我盗走你的荷包,都是他让我干的!”

季朝云动作一顿:“我的东西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

季朝云眼睛危险地眯起,齐宣哀求道:“徐师兄真的没有告诉我东西在哪儿,我只是将东西盗来给他。不过!不过今日开阳仙君派他外出,他带着荷包离开了。他说,他说……”

“他说什么?”

齐宣:“他说要将那东西扔到下界,让你再也找不回来,给你个教训……”

下界……

季朝云的嘴唇几不可察地动了动,像是难以置信,而后,一股汹涌而出的愤怒取代了悲伤。

那是他留给他唯一的东西啊。

季朝云执剑的手用力收紧,细看之下竟在难以抑制的发颤。他心口忽然毫无征兆涌上一阵翻涌血气,踉跄一步,勉强稳住身形。

再抬头时,他眼中的墨色已彻底褪得干净。

山崖上狂风大作,季朝云屹立于山崖之巅,周身气质彻底变了。

修成仙身,身上总会萦绕一层淡淡的仙气。可此时,季朝云身上的仙气飞速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更为阴邪的气息。

他一头青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为银白颜色,一对龙角爬上额前,那双琉璃般清透的竖瞳浮现出来,在风雪中透出幽冷的妖光。

齐宣惊愕地看着此番变化,吓得连求饶的话都哽在了咽喉中。

“齐宣。”

季朝云居高临下看着倒挂在山崖的人,眼里透不出半分温度:“我自认没有对不起你。”

齐宣:“朝、朝云!你饶了我这一次,徐师兄他用考核威胁我,我也是走投无路!你饶了我,求你……”

“你走投无路,就要断了别人的路?凭什么?”

“我——”

齐宣话音戛然而止,那一刻,他明明白白从那双半妖化的竖瞳中,读出了冰冷的杀意,仿若一盆冷水迎头浇下,浇得他浑身冰凉。

下一秒,季朝云抬剑一挥,直朝那绳索斩去!

就在此时,一道金光划破夜色,掠空而来,死死绞紧了季朝云的剑锋。

季朝云抬起头,撞入一双熟悉的眸子。

凤祁执鞭拦在季朝云身前,看见他此时的模样,略微一怔:“你为什么……”

“滚开!”季朝云低喝一声,反手抽出配剑,掌心凝结妖力朝他挥去一掌。

妖身的季朝云修为比往日高出不少,凤祁没料到他会下如此狠手,当即被逼得急退几步,大喝道:“季朝云!你冷静一点,你真想在鸿蒙书院大开杀戒?你以为你现在是谁,你这样与凡间恣意妄为的妖邪有何不同?!”

“妖邪……”季朝云抬起头,闪烁着妖光的眼中流露出一抹悲凉的自嘲,“我本来不就是妖邪么?”

“你……”

凤祁嗫嚅一下,不等他开口,季朝云已经重新挥剑朝他刺来。

凤祁微不可察地叹息一声。

他侧身躲开季朝云攻势,身体紧贴着剑锋划过的同时,指尖往季朝云后颈轻轻一点。后者动作簇然一顿,剑上凝结的妖光霎时消散开来。

季朝云偏头看向凤祁,恢复了清明的眼底带着几分茫然:“你怎么……”

他的话还未说完,脚下忽地一软,眼看就要跌倒。

凤祁身体本能比大脑反应更快,他紧紧抱住眼前的人,可在碰到对方的那一瞬间,却从心底生出一丝荒唐的熟悉感。

就好像……他也曾这样抱过什么人。

可那感觉不过转瞬即逝,凤祁俯身揽住怀中那消瘦冰凉的身躯,一手托住他的后脑按进自己肩窝。

他们在茫茫大雪中维持着这个姿势,须臾,感受到后者急促的呼吸终于渐渐平复下来,凤祁才抬起手,在季朝云银白的长发上轻轻抚摸一下。

“没事了,睡会儿吧。”

他话音落下,长剑滚落地面发出一声轻响,季朝云紧绷的身体终于彻底瘫软下去,意识沉入黑暗当中。

见怀中人终于被安抚下来,凤祁抬眼朝悬崖边的绳索一扫,一阵青烟将倒挂在崖壁上的人托浮而起,稳稳落到他们身前。

齐宣脚下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凤祁维持着单手搂住季朝云的姿势,冷冷看向他:“是你自己交代呢,还是我把你押到仙尊面前再说?”

