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大唐第一剑神之新文已开~

2021/6/11 5:07:04 作者:风中追疯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唐第一剑神
大唐第一剑神
作者:风中追疯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唐初,习剑五年,终成绝顶。李世民:我要造反,还请萧兄弟出手相助!玄武门之变,力克千军,决战顶尖高手。突厥南下,武尊毕玄驰骋杀场。李世民:快去请天下第一宗师,朕的义兄萧凡!这虽唐朝,却也是武林!西门吹雪,叶孤城,陆小凤,师妃暄,绾绾……(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江云小区是位于京都三环内的一个中等小区,设施齐全,环境清幽。是江云集团开发建筑的以商务简洁风格为主的公寓,所面临的群体是周围大厦繁忙的中高层领导。

它有一个让人喜爱的优点,那就是能完美的保护住户隐私,使得入住江云小区的住户很是满意。

也因着这个优点,江云集团专门拨了一栋公寓的三层给江云娱乐,给他们新发掘出来或者海选出来的娱乐圈新人当住所。

三天前,这栋公寓楼就新住进来了一批充满青春活力的少男少女,他们是通过海选,或者被经纪人从别地发掘出来的具有明星潜力的娱乐圈后备军。

这些新人是一起进来的,虽说是相互竞争,但同时也是同事的关系。不管是基于熟悉未来的对手,还是发展人脉,他们平常都会聚集在一个公寓里说话聊天,联络感情。

“来猜猜,这次林哥来了会说些什么?”

昨天经纪人通知会到公寓里和他们谈接下来的安排,于是这天上午,一群人就又聚在了一起。

一个人开头说话,剩下的人也就跟着纷纷发表意见。

“唔,不管说什么,怎么也和接下来的活动脱不了关系。我们来这儿三天了,前两天在了解公司做自我介绍,昨天看了前辈们的训练,估计接下来就是培训。”

“周雾说得不错,应该是培训。等培训完了,大概就会定下来我们能不能签合约。”

几分钟后,基本上每个人都发了言,气氛热络,等所有人说完。最开始发言的那个人突然说道:“等等,怎么感觉好像少了个人。”

他看了一圈周围,问道:“祁雨泽哪儿去了?”

客厅一下子安静下来,众人看了一圈,还真没发现祁雨泽。

“陈宁,祁雨泽和你一个屋的,他怎么没出来?”

江云娱乐给这些后备军的待遇很好,两人一个公寓,充分给足了他们休息的空间,让他们在接下来的活动里能发挥出最好的状态。

通常是一个公寓接着一个轮着来,等轮完了,就去第一个公寓重新开始。今天是他们入住的第三天,所以这天的聚会就在三号房。

陈宁和祁雨泽就住三号房。

人群中一个正在和身边人说话的少年闻言,把这里的人看了一遍,也惊了,祁雨泽还真是不在。

祁雨泽每次聚会都很认真并且充满了热情,今天怎么不在?

就在这时,旁边的关着们的其中一间屋里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就像是什么物体落在了地上的声音,安静的客厅登时骚动了起来。

这没想错的话,祁雨泽在屋里,但是他没出来?

不等众人弄明白祁雨泽躲在屋里的原因,那扇门突然就打开了,然后出来了一个唇红齿白,头发凌乱的少年。

少年身形瘦削,尺寸合适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也显得有点大,他发黑如墨,柔软的额发顺从的贴在头上,配上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天然的给人一种清澈干净的感觉。

当然,这也不是错觉。

和祁雨泽相处了三天的少男少女们也是这样感觉到的,祁雨泽性格活泼却不让人觉得聒噪,热情却又无害,也不知道祁雨泽是从哪里出来的,他对很多东西都不懂,看见什么东西都很惊奇,对什么都充满了新奇感。

面对这样的乡巴佬其他人应该都很瞧不起他的,但是祁雨泽问问题的表情很是自然,一点都不觉得羞愧,反而还兴致勃勃,他们摆出高傲的姿态在他面前无济于事,倒弄得摆出这种姿态的他们很是无趣。

