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农门俏商女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6/11 3:49:08 作者:呢喃燕语 来源:小说阅读网
农门俏商女
农门俏商女
作者:呢喃燕语来源:小说阅读网
丁香穿到古代就脱了奴仆身份,回到家却傻了,原主竟然是个嫌贫爱富、被人唾弃的无良女!恶女重生、从头来过!老爹无耻、娘亲无能,爷奶无赖、姐姐无子,弟弟们无法无天......丁香深呼吸,无妨无妨,有我呢!带领全家炮制药材、开垦荒田,小日子日渐红火。求亲的好小伙站满了院子,能教书的秀才、会打猎的壮士、精赚钱的商贾......丁香摇头:“都配不上我。”全家发愁,“谁能配上你?”王府世子一脚踏进门,“我!”

天幕国京城

一品香,坐落在天幕国京都最繁华的街道上,虽才入京师三年,可是却每每被世人称赞,不拘一格的装修,独出心裁的食谱,热情好客的店小二,美丽大方的老板娘,若说这些是吸引食客的外在条件,不如说味道才是留住他们的关键。

据说,曾经有一位辞官归故里的御医,曾在一品香吃饭,用餐之际不禁大为感叹,赞誉一品香的食谱乃调养的膳食,于人体不仅有增强健体的食疗效果,而且若是你有心,合理点餐,还能对症下药,为药理食材。

此言一出,顿时惊了来来往往的食客,一传十,十传百,至此之后,一品香的生意便越来越好,客人络绎不绝。

那么,才三年时间,在这商家遍布最繁华的街道上,仅凭食疗一事,一品香是怎么脱引而出的呢,而每每说到一品香,百姓们又总会津津乐道。

传闻,一品香有一位神秘的厨师,每月的月末会下厨一次,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品尝的,一品香有一个规矩,每在一品香用食一次,超过一定的银子,就会得到一张印有“香”字字样的卡片,积满三十张,就会在当月神秘厨师下厨的时候免费品尝。

一品香刚刚推行这一活动时,很多人不以为常,有人认为这是店家牟利的手段,是想骗他们消费,但是也有人认为平常的厨师都已这么出色,那这位神秘厨师岂不是更加厉害,一时间,众说纷纭。

但是这时候,一品香的名声却已打了出去,靠出色的厨艺,也靠众人的猜测。

然而,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一品香却传出了一个消息:

在实行“香”卡之前,神秘厨师将免费下厨一次,凡在当天进入一品香者,皆可以免费食用。

自此事情后,一品香的生意便徐徐而上,短短三年时间,一跃成为京师酒楼之首。

此时,一品香二楼某个房间中,一声赞叹接连不断。

“啧啧,这一品香的厨艺是越来越见长了,小爷我真想把这厨子捆到我府上啊”

说话者一身倜傥月白色长袍,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玩世不恭的流气,秀气似女子般的柳叶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深紫色瑰丽眼眸,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

朱唇轻抿,似笑非笑。肌肤白皙胜雪,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

男生女相,最是秀美!

最让人惊叹的是,指骨分明的玉手上一手一个翡翠戒指,腰间挂着一个大大的上好翡翠玉佩,一身的珠光宝气,煞是财大气粗!

风离叶吧唧着嘴巴,舒服的躺在椅子上,抚着吃撑的肚子,看向对面的人,惊奇道:

“我说你怎么不吃啊”

对面的人闻言并未说话,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如云烟似的墨黑长发,散在耳边,带着几分疏狂。

一双凤目狭长而慵懒的注视着手中的酒杯,红唇微启带着点点魅惑。

风离叶撇了撇嘴,干咳了一声:“你也不用太担心,见不到尸体总还是好的”

对面的人依然没抬头,手中的酒杯有规律的摆动着,骨指分明的指尖煞是好看。

敲门声骤然响起。

“进来”那人道。

来人快步走到慕容墨月旁边,低头耳语了几声,慕容墨月端着杯子的手一顿,眸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随后点点头,来人见状,闪身出了房间。

“怎么了”

风离叶疑惑道。

许久,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

“郡主府的人查出来了”

“咦?”

风离叶惊呼一声,坐直了身子:“难道之前郡主府不是闹鬼?”