.

季朝云再醒来时,已经不知过去了多久。

脑中传来尖锐的刺痛感让他难耐地低吟一声,季朝云睁开眼,眼前却是一张熟悉的、放大了许多倍的脸。

“!”季朝云瞬间恢复清醒,从对方的怀抱里挣脱出来,翻身而起,下意识去探自己的配剑,却摸了个空:“你做什么?!”

他这一系列动作快得令人无从应对,凤祁双手举起,无奈道:“冷静一点,没想占你便宜。”

季朝云并不信任他:“这是哪里?”

他并不在自己熟知的任何地方。

耳畔滴水声不绝如缕,目之所及是泛着幽幽白光的嶙峋石壁,一直延伸至顶。二人四面皆是水潭,将他们所在的这片空地围聚起来。

——这是一个石洞。

“此山洞名为静心洞,此潭名为思过潭,至于这地方……”凤二殿下盘腿席地而坐,满不在乎地笑笑,“弟子们都叫它,禁牢。”

“禁牢?我怎么会——”

凤祁没理会他,自顾自道:“你我互相看不顺眼许久,终于忍不住约在鸿蒙山一战。你抓齐宣去给我们做见证,结果在我手上没撑过两招,就被我敲晕打得现了原形。天枢仙君大怒,让我们来这儿冷静冷静。”

季朝云沉默地看着他。

他先前显出的妖身还未褪去,一袭银色长发披散在身后,琉璃似的眸子看上去比往日更加清冷:“为什么帮我?”

凤祁困惑道:“我帮你什么了?放课的时候所有人都看见你抓齐宣,事实不就是这样?”

季朝云收回目光:“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需要拖累旁人。我这就去找仙尊……”

“季朝云。”凤祁叫住他,声音仍是那副懒懒散散的模样,“你知道对同窗妄动杀念,按照门规该如何处置吗?”

“……废除仙根,逐出书院。”

季朝云眼眸微动,山洞中气氛陡然变得僵滞。

半晌,凤祁轻轻笑了笑,打破寂静:“好了,反正天枢那边我已经解释清楚,你与我乖乖留在这里。待明日天一亮,我们自可出去。”

季朝云:“……我等不了明天。”

他低下头,垂在身侧的手用力收紧:“齐宣从我这里盗走了一样东西,一样……对我很重要的东西,我必须去找回来。此番多谢你相助,等我寻回我的东西,我会向仙尊禀明一切,还你清白。”

他说完,抬步欲走,凤祁忽然道:“你知道去哪里找?”

季朝云脚步一顿。

凤祁看着他的背影,缓慢道:“齐宣只说那东西被徐子行丢去了下界,可并不知道具体所在。你对下界比我熟悉,十方荒川大山,纵横千万里,无异于大海捞针,你去哪里找?”

季朝云低下头,没有回答。

对方许久没有动静,凤祁抬眼看过去,季朝云背对他站在不远处,肩膀抑制不住地无声颤动。

“喂,你不会在哭吧?”凤二殿下从没怕过什么,但着实无法处理这种事,连忙三两步走到季朝云面前,要把他的头抬起来。

季朝云一偏头,躲开他的手:“你离我远点。”

他声音低哑,眼眶红了一圈,琉璃般的眸子里擒着水雾,但强忍着没有落下。

凤祁喉头无声滑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幅画面,比季朝云在他面前大哭一场更加要命。

凤祁轻咳一声,缓慢道:“我不逗你了。方才我已经找人打听过,徐子行今天的确带着你的东西离开了书院。不过据可靠消息,有人看见他去了趟无名海。”

“……无名海?”季朝云问,“那是什么地方?”

