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银发微动媚长安博弈什么的拼智商啊

2021/6/11 4:19:33 作者:枫倾城 来源:3G小说网
银发微动媚长安
银发微动媚长安
作者:枫倾城来源:3G小说网
什么?被小三了?被休弃了?什么?师父带她飞?什么?大神是男神?我嘞个神啊,她自认没什么运气,如今运气滚滚来是要闹那样?“我萧陌在这里跟大家保证,我会一辈子爱她,疼她,照顾她。”“一直以来我都在责怪上天,为什么我这辈子总是在霉运连连?但是现在我再也不会了,因为我知道,上天用我这前半辈子所有的好运带给了我这辈子最最重要的人。”年少轻狂,不问情深缘浅,相思无常,愿回首,你还在。

第二天清晨八点,白蕊准时睁开眼睛。习惯性地翻身下地,飘出房门,直奔洗手间的小白童鞋很不幸地一脚踢中了护栏之间的空隙,把脚上的动物拖鞋给踢了下去。

哦!某人这时才猛然想起,自己在独木,在一个全新的居住地,洗手间在室内,不用出门左拐……

很淡定地低头看向自己鞋子滑行下落的方向,那里有一个正在以爬楼梯的方式做着早锻炼(大雾)的少年,心肠很好地用自己的脸接住了白蕊的拖鞋。十环!这位兄台人品满分!白蕊暗暗点头,感叹这样的好人实在少见。

“好人”顾一哲表示自己很囧。一大早被BOSS的内线吵醒不说,还被委以N多莫须有的工作,什么身份证明、就职申请、委任通知书、工作说明……这都什么鬼!这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新闻工作者(自封)应该做的工作吗?怎么看都像是在给BOSS家想要硬塞进来的某关系户做嫁衣的样子啊!

然而万万没想到,就在这一边腹诽一边哼哧哼哧向材料室进发的路上,会有天降神拖,大义凛然地亲吻他还没洗过的脸颊,惩罚他对BOSS的不敬。克奥,想想都不让了吗?

顾一哲捧着拖鞋满脸悲愤地抬头望向始作俑者,后者小脚丫一伸,在护栏外晃了两晃,以示自己受损的行走能力。男生果断认怂,屁颠屁颠地把鞋送上来,却在看清妹子小脸儿的时候心尖一颤,再回神时那动物拖鞋已经在半空中做加速运动了。

“啊,那个,对不……起”顾一哲的反射弧不长,但遇见这种情况也只来得及道个歉,已经没法做出接住拖鞋的动作,却见对面这位看似文文弱弱的素颜美**雅地一个侧身,裹着动物睡衣的长腿一抬,看似轻飘飘的,却正好把半空中的拖鞋接了回来,再一抖,已然好好地穿在了脚上。

“姑娘好身手!”某人后退两步,由衷地发出赞叹,却被姑娘吐槽道:“这位兄台夸人也不顺带鼓个掌捧捧场?”顾一哲呆了两秒,果断出手开拍,没拍两下,人家姑娘甩他一个后脑勺,回房了。

不对,这姑娘面生啊,该不会……“等等,你叫白蕊对不对?”某人觉得赶紧叫住人才是上策,于是出口。

“是我。”白蕊回头,淡淡地看着接鞋勇士,说:“你哪位?”

噢,这淡漠的表情,这幅爱答不理的嘴脸,太帅了,就喜欢这种感觉!如果白蕊能听到顾一哲童鞋的心理活动,一定毫不犹豫地指着他鼻子揭穿他——抖M找小攻玩儿去。可是这货一脸的道貌岸然正人君子,充分利用机会把自己身上很多莫须有的工作给推了出去:“我叫顾一哲,驻翱途新区娱记分队队长,听闻你也想加入,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成员录取工作,上交一份身份证明材料和就职申请书。”

白蕊定定地看他两秒,嘴角一扯,还真当哀家是小白啊?“都在司徒勖冉那里,他没给你吗?”言下之意是,想要?找司徒勖冉去吧,他自己说了会帮我搞定一切的。

不可能啊!小冉可是最接近BOSS的人,那些东西都已经在他手里,那就等于交给了BOSS,自己没理由再做一遍这乱七八糟的活啊。可是如果白蕊说谎……她怎么会认识司徒勖冉?卧槽难道她真的是关系户??再试探一下,顾一哲转了转眼珠道:“这样,你随我去材料室一趟,我还可以给你弄份工作说明什么的。”

“不要,一大早的我还没吃饭呢。”某小白对这位抖M的好感度蹭蹭地下降,恐怕接几次鞋都没法再复原。不过这一次,对方表现出了很有预见性的体贴:“我带你去工作餐厅吧,小冉不在那用餐,肯定没告诉过你它在哪。而且你没工作卡,没人带着不一定进得去。”

白蕊笑笑,眸子不由地闪亮起来。她对于住处或者餐厅的关注点永远只有一个:“牛奶供应充足么?”