慕容墨月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眸中的鄙视很是明显。

“额,咳......咳.....我说着玩的”

风离叶连忙摆手,笑话,他当然知道不是鬼,哪有鬼大白天的出来活动的,如今的郡主府可是非同往日,外人看来,郡主府早已落幕,只是一座废弃的府邸,要不是前段时间慕容告诉自己,只怕他也以为如今的郡主府只是一座废墟。

“王爷,你说会是谁呢,谁这么大的胆子,郡主府可不是一般人可以进去的”

虽已没落,但时隔多年,白虎军的威名依然存在,不然十几年过去,皇上也不会放任着这么大的一座府邸无人问津。

当然,如今璃王的震慑力才是最主要的原因,毕竟,敢和当今璃王做面对面的邻居,还是需要一定的魄力的。

风离叶挠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郡主府虽然十六年前就已是空宅了,但圣上有令,依然是颜郡主的啊。

“上官琉璃”

风离叶正思索间,猛然听到声音,回神后想了想,半响疑惑道:

“上官琉璃是谁”

慕容墨月轻啜了口茶,淡淡的开口:

“天幕十年,少将军上官止,战死沙场,其妻颜郡主千里寻夫,多年不得归,留有一女,名曰琉璃”

“琉璃?上官琉璃!”

风离叶轻唤了几声,上官琉璃,确实有这么一个人,可是......

“可是,当年上官琉璃不是被人赶走了,至今都未寻回吗”

那时候对于将军府来说,可谓是六月飞霜,天寒地冻。

慕容墨月手指敲了敲手中的杯子,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双漆黑的眸子扫过桌上插在花瓶中的梅花。

一品香还有一个独特之处,就是每年冬至,桌上总会摆放一瓶梅花,没过几日,便会换上新的梅花,所以在冬季,一品香内,客人们永远也看不到败落的梅花。

这可不单单是朵简单的梅花!

慕容墨月嘴角闪过一丝快的让人抓不住的光华:

“本王并未说这郡主府的人就是上官琉璃”

风离叶一愣,不满的叫道:“你刚才还说是”

当年将军府痛失嫡子和十万白虎军,上官四公子也失去了一双腿,接着颜郡主又出了事,悲惨之极,上官老将军一夜间白发丛生,几度昏厥。

嗟叹红颜泪、英雄殁,人世苦多,山河永寂、怎堪欢颜。

天幕帝遗憾不已,追封上官止为忠良将军,颜郡主为一品夫人,并将上官家五小姐上官柔纳为贵妃,从此恩宠不断。

而对于遗孤女上官琉璃,天幕帝更是怜惜不已,将颜郡主曾经的府邸赐予当时刚刚出生的上官琉璃。

南阳王慕容易更是因挚友离开悲痛不已,收其女上官琉璃为义女,天幕帝赐封为琉璃郡主,许与和当朝公主同等的待遇。

对所有人来说,这是莫大的荣幸,可是偏偏,年芳四岁的琉璃郡主在老将军外出期间,被府中恶奴赶走,至今下落不明。

一时荣耀之极的将军府虽得到了莫大的赏赐,可是府内却早已如空壳,慢慢的开始没落了,众人唏嘘不已,天妒英才啊。

离人愁、伤别离。那一场盛世流年早已与这座落幕的府邸形同陌路。

一品香内,风离叶看着慕容墨月面无表情的脸,越发惊奇:

“若不是上官琉璃,还会有谁去郡主府呢”

刚开始他以为是小贼乞丐什么的找个落脚处,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查,并不是一般的百姓,每每他们赶到的时候,对方总会先一步离开,似乎对郡主府很熟悉。

慕容墨月淡淡的扫过风离叶纠结疑惑的脸,慢慢放下手中的杯子,抬手从桌上的梅花枝上摘下一朵梅花:

“虽不是上官琉璃,却又与她有关”

阿远,你终究是坐不住了吗!

又或者是——

那样一双妙人的儿女又怎会如此默默的凋零!

这是风离叶吃过最憋屈的一顿饭,明明让他这么好奇,却偏偏不告诉他,靠,不知道这样是很不道德的吗,一肚子的气不敢发,看谁都不顺眼。

不曾想,下楼的时候竟遇到了一个更不顺眼的!

一品香也是众多富家子弟和王孙贵族都喜欢去的酒楼,因为往日常有王爷小姐什么的在此,倒也安静。

不过今日,一品香内酒客们人人自危,只恨自己贪嘴,今日来此一遭。

只因一品香门口,站着天幕的两位大神,天幕国太子慕容墨循和璃王慕容墨月!

在天幕,人人都知道太子和璃王不和,朝中也分太子和璃王党,两人的明争暗斗自朝堂斗到朝下。

太子为人狠厉,在百姓中颇有微词,而璃王邪魅残酷,百姓们只敢暗地讨论。

坊间传闻,璃王并非热衷于朝政,只因少年将成,自幼封王,战功累累,祖父又是开国功臣,名门之后,所以被大臣们推到了此番位置。

璃王的态度更是让人捉摸不透,时而懒散放纵,时而便于朝堂,让人摸不到头脑。

索性,朝堂如何并非百姓们所关心的,眼下的情况才是令人头疼。

两人在一品香相遇,众人只觉得今日出门没看黄历,怎么今日碰到这两位大爷。

慕容墨循一身墨色锦衣长袍,五官分明的俊脸上此时满是阴霾的看着慕容墨月:

“七弟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不给本太子面子”

慕容墨月连个眼神都没赏他,继续摆弄着手里的东西,语气听不出任何感情:“怎么,太子爷又看上本王的东西了”

拿起手里的东西晃了晃:“这个?”