于是三天下来,不少的人对祁雨泽这个外形看起来就很有竞争力的对手却生不起一点竞争的心思,最后居然还和他相处得不错。

然而此时却没有人立刻上去询问祁雨泽为什么不出来,反而是在认真打量他的神色。

祁雨泽很好相处,平常遇见人一脸笑眯眯,但是现在的祁雨泽脸上却是有着很多的表情,他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使得外面的一群人全都清清楚楚的看见了他眼里快速转变的情绪。

那双眸子里首先闪现的是呆怔,然后出现的是错愕,再然后出现的是震惊,最后变成了不可掩饰的……愤怒。

愤怒?祁雨泽有什么好愤怒的?他们这些等在外面的人还没生气呢,他有什么资格生气?

不是所有人都和祁雨泽的关系很好,见到祁雨泽这样子,一脾气暴躁的人就忍不住开口要教训他。

“祁雨泽,你……”

“砰!”

不等那人说完,刚打开没几秒的房门又砰的一声被少年毫不留情的关上了。

开口开到一半的人:“!!!”

“这他妈究竟怎么回事!”

唯一可能是知情者的陈宁一脸懵逼的解释道:“今天早上没看见祁雨泽出来,以为他出去逛街去了,我不知道他在屋里,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得不到解释的那人上前就去敲门喊祁雨泽出来,但不管他敲了多久,里面的人就是不开门,众人不想在经纪人来临之前吵一架,就半拖半劝的把那人给拉开了。

外面客厅的争吵和讨论透过不怎么隔音的门板传到屋内,却丝毫没有影响呆坐在里面的人。

祁雨泽呆呆的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呆呆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呆呆的看着他刚翻滚下来的大床,似乎他所面对的一切都是一个梦。

像是印证自己就在梦里一样,他抬手狠狠掐了一把大腿内侧的嫩肉。

“嗷!”

“疼!疼!疼!”

疼死了!

尖锐的疼痛从大腿内侧传到脑神经,疼得眼睛祁雨泽从迷迷瞪瞪的状况里脱离出来,眼角渗出生理性的泪水。

太疼了!

祁雨泽掐这一把可没留力气,大腿内侧的肉又特别嫩,神经也敏感,疼得他这个男人也忍不住喊疼。

疼也就罢了,这尖锐的疼痛还以不可忽视的力量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明明白白的告诉祁雨泽——这不是梦。

十几分钟后,祁雨泽接受了一个现实,他死了,又活了。死在了他即将成为巨星的前夕,活在他刚进娱乐圈的这刻。

从师门毕业下山之前,祁雨泽曾经给自己算过一命,每一位师兄下山之前都会给自己算一卦,他也不例外,用的是他从师父那里传承下来的卦镜。

最后,卦镜上出现了一行清晰的字:你会成为巨星。

这是一个好卦象,但是……祁雨泽给自己算命从来没有算准过。

小时候他前一天算自己能抓到一条鱼,但第二天几个师兄弟拿着网兜去河边抓鱼,其他人多多少少都能抓到几条,但他愣是一条都没捉到。

长大之后,祁雨泽算到他会走运,可是第二天他只踩了狗屎,没走运,还摔了一跤。

所以,这个卦象的准度有待考究。师父建议他安安生生的当算命师父,他天分高,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算命大师。

那会儿从小在山里长大的祁雨泽还不知道什么是巨星,可他年轻气盛,怎么也不能接受算不准自己的命数,下了山之后他就打算去问山下的人什么叫巨星,不过不等他去问,就被穿着花衬衫的经纪人给看中了。

花衬衫经纪人操着一口京都腔,说着听上去像拐卖人的话对祁雨泽说:“帅哥,你这外形不错啊,跟我走吧。”

走?祁雨泽觑着眼前的人不说话。别看他是山上来的,但是他也知道下面有拐卖犯。

“小孩,相信我,凭你这俊朗的外形,清纯的气质,经过我们公司包装,一定能保证你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

“我不当明星。”祁雨泽听了,皱着鼻子一口回绝了花衬衫经纪人的诱哄,“我要当巨星。”

花衬衫经纪人眼睛立刻亮了,拉住他的手,激动得仿佛穷了一辈子的乞丐见到了钱一样,眼角沁着泪说:“明星就是巨星!”

