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绿茶上位攻略[快穿]第9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4:39:16 作者:阮千棠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绿茶上位攻略[快穿]
绿茶上位攻略[快穿]
作者:阮千棠来源:晋江文学城
隔壁完结网游文《峡谷不打烊》求收,请忽略这鬼文名,憨憨作者不会取名字,但是是甜文吖!适合不想追文的小可爱一睹为快!欢迎移步作者专栏查收,么么踹~以下是本文文案:林锦桑觉得一定是天妒红颜,她死了,还丢失了记忆。死后更得知,由于自己生前太过貌美,拆散了别人姻缘,她成了人人口中的绿茶婊,入不了轮回。林锦桑(咬牙切齿):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男人要变心和我长得太美这也能怪我?!死神:我不管,反正入不了轮回。OK,死都死了你说了算,有罪就赎,拆散了姻缘就撮合来补,这个道理林锦桑还是懂的。于是为了还阳,为了替

Episode 09.平静

*

所谓过往,不过是曾经见过一面,而他伸出没有人握上的手罢了。

仅此而已。

*

脚步声靠近,他没有抬头。

他知道被关在这里,能够来的人只有她。

自从被软禁之后,每一天她都会出现,坐在牢房外的桌前,没有人说话。

有时带着文件,有时带着书,有时却只是为了纯粹的发呆。

被软禁在兰尼斯特本家的地盘,也无外乎她会如此毫无顾忌的出入。

每天好吃好喝地招待,有的时候也会有医生来治疗他的脚伤,他想,他大概是待遇最好的阶下囚了。

可终究只是囚犯而已。

说到他为何会被关大概要从几天前说起。

出墙的结果可以说是一无所获。

利威尔班全灭,大批调查兵团的精英都已战死,而那个出现的女巨人也并没有成功抓捕。

可他来不及留下时间为死去的战友悲伤。

那次立下的“军令状”,关乎到调查兵团的存活,而这次进城,是唯一能够扭转这一切的机会。

艾伦·耶格尔此次前去,若无变故唯有死路一条,按照女巨人对其重视,必然会再次出现,更别提那个从各个方面都和埃尔文有相似之处的爱尔敏·阿诺德已经对女巨人的身份有了猜测。

手放在腿部,微微皱了皱眉,又很快归为平静。

哪怕他已经负伤,这一次的计划一定万无一失。

就算她再怎么出手阻挠,此次,必然不会让她成功。

本来一切都和预料的相似。

女巨人在Wall Sina中突然出现,不去理会周围有多少人为此丧生,他们早就别无选择,为了更多人的未来。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绝望的哭喊,鲜血喷涌,兵戈相击——女巨人的结晶化能力,实在都快接近于刀枪不入。

艾伦·耶格尔变成的巨人与她相持不下,他注视着眼前的状况,突然看到不远处的某个教堂突然轰然倒塌。

他没有理睬,只是身体在空中加速地旋转着,这个动作太过得心应手,哪怕负了伤,也能在空中达到微妙的平衡。

比女巨人结晶化的速度更快!

刀割出一刀刀血肉,最后却还是功亏一篑。

利威尔看着眼前的一切已经沦为废墟,而女巨人在那瞬间仍然变回了人类,全身结晶化。

还是什么都没有得到。

他突然觉得无比的沉重,这样如此不对等的代价,真的值得么?

奋斗了那么多年才好不容易摸到真相的影子,却还是无济于事。

他突然听见韩吉的惊呼声,从破碎的城墙露出的那一角……居然是巨人?

一直保护着人类免遭受巨人的城墙……是他们想要消灭的敌人本身。

那位一直活跃着的神父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出现,惊呼道:“……快拿布遮住!”

利威尔就看着那个一贯嬉皮笑脸的韩吉一步步咄咄逼人地追问,说实话,他此刻也忍不住了有想要拔刀的冲动。

一直以来他们所要寻求的真相,其实是人类本身所隐瞒着的么?

那这样那么多的人的死去,又是为了什么?

就当韩吉几乎要逼问出真相的时候,利威尔突然转过身去,随着错落有致的脚步声,为首的那人太过熟悉,熟悉到不曾相识。

一身黑色利落的西装,她站在那里,微笑:“请问你们要对我的主教做什么呢?”

“兰尼斯特夫人!”神父迅速地跑到她的身后站定,“他们……”

“我以扰乱都城秩序的罪名逮捕调查兵团的所有队长,还有兵长,其余的士兵暂时收押听候发落。”奥莉维亚侧了侧身,身后站着驻扎兵团的士兵,“兵长先生,拜托陪我们走一趟吧。”

他只是望着她:“……你很早就知道了么?”

这一切,这样的真相。

“嗯对,很早。”她展颜笑开,像是在嘲讽,“我早就说过我是个骗子了——这样的话,可以和我们走了么?”