慕容墨循面上一丝傲然一闪而过:“当然是......”

啪......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地上的碎片,嘴角一片抽搐,看成色就知那玉乃少有的好玉,如此就被璃王给摔了,真是暴殄天物啊!

风离叶更是眼角直跳,心疼了一地,那可是他特意不远千里,凭三寸不烂之舌,花万金才得的玲珑血玉!

慕容墨循脸色一僵:“慕容墨月,你这是什么意思,本太子早就说过要将此玉佩献给父皇,你为今之举是何意”

慕容墨月一身红衣似火,比那满地的枫叶还耀眼,眉如墨画,水翦星眸,顾盼神飞。

若有似无的笑容斜斜的挂在嘴角,魅惑众生;那似睨非睨的眼波所过之处,留下的尽是无限风情。

只是眼底深处,却满是冷漠。

“太子可真是好记性,本王怎么不知道这玉佩何时成了太子的了”

眼神随意的一瞟:“风小四,难不成你不是送给本王而是要送给太子的?”

慕容墨月身边一人立马探出头来,朝慕容墨月大大的弯了下腰,态度绝对诚恳,面上却嬉皮笑脸:

“王爷明鉴啊,这玉可是小的上刀山下火海专为王爷寻来的,至于太子”

抬头看了眼一脸菜色的慕容墨循:“小的可不敢高攀啊”

风离叶此时虽窝了满腔的火,但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自是不会将情绪表漏出来,神色也和平常无异。

但看在某些人眼里,不免刺眼了些。

慕容墨循气的火冒三丈,刚才他也没想到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慕容墨月下楼,两人一直互看不顺眼,当时看他手里拿着块好玉,也不是真想要,就是想找他的不快。

“风离叶,你不要不知好歹”

风离叶一抖手,摇扇打开,风骚的扇了两下,面色惊恐:“哎呀,风某胆小,太子爷可不要吓到风某了”

“你......你......”

一直站在慕容墨循身侧的慕容墨鸿上前,拍了拍慕容墨循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转头看向慕容墨月:

“七弟,皇兄只是想对父皇略表孝心,只是一块小小的玉佩,你又何许如此,伤了兄弟间的感情不是”

看似调和的一句话,却处处透露着慕容墨月的不孝和小气。

慕容墨月妖娆一笑,一身红衣更显邪魅:“二哥也说了,只是一块小小的玉佩,这小小的玉佩怎能献给父皇呢,二哥难道觉得父皇就喜欢这种小家子气的东西”

慕容墨鸿一噎,神色微冷的看了慕容墨月一眼:“本王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慕容墨循看着慕容墨月嘚瑟的神情,愈加觉得刺眼,拂袖一摆,“七弟的嘴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李诗诗看着慕容墨月俊美绝伦的脸,面上闪过一丝娇羞,柔美异常的红润俏脸,粉色锦衣华服下,玲珑的身段更显妖娆。

慢慢的从慕容墨循旁边走到了前方,半遮半掩的看着慕容墨月,语气温柔似水:

“七王爷,太子和二王爷也是一番好意,还望七王爷看在诗诗的面上,不要太计较才是”

慕容墨月懒懒的瞥了她一眼:“你是谁”

又嫌弃的看了慕容墨循一眼,“什么时候太子也要女人帮忙说话了”

慕容墨循瞪大了眼睛,气的说不出话来,李诗诗也是面色一红,羞愧不已,气的直跺脚。

风离叶一张俊脸憋得通红,掩饰性的咳嗽了一声:“咳,王爷,这是左相府的大小姐,李大小姐可是未来的太子妃啊”

慕容墨月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吐出来的话却让慕容墨循直接憋出了内伤:

“太子妃?太子不是喜好男色吗,噢,莫不是本王误会了”

噗!

风离叶悄悄对着慕容墨月竖了个大拇指,靠,璃王威武啊,虽然一直有传言说太子好男色,可是没人敢当面说出来啊,怕也只有璃王这等狠角色能面不改色气不喘的说出来。

李诗诗的身份在天幕早已不是秘密,入住东宫也是早晚的事。

周围的食客们此时恨不得钻进门缝里。

璃王啊,我们跟您无冤无仇,您可不能害我们啊,谁不知道这太子有仇必报,今日这么大的事被我们听见了,要是太子赶尽杀绝可如何是好。

周围突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百姓们是被吓得,慕容墨循等人是被气的,而慕容墨月这边则是......乐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宇宙贸易商在线阅读第二章