餐厅某隔间。

顾一哲看着某小白面前挤得满满却丝毫未动的食物,再看着某小白一手一杯毫不犹豫就能灌下的牛奶,皱着眉头,心想这姑娘一定是在诓我。要了这么多东西却只喝可以免费续杯的牛奶,而且厚着脸皮续了一杯又一杯……要不要这么奇葩!知道刚才服务员看我的眼神么?她分明是在说“这货妻管严吧?老婆这么耍性子也不管?”天啦!鬼才是你老婆啦!

白蕊在牛奶堆里徜徉正high,果断无视了对面那货的眼神谴责之光。瞪哀家有什么用,给你点了一桌子菜你也不吃,这么败家,还敢瞪哀家,哼哼!

蓦地,某小白眼角瞥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还没来得及抱着牛奶开溜,那身影就已经窜到身侧赌住了一边的去路,“小白,终于找到你了。你跑什么?”来者正是司徒勖冉。

白蕊心底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默默地掬一把冷汗,只祈求已经被出卖的小冉童鞋还记得自己昨天说的话,把一切都揽到自己头上。她有些不自在地答应道:“啊,我没有啊。你找我什么事?”

“出大事了!”司徒勖冉神色一凛,抓起小白的小手就往外面跑,边跑边给她解释,“你昨天上午和我哥相亲,是不是把包包落在中心公园里了?我哥捡回来不知道往哪儿送就暂时扔家里,结果宛晴阿姨拨来音频误会我们把你绑架了……”

额。被某人抓在手里的白蕊表示自己很无奈,我故意落下的包包那死精英男捡它干嘛?包是你们捡的,误会是你们惹的,管哀家啥事?还有,为母上大人五星级的误会能力点个low。

一时不查,二人已经跑到了餐厅外的走廊上。工作餐厅位于树干的顶部,抬头便可望见莹蓝色的天空和轻盈的白云。员工们平时一般靠一种名叫“阳光泡泡”的升降梯上下楼,圆溜溜的泡泡看似不靠谱,确是按着预定轨迹走的安全舒适的路线。此时在餐厅就餐的人并不多,走廊外,除了零星几个待客的泡泡,只有一辆拉风的云翼座驾。白蕊刚想对此座驾停在外面对人产生的影响表示谴责,就被一直在吃她豆腐的某人一把公主抱了起来。只见当事人利落地跃上走廊低矮的护栏,不等白蕊撕破淡定的外壳发出一声惨烈的尖叫,就毅然决然地跳了下去。

跳得快,落地也快。白蕊还没回过神来,就已经被妥妥安置在了云翼的副驾位,还被称赞了一句,小白你真轻。

“啊?你怎么没摔死啊?”虽然是疑问句,白蕊脸上却没有多少疑惑的表情,显得有些过分淡定。司徒勖冉粲然一笑,表示隐形防护网质量妥妥的,然后一边发动云翼一边继续给白蕊讲(毫无重点的)故事。“然后,你知道宛晴阿姨的,她那个急性子,直接就带着机械协警杀过来了。”

“可是她没找我和我哥,她直接杀到我妈那边去了。你说她怎么知道我们家住在哪呢?”

“她们俩据说促膝长谈一个晚上,期间除了送进去一份宵夜,啥都没有。大人好像斗起智商来都这么忘我。”

白蕊忍了良久等不来重点,终于下定决心打断某人一次:“那叫博弈!然后呢?说重点!”

司徒勖冉忽而扭头看了看她,眼眸中带着些笑意,也不知是为何,他道:“重点是她俩博弈的结果——宛晴阿姨不相信我哥的魅力,和我妈打赌,看你俩住在一起一个月,谁能先对对方有感觉……”

噗!!!!!

可怜的白蕊一口牛奶全喷在了挡风玻璃上。克奥!!!!!这算什么鬼!一想到要和精英男同居,就真心忍不了了啊!“那只臭屁死精英男是你哥也就算了,你妈谁啊瞎掺和什么啊!我妈当初明明都已经对精英男无好感了啊!还打赌,凑,凭我妈那种要强的个性,谁跟她打赌她就进谁的套简直蠢毙了!还拿我当牺牲品,我特么谁啊?克奥是亲生的吗?”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一旁的司徒勖冉听得剑眉直跳,表示面对闲时高冷怒时黑化的十念SAMA真心有点怕怕。呜呜还好娶她的不是我,呜呜还好我是弯的……又熬过几分钟,某人如释重负道,“我们到了,就是这里。”

“宛晴阿姨也在这里,要不你找她再……说道说道?”司徒勖冉偷瞄了一眼身边人的脸色,简直黑如锅底。唉,兄长大人往后的日子貌似不太好过啊~

怒气冲冲地下车,白蕊迅捷地飘到大门口,把电子门铃按得啪啪作响。

不等她按第三下,金属大门开了,门后的人逆光站着,显得有些孤傲,又很是妖孽。

明明是简单的长袖长裤,明明是寻常的居家款式,穿在那人身上却有说不出的高贵与韵味;明明是略显凌乱的随意发型,明明是不显造作的自然姿势,用在那人身上却有不可名状的英气与俊朗……

