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每次重生都不可描述之玩雪(9)

2021/6/11 4:08:31 作者:嘘知 来源:晋江文学城
每次重生都不可描述
每次重生都不可描述
作者:嘘知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完结,麻烦全订的小可爱,在文案页右下角打个分分,微.博【嘘知】有抽奖~快来参加~】【搞笑甜文《高冷男神向往狗血恋爱》已开,可点进作者专栏看~有红包~】第一次重生。宣采薇重生成了她大伯随身挂的玉佩,结果发现对外形象“专一深情”大伯在外养了一房外室。第二次重生。宣采薇重生成了她未婚夫的束发玉冠,结果发现口口声声说爱她一生一世的未婚夫竟然早已同她的庶妹暗通款曲。……第N次重生。宣采薇重生成了京城第一美男+高岭之花的淮安郡王“秦隐”挂在书房暗门的一幅画,结果发现秦隐密谋造反不说,特喵地还暗恋她。因

“呃!”少年摸着吃得圆鼓鼓的肚子,打了个饱嗝,“从来没有吃过如此好吃的东西,虽然辛辣了一点,但很有趣。不知不觉在你这里竟过了这么久了,我得赶紧去见我皇兄了,不然一会儿去迟了又要挨骂。”

“不送!还有,千万不能跟任何人说你来过这里,以及吃了什么东西,知道吗?尤其是你皇兄!”刘苗苗没好气地告诫道。

“放心吧,我还没那么笨!”说罢,只见他三步并两步走到院墙下,随即一跃而起,便跳出三米高的院墙,消失在刘苗苗视线中。

“啥?他是未进化完成的猴子?还是说他有飞檐走壁的功夫?如果自己也会飞檐走壁,是不是不用他们帮忙也可以逃出去?”刘苗苗想。

少年走后,刘苗苗将剩余的锅底处理掉,又在炭火上热了一锅水清洗碗筷。

由于时间还早,她又刚吃了火锅,一时还不想上床挺尸,便批了件君暝送来的斗篷在身上,一个人跑去院子堆雪了。

麒麟宫,一衣着龙袍的青年男子端坐在龙椅上,正运笔批阅奏章。他神情专注,剑眉微扬,不怒而自威。

忽地,一少年不经通报便私自闯入。见了龙椅上伏案工作的男子,大咧咧道:“皇兄!你又在阅奏折啊?”

男子抬头冷冷扫了少年一眼,皱眉道:“不要把这里当作你的靖王府。”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下次臣弟进殿一定先通报。今天这不是因为臣弟好久没见着你了,所以一时兴奋,忘了规矩,还请皇兄开恩。”少年心情似乎很好,对着青年嬉皮笑脸。

“你擅自离京数月,我没责罚你便是开恩了。现在耍够了,知道回来了?”青年冷哼一声,原本就薄情的脸显得更加严肃。

少年忙走到青年身后,捏起拳头不轻不重地捶着,“皇兄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你看我一回京不就直奔皇宫来看你了么?你累了吧?我帮你捶得舒服吗?”

青年闻着少年身上一股奇怪的味道,心下一阵迟疑,冷冷道:“一回京就来看我?我看未必吧?我听说你老早就进宫了,怎么现在才到这里?”

“啊?”少年心虚,圆圆的眼睛骨碌碌转了一圈,“我刚才肚子痛,便去找茅房了。”

“是吗?你身上这股味道莫非就是如厕时候熏出来的?”

少年手上动作一顿,心想完了,再继续待下去只怕会被套出不该说的话来,便急中生智道:“啊,皇兄,我肚子又痛了,我先离开了!”

少年说完一溜烟就跑了。

君暝闻着残留在殿内的火锅味,不禁直皱眉:君皓去找过苏清漪?这种味道跟苏清漪曾经吃过的冒菜太相似了!他去找苏清漪是什么事?

说来也有好一段时间没去看她了,不知她是否也会想自己?君暝搁下手中的笔,进里间换了身便服,招来暗处的青峰,这才出殿。

君暝进门的时候正好看到刘苗苗自顾自地在雪地中玩耍,洁白的雪花飘落在她如瀑的发丝上,让人忍不住想去为她轻轻拂去风雪。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苏清漪的气色明显变好了许多,脸不像先前那么尖,两颊也不是凹陷的状态,肤色也由蜡黄变得白里透红,像五月的水蜜桃,让人总想咬一口。

君暝关上门,缓缓朝她走去,她似乎很专注于堆雪人,又或许是风声太大,她完全没注意到有人闯进了她的院子。

君暝走到她身后停下,只听苏清漪自言自语道:“混账老古董,臭流氓,亲了劳资就开跑,一走还是十多天,让劳资一个人在这里无聊死了,还害得劳资失眠了几个晚上,还做了一个晚上的春梦……”

君暝心中本是带着几分怒意过来,但听到这些话,却又不知该怒还是该笑,或者板着脸斥责她不懂矜持。

那日他亲苏清漪本是因为一时冲动,但这样的苏清漪总是挠着他的心,让他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跟她黏在一起。