凤祁:“无名海贯通仙妖神魔四界,是一处界外之地。日子一长,吸引了不少不法商贩群居,靠四界倒卖各类奇珍异宝为生。所以,很多人称那里为,海市。”

“他把我的荷包卖了?”

“不错。”凤祁点点头,“总之,现在知道了东西的下落就好,安心待着,等明日禁足解除,我找个由头带你离开书院,去找回来。”

季朝云低下头,没有回答。

凤祁以为他还是不放心,继续劝道:“别担心了,天上地下,还没有我找不回的东西。至于那两个蠢货,等我们把东西找回来,再另行处置吧。喂,你在听我说话吗?季朝云?小哭包?”

“闭嘴。”季朝云哑声呵斥,又沉默片刻,才小声问:“你……你为什么帮我?”

凤祁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年,心头忽然泛起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柔软。

季朝云此人性子固执又倔强,像只从未放松警惕的刺猬,藏在人群之后审视着所有人,不肯让任何人亲近。可此时收起所有芒刺的他,看上去又是那么脆弱无助,叫人恨不得把他叼回窝里,好生圈起来护着。

可凤祁偏偏觉得,此时显露在他面前的,才是这人真实的样子。

凤祁凝视他半晌,生硬地转开目光:“你现在是我登云楼的人,就是我的跟班,我帮你不是应该?”

“我什么时候……”

“好了,本殿下乐意,你费什么话。”凤祁不耐烦地打断他,道,“我现在要休息了,你不许再吵,弄出一点动静,我就把你丢水里去。”

季朝云原本还想再说什么,可凤祁已经翻身躺下,一副不想再与他多说的模样。他只得“哦”了一声,悻悻走到一旁的礁石上,背对他坐下。

山洞里重新恢复了寂静,只余浅浅滴水声回荡在静谧之间。

须臾,季朝云轻声道:“谢谢你。”

他没指望得到回答,可片刻后,凤祁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你们龙族,谢谢都只放在口头上的?”

季朝云回过头,凤祁朝他走过来,无比自然的在他身边坐下。

“……你不是睡了吗?”

凤祁不适地揉了揉肩颈,啐道:“这破地方又阴又潮,睡个屁。”

“……”

凤祁斜睨他:“你刚是不是笑我了?”

“没有。”

“你就是笑我了。”凤祁道,“恩将仇报,你们龙族都这么没良心吗?”

季朝云忍着笑:“龙族有没有良心不劳殿下费心,不过,龙族倒是从没像殿下这么……娇气。”

“……”天上地下,还没人敢说凤二殿下娇气。凤祁无语良久,偏偏还找不到话来反驳,愤愤道,“你这人说话真的太讨厌了。”

“彼此彼此。”

二人并肩而坐,没再说话。片刻后,季朝云忽然道:“等此间事了,我会好好感谢你。你想要什么谢礼?”

凤祁偏头看他。

季朝云还没从半妖形态恢复过来,一袭银发垂在身后,漂亮得叫人移不开目光。

一对龙角安静立在额前,水波映照下泛着柔软的光泽。

凤祁方才不过下意识回了句嘴,本来没想要什么谢礼。可此时,他视线落在那对龙角上,只觉得心痒手也痒,颇为难耐。

他下意识脱口而出:“龙角给我摸摸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皇城商女第九章

    【密聊】[我真是萌哒哒]悄悄地对你说:#讨厌楚晚星点了密聊频道一看,给他发消息的人原来是林烧。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再抬头时梦丹青已经消失在了视线之外。刚才……怎么会以为是梦丹青密他呢?楚晚星直接问林烧,“你密我干什么?不会用嘴说话吗?”“我试一下这个频道嘛。”林烧说完,连续发了好几条,这次不是表情。【

  • 一叶凌九天在线阅读第7章

    离新年还有两天的时候,浅奈回到了木叶村。在暖暖的阳光下伸了个懒腰,感叹自己果然被木叶的好天气宠坏了。口袋里的小册子已经划掉了不少圈,嘛,现在给自己放个假什么的,也不过分吧。从村口回家的路本是最熟悉的,但看着一栋栋新起的楼,浅奈仅仅能凭着记忆找回了自家的楼。家具上已经积了不少灰,冰箱里剩下的几根胡萝卜