自从那天之后,他就被扣留了下来。

他不知道其他人是怎样的一个状况,毕竟他是被单独关押,牢房里什么都有,甚至还摆了一排排的书,包括那本《有趣的悖论》。

没有选择那本书,而是另外随便挑了一本,毕竟早就回不去了,也无需庸人自扰。

信手翻开一页,随便挑了一行就看了起来:

——Sorry,pardon

——Until now,you still deceive yourself

——……You told me that you could do anything for me.

——It was a lie.

——You said that you would accompany with me forever.

——I was only lying that time.

'You vowed that you loved me unless the sun would rise from the west.' She whispered with tears in eyes,'You mean…all these are just your lies'

He answered with a gentle voice, as if he had loved her,'My poor girl, anyway,you must face the reality.'

——抱歉,你……说什么?

——直到现在,你依旧在欺骗自己么?

——……你告诉我你可以为我不顾一切。

——那只是个谎言。

——你说你会永远陪伴着我。

——那个时候,我只是在撒谎罢了。

“你发誓你会永远爱我除非哪日太阳从西边升起,”她轻声地说,眼泪不禁意间隐现,“你说……这些都不过是你的谎言么?”

他用着轻柔的声音回答她,好像他一直爱着她:“我可怜的女孩,不管怎样,你需要面对事实。”

他看见书旁被人用铅笔浅浅写了两行字,笔迹太过熟悉,第一行十分简单:浮夸。

第二行也只有三个单词,Love is blind.

他把这本书放到一旁,再次摊开了一本书。

I have the key to the door,

and I wish the person behind it is you.

But it was just my fantasy.

依旧有点评,就更短了,一个词,“呵”。

他突然失去了看书的心情。

合上手上的书,他想自己还是睡一觉比较好。

当天晚上他听见若有若无的呼喊声响起,声音很低,却足以把他从睡梦中惊醒。

“利威尔……”

“利威尔……”

声音渐渐变响,他猛然坐起身,任谁被这样吵醒都绝不会高兴:“吵死了!”

声音戛然而止。

利威尔想了想站起来,走到墙旁边,敲了敲。

仍然无人应答。

他细细聆听了一会儿,只能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像是什么金属的东西相互敲打着,以及渐远的脚步声,最终一切归为平静。

没有听错的话,刚才那个声音虽然刻意压低,但的确是她。

不过这么晚了,这家伙……莫非不会只是来打扰他睡觉的吧?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入睡,他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梦。

梦中的那时他还是孑然一身,在地下街,还没有碰到法兰更没有伊莎贝尔,他只记得那时只有一个青年小心地一直跟着他,没有恶意,也从没有凑上来和他搭话。

哪怕直到现在,利威尔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或许只是这样的举动,就使得那个人被他的仇家盯上,等到他赶到的时候,那人早就浑身是血,已经咽了气,而角落里有一个小女孩蜷缩着,瑟瑟发抖。

金色的头发,褐色的眸。

出手解决了这一切,利威尔看了她一眼,伸出了手。

她没有靠近,反而退后了一步,眼底满满地都是惶恐和抵制。

他并没有强求,本来能做到这一步,他觉得已经仁至义尽。

之后,他就一直没有见到那个女孩,直到她慢慢消失在他的记忆里。

然后,在某一日出现在他的面前,装作素未谋面的样子。

奥莉维亚·贾德·兰尼斯特。

他睁开眼睛,看见她站在他面前,眼神灼灼。

被软禁了这么多天以来,他说出了第一句话:“十三年前的地下街,你和谁生活在一起?”

她一怔,气氛一瞬间舒缓下来。

“我的小叔,父亲的弟弟,约翰·贾德。”她说,“什么时候……算了。”

“我这次来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埃尔文·史密斯不知怎么说服了宪兵团的团长奈尔·多克,恭喜,兵长先生,您被无罪释放了。”

利威尔猛地抬起头,眼里的那点喜悦不曾掩饰。

奥莉维亚闭了闭眼,轻声喃喃道:“那所谓的真相就那么重要么,哪怕……不过是伤害呢?”