后来进了娱乐公司,祁雨泽才知道,明星不是巨星,明星容易当,巨星却不那么容易。

而花衬衫经纪人说的俊朗外形,清纯气质。祁雨泽熟知娱乐圈之后才明白,他这种长相根本称不上俊朗,至于清纯……那是土气的委婉表达。

但是花衬衫还是有点眼光的。

祁雨泽的星途出人意料的顺利,他参加了一个直播节目之后顺利出道,后来凭借外形拍了一首歌的MV,清澈干净的外形恰好符合一个导演电影里的一个角色,结果那电影入围国际电影节得了最佳创意奖,而他也凭借那个角色得了国内电影节最佳新人奖。

接下来的经历就如同开了挂一样,后面两年祁雨泽一直在拍电影,从配角到主角,他拍的电影无一都得了很好的成绩,短短的两年里,祁雨泽的在影视圈的咖位一直上升。

他下山的时候刚满十八岁,两年过去,刚二十出头的他的势头就已经和一些老牌影星也不遑多让,只需要再得一个奖状,他就可以问鼎巨星的位置。

然而在电影节开始的前夕,他却是在酒店里一睡不醒,只隐约间记得睡梦中心脏骤痛,有人在耳边急声大吼,再次醒来,竟然回到了他刚进娱乐圈的时候。

你会成为巨星。

祁雨泽上一刻有多高兴,这一刻就有多愤怒,他卦镜上显示的字简直就是对他这么久努力的赤.裸裸嘲讽,而他的面相也分明是长寿的面相。

进娱乐圈,他最大的目的就是要证明他能算准自己的命,在娱乐圈的顺风顺风也充分说明了他的决定没错,直到现在!

深吸一口气,狠狠压下心脏那处不可忽视的汹涌愤怒,祁雨泽站了起来。想到什么,他走到床边拿出了一面小镜子,盯着那小镜子,他咬破了舌尖抹了一点血在镜子上,喃喃念着口诀。

随着祁雨泽的喃喃念语,他手上灰扑扑的镜子慢慢发出一道濛濛的白光。这白光足足持续了一分钟才消失,最后那白光缓缓在镜子上形成了一句批语,一句和上辈子完全不同的批语。

你会成为影帝。

祁雨泽:呵呵……

外面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全走了,只留下陈宁一个人在客厅。听见后面开门的声音,陈宁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疑惑的问明显要出门的祁雨泽:“你要去哪儿?”

祁雨泽站定,说:“去找花衬衫。”

“花衬衫?”陈宁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过了会儿才更加疑惑的说:“你找林哥做什么?”

听见这话,祁雨泽的眼眶瞬间变红,更生气了。

做什么?解约!

他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么。

.

师父说的果然没错,他就应该去算命,走玄学,当大师,而不是当什么明星,也不该不听师兄们的教导一意孤行,现在好了吧,吃亏了吧。

活该!

凭着记忆里对着公寓的熟悉,他打算这就去找花衬衫解约。

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错,现在他还没和江云娱乐签约,他想要离开,就得在他们签约之前,否则就迟了。

一边愤怒一边伤心,祁雨泽双眼模糊的去开门,然而就在他即将开门的那一刹那,一只手突然从身后出现压在了他的手上,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带着不耐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祁雨泽,刚我们说的话你没听见吗?不是说过今天下午要待在公寓别出去?”

“什么?”擦了把眼睛,祁雨泽转身。

“林哥之前就告诉过我们,他……”因着祁雨泽今早没出来,刚才在他们眼里还作了一把,阴阳怪气的,陈宁此时的态度并没有之前那么好,甚至还有些不耐烦,但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噎在了喉咙里,“你……你这是哭了?”

祁雨泽吸了一下鼻子,眨了眨眼,说:“没有。”

陈宁:“……”

说谎的时候能不能走点心,眼睛红得跟兔子一样,鼻头也红红的,说没哭,谁信?