    上一秒她明明在自家花园,下一秒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林黛玉倒也没有惊惶,抱着小猫环视四周,只觉得新奇。只见眼前一条小河潺潺流动,看不到来处,也没有去处,河水清澈干净,河底有三两水草,鹅卵石圆润透亮,有种别样的精致感。唯一可惜的大概是河里没看到鱼。林黛玉跟着她娘亲去寺庙上香的时候曾经偷偷透过马车的窗

  • 秋水寒星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2章黄妙云以为自己在做梦,但周围的一切委实过分熟悉,身上暖和的毯子,耳边嘈杂的人声,隔扇外往来的丫鬟,逼真得无以复加,她揪紧了毯子,眼泪从明净的双眸里逼出来,她回来了,她好像回来了……一旁伺候的大丫鬟留香瞧着不对劲,连忙捧了个斗彩八吉祥灵芝纹的小碟儿到黄妙云跟前,低声哄着说:“姑娘,是不是梦魇了?

  • 重生后我拆了男神的CP亲自下厨

    张白羽一直以为自己内功不足,其实不然废除内功修习家传武功九龙护体,张白羽一直认为天下武功就算再精妙也不如自己家传武功。其实张白羽贵为王爷身份最贵加上父皇爱护,如今张白羽虽然学习暗器武功加上内功达到第二层,但是终究还是学武尚浅,所以既然绑定系统。如今系统既然绑定张白羽,张白羽不想系统帮忙自己,只要不发

  • 我有一只叮叮怪在线阅读第6章

    芭蕉直播平台的公司总部!网络维护部的一个员工,紧急的对着负责人说道:“老大,不好了,网站不知道什么原因,一个房间正在不停的涨人数,而且至尊和帝王粉丝都不在少数,已经快要到顶了,怎么办?”“什么到顶了?怎么还用问,立马使用启用备用服务器!”负责人立马问道!“老大你忘记了,备用服务器已经没有多余的了!”

  • 打工吧,系统!在线阅读第五章

    妖皇陛下放软了声音哄着小崽子,对亲生儿子都没这么好脾气过,叶阳发泄过后也冷静了下来,扭扭捏捏蹭了蹭捧着自己的大手有些不好意思。小金乌们将他们围成一圈,一个个活泼的不行,没有一点吃醋的意思,反而煞有其事的强调,“父皇父皇,要温柔!”帝俊好不容易将弟弟哄好,看着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儿子,凤眸微眯淡淡道,“

  • 学霸的二哈少年在线阅读第三节

    岛主姓黄,甜到忧伤。一杜陵梦其实是个很爱笑的人,而且大部分时候她的心情都很愉快。没有吃饱饭的时候除外。所以她现在又是那副消沉清淡、生人勿近的样子,坐在喧闹的大堂里,隔壁桌的糖醋鱼香味不住往她鼻子里钻。陆小凤偏偏还要故意戳她的伤心处:“趁此机会,你可以将烟戒了。”杜陵梦冷冷道:“哪天你将酒戒了,我就戒

  • 养母难为在线阅读第10节

    那江明宇见他这般态度,倒也是以礼还之。礼过之后,边听那江明宇道:“你并非四象卫中人,并非我对手。”荧川一愣,倒是不明白他要表达什么。是不是对手,如何安排比赛也并非他荧川说了算。他这话说的倒是像是自己找他麻烦一般。不过这般心思他是不会透露的。不过荧川似乎也明白了老爷子的意思,这次内场争锋,既然老爷子安

  • LOL之无敌玩家在线阅读不可描述

    清柠只记得这一小段画面,之前之后的记忆都是空白。脑补一下,大概能知道沈清柠对秦玖做了什么不可描述之事——真是太过分了,日月昭昭郎朗乾坤之下,她竟然公然调戏良家妇男!想明白这一点的清柠,心情沉重地走下楼梯。客厅里,秦玖正在给团子喂小白菜,其他成员连游戏都不打了,过来围观猫咪拒绝小鱼干啃小白菜,啧啧称奇

  • 太虚学院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靠,什么鬼情况,以后在也不和那些家伙喝酒了,个个都这么能喝,难受死我了!”一名青年摇摇晃晃了扶着楼梯直接慢慢走了上来,来到一扇有点破旧大门前面,慢慢从自己口袋里面拿出钥匙,原本十分利落的动作,在因为喝了不少的酒的原因,搞个些十分缓慢,随后青年在自己口袋里面摸了一阵之后,找到了钥匙后,直接就是打开

  • 君沫本心在线阅读第九章

    星晨琳一个人战在马路边回想着Mr.李所说的伙伴到底是什么,但想来想去还是没有什么瞑目。呼.........一阵风吹过,星晨琳满头迷人的紫发被吹散了,在风中飘着飘着..........马路上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了,但星晨琳好像没有发现,还是一直定定的站在那儿.突然,星晨琳看到了同自己一摸一样的一头紫发飘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