“就算只是伤害,我们也要追求真相,也许巨人都是由人类变成的,正因为如此,才需要找解决的办法。”利威尔非常坚定,“虽然这样的真相很嘲讽,但是,我们只有往前。”

不过就是多饶了点弯路罢了,时间这种东西,人类从来都不缺。

就算他们无法完成,一定会有人,继承他们的意志。

“……利威尔,你倒是一如既往地伶牙俐齿啊。”她扯了扯唇角似乎想笑,“不过,罢了。”

她只是摆了摆手当做告别,转身离开。

他想,他知道她那句没有说完的话。

——毕竟,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如此心平气和的对话了。

——就姑且当是,最后的平静吧。

「第九章」·「平静」/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王的品格[综]之抢劫也不容易啊(6)

    隔日。诺克和库里打包行李,准备离开了。这房子,他们就住了一天。不过,有钱任性。鬼墟墓地离这不远,一天的机程加上半天的脚程就能到了。为什么要半天脚程?因为那里,没人愿意去。诺克和库里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飞艇机场。第一次来飞行艇机场,诺克和库里都有些兴奋,这种东西,他们曾经抬头无数次也是看不见的。如今,

  • 六道归尘在线阅读第3节

    苏小鼎早准备好了一套说辞,哀兵政策。“叶岚和秦海谈恋爱,很不容易。大学四年,毕业又是十年,现在差不多三十二了。女人一生能有多少个十四年?她一头栽这男人身上了,好不容易熬出头,可男人也变心了。她家是单亲,本来毕业就要回家乡陪老母亲。她母亲心脏病,不能累不能生气,常年需要人照顾。可有了秦海后,都顾不上了

  • 毒药之外星人!?(3)

    阳恺看完后心想“也许是别人吓唬我,外星人是不会明目张胆地做事的。”几天过去了,阳恺并没有忘记这件事,但他似乎也记得不太清楚了。直到有一天:大家都沉浸在课堂的气氛中时,小明突然举手,“老师,我拉肚子了,我想上厕所。”老师点头示意可以,小明便去了厕所。几分钟后,学校的楼道响起了脚步声、呼喊声、哭声,原来

  • 麻吉在线在线阅读第八节

    简已经辞去了国家研究所的工作,叶寻对此很不解。“工作量太大,忙起来没完没了。”这是简的原话,他注册了个简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忽悠了几个老同学入股。两人相对而坐,火锅泛着热气,模糊了简的眼镜。“寻寻,你户口本带了么?”简将一片熟了的肥牛夹到叶寻碗里。“户口本?你查户口呢?”叶寻隐隐知道简的意思,顿时起

  • 都市之悠闲生活在线阅读第十节

    因为视线被阻隔,她没有灵力,无法透过轿子得知轿子里的人是何灵根。不过以这道气息比皇甫玉堂三灵根的气息要强,想来定然比三灵根好了。也不知里面是什么人,楚妍有心探究,可是形势不如人意,她只能从周围百姓闲话中听取信息,如果没有得到她想要的,或许她可以回去试探一翻楚南山。“大牛……我的大牛呢?”车驾一远离,

  • 巍澜同人-《烈日危机》第七章

    自从那次在奶茶店遇到左穆之后,隔了将近一周都没再看见人,夏至之后,中午都听不到几只知了叫了,倒是傍晚的时候叫的特别欢,好像要把白天没空叫的补回来一样。天热的不像话,楼下的树只有在热的不行的时候摆两下子,树叶凌乱的撞在一起,沙啦沙啦的响。沈天把窗户打开,轻飘飘的风跟着热流一起涌进来,和屋里的冷气冲撞在

  • 慧心决地球最强

    九十年代初期,七具铜棺从黄河水底冲入岸边,被神秘部门带走。二十多年以后,世界上出现了七个实力强大的修道者。他们成了这个世界上,最耀眼的明星。……“老婆,你后退一点,角度不对。”“头靠近一点……”姜成举着相机,指点着他老婆苏文瑶摆各种动作,而此时,两人正在拍婚纱照。“快点啊,好了没有,我累死了。”苏文

  • 乐队的暑假心之所向

    清晨的温和阳光透过层层树荫将光辉散落在这座半掩于林木中的神社,平添一抹神性。八神凛久出生在这个神社,有记忆起便是同自己的爷爷生活在一起。爷爷是这座神社最后的神官,随着个性时代的迎来,拜访神社的人也急剧减少,人们不再信仰神明,这座神社就像是被遗忘了一般寂静。爷爷去世前曾经将八神家世代传下来的神物交给她

  • 都市种子王第五章

    陆白不急着回去,先等刘素梅睡了,毕竟忍一时风平浪静。面对其他事情她能正面担,但面对家庭问题的时候,陆白却像软下去的棉花糖一样,扶也扶不正。这是她的软肋。陆白有想过,该怎么掰断这根软肋。两人一左一右,站洗手间,低头,都在试着把自己衣服上的那块奶油或番茄汁擦干净,陆白怎么擦也擦不干净,看看这暗黄色的短袖

  • 都市之以老服人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是哪儿?眼前是一片空白,无边无际的白,如同整个世界都是虚无的空白。许正四处张望,除了白色还是白色,天是白的,地是白的。许正低头扫视自己的衣着和双手,蓝色的衬衫,黄皮肤的手背,还好自己不是白色的。他就是这空白世界里唯一有颜色的生物。这里究竟是哪儿,又是梦境吗?他仔细回想,自从他回到宿舍后就一头栽在床