算了,捏了下额角,陈宁把昨天经纪人说的话重复了一遍。祁雨泽停住眨眼的动作,侧头看向陈宁,“你说花衬衫今天下午就要来?”

陈宁收回手抱着手臂,嗯了一声。

祁雨泽沉默回忆。

两年前的事其实有些久了,他想了好一会儿才从记忆里抽出这个细节,好像花衬衫这天是来了,告诉他们接下来有个培训。

在这个培训之后,就会安排他们就参加节目,在那个节目之后,就会确定哪些人会签约留下来,哪些人离开。

当年那个直播节目是什么样的?祁雨泽想了想,好像是是个闯关节目,几人组成队伍过关,这个节目采用直播,而不是录制之后剪辑播出的形式,可以直观的让观众知道参加队员的反应和形象,以此来确定哪个队员受欢迎,最后决定谁能留下来。

和其他娱乐公司签约不同,江云娱乐直接把选择的权力交到了观众的手上。所以为了能留下来,每一个人都表现得异常拼命。

“你想什么呢?”陈宁等着祁雨泽回答,结果眼前的人不知道怎么又失神了。

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陈宁拉着明显心没在这儿的人坐回沙发。左右看了眼,拿过桌边的纸盒抽了几张纸对着祁雨泽的脸就怼了上去。

眼泪挂在那里,也不嫌脏。

陈宁的动作异常粗鲁,再柔软的纸用力擦在脸上也好不到哪里去,祁雨泽就是被脸上的刺痛唤回神的。眼见着陈宁还想来擦,他连忙接过那纸,自己擦了起来。

“回神了?”

“嗯。”

“说说吧,为什么要去找林哥。”

“我要解约。”

“什么?!”陈宁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用看外星人的眼神打量祁雨泽,他没听错吧,他说的是要解约?

江云娱乐的艺人签正式合约之前会签一份临时合约,这合约一直持续到确定正式艺人之前才会无效。江云娱乐作为京都有名的娱乐公司,不知道多少怀揣梦想的想得到这份临时合约,现在祁雨泽说的什么,他要解约?!

陈宁觉得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就是祁雨泽疯了。

“你……”颤着手指,陈宁指着祁雨泽鼻尖吼道:“你疯了吧?”

没疯,祁雨泽把脸擦干净,经过了这么久,此时的他终于从命运的愚弄平静了下来。正是平静了,所以他更加清楚现在的选择。

“我不当明星了。”祁雨泽一脸看透红尘的说道,“我要重操旧业,向这狗屁的命运低头。”

陈宁:“……”

瞧瞧说的这是什么话,这都不算疯,那什么才算疯?

陈宁无语,祁雨泽却沉默。他看向陈宁,颇为疑惑。

说起来他们也算是竞争对手,如果他解约离开,那么陈宁不就多了一分留下来的可能,他这表情是怎么回事?

从祁雨泽表情那里,陈宁似乎是也意识到了这个,他沉默半晌,不说话了。许久之后,才看似不在意的问:“那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算命,捉鬼,看风水。”祁雨泽眼睛晶亮,也不去管陈宁想法,直接说:“用你们的话就是乱算命的。”

陈宁嘴角抽搐,“有这么说自己的么。”缺心眼。

祁雨泽却兴致勃勃,他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陈宁,黑白分明的眼珠跟琉璃球一样,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

陈宁几乎是真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如实质性的实现,他像是被扒光了衣服被祁雨泽看,浑身不自在。

就在他即将忍无可忍的时候,祁雨泽收起打量的目光,高深莫测的说:“你今下午会出门。”

狗屁,下午经纪人要来,有了安排,他就会做准备,才不会出门。

“但今天你运势不好,头冒血光,印堂发黑,过马路的时候要注意周围,不然会有血光之灾。”

胡说八道,这个时候车辆行人遵纪守法得很,哪儿来的血光之灾。

陈宁打心眼里不相信祁雨泽的话,看祁雨泽现在情绪平静了,转身就回了屋,不想和这个突然神经不对的室友说话。

回到房间,陈宁倒头就躺在床上,想着经纪人来这里会说什么,越想他越激动,他真的成了江云娱乐的培训生,要是接下来的安排通过了,他就能真正签约江云娱乐,成为真正的明星!