二人就这样对视着,完成了他们的第二次相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孝少年在线阅读第7章

    在愉妃灵前,五阿哥倒是哭得死去活来,昏过去不知道多少次,让不明白愉妃死亡真相的乾隆很是感伤,觉得这孩子真是越看越像自己,尤其这孝顺,更是像了自己,愉妃没白生养这么个儿子,“孝子”这俩还闪着金光的大字儿就这样戴在了五阿哥永琪的大脑门儿上。五阿哥也曾求见过静斓,说是“我听说额娘病重之时多赖郁贵人照料,永

  • 农女的二婚第4章在线阅读

    莫晓晓小时候父母离异,母亲带着哥哥走了,她跟着父亲。说是父亲家庭条件好,可以富养闺女,但只有莫晓晓一个人知道哥哥从小学习就好,而她却在中下游徘徊,母亲不止一次在他们面前说她丢人,甚至还说出龙凤胎只想要哥哥的话。莫晓晓不理,她知道自己没有哥哥好,但是哥哥疼的是她,就算两个人之间没有太多的交流,但心底的

  • [家教]目中无人在线阅读第9章

    于是夏砚梨只好认命的跟着容朔回到了那间熟悉的小屋中。容朔的屋子与夏砚梨上次来时相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不过是桌案上多了一个白色的瓷瓶,其中插了几支桃花。夏砚梨一边感叹着容朔真有闲情逸致,还会插花,一边顺着桌案走到了第一次来这所坐的地方。“阿砚。”容朔的声音很淡,却正好能让夏砚梨听得清清楚楚。夏砚

  • 迷案组绝望

    中都,星家,此刻星家所有长老齐聚在聚星阁。高台上,星傲云端坐与上,看了看众长老,目光落在站在首位的大长老,和声问道:“大长老,对于此事,您怎么看?”星云峰沉思片刻,开口道:“无痕所说的可能性很大,看来这次敌人图谋甚大,只是不知道这些人受雇于何人?对于此前他曾说的幽光一事,老夫心中有些猜测,却也觉得有

  • 三国之再造乾坤在线阅读第6章

    江渡从从他外祖父吕家出来时已经接近正午,手里捧着一个长木盒,里面是他外公吕禹碹前些年画的一幅水墨山水,扔拍卖行里少说也得拍个几千万。过了春分,天气渐热,江渡打了个电话给石子恒,喊他出来到海上明月喝酒。“你们家那边怎么说的,怎么个态度。”酒过半巡,江渡长腿放在茶几上,单手举着红酒杯,问道。石子恒扔了颗

  • 风羽翎第十章在线阅读

    韦德表示很后悔,他现在非常后悔为什么打了名片上的那个电话。自己被送到一处地下工厂,被人当成小白鼠一样躺在肮脏的试验台上,浑身上下被绑的紧紧的,嘴巴被一块白布封着口,鬼知道上面红色的污渍到底是什么。他本来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原以为可以免费治疗他的癌症,结果却落到现在这种地步,还要受着那个男人的折磨。“我

  • 真三国之妻乃大将军在线阅读第7节

    “呃,好饿,那个臭陈云天,都不肯多给我一点钱。”王晓捂着空空如也的肚子,拿着一叠刚从老板那里接下的小广告,开始他日常的工作。钱都花光了,他又不太好意思再找陈云天要钱,就只能干回自己的老本行。他想起昨天晚上陈云天跟自己说的话。“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知道你去参加卡特兰生化试验的事情?”陈云天盯着满脸都是

  • 攻略大反派们[末世]关谷神奇的选择

    次日早晨的酒吧,因为是早上的缘故,酒吧里的人很少,荆专正坐在酒吧的吧台上愁眉苦脸的,旁边是子乔带领着的曾小贤,赵海棠还有张伟四人。吕子乔拍了拍荆专的肩膀说:专哥,我小姨妈一生的幸福都靠你了,我已经和关谷越好在酒吧见面,一会儿我们打通电话,你想点办法套他话,然后把他撵走。荆专呼了口气说:好吧,我尽力。

  • 少主不虞在线阅读第五节

    在刘协的强烈要求下,他们派了个太医来,随意帮伏寿看了看,留了个药方便走了。毕竟,伏寿只不过是个女官,而如今雒阳城中栾城一团,何太后崴了脚,又受了惊,小皇帝刘辩更是生了风寒受了惊吓满口都是胡话。太医们全部的主意都放在救治太后和皇帝身上,哪里有空去管这个小小的,不得权势,就连个母家都没有的陈留王?不值得

  • [兄弟战争]我是正常人在线阅读第七章

    漩涡鸣人是被歌声唤醒的。女孩的声音虚幻飘渺,随着鸣人的意识逐渐苏醒,歌声与旋律也越发清晰。眨眨迷惘的眼睛,横躺在草地上的鸣人转转脑袋瓜,终于在河畔一块大的足以当座椅的石头上,发现了艾娅和艾欧的身影。兄妹俩肩靠着肩,如出一辙的面孔在月色下模糊了性别,若非还有头发长度的差别,鸣人都要分不出哪个是艾欧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