  • 我在驭灵界修仙在线阅读第9节

    “菊~花哥,难道你以前也是职业队的?”方云忽然意识到口误,忽然笑道:“怎么会呢,我只不过比较关注职业联盟的一些赛事而已。”“哦,原来这样啊。”伟哥非常老实的说道:“我是天火战队的,可惜我才刚刚加入,现在只是一个替补队员而已。”天火战队方云心中的一根毒刺,听到这四个字他的心隐隐的刺痛。方云强忍出脸上神

  • 进化者之飞天轮回传之天启(8)

    她一眯眼,一个模样从她脑袋中跳出,是她第一天穿越过来那个女孩的脸,好像对她要说些什么,她的头又疼痛得厉害像要爆炸似的,她脑子里全是那个叫付云洛的生活各种场景,一会儿后她和付云洛的记忆彻底融合在一起了,而她自己二十一世纪的记忆变得越来越模糊了些,现在她彻底属于这个时空了,不过她之前的各项技能很多仍然还

  • 见鬼的聊天群第四章

    白天上班,一下楼就发现我的破自行车没锁,一晚上竟然没人偷,太好了!O(∩_∩)O哈!某鸟兴奋地走到自行车前面,就看自行车上贴着一张罚单,上书几个大字:穷鬼,记得明天买辆新自行车孝敬我。落款是:真爱你的贼。~~~~~~~~~~~~~~~~~~~~~~~~~~~~~~~~~~~~~~~~~~~~~~~~

  • [综]武侠世界正在闹鬼乱序

    万里余阳残照,长城上的青砖弥散着古老的气息。夜幕就要再次降临这座山域,西边微微拂动的云雾缭绕西山间,在珠玉树花开放时泛着点点光圈。西长城盘矗昆仑山之间,将群山分境,西面为西昆仑,东面为东昆仑,而西长城千年如此,变了岁月,换了戍守的人,苍绿的锈青长满了城墙。此时西长城墙头一抹身影伫立远望,眼眸中透出深

  • 狐妖之全民登录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1章路小埋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放下手中的蘸水笔,小心翼翼地把那些一眼看过去就让人血脉喷张的漫画原稿收拢放在一起。站起身,用力伸了个懒腰,全身的骨头咔擦咔擦一阵作响。她看了眼闹钟,四点整,发现自己又熬了一.夜。走到窗边,拉开遮得严严实实的厚窗帘,天边早已泛起鱼肚白。所幸她这个月的工作量都在截稿日前赶完

  • 明夜游之重逢(一)(6)

    主题:【求助】怎样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碧格!?自带圣光的那种!急!在线等!RT,楼主摊上事儿了_(:з」∠)_№1☆☆☆Amurita于XX:XX:XX留言☆☆☆最近求助帖略多啊,问题还都挺奇葩,是错觉么_(:з」∠)_№2☆☆☆Light于XX:XX:XX留言☆☆☆……卧槽……这个ID,楼主你暴露了

  • 鬼吹笛这就穿越了?

    “哎呀!怎么回事,头好疼啊!”一个黑头吧,黑眼睛,长得异常可爱,眼睛透露着一丝痛苦和迷茫。个子目次只有1米5左右的男孩面色扭曲捂着自己的脑袋。嗯!着是我们的主角林逸。“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南哈躺在床上闭着眼开始想着三个问题。慢慢的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开始往脑子里灌输。不一会林逸开始明白了自

  • 人面桃花之江山妖娆之外星人入侵?

    “10,9,8”二狗在不到十平米的出租屋里死死盯着屏幕上的倒计时,右手握着鼠标,全身肌肉紧绷,随时准备集中全部力量于右手食指,力求在灰色的登录按钮变亮瞬间点击,第一时间进入游戏。二狗从内测退出后立刻被带到军事基地,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和谈话后,二狗在脑海里接收到了公测信息。但是二狗并没有把这些说出来,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