越想越是激动,但不知道是不是激动过了头,脑皮层疲惫下来,想着想着陈宁就没知觉的睡了过去。他再次醒来,窗外已经红霞满布,竟已经到了下午。

红霞很好看,京都的天气一向不好,很少能看到这么清澈的天空。陈宁望着窗外的美景愣了好几秒,下一刻他豁的从床上弹起,脸色巨变。

他睡过头了!没人叫他!他错过了通知!

三个巨大的惊叹号浮现在脑海里,差点没把陈宁砸晕。

为什么祁雨泽没来叫他?

顾不上骂祁雨泽忘恩负义,亏他还给他擦眼泪,陈宁推开门立刻就出了门,想去找经纪人道歉,说他睡过了,不是故意的。

但是当他出去的时候,发现其他人却在走廊里,聚在一起似乎在商量着什么事,但表情却都有些奇怪。

“你们怎么在这里?”陈宁喘着粗气问道。

听到他声音,一个人回过头来,说:“林哥今天下午没来,只有助理打来了一个电话,说上头把林哥叫走了。”

“啊?”

“哎,也不知道上头找林哥会不会影响他对我们的安排和规划。”

其他人忧心忡忡的话陈宁已经听不进去了,他只大喘了一口气,此时他的状态用劫后余生来形容也不为过。

告别众人回到房间,陈宁只觉得疲惫得很。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号码,他的脸就冷了下来,接通电话,他的声音更冷。

“嗯,嗯,行,我知道了,这就出来,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了!”

挂断电话,陈宁满脸阴沉的拿着外套出了门。陈宁没有其他亲人了,只有一个爸爸。这一通电话就是他爸爸打来的,一般人接到家人的电话只会觉得高兴,可陈宁不高兴。

他爸爸是个赌鬼,从来就没管过家里人,他赌败了一个家,赌走了自己的老婆,屁事不做,天天只晓得问家里要钱。

陈宁是他奶奶带大的,他和奶奶的感情最好,他不想管他爸爸,但奶奶临终前求着他别让他那赌鬼爸爸饿死,陈宁就只能养着那个人。

陈宁每个月只见他一面,只给他一个月的生活费,除此之外就再也不见他。

但是这一次他爸爸突然打电话来,说他身上没钱,要是不给他钱,他就会去警察局闹,让他上警察局档案。陈宁如今正面临着人生的转折点,如果爆出这种丑闻,他还怎么继续和江云娱乐签约。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爸爸,不给他帮助就算了,还处心积虑的让他不好过,拖他的后腿,毁他的人生!

气得眼睛充血的陈宁看见街对面的那邋遢肮脏的男人就想冲过去打他一顿,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他混乱的脑子里突然响起了祁雨泽说的话。

在过即将要马路的瞬间,他停了下来,眼睛不受控制的朝四周看了过去。就在那一刻,他的瞳孔猛缩,不远处一辆白色的小车像是中了邪一样,歪歪斜斜的朝他撞了过来。

陈宁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最后那小车撞在了他前面的一根石柱上,撞击产生的灼热气流冲了他一脸。

你今下午会出门。

过马路的时候小心周围,不然会有血光之灾。

差点被撞的陈宁:“!!!”

他妈的这哪里是有血光之灾,这分明是有掉命之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修心录新的开始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新闻资讯……昨天多国警方联合破获一起违法制造不明生物药品案件。该企业涉嫌违法制造生物药品,并进行极其恶劣的违法人体试验,现该企业已被查封,涉案人员已被抓获,受害人员已被各国安全接回,我国受害人员已被送回国内进行治疗……”吱呀,我身后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黑

  • 猎魂纪在线阅读第一节

    这个世界上,有的人日子好过,有的人不好过。在擂钵街这种地方,一百个里有九十九个大抵不好过。尤其物资匮乏的冬季,走在污水横流的地面上看见一具两具冻僵的尸体半点也不奇怪。成年人尚且无法保证“活下去”这个最低期望,至于失去双亲庇护的儿童来说,无非就是熬。熬过去又是一年春天,熬不过去,左右跑不了一张前往赛河