如果早日看到苏清漪这样可爱的一面,不知自己会不会舍得废掉她,浪费了那么多与她相处的时光。君暝还记得苏清漪最初嫁给自己的场景,那时候先皇还在,自己还是个太子,她总是一副寡言少语的温顺模样,跟现在的苏清漪完全不同。

苏家出事,自己不得不废了她的后位,但她自始自终却没有埋怨过一句,是自己亏欠她太多。她嫁给自己的时候,自己却忙着帮父皇处理政事,很少临幸她;后来父皇驾崩,自己又因钱太师之故整日心情烦闷,不曾正眼看过她几回。

而今,自己总算是可以和她相处、相爱,但是她已被自己废了后位,失了关于自己的记忆,更是因此对自己有了心结。君暝一想到这里,心头便泛起一股苦涩。

“臭君暝,扎死你……”刘苗苗正用树枝在雪人身上出气时,扬起的手却突然被人握住。

刘苗苗一回头,便见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你……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没有一点声响?”

“你骂得如此起劲,能听到才怪。风雪这麽大,别在这里玩了,进去烤烤火吧!”君暝一脸温柔地说道。

冰山脸真的融化了?刘苗苗简直不敢置信,他既然知道自己在骂他,那他在自己身后站了多久了?是不是自己骂他的那些话他全听见了?但是,如果他听见了肯定会生气啊,不会这么平和才对!

“你……我自己会走!”刘苗苗还没反应过来时,便被君暝以公主抱的姿势抱了起来,这么少女心的姿势,简直让刘苗苗招架不住。

“不想掉在雪地上就不要动。”君暝板着脸警告道。

既然都这样了,刘苗苗也不矫情了,故意伸出手臂抱住君暝的脖子,她如愿地看到对方那张冰块脸上诧异的神情。继而,刘苗苗一脸坏笑地凑到君暝面前,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君暝,“我美吗?”

君暝深呼吸一口气,微颤着睫毛闭了闭眼,“你别玩火。”

“你那么在乎你的皇上,那作为他昔日皇后的我,你为什么又要来招惹呢?你就不怕他杀了你吗?”刘苗苗凑到君暝耳边,吐气如兰。

让你上次不负责任地亲了自己就跑!

君暝没有理会眼前的苏清漪的问题,只低头抱着她一步步走向屋内。

“你今天吃了什么?屋里怎么这麽大一股味儿。”君暝一跨进门便问道。

“你管我吃什么,我现在最想吃你!”刘苗苗故意贴近君暝,将气息全吐在他脸上。

君暝直皱眉,“你的嘴巴有一股怪味。”

“喂!你也太不解风情了吧?该不是不举吧?我都这么挑逗你了,你竟一点反应都没有!”

倒是把自己弄得有些反应了!当然,这话刘苗苗打死都不承认。

刘苗苗从君暝身上跳下,气馁地坐到桌子前,不是说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禁不起一丁点诱惑嘛!这人完全坐怀不乱,还嫌弃自己嘴里有大蒜味。

“最近实在太忙,所以没空来看你。”君暝走过去帮刘苗苗把斗篷脱下放在一旁,然后再坐到她身边,解释了一句。

刘苗苗正在气头上,双手抱胸冷哼一声,扭头不理。刚才自己导演了一出妖女诱惑唐僧失败的戏码,现在只觉得颜面尽失,哪里还有心思搭理他。撩人的是他,现在却装圣人,简直耍人呢。

最主要的是自己竟然还当真了!

“生气了?”君暝感受到刘苗苗的怨气,追问道。

这不明摆着么!刘苗苗一声不吭,打死不理。

一向只有女人讨好自己,从来没有哪个女的敢如此给自己摆臭脸,也从没人对自己这般耍赖怄气,君暝一时不知该如何哄好苏清漪。但看她一脸倔强,发上还残留着未融的风雪,君暝一时心动,伸手将他发间的雪花拂去,而后又扳回她的身体,捧起她怒意未消的脸便狠狠亲下去。

刘苗苗睁大眼,她本该推开此人,但唇间温柔的触感却让她失了神,她知道这是此人笨拙的回应方式。

或许是思念太久,或许是愧疚太多,又或许是已经无法自拔,君暝突然发泄似的狠狠地亲吻着眼前这朝思暮想的人。他不敢睁开眼,他怕那双太过澄澈漂亮的眸子勾去了自己的魂,她的唇是如此柔软甘甜,让自己深陷其中,欲罢不能,恨不得永远就停留在这一刻,不去想朝中那些蝇营狗苟。

刘苗苗感觉自己都快被这老古董流氓给亲窒息了,偏偏他还死死抱着自己,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看他那么清瘦,胸膛却像铜墙铁壁,任自己怎么推也推不动。

果然人不可貌相,这张冰山禁欲脸下竟然藏着一颗兽性的心!

隔了好一会儿,就在刘苗苗觉得自己嘴巴都要被亲肿的时候,君暝才放开了他。

“滋味怎么样?甜美吗?”刘苗苗浅浅一笑,故意问道。

君暝深深看了她一眼,淡淡回了句:“还行。”

“那想不想和我永远在一起?自由自在,远离纷争。”刘苗苗垫脚勾起君暝的脖子,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浅笑嫣嫣,倾倒众生。

君暝有种不祥的预感,“你想说什么?”