  • 玄幻狐妖之帝途争峰第五章在线阅读

    想到这里,罗子轩立即往节目组方向赶过去,他现在全身上下就身下五十块钱不到,要是节目组不给他报销来时费用,他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会瞬间原地破产。而本就已经被自己的胡思乱想给吓到的工作人员们,见到罗子轩往他们所在方向冲了过来,顿时一个个被吓得连设备也懒得管了,一阵风似的往里面逃去。然而他们越跑,罗子轩就

  • 僵尸世界:一拳圣僧安姬

    我是被第二天清晨的阳光给隔应醒的!阳光打在身上的感觉咋说呢?就像是露天厕所的那种“黄金”真真是隔应死个人了!昨晚修炼时,看到月亮已经快满月了!川川的事情要抓紧了,先去找到川川的家人,然后见机行事吧!打定主意又去了昨晚的公园。白天的公园总算有了点公园的样子!不再是如昨晚那般!奇呼惨叫声!此起彼伏了。找

  • 龙族之屠龙者第6章在线阅读

    “只有自己的拳头才是真的!”霎那间杨煌眼神之中透露出一抹坚决,伸手一拍,只听嘭的一声闷响,那凝结成球的灵炎瞬间被他拍散,顿时一大篷火焰立刻四处飞散,将杨煌周身十米范围内的石台全部点燃。不但如此,这火焰似乎仍旧没有任何停止的念头,简直是凶猛异常,似乎要焚尽一切可以碰触到的事物,微微停顿一下便继续朝外面

  • 缱绻流年在线阅读第7节

    有些头疼的扶了扶自己的额角,陆轩游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掐死楚言诤的心情。他忍着自己的怒气,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不想上什么钻石。”楚言诤一怔,接着用一种痛心疾首的表情看着陆轩游,看得陆轩游差点以为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他指着陆轩游,颇为恨铁不成钢的说:“陆总,你没有梦想!”陆轩游咬咬牙,这跟梦

  • 我的心理医生之无情胜有情

    招牵在人们的恶意中长大了,她对世界的判断初步形成了,她的内心充满着渴望——渴望朋友,渴望真心,渴望不被欺负。还好,初中的朋友们,是那么多的宝贵,招牵感受到了善意,这也是后来招牵每次撑不下去的时候让她重新振作的支柱之一。第一天去初中,招牵仍然忧心忡忡,她害怕继续小学的故事。那天有好多人在校门口,招牵去

  • 星陨危机无敌剑意

    “邹拾光,别人都叫你剑狂,今日一见,当真是狂得不得了啊!”这里是一片群星璀璨的银河中心,由漫天星辰组成的天台之上,数十人站立。银河本是存在于虚空之中,能站立于此之上,那莫不是实力通天之人。这数十人围成一个圆,将一名十七八岁的长发黑衣少年围在中央,目光不善。“对你们这些垃圾,我还需要谦逊?”少年掏了掏

  • 洪荒:僵尸大帝第四章在线阅读

    “我不是故意见死不救的。”陆星轨手脚并用爬过去,“她早就被咬了,腿上的血是黑的,我救不了他。”他抿紧了唇,有些忐忑。就算面前的人是最大的反派BOSS,也不能让他觉得自己冷酷无情,不值得信赖不是。男人干涩起皮的唇瓣动了动,没说出话来。两人对视半晌,陆星轨也没话说,默默转身去烧水,守着煮饭锅冲了点奶粉,

  • 守护甜心的命运天使在线阅读第7章

    看着胭脂下去准备,雁姬回过头来看着珞琳,”珞琳,还疼么还有哪儿不舒服么再让大夫来瞧瞧吧,虽然醒过来了,可也别留下什么病根才好.”雁姬看着脸色还有一丝苍白的珞琳,说不心疼是假的.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女儿,做额娘的还能跟自己孩子置气吗算了,儿女都是债啊.“额娘,女儿不疼了,有额娘在身边,一点都不疼了.”珞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