“带我走,离开这里。我不再是被废的皇后,你不再是皇上的侍卫,没有人能干涉我们,你不是爱我吗?带我离开这里,我们便可一生一世一双人。”刘苗苗魅惑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冥王独宠绝色王妃第1章在线阅读

    1.“唉......”樊玖之已经记不起来这是第多少次叹息了,他看着自己所处的这个白雾茫茫的空间,卸下全身的力气向后倒去。周围的浓雾瞬间聚起将他托住,樊玖之无聊地在上边打了个滚,看着眼前无尽的浓雾,觉得自己可能会在任务开始之前就先无聊死。他到底还要在这个鬼地方呆多久啊......樊玖之本是时空管理局的

  • 救救宇宙吧食神系统觉醒

    当丁一终于决定要参加之后,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导演王恬更是如此,他其实心里头对丁一的到来非常的头疼。这个小子突然冒出来,还被台里钦定为必须参加节目的素人,挤掉了本来定好的人选。这种事情,简直就是每个导演最反感的事情之一了。当黄小鸣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差点没发飙,还是赵蔚给他劝了下来。更重要的是,王恬

  • 六界门在线阅读第五章

    翌日黄奕直接从昨天的中午睡到了今天的中午,显然这一个半月看似收获挺大,但是收获大的代价就是疲劳,长时间使用魔力会使人十分疲惫,黄奕也算意志力强的了,要不然这一个半月肯定撑不下来。“现在应该学习一些魔法了,但是该怎么释放魔法呢?”现在的黄奕顶多只能让空间扭曲,这是一个十分鸡肋的魔法,没有任何软用,最多

  • 陆小凤同人之剑神追着剑修跑义父来探

    叶婉柔记得这个声音,想到那个白衣男子,吓得不由得手一抖,打翻了桌上的杯盏。四个原本充满活力的丫鬟,听到这个声音立即都跪了下去,头低低的挨着地面,丝毫不敢动一下。当那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屋子里时,叶婉柔如见现世恶魔一般也跟着跪了下去。梁桐跟在展云风身后进来,随后出声将风、花、雪、月四个丫鬟都带了出去,走

  • 幕后至尊第4章在线阅读

    嗯,一千朵鲜花加一更。五百张评价票加一更。虽然是个新人作者,但感觉这两个东西挺重要的。每天四更保底,所以不要怜惜作者,尽情的拿鲜花评价票砸我把!

  • 那就,修仙吧!第九章在线阅读

    一大早,姜小龙刚来到班级就觉得不对劲,教室里的桌椅反了过来,而且桌子之间也都拉开了距离。姜小龙愣了愣,向胖子问道:“胖子,这是干嘛呢?怎么搬成了这子,难道你家又开张了新生意,要在教室里剪彩庆祝?”胖子竖了竖大拇指,道:“小龙,我就服你,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家开张在班级庆祝个什么劲儿?这是考试啊,你

  • 到底意难平在线阅读第4章

    我们常听老人说,算命的人,他的子女不会过得太好,不会大富大贵,因为她泄露了太多天机会遭到天谴。我们听到这些总觉得会是无稽之谈,然而,当我渐渐长大,遇到的事多了,很多东西看得分明,却也更加不理解,这世间总有那么一些事情,是没有办法用科学去解释的。我妈妈和我说,一个曾经给我算过命的老人,很多人都去找她,

  • 武侠之公子无双之女装

    汤笃慌不择路地从一个巷子蹿到另一个巷子,身后熟悉的声音紧追不舍:“汤笃!你再跑……呼呼……你再跑我就要告诉仙尊了!”汤笃边跑边嫌弃地撇嘴,仙尊大人怎么会来理这种小事。他虽然天资平常,但和同届的弟子半斤八两,这会儿占了先机,一时半会儿人家也追不上他。但汤笃吃亏在——对方人多。他急转进一条小巷,闷头往前

  • 绽放之御魔边疆在线阅读第4节

    宫宴后,京中传喜报道:峪山关大捷!成王爷入京了!要说那成王,可是这乌烟瘴气的大靖国里少有的明白人。成王乃先帝赐封的异姓王,其人能文善武,仪表堂堂,可谓是志虑忠良之辈。本想着这大靖在他的辅佐之下能得再创盛世,却不想昏君登基后,竟听信小人谗言,弃之而不用,将他遣到了峪山关那等苦寒之地。是以这京中,皇帝昏

  • 海贼:我!黑胡子!为所欲为!在线阅读第3节

    “叮,系统发布新任务,请宿主在三天之内卖出198份【扬州炒饭】,每份定价198元,要求先收钱后炒饭,如有违背,系统将停止供应食材一个月。”什么意思?一碗扬州炒饭,定价198?这是要发财的节奏啊!只是要先收客人钱才炒饭,这倒是个麻烦啊。实话说,叶向南已经对自己的炒饭信心十足了,别说是198,就算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